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六十二章 斗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八十年的人生阅历,看多了生死离别、爱怨纠葛,陆伯言已经洞察世事,人情豁达,其修养远非常人所能企及,那些小儿女间的事,他不想参与,也不想为此与杨帆动手。

    他出现在这里,其实只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能叫阿奴那般喜欢他,可他看到的却是杨帆与这不知名的美貌女子之间的卿卿我我、柔情蜜意。阿奴为他跳崖自尽,尸骨无存,这才多长时间,他就另结新欢了?

    从这女子看向杨帆时的眼神,从他们很自然的接触,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定不短了,也就是说,他哄得阿奴为他神魂颠倒的时候就已另有所爱。阿奴遇到了一个感情的骗子,那可怜的女娃儿竟为了这样一个败类而死!

    陆伯言一双白眉微微地耸了起来,沉声道:“你就是杨帆?”

    杨帆暗暗蓄着力,恭声答道:“小子正是杨帆,老人家是?”

    陆伯言道:“你可认得一个叫做阿奴的女子?”

    杨帆眼神动了动,不需要再回答了,陆伯言看到他的反应,便已确认了他的身份,老人家仰起头来,向天一声大笑,笑声中出手,一只大手五指箕张,如同一张簸箕,狠狠拍向杨帆的胸口。

    他快,杨帆却更快,早已心存警觉的杨帆在他肩膀一晃的刹那,就已判断出了他要出手,而且判断出了他要攻击的部分,杨帆马上就想出手,抢先出手,可是心思电转,他却放弃了出手,反而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老人家为何动手?”

    杨帆问话的时候,陆伯言便进了一步,右手换成了左手。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还是当胸一掌拍来。这一次杨帆不再退了,他也出手,而且后发先至,一拳击向陆伯言的左肩。

    这位老人的武功造诣或许远远高于杨帆,但是论出手的速度他当然没有杨帆快,就算那位昔年叱咤风云,啸傲三山五岳的绿林之王虬髯客。早在五六年前便也不能与杨帆比斗拳脚的速度。

    老不以筋骨为能,一个人即便曾经战无不胜,也战胜不了岁月这个敌人。

    陆伯言惊咦一声,击出的一掌忽地一凝,塌肩、屈膝,一步不退,只是肘弯一转,便横着截向杨帆的手腕,他的速度没有杨帆快,但是眼光的老辣、火候的掌握、变招的时机、采取的对策。都比杨帆高明多多。

    杨帆立即收拳,上身后仰。左脚却似一柄铁铲,凌厉地铲向陆伯言的小腿,此时他才来得及再说出一句话:“阿奴怎么了?老人家因何动手?”

    “阿奴已为你而死!老夫要你去黄泉陪她!”

    陆伯言的声音很平缓,就像他正坐在一张逍遥椅上,轻轻地摇着蒲扇,给膝下的小孙儿讲着山精水怪的故事,但是这一句话出口。两个人兔起鹘落,已不知交手几何,杨帆已然屈居下风……

    杨帆的脚尖堪堪触及陆伯言的袍袂。陆伯言抬腿向旁边闪了一闪,只闪了寸许,让杨帆的脚尖贴着他的裤腿踢了过去,不肯多费一分气力。随即他便踏上一步,一掌铲向杨帆的右肋,杨帆一记“斜插柳”避过这一击,陆伯言马上变推为砍,一记掌刀砍向杨帆的肩颈。

    杨帆仰身疾退,陆伯言的掌缘在他肩头轻轻擦了一下,只是轻轻一擦,杨帆却觉得似有一柄大锤陡然砸在他的肩上,他的锁骨都快碎了。剧痛中,杨帆双腿疾弹,向后滑出七尺,惊叫道:“住手,阿奴死了?为何就死了?”

    陆伯言冷笑,他没有纵身跳跃,只是一步步地跟过来,杨帆双足落地时,陆伯言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又是一掌向他胸口拍来。

    杨帆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动作迅疾无比,可陆伯言就像一位成名数十年的梨园名角,一招一式,一举一动,每一句唱词,都让你看的清清楚楚,听的明明白白,貌似缓慢无比,比起你迅疾的动作或唱腔却也慢不上几分。

    更难得的是,你的任何举动、任何反应,似乎都在他的预料当中,所以他总能先你一步,截向你会进攻和躲闪的位置,所以尽管因为老迈,他的身体反应已经不如杨帆敏捷,却似还比杨帆快了一下。

    杨帆打的很狼狈,陆伯言的进攻逼得他似乎连说话的空隙也没有了。他也不想再说,方才说这些话本就是作戏。倘若陆伯言一提阿奴,他就恍然大悟,立即抢先动手,那就等于告诉这老人,他已经见过阿奴了,或者他已经与司徒亮交过手、听司徒亮说过话。

    他必须得做出一副全不知情的反应,如今目的已达,他当然不需要再跟陆老头儿啰嗦。

    杨帆倒纵而出,像只穿天猴儿似的射了出去,只是他的目标不是向上,而是横着窜向了前方一丛草木。他已经看到婉儿惊慌地赶上来,唯恐陆老头儿对她不利,所以急着把这老头儿引开。

    再者,他的肩骨挨那一下,剧痛难当,此时右肩还未恢复活动能力,必须得先躲闪一下。杨帆的念头转的很快,脚下的动作更快,几乎在他刚想到要怎么做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做出了反应。

    他像一只苍鹰般掠过林梢,像一只狡兔般窜进草丛,片刻间就逃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婉儿只追赶了几步,就已失去了他的踪影。

    可是杨帆并没有摆脱陆伯言。如果说杨帆像一头苍鹰,那么陆伯言就像苍鹰的影子,杨帆像一只狡兔时,陆伯言就像一头苍鹰。苍鹰再快,也甩不开自己的影子,狡兔再狡猾,也躲不开苍鹰的眼睛。

    陆老头儿的手脚的确比杨帆慢一些,不过慢也要看慢的人究竟有多慢。如果杨帆从这里跑到邙山脚下需要一天而陆伯言需要两天,那么两人的速度差距的确非常明显,然而如果杨帆需要一弹指的时候,而陆伯言只需要两弹指,尽管速度依旧相差一陪,那区别又有多大呢?

    陆老头儿像一缕不散的阴魂,杨帆感觉到了那种阴寒紧迫的感觉,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造成如此沉重的心理压力。

    他没和太师傅交过手,但是他的师傅张暴曾经给他喂过招,那双铁锤似的拳头挥舞起来,他就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和方才的感觉很相似。但是他的师傅并不想杀他,这个老头儿却是来真格的,所以杨帆的感觉尤其强烈。

    这死老头儿的武功已经到了大巧不工的境界,貌似比起师傅还要高明几分,他的招式没有任何花哨,甚至打出来一点都不好看,却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打击。而杨帆每一次窥准了时机的巧妙反击,陆老头儿的拳脚都会早早地等在他的去路上,就好象他在给陆老头儿喂招。这样的仗,怎么打?

    “砰!”

    杨帆一个急退,后背撞上树干,红艳艳的枫叶飘然洒落,如红色的雪花。陆伯言的一只大手如附骨之蛆,又向他的胸口拍来,这个老家伙来来去去的似乎就那么随意一拍,却总能封住他的一切退路,给他造成巨大的威胁。

    杨帆已退无可退,他只能往上冲,杨帆一个“旱地拔葱”,身子冲天而起,穿花火箭似的窜上了枫树,陆伯言一掌拍在树干上。

    杨帆方才那一撞撞得叶落如雪,老人这一拍,却连树梢都没动一下。方才他的掌缘只是擦着杨帆的肩膀,杨帆那一身铜皮铁骨就像被一柄大铁锤砸断了似的,这时他一掌拍在树干上,竟然轻柔无比,他的力道实已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枫树顶上一声长啸,满树红叶骤然落下,如果说方才飘落的红叶如雪,此刻的红叶就如同一场红色的骤雨,满树的枫叶似乎在这一刹那全掉光了,杨帆挟杂在那无穷无尽的红叶之中,人剑合一,笔直地刺向陆伯言。

    他的手中持着一柄“木剑”,一柄折枫枝为剑的剑。

    满树红叶如雨,其间人剑合一。

    杨帆这一剑极具威势,虽然他手中持着的只是一截树枝,可要是被刺中要害,未必就不能取了敌人性命。以陆伯言的武功和年龄,加上他在江湖上的地位,不要说真受了重伤,哪怕是被杨帆这一剑在身上留一道伤口,那都够丢人了。

    所以,陆伯言疾退。

    这是两人交手,一追一逃以来,陆伯言第一次后退。

    杨帆精神大振,立即趁势反击,手中一截树枝忽尔如剑刺、忽尔如刀劈,树枝本身的韧性又让它似一条鞭,漫空光影,呼啸不绝,杨帆在陆伯言强大的威胁压迫下,把压箱底的绝技都拿出来了。

    师传武功在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隐隐然,杨帆觉得自己的招式圆融贯通,似乎境界上已经有所提升,提升境界最快的方法果然是强大的压力。

    “咦?”

    陆伯言一退再退中,忽然发出一声惊咦,目中露出奇异的光芒。

    他瞪大双眼,惊骇地看向杨帆,不知道从杨帆的招式上看出了什么,一时间竟有些心神恍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