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六十四章 五百个保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婉儿的庄园前面,四名侍卫也在烧烤,只是不敢饮酒而已。

    等上官婉儿府上的那个老仆传讯之后,四人立即收拾停当,赶着那辆空车回洛阳去了,此时太平公主府的那名家人,业已骑着快马,先他们一步离开了金谷园。

    婉儿思维镇密,行事谨慎。她想到既然有人向杨帆寻仇,难保不是早就了解了杨帆的行踪,既然这样,如果二人匆忙驾车离开,那个武功惊人的老者在半路上等着他们怎么办?那四名侍卫只好拿去唬人,却不是这等高人的对手。

    婉儿让那四个侍卫驾着空车先行离开,以迷惑他人耳目,然后又潜入“粹泽苑”,让太平公主府上的一名家奴持着她的贴身信物抄小路回城报信,等那老奴走后,婉儿也不叫公主府上的其他家奴侍候,便与杨帆离开了。

    很快,婉儿就牵着杨帆的手,出现在“梓泽苑”一处藤萝密布的石调中,这处石洞半由人工、半由天成,洞口隐藏在一片藤蔓之下,要拨开来才会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

    洞巾很宽敞,设有石桌石凳,洞顶是露天的,上面爬满了藤萝,夏天正好遮荫,春秋枝叶稀疏,阳光透射下来,斑斓一片。因为己经过了在洞中乘凉的季节,仆佣们偷懒,已经很久没来打扫过了,石桌石凳上有一层灰尘,上面还有枯黄的落叶。

    杨帆也不讲究,随手拂去落叶,撩袍坐下,笑道:“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呐。如果夏天的时候此处蚊蝇不多的话,在这里面铺上一张床铺,一定可以睡的很舒服。”

    婉儿站在洞口,向外边小心地探望了一阵,这才回到他的身边,娇嗔道:“你还有闲心说这个你是官场中人,怎么会招惹上这些江湖人的?”

    杨帆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道:“此事说来话长……“

    婉儿白了他一眼,道:“那你长话短说呗。”

    杨帆呆了一呆,道:“这个,,长话短说,那就说不清楚了。”

    上官婉儿又好气又好笑她瞪了杨帆一眼,从袖中摸出一方手帕,打开来铺在石凳上翩然坐下,道:“那么……,杨郎中就请从头说起吧,小女子洗耳恭听!”

    ※※※※※※※※※※※※※※※※※※※※※※※※※

    一座素雅的庭院,院中一木如盖。

    满树红艳,风过处红叶飘零而下,有一种凄美的感觉。

    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落叶,如一张红色的地毯。

    姜公子一身白衣,负手立在树下,仿佛比那大树还要挺拔。

    陆伯言站在他身后三尺开外微微躬着身子,神色平静。

    他当时离开那三个颇显古怪的方外人之后,回去寻到自己的驴子,便向偶然经过的路人询问此处庄园的主人,得知此处是太平公主的庄园,不禁有些意外。

    陆伯言旁敲侧击地一打听,那路人便把太平公主与杨帆私通这等喜闻乐见的风流韵事对他宣扬了一番,陆伯言听了不禁暗叫糟糕此时想来方才所遇那个女子应该就是太平公主了,难怪她气质高贵、举止优雅若斯。

    既然是公主殿下,自己与杨帆这番打斗,恐怕马上就会惹来大※麻烦所以陆伯言立即赶回公子隐居的地方报信。姜公子听了倒不急着离开,反而问起了当时的情形。

    姜公子道:“那三个所谓的高人究竟是什么人?”

    陆伯言眸中隐隐露出一丝笑意回答道:“公子,那不过是三个江湖骗子罢了。不过他们的幻术出神入化,很是老到。一开始就连老奴都被他们骗过去了,还真以为他们是什么不世出的高人。亏得老奴早年间闯荡江湖,见多识广,如今这双老眼还不花,才瞧出些许破绽。”

    姜公子嗯了一声,淡淡地道:“你偌大年纪,怎么也会如此莽撞?”

    陆伯言顿首不语。

    姜公子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我们此来洛阳,是要做大事的,岂可在一个杨帆身上浪费功夫。”

    陆伯言辩解道:“老奴恰巧路过,偶然听到他的名字,一开始还没想动手,只是……”

    姜公子毫不客气地截断了他的话,问道:“此人武功如何?”

    陆伯言微微眯了眯眼睛,道:“以他这个年纪来说,很高明!相当高明!如果,他能活到老奴这个年纪,于武学一道上的造诣,当会胜老奴多多。”

    “哦?”

    姜公子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问道:“那么他比司徒亮如何?”

    陆伯言思索了一下,斟酌着道:“这个……,不太好比较。司徒亮擅长刺杀之术,若是司徒亮准备充份,骤然行刺,换作老奴也未必就不会中招,杨帆自然更不可能。若是正面单打独斗的话,似乎杨帆比司徒亮更胜一筹。

    不过,交战之际,临场应变的机警、周围环境的利用等等,都会影响一个人的实力,除非彼此的实力有天壤之别,否则些微的差距并不能决定胜败。司徒亮若与杨帆一战,如果是偷袭,杨帆必死。如果是正面交战,司徒亮纵然不胜也可逃走,杨帆留不住他!”

    姜公子微微皱了下眉头,因为陆伯言的贸然出手,他忽然想到了司徒亮失踪的一个可能。司徒亮会不会也是像陆伯言一样,因为替阿奴打抱不平,或者想为自己出气,才擅作主张,找到杨帆头上去了呢?

    可是现在听陆伯言这番话,猜测依旧是猜测,并不能确定什么。

    陆伯言沉吟了一下,轻轻踏前一步,道:“公子,老奴动手之前,曾经问他可知阿奴?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并不知道阿奴已……,司徒亮也不可能去找过他,否则他断然不可能一脸茫然,还不断向我追问为何杀他,又追问阿奴因何而死。”

    姜公子“嗯”了一声,对于陆伯言的判断,他还是相信的,心中一缕疑云登时散去。

    陆伯言又道:“老奴莽撞,贸然动手。杨帆是官,而且是刑部郎中,正掌着司法,如今被他逃脱,必然不肯甘休。而太平公主更是……,公子,稳妥起见,咱们是否应该马上换一个住处?”

    姜公子喟然一叹,道:“你去安排吧!切记,今后再不许擅作主张!”

    “喏!”

    陆伯言答应一声,缓缓退开。

    陆伯言踏着一地枫叶,走出院落,他的神色有些激动、有些伤感,又有些许怅然:“杨帆,竟然是他的传人!”

    眼望远处青山,陆伯言心神一阵恍惚,似乎一步便踏破了时空,回到了那狼烟四起的少年时代……,

    ※※※※※※※※※※※※※※※※※※※※※※※※※※※※

    不到申时,突然有一支约两千人加兵马赶到了金谷园。

    人喊马嘶,刀枪映日,刹那间便打破了金谷园的宁静。

    两千人,俱是骑士,身着甲胄,斜披红袍,骑在雄健无比的高头大马上,佩刀挂盾,鞍鞋齐全,一杆杆红缨大枪上,一尺有半的钢枪尖刃寒光闪闪,鹅卵粗细的枪杆儿有种沉甸甸的质感。

    两千兵马赶到金谷园后,马上把“辞泽苑”包围起来,两位顶盔挂甲的将军带了数十名外罩半臂战袍,一手提盾、一手持刀的武士威风凛凛地冲进了庄园。

    后面,密密匝匝的骑兵布成严整的军阵。如许之多的人马,竟是肃立无声,其势如山,唯有旗幡在风中猎猎发抖。

    来者正是龙武军,禁军中唯一一支全骑兵装备的队伍。几位甲胄鲜明的将校在公主府家人的引领下到了后宅,一辆清油车正停在那儿,帘儿垂着,看不见里边的动静。

    一位郎将快步赶上两步,叉手施礼道:“龙武卫右郎将魏凌峰,请见太平公主、上官待制!”

    车中传出上官婉儿轻柔的声音:“有劳魏将军了,公主殿下受了惊吓,此时不想见客。有劳将军护送此车回洛阳城,同时留些人马,搜索整个金谷园,若是有那与我所说之人相似者,抓起来再说!”

    “诺!”

    魏郎将答应一声,把手一摆,身后的甲士便向左右一分,让出一条道路来,清油车缓缓驶去,持盾提刀的甲士们立即把清油车护在了中间。

    很快,前往洛阳城的官道上,便出现了古怪的一幕。

    整整一队骑兵,足有五百人上下,组成了一个移动着的方阵。甲士们手持鹅卵粗细的红樱大枪,精钢打造的锋利枪刃上血槽宛然,猩红的枪缨随风起舞,杀气油然而生,在五百骑卒中间有一辆清油车。

    如此强大的阵势,除非对方也用军队冲击,否则任你是什么三山五岳出来的好汉、涧谷丘壑里避世的高人,也休想能与这样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五百甲士硬抗。

    杨帆坐在车中,掀起轿帘一角向外面看了看,恰好看到马桥一身甲胄,气势威严地骑在马上,一只手牢牢地攥住刀柄,神态非常沉稳。

    几年的军旅生涯,己经让那个有些怠懒痞气的坊间小子,变成了一个颇具阳刚之气的军人。

    杨帆悄悄地观察了他一阵,欣慰地笑笑,他轻轻放下车帘,扭头对婉儿踌躇道:“婉儿,这副阵势……—,会不会有点太过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