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三仙大法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道路是城中的一条主干道,虽不似定鼎大街那般足足有三十丈宽,却也有六七丈,此时大雪茫茫,街头行人稀少,酒后纵马而行,当真好生畅快。

    望着远去的野呼利背影,马桥一拍杨帆肩膀,兴冲冲地道:“帆哥儿,要不咱们也趁着酒兴,策马赏雪去,我的马术,如今可不在你之下喔。”

    杨帆笑道:“你连大字不识的主儿,就不要附庸风雅,学那些穷措大们吟风赏雪的作派啦。难得回城一趟,还不回去多陪陪嫂子。”

    楚狂歌牵着马走过来,对杨帆道:“二郎可是要回府去么?”

    杨帆道:“我还有事,需要去一个地方,楚大哥今天不出城的话,不妨先去桥哥儿那里坐坐,晚上一同到我府上,咱们再痛饮一番。”

    楚狂歌笑道:“既然你还有事,我就不去叼扰了,我去归仁坊见见那些老兄弟,大家见了面,少不得又要吃酒,晚上就宿在那里。”

    几人说笑几句,楚狂歌和魏勇、黎大隐便告辞去了归仁坊,吕颜和高初则各回各府,马桥见杨帆有事,便兴冲冲地回修文坊去“小别胜新婚”了。

    方才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迎风踏雪的哪有与娘子搂搂抱抱痛快,他常在军营,还真是极想念面片儿的,只是男人性格,在外面哪会露出贪恋妇人的样子来惹人笑话。

    大雪铺天盖地,片刻功夫就把几人的足迹和马蹄掩得干干净净。杨帆扳鞍上马,折向北城上行坊方向,如今赵逾的老巢就在那儿。

    树上光秃秃的柳条此时也披上了一层白雪,好象一条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有风吹过,便簌簌地洒下雪沫儿,灌进路人的脖子,那人便赶紧裹紧衣衫,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

    杨帆今日吃了整整一只“浑羊殁忽”。那上好的剑南烧春喝了怕也有两斗上下,此时酒力上来,浑身发热,这雪沫儿洒到脸上、颈上,反而凉凉的甚觉清爽。杨帆便不避树木,反而把马头一拨。偏到那路旁树下行走。

    杨帆一路走去。直到拐过尚善坊,酒劲儿这才小了些,头脑也清醒过来。前面不远就是天津桥了,过了此桥向右拐,便是上行坊方向,杨帆刚刚提马奔向桥头,忽从对面积善坊里也出来一哨人马。

    四辆车子,俱都华丽无比,拉车的牛则是健硕的大青牛。护侍在车驾左右的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衣着光鲜,趾高气扬。杨帆扫了那车驾一眼,本想立即拨马上桥,可是目光从那车轿的窗子上一掠而过时,忽有所觉,他马上勒住了缰绳。

    “这个胡人好面熟!”

    杨帆看着车轿中坐的那人。怔了一怔之后,猛地想了起来,此人就是他在金谷园曾经见过的那三位奇人之一。杨帆再往车上看去,车上张着官幡,上面赫然写着“乐安侯”三个大字,杨帆心道:“这就没错了,果然是他!”

    杨帆又向后面两辆车上望去。其中一辆掩着窗帘,另外一辆同样卷起了窗帘,车中一人正抚着胡须,怡然自得地望着车外大雪飘飞。正是那位一袖拂倒大树的老道士。

    杨帆从金谷园回来后,曾经打听过这位乐安侯,知道这位侯爷姓俞,叫俞灏然,在本朝王爷公爷多如狗的情形下,这位侯爷的名声就不太彰显了。这位侯爷好长生术,很少与其他权贵打交道,除了自己在府上炼丹,就是结交些方外的奇人。

    杨帆打听到这些消息后,也曾想过结交此人,进而结识那几位世外高人,可是他在官场才待了几年,虽然因缘际会,一入官场就与薛怀义、太平公主和武三思拉上了关系,人脉底蕴却远不及那些真正的贵族宽广。

    如果是太平公主出面,要结识这位侯爷自然不难,可杨帆又不想为了此事去请托太平,这事就这么搁了下来。此时又看见这几位奇人,杨帆很想上前打声招呼,一来谢过救命之恩,二来也是想结识这几位前辈。

    杨帆自离开南洋回转洛阳以来,这几年间武功勤练不辍,比起当初离开海岛时已经大有进境,但是武功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便也有了一些新的问题。师傅不在身边,他无法请教,只凭自己揣摩的话,进境难免受到影响,如果能得到这几位武功不逊于太师傅的世外高人点拨,岂非一桩美事?

    想到这里,杨帆一提马便向那队车仗迎去。

    “站住!什么人?”

    护侍在车驾外围的武士虽然看起来有些张扬,不过还是很警惕的,杨帆刚一靠近,他们就按住刀柄,大声呵斥起来。

    杨帆翻身下马,拱手道:“本官刑部郎中杨帆,与车上这几位前辈曾有一面之缘,既在桥头遇到,想上前拜见,问候一声。”

    “哦……”

    那喝问的侍卫颜色缓和下来,松开刀柄道:“这位郎中既与三位老神仙认得,来日可到我们侯府拜见。此刻我家侯爷正陪三位老神仙入宫面圣呢,耽搁不得。”

    杨帆“啊”了一声,微微有些错愕,女皇见这三位技击高人干什么呢?难道女皇做皇帝做腻了,也想学一身飞桅走壁的本事去行走江湖?她已偌大年纪,怕是有点迟了。

    杨帆心里胡乱转着念头,向那侍卫笑了笑,便退到一边,看着那车驾从自己面前徐徐过去,便也翻身上了马,慢慢随在车驾后面。

    过了天津桥,那车队便向左拐向皇城方向,杨帆则打马向右,直奔上行坊而去。

    “呵呵,圣人问长生不老术么?贫道修行多年,道法方术也算略有小成,却从不曾听说过,更不曾见到过,天生万物,有生就有灭,哪有不死不灭的人呢,就算真的修成了大罗神仙,也是有寿终正寝之日的。”

    此刻坐在武则天面前一派仙风道骨的老道,正是当日在金谷园一袖拂倒大树的那位高人,坐在对面殷勤询问的武则天听了这样的回答,顿时露出不喜之色。

    武则天一直就很相信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乐安侯俞灏然赌咒发誓地对她说,这几位都是真正的活神仙,她才以帝王之尊,破例请了这几位名声不彰的方外人来请教长生之道,谁知却落得这么一个答复。

    俞灏然被武则天冷冷地看了一眼,心中一惊,赶紧说道:“圣人,世人多以为长生就是永生,老神仙以为陛下说的是不死不灭的永生之法,故而答曰没有。《地藏经》上说‘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彼佛寿命,四百千万亿阿僧只劫’,可见佛爷寿命虽长,也终有涅槃之日,只是寿命远远超过凡人罢了,永生之道,是不存在。”

    俞灏然说着,向那老道拱拱手,神秘地道:“圣人可知,这位老神仙生于三国孙吴赤乌年间呢,如今已经快五百岁了,这还不是大神通吗?”

    武则天看着那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惊讶地问道:“道长当真有五百岁了?”

    侍候在一旁的婉儿也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这位老道人。

    老道轻轻抚着雪白的胡须,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怅然,他用缅怀的语气答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听家师说,贫道诞生那一年,正值孙权以吕蒙为都督,攻取荆州,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百姓们四处奔逃,家母就是在逃难途中生下贫道的。

    家母当时因难产而死,贫道尚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弃置在路旁无人照料。本来如此下去,贫道难免一死。幸运的是,乌角先生恰好从那里路过,善心大发,便收留了贫道,后又收我为徒,传我法术……”

    武则天惊度地道:“乌角先生?原来什方道长的尊师竟是左慈左神仙么?”

    老道点点头,道:“正是!家师业已仙逝多年啦,所以方才听陛下问起永生之术,贫道才不以为然。家师一身道法千变万化,有上天入地的大神通,终究不免一死,世间哪有永生不灭的法术呢。”

    武则天颇有些敬畏地道:“道长竟然近五百岁了,那么……这位师太想必也是寿禄极高的修行人了?”

    老尼姑微微一笑,合什道:“贫尼乃净光如来转世化身,能知过去未来,自己的年龄却记不甚清了,这一世么,大概已有三百多岁了。”

    武则天惊容未褪,那胡人就粗声大气地说起来:“你净光师太可以入轮回而灵魂不灭、记忆不失,继续修行,自然不会计较这具皮囊有多大年纪了。我摩诃却没你净光师太那般本领,如今臣已活了七百岁了,臣的寿禄是九百九十九年,还有不到三百年,就要寿终正寝啦。”

    武则天听的大为心动,暗道:“凡人寿命不过百年,就算不能永生不死,若学了他们这般神通,将寿命延长个五七百年,那也成啊。”

    只是听这几人所言实在太过玄异,武则天心中终究不敢全信,还是想见识见识他们的手段才做决定,否则堂堂帝王被几个江湖术士欺骗,岂不贻笑千古。

    武则天打定主意,便和颜悦色地道:“朕今日请三位有道之士入宫,确是想向三位请教一些东西。只是不知三位能否在此略展神通,叫朕先开开眼界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