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七十七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数骑快马从金谷园里疾驰而出,直奔洛阳。

    京里出事了!

    针对御史台的一系列行动,终于让御史台那班酷吏们明白过来,原来最近这种种举动,就是为了对付他们。近几个月来缩起利爪、垂下尾巴,扮乖狗狗的酷吏们狗急跳墙,重新亮出了他们锋利的獠牙。

    他们负隅反击的第一刀,就砍到了政事堂。

    对于其中详情,杨帆还不太清楚,来送信的人只是告诉他,宰相苏味道、崔元综、张锡全被抓进了大狱。

    一国宰相上上下下的如此频繁,堪称旷古未有之奇观。武周的宰相简直就是坐在火山口上,随时都可能灰飞烟灭。纵观武周一朝的宰相们上上下下的频率,远不是后世那个以首相下台之频繁成为世界政坛闹剧的岛国所能比拟的,而且武周宰相们下台的方式大多是以入狱、绞首或者流放、贬官的方式来进行,其惨烈也是古今中外所罕有。

    打马如飞的杨帆一路向洛阳城中急驰,心中只想:“我朝宰相如此危险,那么多的官员怎么还是对这个职位趋之若鹜呢?如果换作是我,宁肯安安份份地待在下面,也绝不去做这个如此凶险的官儿。”

    杨帆幼失枯恃,复又流落南洋,虽也自幼读书,却不能与那些十年寒窗的士子相比,自然不明白一个可以载之史册、流传千古的“名”,对他们有多么大的吸引力。不要说做宰相未必就一定毁家灭族,就算真的风险若斯,还是有数不清的人愿意提着脑袋往上冲。

    杨帆和陈东到了洛阳,陈东先回刑部,杨帆则直接赶去了宫城,他要去政事堂。刑部尚书豆卢钦望和刑部侍郎陶闻杰如今都在那里,去金谷园传讯的人说的清楚:“李相震怒,豆卢尚书请郎中回城后立即赶往政事堂议事。”

    进了宫,杨帆便快步转往政事堂。政事堂再往前去不远那处僻静所在就是史馆,婉儿的香闺就在史馆里,这个时候杨帆若往那里一行,说不定就能看见婉儿,只是此刻他当然无暇与佳人一唔。

    进了政事堂的大门,问清李昭德的公事房所在,杨帆便快步赶去。

    “啪!”

    一封草拟的诏敕摔在地上,李昭德怒不可遏道:“蠢物,真真是个不开窍的蠢物,王孝杰挥军二十万谋安西,军料马料、兵甲器仗所费巨万,朝廷本就不敷支出,按照你这种供给之法,仅运输一项就得耗损过半,凤阁怎么尽是这样一班蠢物!”

    被骂的是凤阁侍郎顾自立,凤阁就是原来的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中的中书省,凤阁侍郎从广义上讲也是一位宰相。这位顾宰相做到这么大的官儿,平素出入那也是极尊贵的人物,却被李昭德如此对待,只把一张脸羞得像只刚下了蛋的老母鸡。

    顾自立面红耳赤地解释道:“李相,非是下官无能。实是安西四镇地处偏远,复又失落于吐蕃之手多年,原有的屯田尽皆荒废,当地部族又被吐蕃掳掠一空,如今只靠当地补给,不足军需十分之一,粮秣辎重全需从……”

    “我不要听!”

    李昭德唾沫星子像下雨似的喷在顾宰相的脸上:“安西路远,沙碛极深,长途运输,靡费甚巨,按照你们这个法子,等安西四镇收复了,国家镇遏,也劳弊不堪了。不要和我说这些废话,不解决困难要你们何用,回去,再拟良策!”

    顾自立无奈,只好忍气吞声地答应一声,弯腰自地上拾起那封草拟的诏敕。顾宰相身材瘦弱,可行动却不灵活,大概是腿脚有什么疾病,不能屈弯自如,弯腰捡拾诏敕,只能把腚高高地撅起来,样子十分难看。

    李昭德因为三位宰相入狱的事正一肚子无名之火,见他这般模样更加憎恶,鄙夷地斥道:“朝廷选官,必重身、言、书、判。看你身材瘦弱、言语粗鄙、智不超俗、才不出众、愚顽怯懦、行动迟缓,如同一只冻僵了的苍蝇,真不知似你这般人是如何做到凤阁侍郎的!”

    就是一个小史被人如此羞辱,也要气愤难当,何况顾自立是当朝宰相,可是李昭德积威之下,他又不敢反驳,官做的越大,顾忌也就越多,顾侍郎虽已心中恨极,却不敢得罪这位一手遮天的李宰相。

    顾自立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好不容易捡起诏敕,呼呼地喘着粗气,一时竟无法迈步走开。耳听得李昭德如此辱骂,顾自立身形一晃,竟然差点跌倒。

    同样来政事堂奏事的监察御史陈烈酒见状,赶紧扶了他一把。陈烈酒把顾自立扶稳,一见李昭德正瞪着自己,赶紧又收回手来。

    李昭德斥道:“看看你们这副样子,顾自立瘦小枯干,两腮无肉,你却肥胖如球,圆脸大眼,简直就像一个貔貅,朝廷选士的标准真是越来越差了,这都用的是何等样人!”

    貔貅是熊猫的称呼之一,这陈烈酒身材矮胖,圆脸大眼,细看还真有几分像熊猫。两厢侍候着的小内侍们忍不住捂住嘴儿偷笑起来。

    陈昭德也是个喜欢给人起绰号的,今日事了,经过这些小内侍的大嘴巴一宣扬,冻蝇侍郎和貔貅御史的雅号怕是就要流传开了。

    陈烈酒被李昭德一骂,一张胖脸也涨红起来,李昭德厌憎地摆手道:“出去!都出去!看着你们就心烦!”

    顾自立和陈烈酒唯唯喏喏刚要退下,便有一个小内侍转进堂来,向李昭德道:“李相公,刑部郎中杨帆求见!”

    “叫他进来!”

    李昭德没好气地吩咐了一句,在坐榻上坐下。

    李昭德这办事堂因为是宫中建筑,比之外面的衙门便大有不同,这是一处宫殿建筑,李昭德的居处乃是一处主殿,殿中左右各有八根巨大的殿柱,两厢还有偏殿侧殿,自成一处院落。

    杨帆举步上殿,见李昭德正怒气冲冲地坐在上首,也顾不及看看旁边众人,赶紧上前,叉手施礼道:“下官杨帆见过李相!”

    李昭德哼了一声,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道:“你这位瘟郎中好清闲呐,身为刑部司正堂,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上负圣望,下辜百姓,亏得本相平素对你还另眼相看,却不知你竟是如此不堪造就!”

    杨帆怔了怔,没想到刚一进政事堂,就被李昭德如此训斥,杨帆也忍不住火起,冷冷地答道:“李相,某奉命而来,是为听候指示的,不是听你教训的。杨某身为刑部司正堂,是否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考课自有公论。”

    杨帆一怒之下,连下官也不称了,而是不卑不亢地自称某,严格说来,就算一个瓦匠,如果不愿卑躬屈膝,在一个宰相面前也是可以自称某的,这并不算失礼,李昭德也挑不出毛病来。

    杨帆又道:“至于杨某是否上负圣望,下辜百姓,却不知李相你是能代表圣意呢,还是能代表天下黎民?圣人如何评价,杨帆不知。至于民意,百姓们可是都称赞杨某是青天再世呢,洛阳百姓赠予杨某的匾额如今还悬挂在刑部衙门里,李相要不要去看看!”

    杨帆说的这几个人要么比李昭德身份高贵,要么比他地位崇高,狄仁杰如今虽是地方上一个小小县令,可他在政事堂的时候,李昭德还是政事堂里排居末位的小兄弟,官场是讲资历的,狄仁杰同样比他高贵。

    李昭德听的勃然大怒,“啪”地一拍几案,喝道:“杨帆!你好大胆,竟敢与本相如此说话!”

    杨帆失笑道:“杨某哪有李相威风,这里是政事堂,国家机要中枢,而李相是国之宰相,在此庄严之地,竟然动不动以绰号称呼,杨某自有名姓,瘟郎中也是相公你在此庄严之地可以相称的?

    杨某不管是在圣人面前,还是狄相公、太平公主殿下,亦或是梁王、魏王面前,一向都是这个样子。实不知李相竟然是偌大的威风,如果李相今日召见杨某只是为了抖威风,那抱歉的很,杨某衙里还有诸多公事要办,这就告辞了!”

    故意放慢了脚步,听着身后动静的顾侍郎和陈御史相顾骇然,这个杨郎中好大的胆子,如今满朝文武谁见了李昭德不是战战兢兢、毕恭毕敬,他一个小小侍郎竟然如此狂悖。说起来,还是人家靠山硬呐。

    其实,就算杨帆身后那几座靠山,也不敢对如此正气焰熏天的李昭德如此无礼,可是这两个官员也只能从靠山这个思路上去想,谁会认为自己没有那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骨气呢?

    在侧殿等候的豆卢钦望和陶闻杰闻讯从屏风后面绕过来,一听杨帆与李昭德如此说话,不禁大惊失色,豆卢钦望赶紧抢步出来,大喝道:“杨帆,住口!”又向李昭德躬身道:“杨帆年轻气盛,少不知礼,宰相莫怪!”

    “出去,出去!统统出去!”李昭德怒不可遏地拂袖,把两厢侍候着的小内侍们都赶了出去。等到殿上一空,只剩下他们四人时,李昭德冷冷地瞪了杨帆一眼,寒声道:“少年人,不要太嚣张。”

    杨帆耸耸肩,无所谓地道:“杨某嚣张一些,与李相不合、与尚书和侍郎大人不和,想必是从圣人以下整个朝廷都乐见其成的,李相不也这么想么?”

    李昭德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表面上不要显得整个刑部抱成一个团儿,这是他们最初就定下的策略,但是却也大可不必闹到一个刑部郎中当面顶撞一位宰相的地步,今天发生的一切,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当中。

    李昭德生性强直,大概因为是庶子出身,早年在家中曾受过一些不公的待遇,所以他骨子里总有一点偏激刻薄的的性情。当初他在政事堂里还是小字辈,就敢对身为年长尊者、且又刚刚立下大功的娄师德尖刻嘲讽,何况如今呢。

    他训斥杨帆的时候,确实是因有一腔火气,根本不在意他人尊严。而杨帆之所以针锋相对,固然是因为早已有约在先,不怕他真个翻脸,却也是因为他对李昭德的跋扈确实十分反感。

    自李昭德独揽政事堂以来,深藏在他骨中的孤僻高傲、刻薄寡恩愈发明显了,如今的李昭德目空一切,独断专行,短时间内这种孤臣形象可以保他不管面对任何人都可以肆无忌惮,但从长远看,绝非幸事。

    杨帆和隐宗的人在考虑朝中可以结盟的官员们时,早就把此人列为了拒绝往来户。所以,杨帆借题发挥,故意让人看见自己与他不和,也有杨帆深远的考虑:“李昭德一派现在是盟友,但是绝不可以成为真正的战友!”

    “你跟什方道人、净光老尼那些神棍混在一起干什么?”

    李昭德是一个真正的儒家子弟、虔诚的圣人门徒,对那些所谓的神怪不屑一顾,待方才的冲突一揭开,便不悦地质问道。

    杨帆揶揄道:“此事似与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下官听说,三位宰相入狱,这才急急回京,貌似李相对此事却并不着急,居然还有闲心打听杨某结交朋友的事。”

    李昭德重重地哼了一声,又是自讨没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和杨帆吵嘴是占不了便宜的,两个人地位差距太悬殊,杨帆无求于他,凭身后的那几股势力也无惧于他,他不能把杨帆怎么样,一旦有些争吵,反而是帮杨帆提高人望。

    豆卢钦望忙岔开这个话题道:“御史台那班人着手反击了,没想到走了一个来俊臣,他们咬起人来还是这么狠,一下子就让三位宰相入了狱,朝野为之震动。叫你来,就是想商量一下该如何应对。”

    杨帆皱了皱眉,道:“三位宰相究竟因何入狱?”

    豆卢钦望苦笑一声,欲言又止。

    看他们呛的厉害,陶闻杰坐在旁边,一直笑而不语。他是太平公主的人,不是李昭德一派,巴不得见他们吃瘪,见杨帆问起,陶闻杰便插口道:“这一回的事情很棘手,御史台有确凿证据在手,人证物证均已呈到御前了。”

    陶闻杰细细讲出一番话来,杨帆仔细听着,这才明白其中缘由。

    原来这起事端却是缘于宰相张锡。政事堂的宰相各自主管一摊差事。比如苏味道主管司法,而张锡是天官选事,主管考选举士,铨选职官的事务,直白地说,就是主管官员任命,对口的衙门是吏部。

    这个职位权柄很重,主管人事的官儿从古到今一直就是热门,一些资历、人望差不多的官员竞争同一个肥差,为了谋得他的认可和支持,便向他施以贿赂。一开始他还有所节制,行事也小心,后来渐渐肆无忌惮,夜路走多终遇鬼,被御史台的人抓到了他的把柄。

    如今御史台受到打击,就把此事当成了反攻文官们的武器。至于苏味道和崔元综,属于一个意外收获,御史台的人一开始并没想到还能捞出两条大鱼,如果他们一开始就知道这两位宰相也有牵连,说不定会用此事作为交易,谋求与政事堂的和解。

    结果张锡这人也是个没骨气的,唯恐受了皮肉之苦,再说他罪证确凿,辩白不得,可是这贪污罪又要不了他的命,两相一权衡,一进推事院,他就全招了,竹筒倒豆子似的,连苏味道和崔元综也招了出来。

    苏味道和崔元综同为宰相,一些公务的权力是与他有所交叉的,张锡收了人家好处,要想把事办得妥当,就离不了苏味道和崔元综的照顾,所以就想把他们两个拉下水。

    苏味道为人一向模棱两可,谁也不肯得罪;崔元综刚刚拜相,根基尚浅,势必不可能得罪张锡,两人只好顺水推舟。说起来,这两个人得到的好处并不多,也没有直接插手过张锡的事情,只是对他的一些举动睁只眼闭只眼罢了,结果张锡事发,两人也受了牵连,一起下了大狱。

    杨帆听清经过之后,眉头皱得更紧,说道:“御史台既然有人证、有物证,要想救出三位宰相,只怕难如登天。”

    李昭德阴沉着脸色道:“徒劳之事,何必去做!”

    苏味道是狄仁杰提拔起来的,他可以推脱不关己事,崔元综和张锡却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这两个人犯了事儿,他是有识人不明、荐举失误的责任的,就算女皇帝不治他的罪,他也颜面无光。

    李昭德腮帮子上绷起了几道棱子肉,咬着牙根道:“这几个人不知检点,咎由自取,如今罪证确凿,如何救得?如果我们妥协,则酷吏势力更炽,到时又会成为天下大害!”

    他冷冷地瞥了眼面前的三人,道:“为了朝廷大义,铲奸除恶,何惜此身?况且他们三人自有污点。本相唤你们来,就是想问问,你们除了使人弹劾、旁敲侧击,究竟有没有什么可以直接打击他们的手段!”

    豆卢钦望赶紧道:“依着当初的谋划,具体措施是由杨郎中负责的。杨郎中,你那边究竟准备的如何了?”

    杨帆道:“杨某从无一刻懈怠,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当中。实不相瞒,我的网已经撒下去了,即便不曾发生此事,这几天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

    李昭德冷冷地道:“你有什么手段?可不要再对那些边边角角的小虾米不疼不痒地使手段了,我要你直捣御史台腹心,取其首脑,立即还以颜色!”

    杨帆微笑道:“如今御史台有数的鹰爪不过寥寥数人,王弘义、侯思之便是首脑之一,本官所选的第一击的目标就是他们。至于手段……”

    杨帆脸上陡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气,缓缓地道:“却与他们的手段一般无二,不过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