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八十八章 震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御史台这班泼皮出身的酷吏,骨头有几两轻重杨帆再清楚不过了,这些日子一直夹起尾巴做人,毫无气焰可讲的他们,突然一反常态,嚣张若斯,必定是有所凭恃,那么……他们凭的是什么?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么?

    杨帆越想越是不安,立即对阿奴道:“走快些,咱们马上回刑部!”

    一语未了,杨帆已绝尘而去,阿奴立即快马跟上。

    杨帆快马加鞭回到刑部,把马丢给阿奴,立即脚步匆匆地赶到司门司,就算是官员出京,除了官凭也要有路引,而路引是由刑部司门司负责勘发的,他想搞清楚御史台一班人出京的动向,到此一查便知。

    严潇君一见杨帆来了,立即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打着哈哈道:“杨郎中,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呀,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为兄帮忙么?”

    严潇君睚眦必报,绰号“趟地瓜”,杨帆整治御史台的手段很对他的胃口,再加上刑部四司中以刑部司为头司,杨帆权柄日重,俨然是整个刑部实权最重的人物,由不得他不敬重亲热。

    杨帆匆匆抱拳道:“严兄,御史台有多位御史匆匆离京而去,不知他们去了哪里,有何公干,严兄可知道么?”

    严潇君向他挤了挤眼睛,压低嗓音笑道:“嘿嘿!我就知道你盯着他们呢,二郎这性格,我老严欣赏的紧。你放心,他们的去处我都记下来了,正要着人给你刑部司里送去呢!”

    严潇君引着杨帆回到书案旁,抓起一本卷宗,随意翻了翻,从中抽出一张纸条,顺手递与杨帆,上面果然写清了几位御史的去处,杨帆匆匆看了一下,几位御史的去处哪里都有,滇、蜀、黔、川、桂,尤其是岭南六道。

    杨帆惊异地问道:“出了什么事,以致于御史台倾巢而出?”

    严潇君道:“这个我倒没有细问,他们催促甚急,因有圣旨在手,我也不便阻挠。只听说是与流人有极大关联。哦!对了,你可以去去老孙那看看,他的都官司负责管理全天下的俘虏、奴隶和流放的官员及其家眷,听说御史台刚刚移交了一份名单过去,还从他那里索走了几份名单。”

    杨帆听了连忙向严潇君道一声谢,又急急赶往都官司。

    都官郎中孙宇轩绰号“难下笔”,此人经科出身,律法于其实非所长,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儿,还是没有丝毫长进,处理行本公文总是满腹为难,不知如何下笔。

    此刻,他的书案上案牍积压甚多,堆成四摞,高如山积,孙郎中埋首于案牍之中,一手提笔,一手抚额,正在愁眉苦脸,杨帆急急赶到,拱手道:“孙兄,今天御史台来人了?他们来干什么?”

    孙宇轩抬头看见是杨帆来了,忙起身道:“啊,二郎来了,坐坐,快坐!我这里公事太过繁重,御史台嘛,确曾移交过来一份公文,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看……”

    孙宇轩说着,从那堆积如山的案牍中翻了翻,抽出一份递与杨帆,道:“二郎请看,就是这份,出了什么事吗?”

    杨帆接过那份由御史台移交的案牍,只看了几眼便脸色陡变,他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孙宇轩担心地道:“二郎,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跟发疟疾似的直打摆子?要不要找个医士……”

    杨帆双手一分,那份案牍“哗”地一声化作漫天碎片,杨帆重重一拳捶在公案上,厉声大喝道:“万国俊,该杀!”

    “轰”地一声巨响,极结实的一张梨木公案,被杨帆一拳砸得四分五裂,堆积如山的案牍顿时垮塌下去,孙宇轩吓得踉跄退开,结结巴巴地道:“二……二郎,你怎么了?”

    杨帆面孔赤红,呼吸急促,连一双瞳孔都红了起来,那双铁拳被他攥得嘎嘣嘣直响,孙宇轩吓得连连后腿,后脚跟绊在垮塌的公案上,一屁股坐下去,被埋进了案牍堆里,这位仁兄案头积压的公文还真是够多。

    孙宇轩手忙脚乱地推开案牍探出头来,就见几个书吏闻声闯了进来,正在那儿探头探脑,一脸好奇之状,而杨帆却早已不知去向。

    “郎中……”

    一回到刑部,阿奴便又做回了称职的小厮,声音也粗了些,一见杨帆从都官衙门冲出来,她马上迎了上去。

    谁料杨帆理都没理,一溜烟儿地便从她身边冲了过去,看着他那直欲喷火的模样,就仿佛是一头愤怒的公牛,更准确地说,是一头疯狂的公牛!

    阿奴骇然叫道:“郎中,你怎么了?这是要去哪里?”

    杨帆匆匆回了一句:“我去马廊,你不用跟来!”便消失了踪影。

    阿奴哪里放心,急急追到马廊,就见侧门大开,杨帆一鞭抽在马股上,骏马四蹄翻飞,瞬间就窜出大门不见了。

    阿奴怔怔地站在那儿,看着摇晃不已的门扉,她开始怀念方才在洛阳长街上谈笑杀人、智珠在握的那个成熟杨帆了。

    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真的很难猜。

    杨帆一鞭接一鞭,胯下那匹马仿佛离弦的箭一般,好在这里是皇城范围,没有百姓在这个区域走动,更没有店铺和游戈坊巷之间的小商贩,否则以他这样的速度,就算是在宽有五十丈的定鼎大街上也难免会撞到人。

    “三百一十七人,男一百二十三人,女一百九十四人,七旬以上老者二十九人,十岁以下儿童九十二人,其中还有两个是刚刚登记户籍的襁褓中的婴儿……”

    每一个数字、每一条性命,都像是一根针,一针一针地扎在杨帆的心头,把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御史台移交过来的公文很简单,只是罗列了那些人的岁数、姓名、籍贯、身份,以便刑部将这些人注销,划入死亡名单。公文里大书特书的,是这些人如何煽动愚昧的岭南百姓蓄意谋反,如何利用他们李唐宗室的身份兴风作浪。

    可是恰恰是被他们简简单单一句掩过的那些毫无感**彩的数字叙述,在杨帆的脑海中幻化成了一副副挥之不去的惨烈画面。

    在他报了自己的家仇之后,他本以为那从童年时代起就已成为他心中梦魇的画面将再也不会出现,可是他现在分明再次看到了。

    他看到了燃火的村庄,看到了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绝望的哭叫,看着了一颗颗人头带着一腔热血飞起……

    在他看到那份由御史台移交过来的行本时,他就明白那些夹着尾巴扮乖狗狗的御史们为什么再度耀武扬威了,他也明白玉山县这桩惨案发生的真正缘由了。

    御史台走投无路、狗急跳墙了。

    他们不惜采用这种一旦事败,将万劫不复的手段,来制造出一幅天下处处有反贼,女皇宝座并不安稳的假象,唯其如此,女皇才会感觉到他们的重要,才会庇护他们,才会不许百官打压他们,因为他们还有用。

    杨帆觉得这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对御史台逼迫过甚,这些酷吏或许不会对那些已经无害的流人家眷做出如此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他觉得这也是李昭德的错,如果不是这位狂妄自大的宰相太过刚愎自用,放任那些疯狗离京,他们又怎有机会把他们的尖牙利齿施加在那些手无寸铁、毫无反抗能力的妇孺老弱身上?

    种种景象,如走马灯般在他脑海里轮换,一张凹目、鹰鼻,酷厉的面孔,一双薄而冷厉的嘴唇一开一合,牵动着两道深深的法令纹扭曲着形状,狠厉阴森的声音在杨帆耳边不断回荡:“杀!杀光!一个都不许放过!”

    那副面孔倏而变成了万国俊、攸而变成了赵久龙,攸而又变成了王德寿……

    御史们倾巢而出了,分别冲向滇、蜀、黔、川、桂和岭南六道,也就是说,已经遭受荼毒的玉山冤魂尚未散去,还将有更多的人要遭受荼毒!御史台放出了一群吃人的魔鬼!

    杨帆打马如飞,冲向李昭德的家。

    今天没有朝会,百官依旧办公,但是因为宰相们大多年事已高,所以除了当值宰相,其他宰相们同女皇一样,可以在家休息一日。

    前方路上一辆华丽的轻车疾驰而来,车子前后左右伴有十余名襕衫卫士。

    “公主,是杨郎中!”

    赶车的马夫远远看见一匹飞马,眯起双眼一看,顿时叫出声来。

    “唰”地一声,轿帘掀开了,露出一张天然妩媚的娇丽面孔,正是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人伏在马上,衣带飘风而起,在身后几乎甩成了一条直线,那马尾也扬在空中,与衣带一样,笔直地飘向后方,整个人形成了一道向前的极具劲感十足的画面。

    枣红马红色的马鬃火一般飞扬着,掩映的骑士的那张脸忽隐忽现,但是那张越来越近的面孔越来越清晰,那的确就是杨帆。

    “二郎果然震怒,幸亏我来得及时!”

    太平公主长吁了口气,厉声娇叱道:“速速把杨帆给本宫拦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