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独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天刚蒙蒙亮,袅袅的震雾中就传出…阵阵呼啸的刀风。

    马桥起了个大早练功,这几年来他对技击一直苦练不辍,从不耽误。他已经娶了面片儿为妻,如今又即将拥有自己的孩子,责任感使他变的更加成熟。他是个武人,武就是他的立身之本,所以从不敢懈怠。

    原本那个大清早去开坊门时,眼睛都要半睁半闭着好象梦游似的痞赖坊丁早已不见了,如今的马桥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将军,如今也只有在杨帆面前时,他才会恢复昔日的痞赖流气。

    杨帆被那一阵阵呼啸的刀风吸引过来,他也是一早起身练功的,看到马桥比他起的还早,杨帆很是欣慰。两兄弟很久没有喂过招了,于是兴致勃勃地切磋了一番。

    马桥的刀法基本上还是以杨帆传授给他的刀法为基础,不过几年的军旅生涯,又吸收了军伍中常用的刀法杀招,将之完美地融合进自己的技击技巧,对杨帆教他的刀法则去芜存精,进行了修正。

    所谓去芜存昔,他还没有那个实力,他的去芜只是摒弃了不适于沙场征战的杀法,代之以更加简单有效的杀招,如此一来,却也练出了他独特的风格,较量起来,令杨帆也大开眼界。

    战场杀技,没有任何花哨的招数,简练实用,朴实无华。这倒不是说杨帆的刀法花哨无用,杨帆的刀法是江湖人的武技,江湖人一旦发生争斗,大多是两人较技,顶多三五人围攻,双方的身法又都很灵活,虚招、变招、技巧就很有必要,技高一筹很多时候就体现在这里。

    可战巧上不行,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你的敌人不止一个,也根本没有供你游走缠斗的空间,如果不能在三两击内结果敌人,死的就是你,所以战场武技,无论是棍法、枪法、刀法,还是拳脚,都是平实无华,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架势,虽然在外行人眼中不怎么好看,却最具杀人效果。

    马桥的武功当然不如杨帆,不过他吸收了军中刀法之后,又对杨帆传授的刀法小小做了些改变,使他的刀法更适于马上运用。刀法狠厉霸气,简单直接,如今是与杨帆作马下较量,他还发挥不出十成功力,但杨帆与他一番交手,就已准确地估计到如果是马上作战,他的这套刀法威力如何。

    一番切磋后,杨帆对马桥又做了一番指点,同时籍由马桥的刀法,杨帆对于马上做战时如何运用刀法也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大唐军中的刀法固然简单,却是在实战中千锤百炼出来的,已经证明了它的效果,只是为了普及,它过于简单。

    但是看在杨帆这样的技击高手眼中,这种简化后的刀法固然少了一些玄奥,却未尝没有一种反朴归真的效果。所谓大巧不工,大巧若拙,杨帆正值武功要更上层楼冇的关键时刻,这种切磋使他所受的益处甚至还超过受他点拨的马桥。

    两个人比武已毕,赶到河边洗漱了一番,嘻嘻哈哈的正往回走,便接到了公主的命令,公主吩咐马桥不急着拔营,召杨帆去见。送走了传令兵,马桥揽着杨帆臂膀笑道:“公主此行果然如游山玩水一般,我就知道,会逍遥的很。”

    杨帆轻笑笑,意味深长地道“真的会很逍遥么?”

    马桥嘿然一笑,手臂紧了紧,在他耳边低声道:“此行赴长安,自然逍遥的很。至于巡视流人路上,你我兄弟同心,管他什么鸟人,逮着个理,劈了就是!”

    杨帆扭头看了他一眼,马桥揽着杨帆,脚下依旧歪刽,身形依旧松垮,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但是却掩不去他眼神的凌厉。

    ※※※※※※※※※※※※※※※※※※※※※※※※※

    太平公主刚刚用罢早餐,正在净手漱口。

    杨帆进来时,太平公主正用一方洁白的手帕轻轻擦着嘴角,一见杨帆进来,她的动作马上变得更加优雅更加轻柔了。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作为情侣的另一方总是想表规出自己最优美的一面的。

    爱情久了,总会化为亲情,有人说,放屁就是检查一双男女正处于爱情阶段还是已化为亲情阶段。如果他或她还羞于让你听见他放屁的声音,那就是正处于爱情阶段,反之就是已进化到亲情阶段。

    如今,太平公主显然正浸浴在爱河里。爱的力量是惊人的,昨夜的会唔,不但抚平了太平公主心头的委屈,更给了太平公主莫大的信心,当她知道自己与杨帆并非无缘,甚至幸福已在咫尺之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焕发出了一种熠熠的光采。

    其实她昨夜辗转反侧的一宿都没睡好,但是此刻展现在杨帆面前的她,却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这朵大唐之花,就像久旱逢甘霖,眼看枯萎凋零之际一下子汲足了水分,那莹润丰盈的气色,仿佛才冈刚绽放开来。

    帐中摒弃了所有人,还是只有他们两个。

    太平公主道:“我昨晚想了一夜,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杨帆重重地点点头:“如果我没有那个能力、或者我不知道此事,我都可以不管。我不是那种不自量力的人,可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而且只要我肯努力,一定可以挽救一些无辜的生命,我不作为,良心不安!”

    太平公主幽幽地道:“下旨命你送我去长安,其实就是母皇本人的意思,你该明白母皇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原来不明白,但是我现在明白了!”

    杨帆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与愤怒:“因为陛下想通了!她想到不管御史台的人是真的发现有人谋反,还是为了挽回圣宠刻意诬陷,杀掉那些流人对她都是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她不想让我阻止御史台的人!”

    太平公主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不!母皇希望你阻止,杀戮流人这件事不可以是出自圣意,只能是皇帝受奸臣蒙削所以,母皇需要你抓他们的把柄,有了把柄,母皇就可以杀掉他们,平息天下怨愤的同时,还能增加她的威望。

    但是母皇不想让你去的太及时,因为母皇也想让那些流人死。那些流人死的越多,“代武者刘,这句话给皇帝带来的不安就会越小,未来有可能影响到她帝位传承的危胁执就裁小。所以,如果你去的太早,母皇会不高兴的。

    母皇不高兴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母皇感觉你这么做是对她的不忠。哪怕只是一个可能,就足以要了你的性命!多少王侯将相,死的那么简单,如果母皇想杀你,只须一个眼色就够了!”

    杨帆吁了口气道:“你不用担心,我的官职虽不高,也没有什么爵位,但是我比那些王侯将相有得天独hòu的条件!我的师父是薛怀义,我与武三思走的也很近,还有我和你……在皇帝看来,我们之间又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本来就很密切嘛!”

    太平公主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但是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既已有心有灵犀,又何必在言辞上过于认真。有时候,火一般的太平公主也会像春水一般温柔而善解人意的。

    杨悔笑了笑,道:“如今冇,又有皇帝最宠信的宰相承诺会庇护我,皇帝很难把我的作为看成是与她作对的。何况,三仙师里现在还有两位在京※城呢,我和他们的关系也不错,如果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发生,相信他们也会替我说句好话,你知道,皇帝砚在是很宠信他们的。”

    太平公主还是不太放心,担忧地道:“话虽如此,问题是,我不知道你此去究竟会如何,如果真的闹出大乱子,损害了母皇的利益,便有再多的人替你说好话,母皇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惩罚。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

    “你不用担心那么多!”

    杨帆安慰她道:“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为民请命的圣人,我要做事,首先当然是要保全自己,所以我是不会乱来的。此去,我会见机行事,绝不叫他们抓着我的把柄就是了。最重要的是一,”

    杨帆削神情有些黯然,低沉地道:“我只有一个人,而御史台那班酷吏已分赴天下各地去了,你以为我一个人能来得及阻止他们杀多少人?我能做的,大栅只是阻止这帮杀红了眼的屠夫把所有流人杀个一干二净!所以,皇帝所担心的事,根本不会出现。”

    太平公主沉默有顷,幽幽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你带些侍卫先走,至于孙宇轩和胡元礼,这两个人你还是不要带在身边了,你们三个人全部走掉的话,我这里不好遮掩,万一叫母皇知道你违抗她的命令着实不妥。

    你放心,我会快马加鞭赶往长安,等我一到长安,就打发他们去与你汇合。如今,最好先商量出一个会合的地点,你打算先去哪里?”

    杨帆道:“我打算先去剑南道,不过会合地点不能选在那里。他们只是护送你去长安,比我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只是让他们赶去剑南道的话,我办完了事情还要在那里等他们,我打算了结了剑南道的事就去黔中道,就和他们约定在黔中道的平蛮州汇合好了。”

    太平公主轻轻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杨帆扶膝道:“事不宜迟,那么……我这就去了!”

    “嗯!这厢你不用担心,尽量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你的去向,一应善后事宜,我来解决!”

    “好!”杨帆作势欲起,忽又想起一事,忍不住问道:“一大早我就看到许hòu德策马离营而去,似乎是去的京※城方向,京※城又出什么事了?”

    太平公主不以为然地道:“哦!也没甚么,我只是打发他回京去了。”

    杨帆呆了一呆,随即便明白过来,忍不住问道:“就因为他去找过我?”

    太平公主颌首道:“是!”

    杨帆皱了皱眉,道:“他是一片好心……”

    太平公主眉梢轻轻一扬,淡淡地道:“有什么好心不好心的?我本来想着,你误会我便误会我罢了,就算你恨我,也只能留在我身边,不必再去趟那趟混水。如今他坏了我的好事,难道还要我嘉奖他不成?”

    杨帆道:“他这么做,是因为对你忠心耿耿,不想让你伤心。你如此发落他,不怕伤了部下的心么?”

    太平公主加重了语气道:“任何原因,都不是用来违抗命令的理由!他今天可以因为对我忠心,自以为是对我好,就违背我的命令,安知来日不会因为对我忠心,自以为是地去做其他的事?二郎,你要做大事,御下也该当严则严,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如果没有许hòu德找上门来,只怕你我就再无机会合好了。”杨帆想着,终究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只是默然不语。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又道:“你放心啦,我没有让他去邓山种地,只是打发他去我在金谷园的那座“粹泽苑,里做个留守,那里的生活清闲优涯,并不辛苦,别的不说,光是园中每年那些熟透了的果儿,由着他去发卖,都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我可没有亏待他,只是……他从此休想在我身边做事了!“

    杨帆苦笑一声,点点头道:“我虽然还是觉的不近情理,却不得不承认,你是对的!”

    太平公主嫣然一笑,俏皮地道:“这还是头一回,你明明不喜欢我的做法,却赞同我的意见呢,你说我们是否当浮一大白呢?”

    杨帆横了她一眼,道:“清晨饮酒可不好,你若要喝,等我回来再说!”

    太平公主双眼一亮,欣然道:“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太平公主吃吃地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一些促狭的意味,似乎……昨夜就有某人发过类似的誓言呢,结果又想悔誓。

    公主的眼神儿已不怀好意地溜向杨帆的臀部,于是笑得愈发愉快了。

    杨帆的脸有点红,他狠狠地瞪了太平公主一眼,起身向帐外走去。

    太平公主追送着他的身影,当杨帆堪堪走到帐口时,太平公主突然唤了一声:“二郎!”

    杨帆一手掀帐,回过头来。

    太平公主凝视着他,眸中一片深情,低低地道:“你……多加保重,一路……,小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