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四百九十九章 西昌遇故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嶲州城建于邛海北岸,北山南侧,城池不大,方方正正的,东西南北每道城墙都有六百丈左右长度。夯土的梯形城墙高五丈有余,斜着自城墙中长出的野草和盛开的野花,在风中摇曳着,向人讲述着这座城池的古老。

    巧合的是,与洛阳相仿,嶲州城也被一条河流一分为二。只是洛水是横贯城池,把整个城分成了南北两部分,而发源于昭觉的芦林河蜿蜒直入城中,恰也将城分为两半。只是河水自北而来,将嶲州城分成了东西两部分。

    邛海开阔,远山丛林郁郁葱葱,芦林河畔芦苇如云似雾,山清水秀,映衬得其间的嶲州城如同镶嵌于此的一颗名珠。城里,西城是最繁华的所在,都督府、刺史府、县衙俱都集中在此处,还有无数的商号、佛寺、道观,以及商贾和一些部落的首领、头人在此建造的府邸。

    河东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平整如切的田园,婀娜多姿的杨柳,迂回弯曲的小道,古朴清雅的小巷,尽透着一股田园风情。

    不过河东却也并非全是农居,像通海巷就是一个极繁华的码头,要去邛海必经此处;鱼市街是最繁华的水产批发市场,各种水产应有尽用;迎春巷则是花街柳巷集中所在,这里的青楼集中了各个地方、各个种族的女子,风情各异,美丽大方,是文人雅士、官员商贾们最喜欢逗留的销金窟。

    连接河东河西的是三座木桥,中间一座桥最为宽敞,城中居民大多由此往返于东西两城,于是桥头两侧便有许多商贩应运而生,各种摊位和棚子把两边宽阔平坦的路面挤成了一条巷道,道路两侧尽是这种摊位。

    摊位很多很杂,有卖各种风味小吃的,也有卖各个部族百姓手工艺品的,还有卖从中原运来的首饰头面、绸缎布匹的,如果你有闲情逸致,不妨就在一个个卖小手工艺品的摊位上转转,转不出三个摊位,你就能找到一个俊得像花儿一样、纯净的似那芦林河水的美丽少女。

    深山育俊鸟,柴屋出佳丽。在这个诸族杂族之地,男俊女俏,有的是美人儿,你别看她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破旧衣衫,黑亮亮的头发上没有一点钗饰,可她那双黑白分明,无邪无邪的大眼睛望着你时,你会觉得,天上的仙女也不外如是。

    这样的地方,像不像人间天堂?这里就是天堂,可地狱也与之同在。掩藏在这小城的宁静与安详之下,还有暴戾与罪孽。

    此地民风彪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那是常有的事。市场上没有拎着鞭子的市令,也没有提着棍棒维持秩序的市丁,小城的秩序就靠它传承几千年形成的风俗习惯和民众自发的武力来维持它的平衡。

    天高皇帝远,所以这里又成了亡命者的天堂,许多在中原犯罪受到通缉的罪犯逃到此处,拉帮结伙,如荒野中觅食的狼群。然而此地彪悍的民风压制了他们的凶焰,他们虽然做恶,却不敢明目张胆,而且主要的生财之道是走私,尽量不与当地百姓争食或作对。

    当地的官员面对这种既纯朴又彪悍的百姓和无处不在的亡命之徒,最聪明的手段就是采取垂拱而治、无为而治的方法,放任地方按照千百年来自发形成的规矩规范来发展,谈不上什么教化,官府的政令也难出府门。

    官员们只需要交结诸部头人,维持好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足以保证在自己任内地方上太平安靖,因为既便诸部有什么冲突,甚至发生大规模的惨烈械斗,死上几百几千人,头人们也会用他们自己的生存法则来解决。

    没有哪个头人愿意经官,他们就是这儿的土皇帝,再大的麻烦都自己解决,依靠官府?何止是无能,那是主动交出自己的权力!

    朝廷派驻此地的官员们也大多不愿生事,他们最常做的事就是勾连头人酋长,诡谋狡算,敛掠财物,结成朋党,提携子弟,谁愿意自找麻烦,因之也令当地民众更加无视他们的存在。

    杨帆牵着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缓缓地走着。

    他在西域待过大半年,甚至还去过吐蕃王城和突厥薛延陀城,这些经历丰富了他的阅历,而且这里奇形怪状的装束和人种虽多,却还不如他在南洋所见更加古怪,所以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氛围。

    这里的人们民族成份极其复杂,为了交流,各个民族的人大多都说大唐官话,虽然不可避免地要带着浓重的乡音,杨帆倒还听得懂。他是一路追着黄景容来的,他到了剑南道以后,就听说御史黄景是分派到蜀中来查稽流人的,杨帆便循着黄景容的足迹一路追来。

    杨帆刚刚赶到此城,方才已经向几个闲来到市上沽酒吃鱼的驻军官兵打听过,钦差黄景容已经赶到此处,本地的官员和头人酋领们正在为他设宴接风,杨帆心中大定,便想到西城先寻个住处。

    他没有带人,普通士兵带上三五个派不上用场,只能给他的行程增添麻烦,他当面答应太平公主,只是不想让她担心。他对孙宇轩和马桥安排一番后,就揣了委任他为诸道巡抚大使的圣旨,独自一人追来了。

    只要黄景容还没有露出他的血盆大口,吞噬那些无辜的流人性命,用他们的血来染红自己的锦绣前程,杨帆就没有必要暴露他的身份,毕竟他此刻应该刚到长安,没有他的钦差仪仗、没有两位副使,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很可能会暴露他违抗圣旨的事实。

    人群中走来一位美丽的少女,饶有兴致地看着摊位上琳琅满目的商品。那些天生丽质而不自知的俊俏小村姑们见了她,也会油然生起一股妒意。她们的美丽或许各有千秋,但是气质上就分出了高下。

    如果说那些美丽的小村姑就像桥下那道清澈的溪流,这位少女就像天空中一朵皎洁的白云,如果说那些美丽的小村姑是天上的仙女儿,那么这位美丽的少女就是月宫里的嫦娥了。

    少女约摸有十五六岁年纪,肤色白皙,穿一身雪白的胡衫胡裙,翠绿色的一条系带缠腰,脚下是一双乌缎短腰皮靴,显得俏皮可爱。

    她的颈间挂着大大小小三四个银饰圈,银饰圈上还有大大小小的铃铛,发饰上也是银质的各种饰物,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总有一阵悦耳的响声。

    尤其是她的那双长腿,叫人一见便印象深刻。她的双腿又细又长,占了她身体长度的一半还多,就像传说中的鲛人一般修长优美,甩动起来时,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极具诱惑的韵律感。

    杨帆看到她美丽可爱的姿容,眼前顿时也是一亮,美丽的女性,总是会吸引男人的目光的。这个美丽少女所吸引的目光当然不只一道,人群中还有几个男人也同时盯上了她。

    杨帆的目光是对美丽的欣赏,而那几道目光,却充满了贪婪的**。几个眼神不善的亡命已经悄悄盯上了这位姑娘,这些人的确不敢在大庭广众下生事,这里的官府虽然是个摆设,但这里自有彪悍的百姓难持着他们的规矩。

    但这并不表示这些亡命会本本份份的从不作奸犯科,如果在人少的地方,他们并不介意把这美丽的少女掳走,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人儿如果运到扬州,卖给那些盐商巨贾,换来的钱可以让他们优渥地生活一辈子。

    他们只跟踪了一会儿,就放弃了掳人的打算。这个少女俏皮地东张西望着,看似孤身一人,但是在她身后十步左右,却始终跟着四个不苟言笑、神情严肃的白袍男子,他们都佩着一口郁刀。

    看到他们所佩的郁刀,色令智昏的亡命们才注意到,少女迷人的葫芦腰上挂着一口曲柄短剑,短剑如少女体态的体态一般纤柔婀娜,那分明就是一柄铎鞘。

    于是,几个亡命的邪念仿佛雪狮子遇火,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女孩,他们惹不起,美色也好,富贵也好,总不及活着更好,他们从中原逃到这儿来,不就是为了活着么,没道理自己往鬼门关上撞。

    这少女身着白衣还没什么,但是跟在她身后不远处明显是她随从的四个壮汉也穿着白袍,这就不是巧合了,他们一定是白蛮族人。

    白蛮和乌蛮是西南地区最大的两个民族,乌蛮着黑衣,衣长蔽膝,蓄牧为生,不知耕种。白蛮喜着白衣,长不过膝,耕织农桑,与汉人相近。

    自蜀汉时起,白蛮头人就常受中原朝廷官职,他们的文字、语言也与汉人相近,其部族大部分人都是蛮化了的汉人。因此较乌蛮更加富饶强大,但是又保持了蛮族的悍勇。

    不得罪当地人,尤其是当地大族,这是中原亡命们在此保命的第一条法则。而且,从这个少女佩戴的那柄仿佛装饰一般的武器来看,她显然不是普通的白蛮人,那就更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人了。

    因为她佩戴的短剑是一口“铎鞘”,那是蛮族王者才可以享有的佩剑!

    铎鞘在西南地区最出名的三种利器之中排名第一。铎鞘的形状像刀戟的残刃,柄部饰以黄金,其刃锋利无比,别看它小巧纤细的仿佛一件玩具饰品,却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刺莫不不洞穿,是西南部族王者才会佩戴的名贵武器。

    而尾随其后的四个白衣人腰间所配的则是郁刀,其名贵程度仅次于铎鞘,同铎鞘一样,郁刀的铸造方法也是秘不示人的,只有蛮族的高级匠师才知道它的铸造之法。郁刀的刀刃上淬有奇毒,见血封喉。

    这两种武器都不是普通蛮族人可以佩戴的,普通蛮族人顶多佩戴一柄:“浪人剑”,所以只从这几个人所佩戴的武器上,那几个经验丰富的中原亡命就忖测出这个少女身材极其尊贵,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几个亡命悄然退去了,那位白衣少女自始至终不知道刚刚正有几个不开眼的家伙,打算把她掳走,然后卖给扬州那些肥头大耳的盐商巨贾们做侍妾。

    她东张西望的,看什么都觉有趣儿,蹦蹦跳跳的步伐,就像一只觅食的小灵雀,不一会儿她就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喜孜孜地捧在怀里。

    走着走着,她又看见一处卖牛角制成的各种饰品的摊子,看来她又动心了,她站住脚,捧着一堆她买回去后可能根本不会不看一眼的没用玩意,歪着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不知在盘算什么,这时忽然有一个喜悦的声音叫道:“薰儿姐姐!薰儿姐姐!”

    前边路上,有个小姑娘忽然看见了她,立即雀跃地叫着跑过来,把跟在她后面的那个老家人远远地甩开了。

    “哈!小雪莲呐,我正想去找你!”

    白衣少女看见那个跑向她的小姑娘,登时笑逐颜开,她快步迎上去,把怀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递向那个小丫头,慌得那小丫头赶紧搂起裙衫兜住,空出手来的白衣少女亲昵地捏了捏小丫头粉嘟嘟的脸蛋儿,笑道:“哟!又长高了啊,看这样子,很快就可以做我嫂嫂了!”

    小姑娘听到她的调侃,脸蛋登时成了可爱的红苹果。小丫头眉目如画,宜喜宜嗔,虽只十二三岁年纪,却已是个美人胚子了,看样子再大几岁,真会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

    杨帆牵着马,本来要从她们身边过去了,听到她们的说笑,好奇地看了她们一眼,顿时站住了脚步,一双眼睛惊愕地张大了。

    如果不是那白衣少女唤了一声“雪莲”,他哪怕和这小丫头走个对面都未必能认出来,可是已经听到雪莲这个名字,再看她的模样,虽说女大十八变,可雪莲小丫头毕竟还未长成,便依稀瞧出了几分熟悉的神韵。

    杨帆惊诧不已:“杨郎中的家人,怎么竟然出现在这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