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零一章 又见小璠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薰儿姑娘对汉人的印象不好,她接触过的汉人基本上只有三种:做官的、经商的,还有在中原犯罪逃到这儿的。

    做官的贪婪成性,经商的太过狡猾,那些逃犯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是人渣。这个杨帆既然是逃犯,在薰儿想来,必定也是一个人渣,顶多算是个不太难看的人渣。

    她才不相信杨帆对雪莲说过的理由,在她眼中,这个小嫂子天真烂漫、毫无心机,很容易受骗,而这个汉人看起来又太危险。

    蛮族首领为了多些子嗣来继承权力和财产,确保权力交替始终在头人家族内部进行,所以酋领都多纳妻妾,拥有几十房妻妾还算少的,有的大头人拥有几百个妻妾。

    为了确保财富和权力能被他们真正的亲生子女所继承,蛮族立有严格的规矩,婚后一旦有逾越婚姻的行为,无论男女,格杀勿论。纵然是出身贵族豪门,愿以全部家产抵罪,也要发配瘴疫之地,永不复归。

    雪莲已经和她的小哥哥有了婚姻关系,她可生怕这个小嫂子出点什么差迟,保护欲泛滥的结果,就是她把雪莲拖走,让雪莲和这个看起来不怎么可靠的男人少在一起。

    杨帆见这白蛮少女对自己成见颇深,只好苦笑一声,随那老家人往侧院走。这幢老宅还真是不小,不过年头也够老了,屋顶茅草丛生,除了家主所居的主宅修缮的比较好,围绕主宅所建的房舍大多破旧不堪,如今为了出租,也只是补了补屋顶免得漏雨,修了修墙壁免得透风。

    大概那老家人也觉得这位客人既与自家小姐认识,这样的住宿条件未免有些差,所以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说起租金来也吞吞吐吐,杨帆倒是不甚在乎。他只要有个住的地方就行。

    最重要的是,不但雪莲是本地人,可以帮他打听到许多他未必能打听的消息,雪莲所结识的那位薰儿姑娘更是某位蛮族头人的女儿,她的父亲既然有资格参加迎接钦差的酒宴,想必能知道更多消息,这就足够了。

    于是,杨帆很痛快地付了房钱。还付了一份马料钱,托那老家人帮他照顾马匹,等那老家人走开,杨帆便往空荡荡的床榻上一躺,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这一路追来,生怕迟了一步,便有无数性命倒在黄景容的屠刀之下,所以日夜兼程,饶是他身子骨结实,这时也快颠散架了。

    杨帆并没有注意到。他才刚刚赶来此地,在此地并应没有熟人的他。不但碰到了杨雪莲,还碰到了另一位故人,在他与杨雪莲一路聊着天赶往杨家的时候,就已经被那人盯上了。

    杨帆进了杨家宅院之后,那人就在街对面一户人家的屋檐下站住了,东张西望地佯作寻人,暗暗盯着杨帆的动静。

    这人头戴一顶灰色卷檐尖顶毡帽、身上斜披一条蓝白色条纹的毛毡、赤着一双黝黑肮脏的大脚。看模样只有三十岁上下,一脸青渗渗的胡茬儿,显得脸颊异常的瘦削。看他衣着打扮,显得很是落魄。

    他这样赤脚披毡的装束,和当地许多少数民族部落的百姓穿着是一样的,所以毫不引人注目,即便杨帆与他走个面对面,怕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可是如果杨帆能认出来他是谁,一定会大吃一惊。比起雪莲姑娘的女大十八变,这位仁兄的变化更加彻底。即便他亲口说出自己的身份,杨帆也很难相信,这个人居然就是当初那位风度翩翩、举止儒雅、喜敷粉、好簪花的柳君璠柳公子。

    柳君璠当年在阿奴租下的那幢尚书大宅里,美滋滋地做着赴敦煌做贵族千金乘龙快婿的美妙打算,结果他一等再等,心上人始终没有伴着她的父兄出现,柳君璠成了代罪羔羊,变卖祖宅的钱全被拿去赔给了武三思。

    柳君璠则以诈编,被洛阳府打了四十大板,在牢里哼哼唧唧的趴了三天,屁股还没好利索,又被人拖着上路,发配嶲州充军。

    这位柳老兄身无分文,哪有钱贿赂那两个押送他的公差一路吃喝?没有钱,这一路上就没少吃苦头,偏他命硬,竟然撑了过来,跋山涉水的也没死在路上。

    到了嶲州之后,他就遇到了贵人,一位浓眉大眼、身材魁伟、长得跟大猩猩般粗壮的伙长和他一见投缘,对他颇为照顾,因此流配军中的柳君璠并没有受多少累,只是他刚到军中的那些天,走路总象鸭子似的屁股一摆一摆的,瞧着颇有些古怪。

    柳君璠被判的是流配五年,两年前那位与他甚是投缘的老军便退役了。柳君璠于去年服役期满,被释放之后他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不再想着回到洛阳了。

    洛阳居,大不易,他身无分文,回去洛阳生活只能更加艰苦,再者说,他连盘缠都没有,这几千里路也不是他能耗得起的。

    于是,柳君璠就留在了嶲州,很快与一伙从中原逃过来的亡命厮混到了一起,专门从事嶲州往吐蕃倒卖物资,又从吐蕃往嶲州偷运货物的走私活动。

    如今吐蕃与大周两国关系紧张,边贸早已停止,做他们这一行虽然冒的风险大,但是只要成功一次,收入却也不菲。只是柳君璠既没势力又没本钱,只是个跑腿的小伙计,走私所赚的钱被头领抽去了大头,他之所得,也只够他勉强糊口,偶尔逛上一趟半掩门的窑子而已。

    “是他!一定是他!我不会认错的!”

    柳君璠站在屋檐下,面容可怕地扭曲着,眼睛里露出无比怨毒的恨意,咬着牙冷笑:“夏侯樱?敦煌大族?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这一回你到了老子的地盘,看我怎么整治你!”

    柳君璠确认了杨帆已在这户人家租定了房间,便悄然离去。

    ※※※※※※※※※※※※※※※※※※※※※※※※※

    “杨大哥!”

    雪莲偷偷摸摸地溜进杨帆的住处,回头看看,轻轻掩好房门,又向杨帆俏皮地吐了下舌头,便从怀里往外掏东西。她的怀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揣了什么东西。掏出来后却是一个油纸包。

    杨帆正躺着歇息,听见动静忙翻身坐起,欣然道:“雪莲小姐!”

    雪莲走到他身边,抱歉地道:“杨大哥,真是对不住啊,人说他乡遇故知,如今遇到故人,我却不能予你照顾。叫你住这样的房子,还要收你的房钱。”

    杨帆笑道:“没甚么啊,我觉得挺好的,我原来住的地方,还没你这儿干净呢。如果不是遇到你,说不定还要转悠好久都找不到住处。你手里拿的什么?”

    雪莲偷笑道:“这是一只熏兔儿,味道很好的,我刚才从后屋檐下偷偷摘下来的,送给你尝尝。”

    杨帆忙道:“这样可不好,若是叫你娘知道了。小心揍你,快还回去吧。”

    雪莲满不在乎地摆摆手。道:“你放心好啦,我娘才不会揍我呢。如果她真想打我,我就告诉我爹去,我爹比我娘还宠我,才不准娘打我呢,这只熏兔你留着,没事时撕着吃。挺解闷的!”雪莲说着,就把熏兔儿放在他的榻边。

    杨帆笑道:“那就谢谢你啦。回头我到街市上,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你送我礼物,我也该礼尚往来才是。对了,那位穿白衣服的小姑娘呢?她像看贼似的看着我,没阻止你来见我么?”

    雪莲嘻嘻道:“你说薰儿姐姐啊,她是这样的,刚才她阿爹过来了,她过去陪她阿爹和我阿爹说着话呢,我才趁机跑出来的。”

    杨帆想起来薰儿姑娘在街市上对雪莲的调侃,忍不住笑道:“薰儿姑娘说的是真的?你已经定亲了。夫家就是薰儿姑娘的兄长?你说她阿爹是个什么头人对吧,那在这儿可是很有势力呀。”

    杨帆一问,雪莲的脸蛋便有些羞红:“嗯!是我爹帮我定下的一门亲事,我还没见过薰儿姐姐的那个小哥哥呢。她爹倒是一个头人,不过不是这儿的,他们的部落好象还在更靠南的地方,我也不太知道。反正这里啊,几十人的部落首领叫头人,几百几千上万人的部落首领也叫头人,大大小小的头人多如过江之卿,谁晓得她阿爹的部落有多大,说不定就是一个小村子呢。”

    杨帆笑道:“可不像,瞧那位薰儿姑娘的排场就知道啦。你看那位薰儿姑娘的模样,就该知道她哥哥一定也很英俊,我先恭喜你啦,能觅得如此佳婿。”

    雪莲脸上刚刚消下去的红晕又泛染上来,羞窘地道:“那谁知道呀。薰儿姐姐都说她长得随她娘了,她那位小哥哥长什么样子,我就不知道啦。”

    杨帆道:“头人娶的妻妾当然都是极美的,她那小哥哥若是肖母,定然英俊,若是肖父么,这位头人的样子英俊么?”

    雪莲眨巴着眼睛想了想,道:“唔……,我看不出来,伯伯一脸大胡子,又全是皱纹,都很老啦。”

    杨帆趁机道:“不如我帮你去看看啊,我这人最会看相了,瞧瞧他现在的样子,我就能知道他年轻时候俊不俊俏。不过……咱们偷偷过去,若是偷听他和你爹说话,会不会惹他生气呀?”

    雪莲满不在乎地道:“那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朋友嘛,伯伯最宠我了。来,我带你去!”

    雪莲似乎也觉得这事挺有趣的,她闪到门口,作贼似的向外瞧瞧,又向杨帆招招手,两个人便一前一后,鬼鬼祟祟地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