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零四章 都是强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年持浪人剑的高瘦男子见杨帆向柳君璠问话,他持着明晃晃的长剑站在杨帆身边却被杨帆当成了空气,不禁勃然大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便“唰”地一剑劈向杨帆。

    方才他之所以没有一见杨帆就立即下狠手,只是因担心杨帆没有把贵重的东西带在身上,如今杨帆惹恼了他,他哪里还想得到留手。

    这种地方,死个人比死条狗还容易,杀了人往野地里一扔,官不究,民不举,没有任何后患。

    高瘦男子冈把剑举起来,一只硕大的拳头就飞过来,“砰”地一声,他的鼻梁挨了一拳,脑袋“嗡”地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他几人见杨帆一抬手,那高瘦汉子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满脸鲜血,鼻梁骨整个塌进脸颊,其状怵目惊心,不禁又惊又怒。马上又有一人冲上来,当胸就是一记“黑虎掏心,”杨帆网要抬手格架,那人身形猛地一矮,呼地一脚便扫向杨帆的下盘。

    杨心见他虚晃一枪,不禁哑然失笑。杨帆未动,只把双膝一曲,身子一沉,那人飞起一腿扫在杨帆的腿上,登时如中铁柱,疼得他惨叫一声,抱着小腿蜷缩成了一团。他这一下用力着实不小,看那小腿变形的模样,怕是已经断了。

    这时另一个人从袖中掏出一柄牛耳尖刀,狠狠一刀向杨帆胸口攮来,杨帆侧身一避,左腿抬起,一个侧踢,脚尖点中那人肋下,“咔喇喇”一声响,那人助骨断了三根,喷着鲜血摔到野草丛中。

    剩下还有两人就是柳君舔和一个身躯矮壮的男人,两人一见杨帆这般厉害不禁都有些吃惊,柳君骄迟疑着不敢上前,那矮胖男子被杨帆一看,却大吼一声,挥起手中的浪人剑,剑光挟着一声锐啸,狠狠劈向杨帆的肩颈。

    剑光倏然划过,杨帆似乎来不及闪避,只见剑光一闪,把杨帆斜肩带胯劈成了两段。柳君骄见状心中一喜,随即又有些遗憾,在他看来,杨帆这么死掉终究是便宜了,柳君蠕还有许多恶毒的算计没有施加给他呢。

    但是,恐人剑劈过人影后,血光并未迸现,杨帆的残影消失了,他的身形出现在一丈开外,静静地站在那儿,矮胖子如见鬼魅,骇得狂吼一声,不退反进,拼命地挥舞着浪人剑,用一记记劈砍壮着他的胆色。

    杨帆一退,再退,叹息道:“此处凶顽,鼎然视人命如草芥!”

    矮胖子手中的浪人剑寒光一闪,杨帆站立处一丛芦苇应声而断,乍闪又现的杨帆欺近身来,重重一掌劈在矮冬瓜的脖子上,这一记掌刀杨帆没有手下留情,矮冬瓜的脖子几乎和脑袋一样粗,又短又胖,但是杨帆一掌切下,却似快刀削断一根黄瓜,“咔嚓”一声脆响,矮冬瓜的头颅便软软地歪向一边,他的颈骨被杨帆这一掌砍断了。

    “救冇命啊!救命啊!”

    似哭似嚎的惨叫声从两丈开外响起,杨帆扭头一看,就见芦苇丛剧烈的摇晃着,一丛丛芦苇花飞扬到空中,芦苇丛上一道浪线迅速向大河方向移去。

    柳君舔快吓疯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杨帆竟然这般厉害。他诡称找到一头“肥羊,”会合了几个伙伴,本想借他们的手作了杨帆,却没想到兄弟几个全都栽在了这儿,尤其是矮冬瓜的脖子被手刀砍断的场面,真是把他吓破了胆。

    柳君骄明知道在此处呼救根本无人答应,还是情不自禁地哭嚎着,拼命地向河边冲去。这里的芦苇比人都高,密密匝匝的前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柳君舔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向前撞去,芦苇抽打在他的脸上,脸都刮花了一片,他也不管不顾。

    “叶嗵!”

    柳君骄拿出了一生中最快的奔跑速度,双腿似车轮般倒腾着,撞开芦苇丛,跑到了大河上,在河面上跑出四步,才一头栽到河里,顺着湍急的河流向下游飘去。

    杨帆追到河边,看着远处浮浮沉沉的那道人影只能作罢。他不能再追下去了,他甚至没有时间弄醒被打破了相的那个家伙盘问口供,他不知道黄景容此番带兵进山,会不会悍然下令屠※杀,若再耽搁些时间只怕就来不及了。

    ※※※※※※※※※※※※※※※※※※※※※※※※※

    “东平坳”和桃源村一样,也是一个流人聚居形成的小村庄。

    朝廷发配各地的流人都由地方官员统一安置,以便管理。

    这些流人聚居而成的小村庄大多在荒僻偏远的地方,和普通百姓的村庄隔开,这些地方是没有丰沃的土地供他们开辟的,所以他们只能开些梯田、平些菜园,再加上打零工、做手工艺品来赚取生活所需。

    这里的生活和桃源村一样,清贫而安静,没有荣华富贵,却也少了尔虞我诈。一顶顶茅屋倚两侧山势而建,倒也有些世界桃源的感觉。但是今天,这里的平静被打破了。

    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兵冲进了小村,粗暴地把村民们从房屋里、院落里、从田间地头驱赶出来,集中到山谷前的那块空地上。人群中有老人、有孩子、有妇人,最少见的就是正值青壮年的男子。这些人家犯的几乎都是“谋反罪”,发配之前家中的青壮就已经被砍头了,当年的孩子却还未长成。

    官兵们拿着刀枪,凶神恶煞,罗书道站在谷前一块大石上,有些不安地搓搓双手,抬头看一眼威风凛凛地站在前面的黄景容,又舔了舔嘴唇。

    山谷前的村民们一脸惶恐,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给他一丝安全感,但是就连他们也是满脸的困惑,不知道这些突如其来的官兵意欲何为。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家族,或者是父兄、或者是爷祖,已经因为反对太后做皇帝而被砍了头,全家都发配到这里,他们以为自己早已被世人遗忘了,只能在这里自生自灭,如今这些官兵来干什么?

    有些聪明人已经想到了章怀太※子李贤,李贤就是被他的母亲发配到巴州,几年后又派丘神绩去逼他自尽的,难道这种事情也要发生在他们身上了么?岭南的那桩血案,这小山村里没人知道,但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恐惧。

    谷口,妇儒老幼数百人,却静悄悄加没有一点声音,风吹过,谷中的流人衣袂飘飘,就和那瑟瑟抖动的花枝林梢一样。

    黄景容很满意这种效果,即便在御史台最风光的时候,他也没有尝试过把数百人的生死操于一念之间,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这就是权力,叫人飘飘欲仙的权力!难怪女皇为了皇帝宝座连亲生儿子都杀了,换作是他,他也愿意。

    黄景容背负双手,傲然立于石上,享受着被数百人恐惧、敬畏地仰望着的目光,飘然半晌,才清咳一声,道:“尔等都是身犯重罪发配于此的。本来,依照你们的罪行都够杀头的,是圣上仁慈才网开一面。可是现在有人贼心不死,暗中勾连,煽动无知乡民,意图举旗造反,……”

    人群一阵骚动,黄景容双手一按,厉声道:“肃静!此事本官已握有实据,本官还杏知,那些叛逆举兵在即!你们之中就有他们冇的同党!因叛逆者谋反在即,所以要把你们带走,统一看管,本官明察秋毫,不枉不纵,你们之中的无辜者,本官查证后自会释近……”

    听黄景容这么说,骚动的人群马上安定了下来,没有人会想到朝廷对他们这些无害的老弱妇孺必欲除之而后快,没有人会想到朝廷派来的钦差天使会撒谎。

    黄景容心中暗笑,他并非不想马上屠光这些流人,不过一些当地官员和土司头人的孝敬还没送来,他不急着走。再者,王、山惨案已轰动朝野,如今查办此案,不能连个样子都不做,看着这群待宰的羔羊,黄景容笑的更加和蔼了。

    山坡上,伏着两条小小的身影,那是刚从芦苇丛中跑回来的姐弟俩,他们趴在那儿,惊讶地看着山谷中如牛羊一般被圈在中间的乡亲,努力寻找着他们的父母。

    “阿娘,我看到阿娘了!”

    小孩子突然指着一处人群叫起来,小屁股一拱,就要爬起来跑下山去。

    “焕焕!你别动!”

    姐姐一把拉住他,把他摁下去,急声道:“不许下去,我看那些官兵不像好人。”

    小男孩惊讶地道:“为什么,他们是官兵,又不是强盗。”

    小※姐姐严肃地道:“官兵要是坏起来,比强盗还坏呢!以前咱们家住在好大好大的一座城里,就是被官兵送到这儿来的。如今他们平白无顾的把全村人抓起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事。

    焕焕,你老实趴在这儿千万别动,姐姐下去找爹娘,如果没有事再叫你下来,如果出了事,你可千万别出来,山岭后那个打猎的水木爷爷最喜欢你了,如果我们被人抓走,你就去找水木爷爷。”

    小※姐姐说完,起身就要往山下跑,从她身后突然探出一只大手,重重地压在她的肩上,把她重新按回地面。

    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来:“你说的没错,他们是官兵,但是有时候官兵会比强盗还强盗,至少对他没有好处时,强盗不会乱杀人。强盗更不会轻易杀害供养他们的人!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