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一夫当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寨丁们挑灯夜战,各种简陋的工事在午夜时分终于全部建成,虽然这些工事都是用土木砂石因陋就简建成的简易工事,不能保存良久,也禁不起几次战斗的践踏,但是亲手把它筑造完成的山民们清楚,它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它可以减少在攻防战中己方一倍以上的伤亡,至少给攻打山寨的一方制造两倍以上的伤害,有了这些简易的工事,哪怕再减下三分之一以上的防守人员,其余人员所能起到的作用也比原来的防守力量更加强大。

    这一次的工事因陋就简,其坚固性和杀伤力会大受影响,但是学到了这些东西的建造方法和使用方法,他们以后尽可以慢慢来改造他们的山寨,把他们的寨子打造成一座不容侵犯的山城。

    山寨里的人性情朴实而直爽,杨帆的本领很容易就赢得了他们的敬重,杨帆也用他的实际行动获得了山民们的信任,他们相信这个钦差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杨帆现在可以在山寨中随意行动,没有人再跟在后面监视他,见到他的人都会毕恭毕敬地给他让路,行礼。

    杨帆后半夜才睡下,睡的时间不久,大概三个多时辰,当他醒来时天色阴沉沉的,山寨里没有什么计时工具,天上又没有太阳,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辰。

    因为阴天,大雾弥漫了林间和寨子,从寨上向下望去,三十丈开完就完全不见人影了,就算十丈以内看到的人也是影影绰绰的。

    “看这样子,午后怕要下大雨,他们应该不会来了吧?”

    薰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趴在杨帆身边,探头探脑地观察着山下说。

    她还是穿着那身不合时宜的盔甲,古朴的就象从地底下挖出来的一具兵马俑。不过。这具俑是鲜活的,美丽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她的脸上没有敷粉,肌理却似玉一般细腻白润,脸蛋上还有几滴晶莹的水珠,大概刚刚洗过脸。鲜艳的唇瓣、瓠犀般洁白整齐的牙齿……

    因为就在身侧,杨帆还能注意到,她颊上有两个浅浅的酒涡儿,虽然比自己的要浅些,看着却比自己可爱多了。

    杨帆欣赏地看了一眼这位身着戎装的小美女。又把目光投向山下,说道:“这可不好说!再等等看吧,如果他肯派信使来。那就没事了。否则的话,就算天上下刀子,他也会来,会派大军来,因为我活着。他就会不安!”

    薰儿歪着头想想,蹙起远山似的弯弯细眉,恍然大悟地道:“本来我挺感激你对寨子的帮助,可是听你这么一说,似乎你要是不在寨子里,我这儿反而不会受到严重的打击了?那不就是说……这场祸事是你招来的?”

    杨帆当然不肯承认自己是扫把星。他马上严辞否认:“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们派兵来时,可不知道我在山上。而且。是你把我推出去的,要不然……”

    杨帆正想再摆几条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迷雾中突然传出一些尖厉的呼喊声,杨帆神色一紧,急忙伏在掩体上向山下观望。沉声道:“恐怕是来了。”

    薰儿也趴到他的旁边,抻着细白的颈子。一双杏眼张得老大,可惜迷雾重重,什么都看不见。

    片刻之后,呼喊声更近了,呼喊的声音语速很快,音节也古怪,杨帆听不懂。

    薰儿讶然道:“是呼救的声音!咦?好象是棵蛮部落的人……”

    话犹未了,迷雾中就出现了许多隐隐绰绰的身影,他们正向山寨方向跑来,只跑出不远,就痛呼连连,纷纷仆倒在地。高青山从寨墙上站起来,拢起嘴巴用同样的古怪语言向山下呼喊起来。

    看来他是在告诉山下的人山坡上撒了蒺藜,叫他们沿着山道跑,果然,山下的人迅速收拢起来,沿着山道向上跑来。

    山道不是笔直一条,而是沿着山势弯弯曲曲的一条道路,可是两侧草丛中布满了蒺藜,虽然后面似乎有追兵越来越近,他们还是只能沿着弯曲的山道向上奔跑。其中有些人已经被蒺藜扎伤,由别人扶着,一瘸一拐的跑的很辛苦。

    这时,后边的大雾中出现了许多高头大马的影子,那些人追的很快,于是摔下马的速度也就够快,马踏蒺藜丛,蒺藜扎伤马腿,疼得那马嘶吼乱蹦,马上的骑士坐不住,纷纷掉下马去,结果一屁股坐到蒺藜上,疼得更是大叫不止。

    逃在前面的人越来越近了,稀薄的晨雾中,杨帆已经能够看清他们的模样。他们有的披着虎皮、羊皮,有的穿着很古怪的贴身的衣袍,**着黝黑的手臂、大腿,手中拿着叉子、长矛等武器。

    在他们之中,很少看见刀具,即便是叉矛一类的武器也少有铁制,很多都是用兽骨磨成的或者质地坚硬的木材制成的。杨帆还发现这些人中男少女多,女人至少是男人的数倍。

    那些男人持着简陋的猎弓,领着许多半大不大的孩子,有的男人背上和前胸还背着襁褓中的娃娃,拼命地向前奔跑,偶尔还会匆忙回头,搭弓一箭,那轻飘飘的竹箭飞进白雾,也不知道伤着人没有。

    断后的是女人,她们拿着木叉骨矛等极为原始的武器,拼命阻挡着追兵,追兵已经发现了山坡上的蹊跷,开始收拢兵马,沿着山道追来,断后的女人们不断地倒在锋利的马刀下,追兵常常一刀下去,便矛折人死,尸首分离,可是那些女人却毫无惧意,她们依然竭尽所能地用自己的生命阻挡着追兵,为男人和孩子们争取着一线生机。

    寨子上并没有人唾骂那些逃命的男人无耻,他们已经知道这个部落是距河白寨子十多里远的棵蛮寨子的百姓。

    棵蛮寨子是乌蛮的一个小部落,整个蛮族的文化程度参差不齐,并不平均。他们从原始社会形态一直到近似于中原王朝现在的封建社会的形态都有,白蛮比乌蛮先进文明,乌蛮内部也有差异,有的部落比较先进,有的部落极度原始。

    棵蛮部落就是一个近似于原始社会的部落,这个部落居住在山林中,在树上筑巢或者以山洞为屋,以兽皮为衣或者用一种特殊的树皮揉制衣服。不晓得因何缘故,这个部落一直以来就是男少女多,男女比例相差极大,所以一般五到十个女人才能共同拥有一个丈夫。

    因此,她们的丈夫唯一的事情就是带孩子。妻子们出去狩猎、采摘、寻觅食物的时候,他们就拿着猎弓守护家园和孩子,防止野兽侵入。

    这样的部落里,部落事务是由女人们主持的,在这样的部落里,男女社会地位是完全颠倒过来的,你要享有多大的社会权利,就得承担多大的社会义务,作战这种事自然就是女人们的责任。

    像河白部落,一旦发生战争,寨中勇士们理所当然地要冲锋在前,保护他们的女人、老人和孩子,在棵蛮这样的女性社会里,自然就是由女战士来保护男人、老人和孩子。

    杨帆业已知道蛮族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部落,看到他们男人逃跑在前,女人拼死掩护的情景,他也大致猜到了这个部落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模式,可他依旧无法接受,眼看着那些拿着简陋武器的女人一个个被凶悍的骑兵切菜劈瓜一般砍死,他无法无动于衷。

    “打开寨门,放他们进来!”

    “弓箭手两侧掩护,追兵近了就射!”

    杨帆不假思索地下达了两条命令,薰儿也不假思索地当起了他的传令兵。

    昨天给他当了一天的传令兵,薰儿姑娘已经习惯了。

    薰儿大声下达了命令,扭回头来一看,本来趴在身畔的杨帆已经不见了踪影,薰儿大惊,霍然站起,左右看看,茫然自语道:“人呢?”

    寨门已经经过了加固,上面钉了很多横向朝外的尖木桩,看着就像竖起来的两扇钉板,得到薰儿的命令之后,寨丁们搬开顶门的木柱,将横七竖八加固了好几层的厚重木门拉开,将逃命的棵蛮部落百姓放了进来。

    哭喊着的孩子们在父亲的带领下逃进了寨门,他们至少有数百人,还在络绎不绝地向寨门里冲,薰儿不能见死不救,又怕追兵趁机冲进寨门,攥着那柄铎鞘,她的掌心里已全是冷汗,也顾不得寻找杨帆的下落了。

    文皓手下大将韩霜骑在马上,掌中一口锋利的马刀左劈右砍,一个个棵蛮女人在他刀下断臂枭首,杀得他兴奋不已,眼看前边距寨门只有十余丈距离了,而寨门正开着,韩霜更加兴奋,扬刀大喊道:“杀进寨去!”

    说罢双腿一挟马腹,不再纠缠那些且战且退的棵蛮女子,而是直向寨门冲去。

    一步,两步,三步……

    马速奇快,十几丈的距离顷刻便至,前方老人、孩子还在踉跄入城,韩霜急于提马冲城,并未注意这些难民冲到寨门处时,就像迎面遇到一块巨石的水流,自动地绕向两边,因为这人流乍分又合,韩霜竟未察觉丝毫异处,直到他冲至近前。

    韩霜冲到近前,才发现寨门下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笔直地站在那儿,就像一杆锐利的长枪,他的手中也提着一杆枪,右手背在他的身后,枪在手中,也就斜置于身后。

    秃枪白杆、无缨、枪刃如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