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三十一章 生死一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shíme?”

    薰儿也顾不得疲惫了,一咕噜爬起来,顺着杨帆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高青山坐在一个半坍的木头棚子下面,pángbiān一个寨丁正帮他包扎着臂上的伤口,在他身边还围着几个寨丁,高青山正同他们低声说着shíme,那几个寨丁听着,便下意识地向杨帆这边瞟来,瞧那情形的确有些诡异。

    薰儿大怒,低声道:“他敢!这个蠢货!他要敢做出卖朋友的事,我就先砍了他的脑袋。”

    这时,高青山yǐjīng包扎好伤口,起身向他们这边走过来,那几个寨丁都紧紧跟在他的后面,杨帆慢慢坐了起来,挪了挪佩刀的wèizhì,薰儿则一下子站起来,看着高青山,目光颇为不善。

    高青山méiyǒu注意薰儿的目光,径直走向杨帆,微笑道:“杨兄弟!”

    杨帆慢慢站起来,道:“怎么了?”

    高青山道:“我打算把寨子里的人都撤到第二道防线后继续坚守,可是这道防线究竟能抵抗多久,很难预料。所以我想……”

    薰儿忍不住了,脱口问道:“你想怎么样?”说话间,她的手也按住了刀柄。

    高青山道:“我想……让杨兄弟护着小姐先行离开,这个寨子背后是陡不可攀的高峰,两侧是悬崖峭壁,曾有寨中巫医系了绳索在上面采药,虽然不曾从那里到过地面,不过据他们讲,右侧的悬崖还不算tèbié险,rúguǒ绳索的长短足够,应该可以从那儿下去。所以……”

    杨帆怔住了,方才战斗一结束,他就发现高青山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他,后来裹伤时与几个寨丁低声细语,目光不时向他这边逡巡过来,更似有所打算。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高青山要对他不利。

    虽然这个寨子本就在文皓的目标之中,可是到了眼下这种局面,已成不死不休之势。这却是因他的存在。他又是个外人。所以他自然而然地认为高青山对他起了歹意,却méiyǒu想到……

    杨帆脸上发烫,有些无地自容,在官场久了,见惯为了利益毫不犹豫地抛弃同伴的行为,还振振有辞地曰之为顾全大局、壮士解腕,他竟习惯性地用这种龌龊的心理猜测起这些心胸像高山白云一般的汉子来。

    薰儿舒了口气。得意地瞟了杨帆一眼,道:“我不走,rúguǒ寨子出了事,我就只顾zìjǐ逃命,我还配做土司的女儿么。不过,你这个打算很好。叫人护送杨大哥离开吧,阿爹打得过文皓,却不kěnéng打得过朝廷,我们终究还要生活在这块天空下,要得到皇帝的宽宥、要让皇帝zhīdào我们所受的委屈才行,这些事离不开杨大哥的帮助。”

    高青山断然道:“不行!小姐,你一定要走,rúguǒ你有个好歹。高青山将百死莫赎!”

    他不容薰儿再拒绝他。便霍然转向杨帆,神色郑重地道:“那个人叫谢传风。你记住了么?”

    杨帆道:“我记得!”

    高青山欣慰地一笑,道:“rúguǒ我死了,这个人就拜托给你了!”

    杨帆微微一笑,道:“rúguǒ我死了,你活着,nàme黄景容也要拜托给你了。”

    高青山道:“那是钦差,我连他的影子都不kěnéng见得到,我杀不了他!所以,我可以死,你不能死!”

    薰儿疑惑地问道:“你们两个在说shíme?”

    杨帆道:“既然你做不到,那现在就不要忙着安排后事!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从不轻言失败!咱们先撤守第二道防线吧!”

    高青山刚要张嘴,杨帆又笑道:“你想绑我下山róngyì,想绑我下悬崖,可不是一件róngyì的事!”

    薰儿眨眨眼睛,又问:“你们在说shíme?”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谁都méiyǒu说话,薰儿撅起小嘴,气鼓鼓地不说话了。

    ※※※※※※※※※※※※※※※※※※※※※※※※※※

    “为shíme收兵?”

    黄景容满脸怒气地冲进文皓的中军大帐,厉声质问道。

    他站在树塔上,眼看寨子就要被攻破,正心花怒放,云皓tūrán鸣金收兵,将杨帆埋葬在这座山头的美梦再度幻灭,黄景容快要气疯了。

    大帐里,文皓和云轩似乎刚刚发生过一场争执,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些阴郁。

    黄景容满眼怒火,看看文皓,又看看云轩,大喝道:“回答我!”

    文皓叹了口气,懒洋洋地道:“兵士疲惫不堪,如何还能再战?”

    黄景容大怒,挥着连鞘长剑咆哮道:“再如何疲惫,难道比山寨中那些人还要疲惫?他们连妇人、老人和孩子都冲上寨墙充作战士了,那是寨墙吗?现在yǐjīng垮塌成一道土包,只要我们再加一把劲儿,mǎshàng就能攻下来!”

    文皓暗暗腹诽:“放屁!敢情死的不是你的人了,这是拿我的人往寨子上铺路啊,每前进一步,都要丢下无数具尸体,等到打下这个寨子,我的伤亡将有多么惨重?到shíhòu我拿shíme去跟其他土司争?”

    黄景容见他一脸无奈,却不说话,愤愤地又道:“打下去!必须坚持打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攻下这个寨子了。”

    文皓道:“我的兵马已疲惫不堪,rúguǒ要打,现在还是换上云土司的兵好了。”

    云轩一听,一脸不悦地道:“文土司,今儿一早可是我的人马打的头阵,我部伤亡惨重,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你现在打不成,难道我打得了?真是笑话,我的兵力可méiyǒu你强大呢。”

    文皓mǎshàng道:“既然如此,我看我们围而不攻好了,mǎshàng叫人回城向朝廷的援军再借几架床弩来,我看那东西威力巨大,rúguǒ有十具床弩同时发射,这座山寨mǎshàng就能被射烂,我们轻易就能攻陷它!”

    黄景容暴跳如雷:“废物!都是废物!都是瞻前顾后、小肚鸡肠的废物!你们心里shíme打算当我真不zhīdào?我告诉你们,rúguǒ杨帆不死,我完了,你们也就完了,若是杨帆从中作梗。朝廷兵马一撤。你以为薰期、孟折竹会放过你们?”

    文皓撇撇嘴道:“真跟他们翻脸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打不过他们又如何?他们想吞掉我们,却也méiyǒu那个实力。”

    “你们果然是这么想的!”

    黄景容疯狗似的在大帐里乱窜起来,窜了一阵,又站住,跳着脚的大骂:“你们的雄心壮志呢?难道你们就甘心一辈子在薰期和孟折竹的面前做狗?欲成大事者谁能不作牺牲,你们这两个鼠目寸光的……”

    “哎哟!”

    黄景容还没骂完。tūrán有人拱了他一下,把跳着脚的黄景容拱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黄景容定睛一看,就见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单膝跪倒,对文皓道:“大都督。姚州失守啦!”

    “shíme?”

    文皓和云轩大吃一惊,黄景容也顾不得再骂,一个虎扑,紧紧揪住这人衣领,连声质问道:“你说shíme?姚州城怎么会失守?那儿有朝廷的兵马,怎么kěnéng失守,你是shíme人?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你……”

    黄景容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那人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黄景容正问话。忽然觉得衣领一紧,卡得他喘不上气来。双手下意识地一松,便被人甩到了一边,定睛一看,却是情急之中的文皓也顾不得他的钦差身份,扯着衣领把他甩到了一边。

    文皓瞪着那人道:“谢传风,你说qīngchǔ,谁人攻打的姚州?为shíme会失守?”

    一旁的云轩道:“这么快?薰期、折竹应该méiyǒu这么大的实力,难道是他们向南诏搬兵了?”

    原来那人就是谢传风,看长相眉目俊朗,倒不是獐头鼠目之辈可以比拟的,谁会想到他竟那般凶残,又是那般淫虐,对一个妙龄少女也舍得出刀,对断臂痛晕、倒于血泊之中的女子也有性致施展。

    谢传风听了云轩的话,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回云土司的官,南诏méiyǒu兴兵,攻城的就是薰期和孟折竹。”

    文皓大怒,道:“怎么kěnéng!他们怎么kěnéng这么快就攻下姚州城,朝廷的官兵都是纸糊的不成?”

    谢传风带着哭音儿道:“两位土司带兵来攻河白寨子,城中守军不多。薰期和孟折竹在城中有人,外边一攻城,里边立刻放火,制造混乱,协助夺取城门。守城的人一看两位土司不在,立即弃城逃跑了。

    等朝廷兵马闻讯从驻地赶来,准备协助守城,早已四城洞开,满城都是乌蛮兵和白蛮兵了。一见这般情形,那些官兵怕zìjǐ的人马陷在城里,也自东城突围出去了,小人在都督府里当差,zhīdào的消息最晚,那些混蛋逃得比兔子还快,都没人来府里告知一声,小人险些就做了他们的俘虏……”

    谢传风诉完了委屈,又表忠心道:“小人逃出城,快马加鞭来给两位土司大人送信儿。孟折竹率领他的人马追着朝廷的兵马去了,薰期土司率领白蛮兵奔着这儿来了,两位土司再不走,就要被生生困在这里,再也逃不得了。”

    文皓一脚把滔滔不绝的谢传风踹到一边,咆哮道:“撤兵!mǎshàng撤兵!立即撤回齐云寨,快!”

    黄景容抢到他面前,竖起一根手指,急迫地道:“只要再有一战!只要再有一战!杨帆必死!”

    文皓狞笑道:“他不死朝廷便只信他的话?rúguǒ那样,你黄御史又有何用?哼!要打你打,老子再不走,就得与全族勇士尽数葬送于此!撤兵!立即撤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