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再斩一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世事无绝对。

    有些事其实是可以假设、也可以重来的。

    比如,钦差黄景容就重新死了一回。

    新任钦差裴怀古刚刚赶到姚州,前脚还没迈进都督府的大门,从京城赶来的八百里加急快马就一路追进了姚州城。

    武则天又追下了一道密旨给他,裴怀古得了这道密旨,展开一阅,登时长长地松了一口大气,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有了这道圣旨在手,他所担心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姚州战乱留下的烂摊子,他可以打扫的干干净净。

    武则天在圣旨中极其严厉地命令裴怀古尽快查明真相,若确系黄景容为了勒索贿赂,利用流人谋反一事株连土蛮、大兴冤狱,可将其就地斩首,以息众怒,并要求他尽快平息姚州动荡局面。

    裴怀古揣好圣旨,马上摒退接迎钦差的各道官员和土司,只留薰期、折竹、文皓、云轩四人共商大事,他原本还担心这些蛮族头领听不懂他的暗示,却不想虽是蛮族,能做首领的又岂是平庸之辈。

    四人都是多智多谋之人,其中尤以折竹和云轩为甚,裴怀古暗示的话只说到一半,这两个人就已心领神会了。于是,黄景容狐假虎威,为了勒索财物,在姚州大兴冤狱,逼反土蛮的经过在当事人双方你一句我一句的补充下渐趋完善,滴水不漏。

    随后,姚州城中又传出消息,先前所传黄景容已死的消息实为谣言,黄景容还活着,只是被薰期和折竹土司拘押起来而已。裴御史精明干练,执法至公,到姚州不足两日。便已查明黄景容索贿受贿、逼反土蛮的种种事实,还起出了黄景容收受的各色财宝十余担,收受的各族美女数十人。

    姚州百姓都亲眼看到了那一担担珠宝被裴钦差的随员挑着,从黄景容原本居住的府邸里运出来,还有那数十名各族少女,都被她们的父母兄长赶到府城接了回去,都督府前哭声一片,人人赞颂裴御史青天之名,痛骂黄景容贪婪无耻。

    裴御史趁热打铁。决定依照国法,将黄景容斩首,以谢天下。可是黄景容已经被剁成肉酱,就算想斩一次首都无法斩了。

    薰期曾经命人把黄景容的那身碎肉从土坑里掘出来,叫人用刀挑了黄景容的人头给他看过。薰期捏着鼻子看了半天,觉得哪怕是找一个最好的忤作,也实在无法修饰黄景容人头上那刀砍剑劈的痕迹,只好另找了一具形体与黄景容相近的尸体叫裴御史用刑。

    裴怀古煞有其事地安排了刑场,将观刑的百姓隔得远远的,叫人架了那具尸体登上斩头台。死尸一动不动,据说是因为裴御史念及同僚之谊。事先命人灌了烈酒下去,免他临终一刀再受惊惧痛苦,这一举措,又让裴御史得了一个慈悲之名。

    “黄景容”被斩首后。人头挑上六丈高的长杆,在烈日下曝晒三天示众,直至那人头完全腐烂,裴怀古又个人掏腰包买一具薄棺盛敛尸体。停柩于姚州的一家寺院里面,等着黄家人来领回尸体。做事当真滴水不漏。

    在裴御史好心提示下,姚州土蛮各族首领又福至心灵地在姚州城为女皇陛下立了一块石碑,请姚御史着笔,在碑上刻下一篇称颂女帝英明、仁慈、宽宏、大度的铭文,这一切,裴御史当然都写成奏章,命快马传报京师了。

    裴御史赶到姚州后,赏罚分明,抚民安居,雷厉风行地处斩黄景容,平息土蛮各族之怒,经过他的一系列努力,成功地化姚州大乱于无形,姚州战事平息了,白蛮、乌蛮两位土司率部落二十余万众重新归附朝廷,功莫大焉。

    在裴怀古热情地帮杨帆揩屁股、同时为自己谋取政治资本的时候,薰期命人快马赶到文皓部落的总寨,把事情的经过源源本本地告诉了杨帆。

    这样的处理结果,明显比诿过于文皓和云轩漏洞更小,更没有后患,所以藏在杨帆袖中的那道由文皓亲笔所写的如何处死黄景容的奏章自然就没有用了,杨帆随手便撕掉了文皓的那封亲笔奏章。

    杨帆在决定把平息姚州之乱的大功让给裴怀古的时候,就知道裴怀古一定会尽量圆满地解决此事。只是没有想到,最后竟能处理的如此圆满。而这一切,都有赖于武则天以八百里快马送来的这份圣旨。

    武则天为什么态度大变?为什么如此迫不及待地要平息姚州的动荡?她先前明明用拖延战术阻止杨帆介入御史台巡察各道的事,对御史台是持纵容态度的,如今却一反常态,这种改变实在耐人寻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惜薰期派来的信使只知道薰期告诉他的话,那就是黄景容之死已经得到圆满解决,切勿再把文皓的奏章上报朝廷,其他的一概不知,杨帆琢磨不透内中缘由,只得耐心等待薰期和折竹回来……

    ※※※※※※※※※※※※※※※※※※※※※※※※※※※※

    黔中道西临剑南道,南临岭南道,其交通比以上两道更加困难。

    黔中道的蛮州,其治所在巴江县,朝廷以当地大族宋氏为蛮州刺史和巴江县令,世袭罔替。每一任的蛮州刺史和巴江县令由宋氏家族自行选出可意的子弟,向朝廷禀报由朝廷任命之后就是一任地方大员。

    由于南方地理形势特殊,改朝换代很少会给一个世家带来巨大的变化,所以这些南方大族在当地根深蒂固,逍遥一方,其家族势力实比帝王江山还要稳固百倍。

    那些大帝国不管曾经如何耀煌,有个三百年气运就算国祚长久了,可这些称霸一方的地方大族,其气运一般都是以千年计数的。

    在大唐立国以前,巴江宋氏就在事实上统治此地已不知多少年了,其家族历汉晋南北朝直至隋朝建立,等大唐建国后。设立黔中道,又封巴江宋氏为该地的世袭刺史和世袭县令,此后宋氏一直统治着这个地方,一直到清朝初年,这个家族耀煌了多少代可想而知。

    这一代的蛮州刺史叫宋楚梦,巴江县令叫宋万游,这是一对叔侄。这对叔侄近来很是苦恼,本来他们自治地方,天高皇帝远的甚是逍遥自在。谁知朝廷忽然派来一位叫刘光业的钦差。

    这位刘钦差是御史台的人,到了蛮州之后,只是出去随便转了一圈,就说发配该地的流人意图谋反,叫宋楚梦派兵协助他去围剿平叛。

    宋楚梦迫于无奈。只好派兵协助刘光业去抓捕流人,在刘光业的命令之下,如今已杀戮流人九百四十余人,几乎把发配蛮州的流人屠杀殆尽了。

    这件事引起了蛮州许多部落首领的不满,因为这些流人被发配蛮州多年,不少人家已经与当地人通婚联姻。

    南方这些大族乡土观念尤其强烈,被他结纳为自己人的。就无法容忍被人如此欺凌的。如今这些流人受到朝廷的捕杀,而钦差动用的又是宋氏的族兵,他们就纷纷向宋氏提出抗议,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

    地方大族之间的利益和政治关系错综复杂。由于千百年来的互相联姻,相互之间的关系就更加难以分个清楚。宋氏叔侄既不敢得罪钦差,又要受到治下各个大族乃至本族内部的强大压力,他们夹在中间。真是左右为难。

    偏偏那刘光业似乎杀上了瘾,不把蛮州流人杀的一个不剩他就不肯罢休。宋楚梦已经不只一次给他送上厚礼。只求打发这个瘟神离去,可是刘光业却置若罔闻,每日带着土兵,到处以追杀那些逃亡的流人为乐。

    今天一大早刘光业就带着土兵离城而去了,宋氏叔侄不知道这位钦差今天又要去祸害哪个寨子,正聚在一起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忽然有人急急来报,说是有一支钦差队伍赶到了蛮州城外,请刺史和县令前去迎接。

    宋楚梦和宋万游一听登时叫苦不迭,一个刘光业还没走,又来了一路钦差,这些钦差莫非要把蛮州杀个血流成河不成?二人顾不及多想,只得穿戴起来,硬着头皮赶出城去迎接。

    突然赶来的这路钦差人马是杨帆的副使孙宇轩和胡元礼,领兵的则是马桥,统帅着龙武卫的一旅之师。他们是从长安一路赶来的,路过夜郎的时候,他们还恰好遇到追赶而来的朝廷信使。

    杨帆是单枪匹马行动的,不好查找他的下落,而孙宇轩、马桥一行人马人数众多,一路下来人吃马喂的全要靠地方官府供给,所以要找到他们很容易,而且信使也不知道杨帆是单独行的,因此一路循踪追上了孙宇轩他们。

    信使送来一道密旨,马桥等人以杨帆刚刚出了夜郎城微服私访为由,要替他接下密旨,那信使出京时就得到嘱咐,务必把密旨尽快送达,而且他还身负往别处传信的差使,不敢耽搁,便把密旨交给了钦差副使。

    大唐帝国目前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就是各地的馆驿,马桥他们一路下来,已经听到了太多的消息,诸如剑南道姚州薰氏、孟氏造反,岭南道潘州冯氏造反,他们知道如此密集而频繁的造反必定是御史台那班酷吏巡视地方敲诈勒索大肆株连而造成的。

    尤其是剑南道的乌白两蛮造反,杨帆此刻应该就在那里,兵慌马乱之中也不知是否安全,一行人忧心忡忡,奈何早与杨帆有了约定要在蛮州汇合,如果他们直接赶往姚州,彼此信息不通,又恐与杨帆错身而过。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日夜兼程,向蛮州进发。不过他们几百号人全都是骑兵,在关中时还好,一进入蜀地,骑兵便寸步难行了,尤其是一些险要却可以节省大段路程的山路他们根本走不得,进入黔地之后依旧如此,他们一路辗转跋涉,病死了十几匹马,今日才堪堪赶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