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四十七章 兄弟同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打算怎么干?”

    马桥目光炯炯地看着杨帆,道:“明着杀肯定是不行的,你我都是有妻有子的人了,不能不为家人打算。想必你已有了万全之策,你我一世人两兄弟,你说怎么干,我马桥奉陪到底。”

    杨帆一笑,他早知道马桥一定会答应,但他还是要问一问,如果马桥稍露迟疑,他就不打算让马桥参与其中。马桥有老母在堂,有娇妻幼子,有所考虑也是人之常情,他不会用兄弟之情绑架兄弟。

    如今马桥慨然应允,杨帆自然欢喜。

    杨帆沉声道:“日暮时分,有三溪两峒共十九寨谢蛮族人攻打巴江县城!”

    马桥的瞳孔蓦然一缩,惊道:“造反?”

    杨帆道:“是!刘光业暴行,已激怒东谢蛮、西谢蛮两大族诸多溪峒部落,这三溪两峒谢蛮只要打下巴江县城,其他寨子必群起响应,继剑南道、岭南道之后,黔中道也将燃起燎原之火!”

    马桥匆匆计算道:“我只有三百兵卒,又人地两生。姓宋的靠不靠得住?如果他无力守城,我护着你马上离开!”

    杨帆作了个啼笑皆非的表情,问道:“你怎不问我是如何知道的?”

    马桥不以为然地道:“问这个干吗?你一向神通广大,能打听到这个消息有甚么希奇。”

    杨帆叹了口气道:“你倒是懒人懒福,不舍得操心。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在赶来巴江的路上,中了谢蛮的吹箭,曾经落到了他们手中!”

    马桥“啊”了一声,道:“那定是你大发神威。从蛮寨杀出一条血路逃脱出来的了。”

    杨帆摸摸鼻子,讪讪地道:“我倒是真想这么吹吹牛,可是跟自己兄弟吹牛,貌似也没什么光彩。事实上是……他们放了我。”

    “嗯?”

    马桥转动了一下眼珠,狐疑地道:“莫非谢蛮的峒主溪主什么的,有个宝贝女儿迷上了你,你答应入赘,做个上门女婿,所以就转危为安了?”

    这句话却不是马桥犯傻。而是有意调侃了。

    杨帆白了他一眼,道:“我在姚州时,曾经对一位棵蛮首领有恩,蒙她赠予一串狼牙项链。那拦路的谢蛮用淬了迷药的吹箭抓住我,本想当场斩杀的。结果看到我怀中所藏的项链……”

    杨帆吸了口气道:“西南诸地虽然交通不便,但诸蛮之间却也不无联系,棵蛮一向居住在深山大泽之中,与谢蛮习性相同,彼此更加熟稔,而且彼此关系极为友好。那些谢蛮见了我身上项链,晓得我不是个坏汉人。自然就不杀我了。”

    马桥收了嘻笑的表情,冷静地道:“不杀你,却也不会因此把他们要攻打巴江县城的消息告诉你吧?莫非还有隐情?”

    杨帆颔首道:“是!他们不止发现了棵蛮首领的信物,还发现了我的圣旨。他们之中恰巧有人认得这是圣旨,当然想要弄清楚我的身份。他们弄明白了我的身份后,我也从他们口中知道了刘光业在蛮州已经祸害了多少座村寨,迫得他们人人自危。被逼反抗!”

    杨帆紧紧地盯着马桥,一字一句地道:“他们反抗是真。但他们的反抗只是打算劫杀落单的汉人泄愤,对刘光业带出县城的土兵放冷箭袭扰,至于攻城掠寨这种事,谢蛮远不及乌蛮和俚獠桀骜,是做不出的。所以……”

    杨帆伸出一根手指,悠悠然地点向自己的鼻尖:“攻打巴江县城这个主意,不是他们的主意,而是我的主意。”

    “什么?”

    马桥这回真的吃惊了,但是惊讶的神色刚刚在他脸上凝聚,便又渐渐散去。马桥道:“你不可能真的鼓动谢蛮造反,这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莫非……,你杀刘光业的关键就在这里?”

    杨帆欣然一笑,点头道:“不错!谢蛮一旦攻城,城中必定大乱,小小的巴江城,根本没有多少驻兵,宋氏家族的族兵主力也不在这里,城中守军是抵挡不住两峒三溪十九寨蛮兵的攻击的,只要他们进了城……”

    马桥的目光微微一闪,缓缓接口道:“日暮攻城,攻进城来时,怕已漆黑如墨。城中大乱,蛮人又没有军伍作风,一向喜欢三五成群,散兵作战,到时势必满城乱兵,那时如果刘光业死了……”

    杨帆微笑道:“那时刘光业死了,谁知道他是死于谁人手中?所以,我要你做的事只是……到时候抵抗的不要太顽强,刘光业的人头,我来取!”

    马桥皱了皱眉,道:“刘光业一死,这笔帐势必会算在谢蛮头上,朝廷会不会因之大怒,派重兵围剿?”

    杨帆泰然道:“不会!裴怀古在姚州已经接到天子旨意,从天子旨意的内容来看,南方诸蛮纷纷造反,皇帝有些慌了,她要安抚,而不是围剿,否则朝廷兵马全要撒进南方重重大山里去了。因此,刘光业死后,谢蛮撤退,本钦差则出面招抚,诸蛮降顺,不就成了?”

    马桥拳掌一击,兴奋地道:“天衣无缝!”

    杨帆道:“不过,我在事先并不知道你已经赶到,所以,我现在还得派人带着我的狼牙项链出城一趟,与他们取得联系。好在你的兵马是这城中唯一身着朝廷兵马制服的人,容易辩认,要不然必成大麻烦!”

    马桥道:“这好办!我在军中这许多年,岂能没有三五个心腹死士?项链给我,我派人去!”

    两人刚说到这里,门口守卫的龙武卫士兵突然高声道:“孙郎中,你要见杨郎中吗?”

    他如此高声,就是提醒房中有人来了,杨帆向马桥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留在房内,便快步向外堂走去。等他在外堂刚刚站定,孙宇轩便揣着一卷圣旨急匆匆地走进来。

    “杨郎中。这就是我们赶到夜郎城时接到的京中密旨!”

    杨帆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密旨,验过蜡封和火漆无误,顺手从腰间拔出那柄锋利的铎销,将火漆蜡封划开,从那竹筒中取出圣旨,缓缓展开……

    孙宇轩站在对面,就见圣旨缓缓展开,遮住了杨帆的脸。站在他这一侧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圣旨上的二龙戏珠图金光闪闪。

    说起来,孙宇轩虽是京官,还真没见过几次圣旨,因为自己没有接到过圣旨。也没有仔细看过,干脆耐着性子欣赏二龙戏珠了。

    两条金龙张牙舞爪,扑向中间一颗宝珠。两条金龙都是侧脸,各自露出一只龙睛,龙睛也是以金线绣成,中间似乎掺杂了红色的丝线,金中透红。栩栩如生。

    过了一会儿,圣旨缓缓地沉下去,露出了杨帆的两只眼睛,杨帆两眼微露迷茫。脸色阴晴不定,明明他在看着眼前的孙宇轩,可是心神似乎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孙宇轩微微皱了皱眉,担心地道:“杨郎中。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

    杨帆醒过神来。微笑了一下,道:“没什么事。圣旨上的吩咐……,等胡御史来了,我一并说与你们知道。孙兄,带进宋府的蛮人甚多,麻烦你去帮胡御使向他们录一下口供,等晚餐时,咱们再作详谈。”

    孙宇轩并未多想,点头答应,便出了杨帆的居处。

    房门一关,马桥便从内室出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杨帆把圣旨递过去,道:“喏,你看看。”

    马桥也不矫情,接过圣旨来扫了一眼,便很干脆地递还给杨帆,道:“十个字里我只认识一个,还是你说吧。”

    杨帆瞪了他一眼道:“不认字怎么习兵书?不习兵书,如何为大将?”

    马桥撇撇嘴道:“军中不知多少大将军都是不识字的,纸上的兵书是死的,战场上教的兵书才是活的。那些不识字的大将军,可都是立过赫赫战功的。”

    杨帆哼了一声,不理他的歪理邪说,只道:“圣旨上说,御史台众人有负圣恩,假籍天子之意,骚扰地方,欺凌弱小,以致激起民变,天子闻之甚怒。是以天子授我便宜之权,可临机专断,先斩后奏!”

    马桥听了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半晌才怪叫一声,又马上掩住嘴巴,小声而兴奋地道:“这么说,不用让谢蛮攻城了?只要拿了那些蛮人的口供,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处斩刘光业。”

    杨帆缓缓点了点头,道:“嗯!”

    马桥伸手道:“狼牙项链给我?”

    杨帆眉头一挑道:“作甚么?”

    马桥道:“我派人去告诉他们,不必攻城了!”

    杨帆背负双手,在房中缓缓地踱了一阵,沉吟、斟酌,就是不说话。

    马桥皱了皱眉道:“怎么,还有什么问题?”

    杨帆摇头道:“不行!城,还是要攻的!只是,我不必趁乱杀死刘光业,城也不必真的攻破。等骚乱平息后,我再将刘光业的罪行公示天下,把他明正典刑,这比悄无声息地杀了他效果更好!”

    马桥疑惑地道:“不必如此吧?到时候有人证、有口供,有你和胡元礼、孙宇轩三人为证,砍他的人头还能有人质疑?”

    杨帆笑了笑,道:“不!不是为了杀他的头!原本为了杀刘光业而要他们攻城,只不过是顺手搭在我原定计划中的一环上,如今杀刘光业虽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可是这个计划还是要实施,否则计划的关键一环就要断掉!”

    马桥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杨帆缓缓走到他面前,认真地道:“相信我,兄弟!我知道,攻城必有伤亡,如非必要,确实不需他们再攻城。但是我有一个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这么做,现在可能会有一些伤亡,以后却可以避免十倍百倍的伤亡。”

    马桥凝视他半晌,展颜笑道:“好!你不肯说,我就不问!我既信你如我,依言行事便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