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四十八章 斯文扫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刘光业悠悠醒来,甫一睁眼,一口气吸进去还没吐出来,就看见一只青面獠牙的厉鬼正瞪着一双怪眼看着他,与他近在咫尺。

    刘光业“嗷”地一声,又抽了!

    牛一郎见刘光业终于睁开双眼,大为欢喜,刚刚凑到他的近前,就听刘光业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又晕厥过去,不禁愕然看向为刘光业治疗的“相孬嘎”。

    “相孬嘎”睁着一双眼圈上涂着白漆的怪眼,很无辜地看着他。

    “相孬嘎”是谢蛮一族的称呼,翻译成汉语就是巫师。

    这位巫师在蛮州很有名气,前两天他被请来给宋家一位长辈治病,住在府上还没有离开。为了表示对这位钦差大人的重视,宋万游特意把这位“相孬嘎”请来,救治刘光业。

    “相孬嘎”听说这官儿只是被人打晕,并没有生病,也就没有给他跳神,只是叫人端了一碗清水来,画符念咒的,最后把那符咒点着,灰烬投进水里。

    说也奇怪,灰烬入水,那水登时变得浓黑如墨,也不知何以产生如此奇怪的变化。“相孬嘎”把这一碗墨水儿灌进了刘光义的肚子,又为他推拿一番,也不知是巫药发挥了作用,还是昏迷的时间差不多了,总之刘光义是醒过来了。

    只是这巫师的打扮本就异常古怪,脸上又有各色颜料画得形同鬼物,刘光义刚刚苏醒,不明就里,刚一睁眼就看见一副鬼脸,竟然把他又吓晕了过去。

    好在这一次晕的时间不长,过了一会儿刘光义再度醒来,那个“相孬嘎”这回学了个乖,早就躲得远远的。刘光义睁开眼,看见牛一郎谄媚的笑脸,这才没有再晕过去,只是心有余悸地道:“方才……方才本官好象看见一只鬼物。”

    牛一郎讪讪地解释道:“御史,那不是鬼物,是宋县尊给你请来的医士。”

    牛一郎三言两语解说清楚,那画了鬼脸的“相孬嘎”这才凑上前来,努力挤出一个温柔的笑脸,越看越是诡异。

    刘光业听说不是厉鬼索魂,这才安下心来。亏心事做多了,骤见不可能之事真的发生,他刚才是真的恐惧极了。

    心神一定,他便想起了今日所受的奇耻大辱。

    “杨帆!”

    刘光义怨毒地说着这个名字,奈何他咬不了牙也切不了齿,只好抿紧嘴巴。

    他满口的牙齿被打得一颗不剩,只好抿嘴。常人若是没了牙齿,纵然不抿嘴时,脸颊也是瘪的,可刘光义不同,他两颊被扇得赤肿,虽然抿紧了嘴儿,也不见他的脸颊凹陷如猴腮,反而丰满红润如猴腚。

    牛一郎不安地搓着手道:“御史,杨帆来了,必定会寻咱们的晦气。你看……咱们要不要……避一避?反正黔中道也不只有一个巴州。”

    刘光义抿着嘴儿,冷冷摇头,只不过他“红光满面”,别人实在看不出他此刻是冷着脸的,但他眼里的怨毒之意却能看的出来。

    “我被他一顿痛殴,如果这么走了,一辈子休想抬头做人!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刘光义的三角眼闪着怨恚的光芒,“满面红光”地吩咐道:“把那两个土兵的头领给我叫来。”

    牛一郎吃惊地道:“刘御史,你要做什么?杨帆无礼,御史回京后自可在御前弹劾于他,如果动用兵卒发生殴斗,那……那有理也没处讲了!”

    “你放屁!咳咳咳咳……”

    刘光义勃然大怒,不料提高声音只骂了一声,便呛得一咳,感觉喉咙里面全是烟灰味儿,好象他正爬在烟囱里似的。刘光义咳了两声,吐出一口黑痰,厉声道:“你也知道是他无礼,本官若就这么忍了,还有何脸面在朝廷立足?去唤人来,一切后果,自有本官承担!”

    刘光义说话声音虽然有些漏风,倒还听得明白。

    牛一郎见他脸颊赤肿,居然还能做得出“扭曲”这种高难度的动作,足见他的愤怒之深,当下也不敢多言,赶紧答应着退了出去。

    ※※※※※※※※※※※※※※※※※※※※※※

    “你的汉话,似乎说的不错呀?”

    孙宇轩一手持笔,一手持笔录簿子,绕着胡菲姑娘转了一圈儿,笑微微地道。

    杨帆带回来的这数十个谢蛮被安置在宋家一片废弃的马棚里,胡元礼带着两个书办,正在逐一问讯、笔录。孙宇轩赶到后,说是要帮他询问做笔录,结果在人群里找来找去,第一个就瞄上了人家胡菲姑娘。

    “我们虽然住在山里头,可并不是与世隔绝呀。常常要到外面走动的,赶集时也会出来。而且,我阿爹说,虽然我们祖祖辈辈住在大山里,可是做为大唐的子民,不可以连唐人所说的话都不会说,所用的字都不会写。

    恰好朝廷发配了好多流人过来,他们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也找不到谋生的手段,生活很是清苦。可是他们都是识文断字的学问人,阿爹就请了一位先生到寨子里来,我们负责先生家里的饮食,先生教我们识字读书。”

    “哦!听起来,令尊貌似是你们寨子的首领人物?”

    “嗯!我阿爹是我们寨子里的首领,我被抓来时,阿爹正带人在山里打猎呢,现在他一定急坏了。”

    苗女胡菲脸上露出忧伤的神色。

    孙宇轩瞟了一眼挂在胡姑娘颈上的银项圈,心道:“难怪这些苗女都是短帕包头,虽身着彩衣,却顶多戴一双银耳环,偏她颈下可以挂个银项圈,原来是寨里头人的女儿……”

    苗女装束喜戴银饰,不过很少有人能够配齐全副披挂。

    耳环、项圈、手镯、戒指、银帽等一应俱全的人家很少,如果偶尔有哪个苗女配得齐这些装饰,其中大部分也是祖上传下来的,也不知攒了几辈子,才能攒全一套银饰,虽然很多苗银的含银量其实并不高。

    不过,即便有哪个苗女攒全了银饰,除非盛大节日或者出嫁的大日子,她们也不会全副披挂,因此从她们日常装束时的首饰多少,大约就能判断出这户人家在寨子里的地位和经济状况。

    孙宇轩执着笔,不敢去看她的容颜,只是低头假装认真地记着,又问:“姑娘芳龄几何、可曾许人、家中还有什么人呐?”

    胡菲眨眨大眼睛,奇怪地问道:“官家连这些事情也要问么?”

    孙宇轩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道:“朝廷的规矩,自然是严格一些。你不要多问,只管回答便是!”

    “哦!”

    胡菲虽然跟着汉人先生识过字,读过书,衙门里的程序却是完全不了解的,孙宇轩一唬,胡菲信以为真,便乖乖答道:“我今年……我现在十五岁半了。还没有许配人家呢,我家里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

    孙宇轩一听她还没有许人,心中一喜,脱口问道:“咳!那么……你可有了心上人么?”

    “嗯?”

    胡菲瞟着孙宇轩的眼神儿便有些不对劲了。

    她本是极慧黠的一个女子,不要说她读过书识过字,纵然大字不识,也明白她有没有心上人和孙宇轩所问的案子实在是搭不上一丁半点的关系。她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狐疑地看着孙宇轩,欲问却又不敢。

    孙宇轩执着笔,装模作样地似要笔录,结果竖着耳朵听了半天还不见回答,忍不住抬头问道:“怎么不答?”

    一抬头,他就看见姑娘那双似乎已经洞烛其心的清澈目光,孙宇轩老脸一红,便讪讪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胡菲瞧他此刻神情,如何还不知道他心中所思,虽然说苗女性情直爽,脸蛋却也为之一红,便如一枚初熟的樱桃,泛起一抹娇美的羞意来。

    就在这时,远处的一阵嘈杂声传来,孙宇轩和胡菲抬头向发声处望去,就见一群土兵执枪舞棒,杀气腾腾地走来。孙宇轩脸色一变,下意识地站到了胡菲前面,沉声道:“你不要怕,只要我在,定护你周全!”

    胡菲睨了他一眼,原以为这位大叔只是心地善良,为人正直,不过他三番两次相护,如今看来……,莫非是想做我的情郎?这一想,脸上便有些发热,心里也生出些怪异的感觉。

    孙宇轩颇为紧张,却不知人家姑娘在想些什么。正讯问笔录的胡元礼也看到了那些土兵,而且看到了被人搀着走在最前面的刘光业,他马上派了一个书吏赶去向杨帆报信。

    他们都以为刘光业又来对这些谢蛮族人下手,不料刘光业看也不看他们,领着土兵径直从他们面前冲了过去。

    刘光业真的是气疯了,血气上涌,也就顾不及后果了。他召集那些土兵,恐吓他们说,他带这些人去寨子里,只是去抓流人,而他们奸yin掳掠、犯下累累罪行,却不是出于他的授意。如今杨帆赶来,就是要查办这些事情。

    到时候他不过是一个约束不严的罪过,犯事的土兵却是要杀头的。这些土兵一向只知有头人不知有朝廷,对朝廷缺少敬畏之心。被他激起同仇敌忾之心,便被他煽动起来,说是要赶走杨帆。

    说来可笑,刘光业打的主意却是想叫牛一郎和另一个执役趁乱下手,刺死杨帆,栽脏于土兵,这一手和杨帆本打算用来对付他的手段极其相似。两位朝廷大员、堂堂奉旨钦差,要扮蛊惑仔打烂架了。

    只是,钦差巡视地方,带上一旅之师,这是个常例。刘光业刚一回城,就被杨帆三拳两脚打晕了,宋楚梦担心双方再起冲突,又把杨帆的人安排在宋家辽阔庄园的另一侧,刘光业如今还不知道杨帆那边足足有数百名的精锐禁军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