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五十三章 我要杀了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并没有在苗寨逗留的太久。

    刘光业死后,蛮州的大患和动乱的可能便宣告解除了。

    谢蛮相对于乌蛮和白蛮乃至岭南道的狸僚来说,性情要温和柔驯的多,杨帆赶到时蛮州大乱才刚起了一个苗头,随即便被他以雷霆手段果断平息,所以这里的乱子比起姚州要小得多。

    接下来,杨帆就该去岭南了。

    杨帆还在姚州的时候,岭南道战乱就已开始。

    从剑南道到黔中道,再到岭南道,由西向东,朝廷的控制力量是逐步加强的,狸僚虽然团结,但是武装力量比起朝廷兵马却弱小的多,杨帆虽还不清楚岭南道目前的情况如何,但他估计最大的可能就是已尘埃落定。

    “叛乱”很可能已经被平息,狸僚部落的力量是不足以对抗朝廷的,他们很可能已经投降,杨帆就算现在匆匆赶去,大概也只能于满目疮痍、遍地血腥之中,看到万国俊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听到他放肆的大笑。

    但是岭南,杨帆一定要去,那里的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一场关系到遥远的未来的战役,却刚刚拉开序幕……

    这几天,杨帆与胡元礼、孙宇轩分别会唔了多位谢蛮首领。

    没错,是分别会唔。

    按照杨帆的说法,他们有重要使命在身,马上还要赶赴岭南道巡视,不能在此地耽搁太久,所以安抚谢蛮的事情必须加快步伐,因此从远远近近各处山泽赶来的峒主、溪主、寨主们,以及黔中道的各地官员们,他们必须分别接见。

    杨帆是正使,理所当然地承担了最艰巨的任务。由他本人来接见那些满腔怒气的苗寨首领们,听他们诉苦水、泄愤懑,并进行安抚。胡御史则负责接见各地来请见的官员,这些官员有流官、有土官,但是不管流官还是土官,因为有朝廷委任的官职在身,所以言谈举止还是比较客气的。

    至于孙宇轩,杨帆交给他的任务更简单,虽然刘光业已经死了。从他们已经掌握的刘光业犯下的罪行,足以确定他被处死是罪有应得,但是要上报朝廷的奏章,还是要详细写明刘光业在赶到蛮州后所做下的一切经过的。

    这些事就交给了孙宇轩,由他随时传讯证人。整理口供。

    三天后,一些住在更偏远山区的谢蛮头领还没有赶到,杨帆就决定离开黔中道,赶赴岭南道了。

    杨帆决定把胡元礼留下继续未尽的善后事宜,自己和孙宇轩赶往岭南。

    龙武卫的铁骑候在苗寨下的小河旁,杨帆和孙宇轩作远行装束,在留守的胡元礼以及苗寨头领们的陪同下沿着如蛇的小路漫步向山下走去。

    青山翠绿。流水淙淙,远行的人已整装待发。

    “各位首领,请留步吧!”

    杨帆回身拱手,向众苗寨首领含笑致意。同时交换了一个只能意会的眼神,众苗寨头领心领神会,纷纷还礼致意。

    杨帆又对胡元礼道:“胡兄,黔中道未尽事宜。就劳烦胡兄了。我们此去岭南事了,便与胡兄定在荆州会合吧。”

    胡元礼微笑点头:“杨郎中放心。此间未了事宜,胡某一定处理妥当!”

    杨帆点点头,又向众人抱拳一礼,回首对孙宇轩道:“孙兄,咱们走吧。”

    孙宇轩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一双眼睛在相送的人群里扫来扫去,似乎想找什么人,终至黯然一叹,怏怏地点点头,随着杨帆默默转身。

    有侍卫牵来马,杨帆一扳马鞍,纵身上马,矫健的很。孙宇轩却似靴重千斤,他依依不舍地回头望了一眼山坡上的幢幢苗楼,轻叹一声,这才抓紧马鞍,抬起脚来。

    就在这时,一缕歌声在山间响起,声音清脆的就像那山中翠竹制成的竹笛般悠扬,灵动的就似那飞上枝头的百灵般曼妙:

    “初相会来,恶吏手中哥护妹,钢刀你为妹来挡,皮鞭你为妹来抗……”

    孙宇轩差点一脚踏空把鼻子磕到马鞍上去,他惊喜地回过身,循着那袅袅的歌声寻找着她的人,他找到了,那是胡菲姑娘,不会错,刚才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她。

    “初相会来,好比鲤鱼会大江,鲤鱼得会长江水,鱼水恩爱意情长……”

    孙宇轩看到了,一幢苗楼,一片青翠,青青衣衫的胡菲姑娘站在青青树下,仿佛苗山上最美丽最鲜亮的一片叶子,清悦的歌喉正是由她而起。孙宇轩激动地眺望着她的倩影,不知该如何是好。

    山坡上静了一会儿,胡菲姑娘歌声又起:“采茶要采大山茶,采花要采杜鹃花。花开朵朵有人采,妹唱山歌无人答。”

    她的歌声里不觉有了些幽怨伤心的意味,孙宇轩急得直搓手,奈何却不知该如何安抚表达,唱山歌,他实在是不会呀。

    陪着父亲来为钦差送行的胡家四兄弟挤眉弄眼地低语了几句,年方十一的三弟被推了出来,站到了孙宇轩的旁边,拢起嘴巴替他唱道:“阳雀喜爱青山岭,牛马喜爱青草坪;蜜蜂爱花鱼爱水,我爱阿妹口难开。”

    山坡上胡菲姑娘的歌声又带了欢喜之意:“初进花园看海棠,好比范郎会孟姜;妹愿做个孟姜女,久留恩爱远传扬。”

    “鱼在滩头会了伴,鸟在山中遇知音。要做江河不断水,不做竹笋早空心。”

    “要学青松青到底,不学桃花一时红。女:妹是蜡烛一条心,再不分花与别人……”

    一场别开生面的对情歌在坡上山下此起彼伏地唱起来。

    胡元礼和杨帆并肩站在一块儿,手捻胡须,摇头晃脑地听了一阵,笑眯眯地对杨帆道:“杨郎中,我看……还是请孙郎中留在蛮州,由胡某陪你赴岭南去吧。可好?”

    杨帆颇有禅意地一笑。道:“甚好!吾也正有此意,君子当有成人之美嘛。”

    “呵呵呵……”

    大唐的文官,少有愚腐者,两人相视而笑。

    “哥为妹来妹为哥,鸟为青山鱼为河。春寒阳雀死在冷,要学鲤鱼共条河……”

    越来越是缠绵火辣的情歌声里,马铃声声,杨帆一行人的队伍离开了苗寨,踏上了赶往岭南道的山路。

    山路崎岖。一道九转,长长的队伍渐渐消失在青山深处,终不复见。

    ※※※※※※※※※※※※※※※※※※※※※

    岭南道,潘州府。

    刺史府邸,如今已经做了钦差行辕。

    万国俊坐在上首。听那手下仓惶报讯:“中丞,杨帆去姚州,黄景容死;去蛮州,刘光业死。如今,他又奔着潘州来了。”

    “砰!”

    一只酒杯迎面飞来,正砸中他的鼻子,登时鼻血与酒水长流。

    那人痛得眼泪都下来了。捂着鼻子莫名其妙地看着万国俊。

    万国俊沉着脸色骂道:“你这意思,他来了潘州,本钦差也得死?他是扫把星转世还是瘟神下凡,有偌大威风!嗯?”

    那人这才明白中丞为何发火。连忙辩解道:“小的意思是说,此人来意不善,中丞当谨慎才是。”

    万国俊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刘光业、黄景容。这班蠢材,一向瞧不起本中丞。以为本中丞只能躲到来俊臣身后出谋画策,哼!蠢人就是蠢人,他们懂个屁!”

    万国俊不屑地起来,负手而行道:“黄景容之死,在于酿成姚州大乱,刘光业之死,在于蛮州大乱将生。而岭南呢?”

    万国俊如同一位伟大的帝王,把一只手缓缓一挥:“潘州乱了,却被本官弹指间便平息了,就连这潘州刺史府,如今都作了本中丞的行辕。如今岭南道海晏河清,盛世太平,他杨帆就是来了,能把本中丞怎么样,又有什么借口对本官下手?”

    万国俊霍然转身,把手一指,厉声问道:“你敢反?”

    两侧还坐了许多陪酒的地方官员和狸僚少数民族领袖,万国俊所指正是一位戴着羽毛华冠的酋长,那人被他一指,唬得连连摆手摇头。

    万国俊陡然又向左一指,指着另一位地方首领,揶揄地道:“那就是你想反?”

    那人吓慌了,刺史大人的头还悬在刺史府外的高竿上呢,万国俊这一指快把他的苦胆吓破了,赶紧表白道:“不不不,中丞诛除奸佞,还一方太平,我等对万中丞钦佩之至、恭敬之至。我等皆为忠良,怎么会反?绝不敢反!”

    万国俊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本官于国于民,有功无过,谁敢杀我?谁能杀我?”

    ……

    “我要杀了他!”

    少年攥紧尖锐的石片,“嚓嚓”地磨着,用与他的年纪不相称的冷静,冷冷地说出了这句话。这少年从身高上看约有十四五岁,只比成人低了一头,骨骼粗大,身材魁梧健壮。可是看他的容貌,却又充满稚气,似乎只有十岁上下。

    此人正是潘州刺史冯君衡的儿子冯元一,今年刚刚十岁,只因天生骨骼粗大,生长迅速,所以身高体貌远较同龄人成熟。

    冯元一一面说,一面在大石上磨着一块尖利的石片,看样子是想把它磨成石刀,他的双手已经被磨出了鲜血,但他却似毫无所觉。

    在他旁边蹲着一个**岁的垂髻少女,容颜清秀,一双点漆似的大眼睛,怯生生地道:“元一哥哥,他是钦差呢,你怎么能杀得了他。”

    “我不管!他杀了我爹,我就一定要杀他!”

    冯元一恨迷心窍,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了。

    这个时候,杨帆的队伍已经进入潘州范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