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五十七章 小子,聪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接风宴无法进行下去了,瑟缩发抖的犯官子女们被人带下去看押起来,又有仆役进来收拾一片狼籍的宴客大厅。万国俊在侍卫们严密的保护下,和杨帆、李千里等文武官员被引到了另一处客厅里叙话。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一名侍卫进来禀报,他们一路追杀出去,自刺史府大宅一直追杀出城,沿途了四个死士,其中三具尸体,本来活捉了一人,谁知回来的路上那人却突然毒发身亡,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服的毒药。

    那侍卫说完,战战兢兢地道:“被救走的孩子叫冯元一,是冯刺史之子。至于刺客的来历……,因为没有活口,也……还不甚明了!”

    “不甚明了个屁!,

    万国俊怒不可遏,拍案骂道:“他们别人都不救,只救冯元一,必是冯氏余孽无遗,还有什么不甚明了的。”

    杨帆淡笑道:“万中丞说,冯氏一党或有少许人物逃进深山,已然不成气候,如今看来,未必如引啊!”

    万国俊冷冷地横了他一眼,对李千里道:“千里将军,搜捕冯氏余孽的事,我就交给你了,务必要把他们统统揪出来!,1

    李千里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要在重重山峦之中搜捕一群人谈何容易,即便再拨给他十万大军他也办不到啊!

    可他不敢违拗万国俊的命个,只好一瘸一拐地上前领命。他的大脚趾断了,现在他还不知道当时那奋力一跃,究竟踢中了什么,以致伤的如此严重。

    接风宴不欢而散,万国俊赌咒发誓地要杀尽冯氏余党,众文武和头人则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思一哄而散。至于酒足饭饱的杨帆,则被请进了客房休息。

    杨帆是一任钦差,而且有大批随员,所以单独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院落。冯家的宅子够大,比起蛮州宋家的府邸还要壮观几分,这里的一个院落比洛阳城里的一座府邸还要宽敞,三百多人尽数都能安置得下。

    杨帆的住处独占一排三间的房舍,中间是客厅,右边是书房,左边是卧室。卧室又分里边两间,外间是奴婢侍女们住的地方,只是不知万国俊是贵人多忘事还是有意如此安排,并没有给杨帆派来一个奴仆。

    杨帆也不在意,到了自己住处关好房门,正欲步入卧室稍息片刻,刚刚走出几步,脚下便是微微一顿口他的耳朵警觉地动了动,眸光微微一闪,便折身走回去,打开房门对正在院中安排防务的马桥道:“桥哥儿,使人去跟万国俊说,刚刚酒宴没有吃好,我肚子还饿着,叫他送些吃食来。”

    马桥答应一声,唤过一个士兵吩咐几句,那士兵便飞也似地去了。

    万国俊正在向手下大发脾气,护送杨帆至潘州的一名龙武卫忽然请求面见,万国俊不知道杨帆又有什么事情,把他叫进来一问,却是让自己给杨帆准备吃的。

    万国俊气的鼻孔冒烟,大吼道:“本中丞不是他杨帆府上的一个管家,连这种事都要替他安排不成?你自去厨下言明就是,再用这种事情来烦本官,必把你打将出去!”

    那龙武卫是个大老粗,做禁军做久了骨子里也有些骄横的味道,听他这么说话,把脖子一梗,昂然便走,连礼都不施一个,气得万国俊有心喝骂,又怕与一个小卒争吵丢了自己的身※份,心里着实郁闷。

    李千里一瘸一拐地又上前劝慰:“中丞息怒,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呢。此处防务,末将已经安排好了,这就告辞回营,明日一早,末将马上安排兵马,进山扫荡。”

    万国俊捋着胡须想了想,忽又嘿嘿地笑了起来:“杨帆到了潘州,一身本事无处施展,也只能在这些地方与本官争风啦。呵呵,想通了,本官也就不生气了。”

    李千里心中暗道:“此人当真喜怒无常!”

    ※※※※※※※※※※※※※※※※※※※※※※※

    膳房的饮食准备的很快,因为他们本来就有几道做好的菜还来不及送到宴客厅去,便发生了刺杀事※件,如今只须加热一番,就可以给那位新任钦差送去。

    饭菜送到杨帆房※中时,还有美酒一壶,杨帆似是有了倦意,接了酒菜放在卧室外间的屋里,却并不食用,而是返回内室休息了,不一会儿房※中便呼噜声大作。

    内室的呼噜声响了一阵儿,卧室外间侍婢下人居住的小隔间里,贴墙放着的一组壁柜突然开子一扇门,里边探出一个脑袋,像小、老鼠似的四下看看,便钻出一个少年。这少年正是冯元一。

    原来,冯君衡兵败被擒,冯氏家族成员纷纷逃散之后,就近逃进山去的一位冯家长辈派人入城探察消息,得知冯元一和他的姐姐被抓,其他人却生死不知,这位冯家长辈担心冯君衡这一房就只剩下这一根独苗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救他出来,要给冯君衡留下一点香火,他便派了几名死士进城救人。冯元一还有个姐姐,年方十六,巳经嫁了人,因为受父亲的牵连也被抓了起来,这位冯家长辈知道要从虎口夺人难如登天,如果要救两个,势必更加困难,因为根本没有理会她。不要说冯元一的这位胞姐已经嫁人,就算她没有嫁人,一个女子,在这重男轻女的长辈眼中,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几个死士潜进刺史府,按照事先探明的情报摸进西跨院,结果从那浣衣小婢口中意外得知,小公子已被万国俊带走。只是那浣衣小婢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并不清楚万国俊把小公子带走意欲何为。

    几个死士只道万国俊意欲对小公子下手,不禁又惊又急,赶紧便换了那盆府中侍卫的换洗衣服,匆匆赶到前院。

    这府中侍卫有万国俊的人,有潘州城的人,也有李千里带来的人,人员复杂,混迹其间,除非有人刻意盘问,否则难辨敌我。再加上今日为杨帆设接风宴,赴宴的文武官员和各位头人首领也都带有侍卫,就更容易混淆其中了。

    几个死士本就是抱了必死之心而来,胆子极大,竟尔混到了宴客大厅旁边,见万国俊只是令这些犯官之后歌舞取乐,这才安下心来,他们本想等宴会结束,这些少年少女被带回居处时再下手,结果冯元一怒刺万国俊,整个形势便由不得他们来左右了。

    他们虽然及时救出了冯元一,可是要想把他带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他们来时的计划是潜进关押犯官子女们的住处悄悄把冯元一带走,等大批官兵赶来,已不容易捉拿他们。所以救援的人数有限。

    如今要带着一个人强行突围,这贞人数就不免捉襟见肘了。再加上冯元一被几案横拍了一下,胯骨痛疼难忍,无法快速奔跑,偏偏他虽只十岁,身高却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不管是背着还是抱着都不方便,所以陷入了困境。

    幸好冯元一够机灵,这孩子年纪虽小,心智却远较同龄人成熟,心眼儿也多,几个死士带着他浴血厮杀冲出前院之后,冯元一就感觉他们力量单簿,这样很难逃脱,于是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冯元一叫人以布袍随便裹柑东西冒充是他,叫死士们带走,他自己则留下来,暂且躲藏起来。这里本就是他的家1冯元一调皮好动,整日介和吕家妹子以及一些小玩伴在府中捉迷藏,府里上上下下就没有他不熟悉的地方,要找个地方躲起来自然容易。

    别人尔以为他逃走了,他却藏在府中,等事情平息以后再逃出去反而更容易一些口事态紧急,那几个死士也知道想带着他逃脱追兵难如登天,仓促之下也无法商量一个更妥当的办法,便答应了他。

    几个死士要单独逃命,其实更容易一些,只是为了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替小主子制造藏身的机会他们故意拖延了一阵,这才向外逃逸,也因此才被追兵穷追不舍,几乎无一人得以逃脱。

    冯元一躲避之处正是杨帆下榻的这处客舍。这客舍平时没有人居住,只有几个仆役下人定时来洒扫一番,这样的地方正是孩子们捉迷藏的天堂,他们以前就常在这儿玩,冯元一下意识地就选择了这里。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里恰好成为新任钦差的落脚之处,龙武卫三百多号人走进院内的时候,他就赶紧躲到了这个壁柜里。

    这个小隔间是主卧和客厅之间的一个小房间,专门用作晚间侍候主人起居的侍婢歇息,一向不引人注意,贴墙置放的那组壁柜更是被人当成了摆设,他以前与人捉迷藏就曾多次藏在那里,从不曾被人发现。

    杨帆要了酒肉饮食不吃,却回房睡觉去了,食物就摆在这间小屋的炕桌上,肉香从壁柜缝隙传进去,躲在里边的冯元一顿觉饥肠辗辘。

    原本为了筹备下午这场宴会歌舞他就没吃午饭,而且他们这些官奴也没有早饭可吃。从一怒刺杀到被救走隐藏,眼下已经到了黄昏,他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耳听房※中呼噜如雷,冯元一哪里还忍得住。

    方才杨帆把酒肉放在几案上时,他在壁柜缝隙中就看的清楚,杨帆自始至终都没打开检查过食物,想必偷吃一点也不会被他发现。想到这里,冯元一就打开壁柜,蹑手蹑脚地从里边爬了出来。

    他轻轻掀开一个纱罩,见里边竟是一大盘油泼鹿肉,不由咽了一口唾沫。冯元一想都不想,就抓起一大口鹿肉塞进了嘴里。

    他却没有注意,杨帆不知几时已然鬼魅般出现在门口,正抱着双肩笑吟吟地看他,更诡异的是,呼噜声还在杨帆的喉间响起,听起来却依旧像是从屋子里面传出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