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六十章 意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荆州是孙宇轩和杨帆等人相约碰头的地方。

    这几天,孙宇轩陪着胡菲姑娘已经游览了荆州多处景致,就连洪湖都去过了。

    苗家女子虽然也有他们的规矩,但因时就势,绝对不会泥古不化。孙宇轩对胡姑娘一往情深,胡家的人都看在眼里,而且蛮州距洛阳也确实太远,如果等他回京禀明父母高堂,再返回蛮州迎亲,对一位朝廷官员来说,确实有诸多不便。

    既然胡菲姑娘自己不反对,胡父也就同意让他带着菲儿先回京城了。

    胡姑娘活泼开朗,得此佳女子,孙宇轩也焕发了青春的活力,每日陪她游山玩水,形影不离,你侬我侬、情投意和,虽然因为还未拜堂成亲,未曾做过真正夫妻,但是两人的感情却是一日千里。

    二人住在馆驿里面,得知明日杨帆就要赶到荆州,孙宇轩知道杨帆的夫人分娩在即,杨帆不可能在荆州逗留,便想着在他赶到之前,再与心爱的女人享受一下温馨的二人世界,所以一大早就带着胡菲姑娘出门游玩去了。

    二人今天去的地方是关帝庙,这个地方两人还没有来过,因为孙宇轩这几天带着胡菲姑娘游览的多是山水风景,而关帝庙因为每年有两次大型庙会,久而久之,这里已成为一片繁华的商业区。

    关帝庙前有各种商贩,货物琳琅满目,街市热闹非凡,胡菲姑娘见了这等景象眉飞色舞,异常快乐。其实这几天游山玩水,孙宇轩是想着要尽量寻找环境雅致的地方,可是真要说到山水,胡菲姑娘从小就住在山里面。又哪会如他一般有心旷神怡的感觉,倒是迁就他的心思多一些,如今逛庙会,这才是姑娘家的最爱。

    孙宇轩见了胡姑娘快乐的样子,心里也莫名地欢喜起来。他喜欢这女孩儿神采飞扬的样子,胡菲姑娘东张西望,对孙宇轩不屑一顾的各种布匹、丝绸、荷包、头面乃至各种小工艺品都喜欢的不得了,孙宇轩的目光却一直留连在胡姑娘的身上,越看越爱。

    “让开些。让开些!”

    两个身着青衣,做寻常仆役打扮的汉子在前方分着道路,后面有两位身着圆领长袍的执扇文士缓缓走来。

    孙宇轩的胳膊被推了一下,下意识地往路边一闪,他并未动怒。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他就像是中了定身法一般,呆呆地站在了那里。

    从那两个青衣仆役打扮的人严肃的面孔,走路的姿势,孙宇轩马上认出这是两个官家人,寻常富绅人家的仆役断然没有这种官家人特有的威严。不过若有官员微服出游也是寻常事。倒不致于让他如此惊讶。

    他之所以呆在那里,是因为他扫了一眼,正想回头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儿的熟人:王弘义!

    因为贪墨。被发配琼州的王弘义!

    因为御史台与政事台之争,在付出苏味道、崔元综、张锡三位宰相的代价后,被杨帆从公堂上锁走,又被李昭德率众弹劾。从而发配琼州永不释返的王弘义。

    孙宇轩以为自己看错了,以为这人只是长得与王弘义相像。可他直勾勾地看着。只见那人与旁边一个中年文生浅笑低语,神情气质、动作举止,竟与王弘义一般无二,这就绝不可能错了。

    两人从他身边经过时,孙宇轩甚至还听到那个三绺胡须的中年文士唤这位与王弘义一般无二的人为“弘义兄”,这就绝不会错了,这个人果真是王弘义,

    王弘义……

    按时间算,他此刻应该梏着大枷,跋山涉水,还在去交趾的路上,如果他禁得起一路的折磨,那么他将在一两个月之后,一步一步量到交趾,在那里度过他的余生才对,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还受到这样的款待?

    胡菲手里托着一尊小小的关公像,喜孜孜地扭头对孙宇轩道:“阿哥,你看这像好看么,我想买一个回头,关公大意失荆州的故事,我们那儿也听说过呢。”

    她掌心的关公像虽小,长髯赤面、卧蚕眉丹凤眼,手中一口青龙偃月刀,倒也威风凛凛,神韵十足。

    孙宇轩这时哪还顾得上多说,顺手往摊子上丢了几枚大钱,拉起胡菲的小手道:“快走!”

    胡菲见他神情凝重,不禁敛了笑容,压低声音问道:“阿哥,出什么事了?”

    孙宇轩摇头不答,只是一路跟着王弘义,直到他和那位便服官员进入关公庙这才停下。关公庙不好躲藏,如果再跟进去,难免就会被王弘义看到了。

    “难道王弘义被赦免了么?”

    孙宇轩站在关帝庙外一角,眉头蹙成了一团。

    他虽是个书呆子,政治觉悟不高,这点浅显的道理还是明白的。王弘义得到赦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在这背后所表露的态度。如果王弘义居然得到赦免,那么御史台重新凌驾于三法司乃至凌驾于满朝文武之上,重新恢复来俊臣当年那种对满朝文武予杀予夺的威风霸气,也就是必然之举了。

    胡菲姑娘站在一旁看着孙宇轩,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知道能让孙宇轩眉头紧皱,一定是有了什么重大的难解之事,她很乖巧地站在一旁,也不打扰。

    孙宇轩暗想:“如果王弘义被赦免,就表明陛下对御史台的态度有了重大转变。我刑部正与御史台为敌,不可能不派人把这个变故通知我们,就算他们不通知我,也该告知杨帆才对呀,也不知杨帆是否已经知道了此事。”

    事关重大,孙宇轩全然没了游兴,便对胡菲歉然道:“菲儿,你先回馆驿吧,我忽然想起一件要事,要去拜访一位在此地任职的朋友。”

    胡菲知道他言不由衷,却也并不点破。只是温驯地点了点头。

    孙宇轩唤来一个赶脚的,付了租驴的钱,叫胡菲乘了驴子,由那赶脚的引着自回馆驿,孙宇轩绕着关帝庙转悠了一圈,就在关帝庙对面一家小饭馆里坐下来,随便要了几道下酒菜守着。

    这关帝庙还有几道侧门,不过因为不是开庙会的时间,庙里游人不是特别多。所以此刻都关着。除了正门只有后面的角门儿开着,以方才所见陪同王弘义的那位便服官员的气派,他们没有选择从角门离开的道理。

    孙宇轩在小酒馆里坐了大半个时辰,就见那位官员陪着王弘义又走出来,孙宇轩赶紧会了帐。远远地辍在他们后面。王弘义从关帝庙出来,又在闹市上闲逛了一阵,便与那陪同的人离开,路口有辆轻车等着,二人登车离去。

    孙宇轩忙也租了一头驴,叫那赶脚的在后面跟着,尾随车驾而去。车子在城中走了一阵。来到一处府邸,府中自有人迎出来,王弘义和那官员下了车子进去,孙宇轩假意从府前经过。乘着驴子到了府前抬头一看,顿时暗吃一惊,原来这里竟是荆州刺史府。

    孙宇轩此来荆州,为了少些应酬。多与胡菲姑娘有些私人时间,所以只是投宿在馆驿里。并没有与当地官员照面,所以他没有见过当地的官员,否则的话别的人他可以不认识,陪在王弘义身边的这个人,他在关帝庙前时就一定会认得了,此人正是荆州刺史樊广。

    孙宇轩二话不说,绕过刺史府,便向自己所居的馆驿赶去。

    ※※※※※※※※※※※※※※※※※※※※※※※※※

    次日一早,樊刺史由他最宠爱的侍妾如烟姑娘侍候着洗漱起床、用罢早膳,便穿戴整齐,赶到了前院。

    荆州府的大小官吏早已一身冠带、袍服齐整地候在那里,樊刺史一到,众人齐齐施礼:“见过使君。”

    “各位早啊!”

    樊刺史昨夜与爱妾折腾了半宿,又起了个大早,现在还有些倦意,他向众官员拱了拱手,打个哈欠,道:“今日钦差杨帆路经此地,我等这便前去相迎吧。”

    众人无话,随在樊刺史身后出了刺史府,早有人为樊刺史备好车驾,各位官员来时也都骑马坐车各有乘具,这时纷纷登上自己的车子或马匹,长长一支队伍,浩浩荡荡地出了荆州城。

    孙宇轩也起了个大早,他若去十里长亭相候,便要与樊刺史等人撞在一起,若在昨日遇见王弘义之前,他没有什么顾忌,可现在不成,他想抢先一步把这个消息说与杨帆知道,所以比樊刺史等人走的还早。

    孙宇轩骑着马,身着便服,带了两个随从,出了荆州城。

    他一路南行,过了“十里亭”又继续向前走了大约七八里路,才在官道旁停下,这时已红日高升了。

    杨帆此次归来,带着大队仪仗,想瞒也瞒不过去,官场上的礼仪就得讲究一下了。每日行程他们都计划好了,什么时间起程,一天能赶多少路,什么时间能到哪里,这些都是经过计算的,所以才能提前派人告知他将要到达的地方官府。

    杨帆也是清晨才从昨日所住的镇子出发,所以樊刺史原不必起的这么早,只是迎接的人员多了,行动难免迟缓,他们宁可早到等候一阵,也不愿意比客人晚到,这也是应尽的礼仪。

    孙宇轩在树下歇了大半个时辰,远远就见龙武卫的官兵策马驰来,孙宇轩立即上马迎了上去。

    孙宇轩穿过龙武卫的骑兵阵列,来到杨帆马前,刚要开口说话,胡元礼和马桥便兴冲冲地策马迎来,异口同声地问道:“孙郎中,胡菲姑娘可是随你来了荆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