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六十六章 规矩与她如狗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慢慢走进公主府的后宅,举目所及,或苍翠、或葱绿,处处藤萝缠绕,草木旺盛,偶有狸猫松鼠从草丛中窜出来,也不怕人,只是站在路边,瞪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看你,野趣盎然。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阿奴和小蛮都喜欢把院落打理的井井有条,哪怕是一管修竹、一株鲜花,她们都想按照自己的设计来好生安排一下,让院落里充满生活的气息。而太平公主恰恰相反,她喜欢放任自流。

    大概,这与她们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有关。小蛮和阿奴都是幼失怙恃,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所以她们珍惜所得到的一切,只要是属于她的,她都喜欢好好侍弄一番,可着她的心意来安排。

    而贵为公主的李令月,从小就受到方方面面的束缚,所以她格外地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别看太平公主性如烈火,上官婉儿婉若春水,从这一点上来说,她们两个人其实是一样的。

    尽管上官婉儿在宫里的闺房布置得中规中矩,可是因为即便那是她的闺房,也是在皇宫大内,也要受到规矩的约束,而她游龙门时,独自一人徘徊于山水之间,放飞她的心情,透露的才是她真正的想法,她也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

    杨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院中野趣盎然的风景时,会突然想起比较这四个女子的不同,当他从一丛含苞欲绽的野菊花处收回目光时,就看到一朵盛开的艳丽牡丹,冉冉地向他飞了过来。

    裙拖六幅湘江水,妒杀新绽石榴花!

    木棉锦的火红裙袂上下翻飞,裙内的白绸束腿轻薄柔软。把一双笔直浑圆的长腿完美地衬托出来。

    这就是太平,就连一些小家碧玉也讲究笑不露齿、行不摆裙,可规矩于她如同狗屁的大唐公主李令月。

    院子里有侍女也有太监,但是他们似乎早就习惯了自己主子的这种作派,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倒是杨帆见此情景仿佛作了贼一般,忙不迭左顾右盼,那些太监宫娥们都很机灵,一见杨帆发窘,马上乖巧地转身。很快消失了踪影。

    “二郎!”

    太平长发飘飘,欢喜地扑进杨帆的怀抱,杨帆下意识地环住了她柔软的身子,她的长发这才缓缓而落,正披在杨帆的手臂上。

    自从两人在铁门镇说开了心事。太平公主夙愿得偿,可惜杨帆次日便独自南下了,两人根本没有卿卿我我的机会,太平只得捺下满腹相思,苦苦捱到今日,如今一见杨帆,压抑多日的思念仿佛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太平紧紧地抱住杨帆的身子,用尽了全身气力,过了许久,她才缓缓放开杨帆。掀开妖媚的眼眉,星眸中全是缠绵的爱恋:“二郎,你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杨帆看到她由衷的欢喜,感受到她的一片深情。心中不禁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以致于一向的伶牙俐齿。最终也只能化成有些憨朴的一句话。

    太平公主眼也笑、眉也弯,轻轻握住杨帆的大手,甜甜地道:“来,快到房中坐下歇息一下,咱们再说话。”

    杨帆没有动,只是干笑道:“公主,胡御史和孙郎中还候在前厅呐。”

    “啊!”

    太平恍然,有些不开心地皱了一下鼻子:“这两个讨嫌的家伙来干吗?”

    杨帆苦笑,这种不讲理的话,他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

    太平转眼释怀,灿然笑道:“那……你随我来,我总不好这般模样就去见他们吧。”

    杨帆踌躇道:“公主梳洗更衣,我似乎不便……我还是在外面等吧。”

    太平歪着头冲他笑:“就是想让你看,不行么?”

    杨帆迟疑道:“可是你……你身边有很多人……”

    太平“噗哧”一笑,一双笑眼睇着他,揶揄道:“没人在旁边的时候,你比谁的胆子都大,怎么啦?我旁边有个侍婢下人伺候着,你就畏手畏脚啦?”

    她拉起杨帆的手,不由分说就往回走:“放心吧!她们都是从小就伺候在我身边的人,什么事都不用避着。”

    这倒是实话,大户人家便是主人行房这等私密的事情,都不避着身边人的,那些丫环侍婢要在一旁捧茶递水、侍候湿巾,有时还要做些助兴的服务,主人早就习惯把他们当成一件东西,而非一个独立的人了。

    可杨帆哪里习惯得了,被她一把拉进房去,浑身的不自在。

    胡御史和孙郎中坐在厅中等,踱着步子等,聊天解闷等,等啊等啊等……

    杨帆和太平公主的风流韵事,他们两个早就听说过,所以太平公主单独传杨帆到后宅相见,他们觉得理所当然。现在等了这么久还不见两人出来,他们还是觉得理所当然。于是,两个人一直等,等的理所当然……

    ※※※※※※※※※※※※※※※※※※※※※

    申国公府里的会议还在继续。

    他们所议论的事情,与太平公主刚刚听到的消息是同一件事:“朝廷将有大量的官职空缺!”

    打击御史台的一班酷吏?

    张柬之的心胸和抱负岂止于这么一点。

    张柬之,那也是世家后裔,他是汉初三杰的留侯张良后人。

    张良的父祖在战国时期就曾担任过五代韩国相国,张良为汉室江山立下不世之功后,其子嗣承父祖余荫,日益壮大,自汉朝到唐朝,张良后裔中出任宰相或相当于宰相级别的官员有二十多人。张家,从战国到如今,乃至以后,始终是一个宰相世家。结果传下的后人中竟然有十派支脉拥有郡望。

    张柬之就出身于十大拥有郡望的支脉后裔中的襄阳张氏。别看张柬之把酷吏之害说的那么严重,但是头痛医头,脚疼医脚的手段并不是长远之计,所以张柬之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整治这一班酷吏。

    你今日费尽周折除去一个御史台,明日只要皇帝觉得需要,她就可以在旦夕之间再重建一个御史台,皇帝永远不缺“人才”,她需要什么人才,哪怕已经把朝里的杀个精光,也能从民间马上再搜罗一批。

    在张柬之这个坚定的保李派官员心中,武则天是篡位之君,心虚之下,唯重酷吏,酷吏之害永远不可能消除,想让天下太平,唯有还政于李氏。要实现他的个人抱负,位极人臣、青史留名,重振祖先声望,也只有立下保李复位这样的大功。

    御史台意图“养匪自重”,在南方炮制叛乱以及杨帆赶去制止,这些事情固然不在他们的计划和预料之中,但是也正因为他们早有志向,才会想到利用此事的影响并扩大此事的影响,进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个计划果然成功了。

    武则天夺取帝位之后,为了江山稳固,对那些并无威胁的边州镇守从未触动过,而没有被她触动的人,恰恰是些碌碌无为之人,似黑齿常之那等真正有威望、有能力的将领和官员反而被她防患于未然,一一剪除了。

    如今她的江山已经稳定,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武则天确实想趁此机会对这些地方做一下清理,把那些把持其位、不谋其政的庸官裁撤一番。而这,正合那些世家之意。

    世家势力无孔不入,除了他们本家的子侄后裔,还有被他们通过联姻、栽培、扶持等各种手段拉拢到自家势力中的人,这些人遍布朝野,做皇帝的总不可能舍弃天下所有大姓统统不用吧。

    武则天虽然打压世家,可是就连她身边的宰相们,往祖辈里一查,十之六七也是世家后人,更不要说更低一层的衙门里充斥着多少世家子弟了。只不过,武则天的打压政策还是卓见成效的,那些世家不想捧一个女子为帝,与之作对的后果就是难以向高层渗透更多的力量。

    这次事件,给了他们一个绝佳的机会,既然自上而下成效甚微,他们便想自下而上地进行,从外线渗透,曲线迂回。凭着他们无处不在的人脉和关系,只要能让子侄顺利地入仕做官,他们就有把握在几年之内,让这些在边州为官的子侄通过升迁或平调,渐渐向中枢靠拢。

    这个庞大的计划一旦成功,要实现他们的目标和理想就容易的多。但是天下并非只有山东贵族这一支势力,如果他们拥有可以左右这一切的力量,早就可以决定皇帝的兴废了,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武承嗣、武三思分别统领的武氏集团、太平公主的李氏集团、张易之和张昌宗的面首集团,乃至山东贵族集团、关陇贵族集团,还有一些手握大权的庶族大臣也想趁此机会扩充自己的实力。

    这份大蛋糕,人人都想分,好处又岂能尽入山东贵族之手。

    眼下这次会议,就是日渐衰微的关陇贵族们所进行的一次垂死挣扎。

    刚刚以螃蟹作喻的河东柳氏家主说完了话,见众人默默无语,便瞟了一眼那个坐于第六席、容颜清秀的青年,开口问道:“独孤以为如何?”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