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七十六章 独孤宁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非万不得已,这些弩手也不想射死杨帆,一旦射中他,身上便有了伤。如果可能,当然还是把他弄成自然死亡麻烦最少,比如……溺水。

    每年溺死在曲江里的人都不少,有舟翻溺亡的,有野浴溺亡的,朝廷命官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溺亡?可是既然他逼近了公子,那就宁可把他射死也不允许他对公子造成威胁,哪怕只是一种可能。

    杨帆若非万不得已,也不想暴露在他们的弩箭射击范围之内,腾空更是想都不想,在八具军用臂弩的控制下如果谁想腾空,马上就能变成一只死鸟,一只笨死的鸟。

    所以他的身子只是在石栏外边一旋,便又倏然旋了回来。想不到这样的一个间隙,他们也能抓住机会出手,这些人都是真正的用箭高手,不仅射得准,而且擅于把握机会。

    杨帆身形向外一旋,倏然回卷的时候,两只弩箭擦着他的大腿射了过去,杨帆重新旋回桥上,双足踢在一个相扑手的熊腰上,踢得他轰倒摔倒,砸得桥面一颤..

    水面上随之冒出几个卷发黝黑的面孔,那是几个入水寻珠的昆仑奴,他们长吸一口气,猛地往水里一扎,再度潜到了水下。他们的水性极好,水上一个漩涡随着他们的身子向下漩去,随即化作一圈涟漪,连一点浪花都没有溅起来。

    独孤宇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他想扑上来制止,可他既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勇气,让他视若无睹他又做不到,独孤宇痛苦不堪,心中挣扎,早已恨死了卢宾之。

    卢公子又打开了扇子,一只开屏的孔雀在他胸前哗啦哗啦地摇起来。

    天空有云飘过,投下一片阴影,仿佛一条大鱼从曲江底下潜过。

    江水上不时冒起一颗卷发黑面的昆仑奴,只长吸一口气。便又一个猛子扎进水底。

    岸上六个弩手冷静地盯着桥上的打斗。锋利的箭簇在兔起鹘落的人影中捕捉着杨帆的身影。另外两个弩手自身后的背囊中取出两支铁箭,不慌不忙地上弦。弩的杀伤力比弓更强,只是上箭的速度要慢了许多,但是眼下这种局面,他们当然不急。

    卢公子还在摇着扇子,杨帆被四个相扑手缠住,没有再向他进攻。他身前的那两个侍卫也退回来,四人将他牢牢护住。

    远处,沿曲江两岸和正对面的丛林之后出现了一些人,偶有走近的行人,他们马上就会拦上去,不知说些什么。将对方劝走。

    近水处只有一叶小舟,仿佛一片柳叶似的狭长小舟,它似乎一直没有动,但是不知不觉间,已经向长桥靠近……

    天动,地动,景动,人动。

    杨帆身形似鬼魅般灵活。在四个粗壮如熊的相扑手中间穿来穿去。如穿花蝴蝶。四个相扑手都是高手,身手稍有停滞。只要被其中一个缠住,其他三人就能扑上来将他扼住,那时他有浑身本领也使不出了,所以杨帆不敢稍有停顿。

    杨帆似乎一直想冲破四人的包围圈,扑向卢宾之,但是四条大汉织成了一个防御与进攻同样严密的大网,杨帆根本冲不过去,即便冲不去,卢宾之身边还有四人,他又如何攻破对方的防线?

    所以,杨帆又渐渐向桥边移动,看样子是想寻机遁走。他的身法非常巧妙,始终与四个相扑手若即若离地纠缠在一起,籍由他们的身躯,替他抵挡着身后的弩箭。

    五个人在激烈的搏斗之中,那四个相扑手自然没有察觉他的意图,但卢公子显然看出了杨帆的企图,卢公子不再摇扇子了,他把眉头一皱,收扇向前一指,喝道:“杀!我只要他死!”

    随着这一声厉喝,他身前两个侍卫猱身扑上,四个相扑手各出绝招,一个自上而下俯压,一个横向前冲熊抱,两个抢向杨帆大腿,俯身抢向杨帆大腿的正是他背后的两个相扑手,他们身形一俯,便把杨帆的上半身露了出来,八个手持军弩的大汉立即遥指杨帆,手指扣在“悬刀”上,随时可以击发矢箭。

    杨帆一个旋身,膝盖重重地撞向朝他熊抱过来的大汉脸颊,双拳齐出,“举火燎天”,击向俯压下来的壮士胸腑,可这时自身后抱向他双腿的那两个人他便避不开去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如此关头他还敢用虚招,杨帆举拳上扬的刹那,突然收腹躬身,撞向前扑大汉脸庞的膝盖也缩了回来,双足在地上重重一踏,斜刺里穿了出去,擦着桥头栏杆窜向江面。

    杨帆的身子以一个古怪的角度窜向江面的时候,向他大腿扑来的两条大汉两双铁钳般的大手轰然合拢,堪堪抱了个空,自空中俯压下来的大汉失去了目标,重重砸向地面,对面熊抱过来的大汉一见他以膝撞来,本来箕指抓来的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急忙一收,挡在面前。

    就只这一刹那,杨帆已经凌跃江上,就像天空的那片云,也在水上掠起一道阴影,仿佛一条比起那云影小了许多的游鱼,自水底倏然游过。

    “呼~~~”

    一个昆仑奴又自水底钻了出来,刚刚长吸一口气,杨帆就在他头顶单足一点,昆仑奴“呃”地一声,好象夯进地里的桩子,笔直地刺进了水里,杨帆则借势又向前方水面跃出五尺。

    北人除非以捕渔为业的,否则少有会水的。

    或者北方那些乡间少年,自幼顽皮,夏日常常下水嬉戏,会在江河湖泊中练就一身水性,但是城里人,尤其是大户人家的子弟,断无练习水性的道理。卢宾之知道这杨帆是大兄的对头,却不知道他的来历,不是打听不到,而是不屑了解。

    因此,卢宾之不知道杨帆会水,在拦堵杨帆的时候,也没想过此人会水,可以籍由水遁。而杨帆自桥头被拦截以来,一直的表现,也绝对不像他懂水性,哪怕此刻有暴露在弩箭的攻击范围之下,他也没有一头扎进水底,而是籍由那昆仑奴,努力又向空中跃起。

    所有的表现,都证明:他不习水性。

    所以,当三个角度最好、又抢在前面的驽手将弩箭指向水面的杨帆时,后面一个貌似头领的人物突然目光一闪,抢步上前,一推二人臂肘,“嗖嗖”两声,两声驽箭穿云而去。二人愕然回头,后面那人急道:“让他死在水中,岂不正好?”

    他们不知道杨帆懂不懂水性,即便懂水性又能如何呢?水里面正在九个最擅长水性的昆仑奴,在水里灵活得仿佛九条黑泥鳅,就算他懂水性,难道高得过这些昆仑奴?就算他的水性真的很高明,一对九,他还是注定要死在水中。

    卢宾之显然也迅速想到了这一点,他的嘴角不禁绽起了笑意:这一次,杨帆真的是自杀了,最高明的忤作和办案高手,也休想看出一点端倪。可惜,还有一箭正射向杨帆,卢宾之现在只希望杨帆运气好,能避过这一箭。

    杨帆脚踏昆仑奴,再掠五尺,还是难免要落水,可他刚刚掠过四尺,便有一支锋利的竹篙凌空刺来。这一刺十分迅疾,锋利的篙尖并不逊色于长矛,如果刺中了,绝对可以洞穿他的身体,但是篙尖刺向他身前三尺远的地方,如何能伤得了他?

    这一篙,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救人。

    身形腾空的杨帆凭着他超卓的耳力,甚至隐约听到了一个少女娇弱的呼声:“救他!”

    杨帆非万不得已坚决不肯入水自有他的考虑,可是时至此刻,他也没有办法了,本来正想就势下沉,遁入水中,一见有人递过篙来,忙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他猿臂一探,便扣住了篙尖,持篙的船娘用力一收,杨帆便向船头掠过。

    再高明的箭手也算计不到身形腾空的杨帆还能改变方向横掠出去,空中无处借力,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那一箭也射空了,利箭飒然激射,距杨帆靴底一尺。

    “砰!”

    一声轻响,杨帆落在船上,在他落地的刹那,那位年过中旬、眉眼依然姣美的船娘便伸手扶了他一把,所以落地的力道极轻,只把小舟踏得剧烈摇晃了几下。

    那个白衣少女坐在小舟另一端,一手抓着船舷,另一只手捂在嘴上,正在剧烈地咳嗽,小船摇了几下,慢慢平稳下来,那舟中少女咳嗽的声音也变轻了。

    “不要动手!那是我妹子!”

    一直站在桥上,进退两退的独孤宇见此情景,突然回过魂儿似的大叫起来,他一面叫一面扑到桥头,扶着汉白玉的栏杆,仓惶地道:“宁珂,你……你做什么?”

    卢宾之眉头一皱,忙把扇子一扬,制止了手下的蠢动。反正这杨帆也逃不掉,独孤世家的人能不结仇还是不要结仇的好,他卢宾之并非不知轻重之辈,之所以敢杀杨帆,是因为这等惊世骇俗之举,只要做的够隐秘,就绝对算不到他卢家头上,那么纵然天翻地覆,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宁珂?妹子?独孤……宁珂!”

    杨帆昨日才从太平公主口中听说过这个名字,想不到今日就看到了她的人,这个停身芙渠之间,俨然一朵水莲花般娴静温柔的少女,居然就是独孤宁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