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七十九章 我的命,我作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冷笑一声道:“在前辈心中,或者晚辈们的作为如同一场儿戏,还不如前辈得了一具古琴来的实在,可是在晚辈心中,便是全天下所有的名器都堆在一起,也不及晚辈自家的性命重要!”

    杨帆向卢宾之一指,厉声道:“相信前辈也看得出来,卢宾之杀我之心未死!而我也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杀官如同造反,内中干系重大,我劝前辈全当不知此事,就此离去。如果前辈有心承担,那得给晚辈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

    李老太公听了,老眼中一抹奇光一闪即没,宁珂姑娘看向杨帆的眼神也不禁泛起奇异的光芒。李老太公来的时候确实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此刻他岂能不知?他和宁珂姑娘一唱一和地大谈什么古董名器,说到底就是想缓和一下气氛,然后再慢慢解决此事。

    毕竟,不管卢家小子做事多么猖獗,可卢家与众多世家高门是休戚与共的,而杨帆背后站着朝廷,也不是随意揉捏的一个软杮子。除非他们放手让杨帆死,否则想妥善解决此事,就得费上一番周章。

    可是没有想到,杨帆根本不在乎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势力,他明明正屈居下风,甚至形同待决的囚徒,居然还敢咄咄逼人,主动挑明此事。

    卢宾之脸现戾色,冷笑道:“卢某看在李老太公的面上,本想容你多活片刻,想不到你倒迫不及待了!你不饶我,以为我会饶你?这芙蓉园,你今天进得出不得!”

    卢宾之把酒杯往案上重重一顿,手下四个相扑手还有八个身藏劲弩的武士顿时踏前一步,只有四个贴身侍卫依旧未动。独孤宇手下也有侍卫。八个佩剑侍卫见状立即手卡剑簧,霍然踏前一步,与之针锋相对。

    方才还是谈笑宴宴,一团和气,片刻间又是剑拔弩张,杀气凛然了!

    “你们干什么?不把老头子放在眼里是不是?”李老太公冷斥一声,制止了双方的蠢动,便放下酒杯,看看杨帆。吁然一叹道:“唉!老头子本想装装糊涂,你这后生,不肯饶人呐!”

    杨帆不语,一双眼睛只是凛凛地盯着他。

    李老太公沉吟片刻,抚须道:“这件事。老夫也为难的很!不如这样,老夫教卢家小儿向你郑重道歉,再赔你一份厚礼,立誓从此再不与你为难,如何?”

    杨帆还未说话,卢宾之就已脸色大变:“老太公,使不得!孙儿敬重太公。但这件事,孙儿不敢答允!”

    李老太公脸色一沉,斥道:“你有什么不能答允的?你想杀官造反吗?如果杀人能解决问题,还轮得到你来动手?你比你大兄真是差了一百倍!没出息的东西!老夫的话。你也敢忤逆了?”

    卢宾之脸胀的通红,却咬牙切齿地道:“老太公怎么说都行,唯独这件事,孙儿不答应!这件事。是我卢家和他姓杨的之间的事,请李老太公不要再过问了!”

    老头子大怒。瞪眼道:“老夫过问你又怎样?”

    这一回,卢宾之还未说话,杨帆抢着回答了:“老人家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晚辈也以为,前辈还是置身事外的好。”

    李老太公敛了怒容,淡淡地道:“少年人有胆有识,固然是好事,可是有时候也不可过于狂妄。你虽是官身,卢家这个庞然大物,也不是你招惹得起的。”

    李老太公道:“不要说是你,这么多年来,从太宗皇帝到高宗皇帝,再到如今的圣母神皇,我们这些世家背地里跟他们作对的事有之,当面顶撞反对的事也有之,我们不还是好好的么?

    我们不想造反,皇帝也清楚我们不会造反,皇帝想压制我们,可是又离不了我们,我们也是一样,不能任由皇帝压制,却也离不了皇帝!呵呵,这个大江湖,爱憎、敌我,根本分不清的。退一步,海阔天空!”

    杨帆笑道:“晚辈也想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如今晚辈想退,那就掉到湖里去了。老人家说的这些大道理,和晚辈挨不着。晚辈做事很简单,想的也简单,谁想要我死,我就要谁死!晚辈只想要一个太平!”

    李老太公白眉一轩,道:“老夫令他以卢家列祖列宗的名义起誓,这个小子再如何顽劣,也断然不敢再食言的,你看如何?”

    “你这老家伙,倒是慷慨大方!为了一个外人,叫我的孙儿以我卢家列祖列宗起誓?你还做不了我卢家人的主!这件事,老头子不答应!”

    随着一个很霸道的声音,一架步辇被直接抬进楼来,四个青衣大汉,抬着一架锦缎步辇,步辇上坐着一个老人,冠带衣袍与李老太公相仿,也是式样古朴简约,老人骨架较大,所以虽然老迈,依旧显得威武。

    看年纪,这老者比起李老太公也不遑稍让,但是他的眉毛、头发和胡子还有部分黑色的,黑丝银霜,更显肃厉。

    李老太公看见此人,不禁有些愕然:“你怎么来了?这莽撞事儿,总不会是你这老家伙指使的吧?”说着,李老太公瞟了一眼卢宾之,心中恍然,敢情这小子搬救兵了。

    四个青衣大汉抬着步辇一路行走如飞,到了厅堂之上,已经额头见汗,呼吸急促,可是四人依旧把那步辇抬得稳稳的,躬身轻轻放下。

    卢宾之喜出望外,连忙起身迎上去,唤道:“太公,你可来了!”

    独孤宇此时业已起身,原地向那老人长揖,恭声道:“见过卢老太公!”

    宁珂娇弱,由那船娘般的侍从扶着,弱柳迎风般站起,向老头儿福了一礼,却是一言未发。

    这少女虽然娇弱,性子实比乃兄还要刚强几分,今天卢宾之不但想杀独孤家的客人,甚至还想杀了他们姐弟灭口。姑娘嘴里不说,心里早把卢家列为敌人,肯起身一礼已是给他面子,又哪会再唤他什么。

    堂上所有人都起身,施礼,除了两个人,一个是坐在上首的李老太公,一个就是杨帆。

    老头子下了步辇,大剌剌地看一眼杨帆。杨帆大剌剌地据案而坐,看都不看他一眼。

    老头子嘿地一声,笑道:“够狂!倒是有几分我卢家人的风范!宾之啊,你该跟人家学着点儿,不要处处点头哈腰、畏畏缩缩。丢了咱卢家人的脸面!”

    卢宾之满脸笑容,连连应声,李老太公的脸却有些黑了,人家这不是明着教训孙子,实是打他的脸么?李太公沉下脸道:“卢仲伽,你觉得令孙的胡作非为很妥当么?”

    直接唤人名字,那是勃然大怒了。卢家老爷子性情向来桀骜,否则又怎教得出高傲孤僻的姜公子还有这跋扈成性的卢宾之,明知李太公大怒,却是毫不相让。说道:“年轻人难免做错事,你我年轻时候,何尝不是意气轻狂?孩子做错了事,做长辈的就该指点帮衬。而不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偏袒一个外人。那么做,你对得起孩子毕恭毕敬唤你一声太公?”

    卢仲伽睨了杨帆一眼,道:“区区一个刑部郎中,就值得你舍了卢李两家世代交情?宾之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已经做错了,怎么办?放他回去不成?把他杀了,沉进湖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李慕白沉声道:“这个人,不能杀!”

    卢仲伽把浓长的花白眉毛一挑,沉声道:“为什么?”

    李慕白道:“这孩子,不是纯粹的官家人。南缰风云际会,全赖此子,他与我们有大功,是自己人!”

    “是他?”

    卢仲伽微露恍然之色,上下打量杨帆一番,忽然把嘴角一撇,刻薄地道:“他有什么本领?不过是我们的一枚棋子,在我们的摆布下做事罢了!”

    想到自己最为器重的长孙败于沈沐之手,内中许多关键,不无这个小子的原因,卢仲伽对杨帆更加憎恶,他转向李慕白,肃然道:“老李,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已经跟我孙儿对上了,那他就得死!”

    李慕白缓缓站起,沉声道:“此人,老夫甚为重视!”

    卢仲伽道:“为了一个外人小辈,值得你跟我翻脸?”

    宁珂姑娘生怕李慕白被卢老太爷说服,紧张地唤道:“老太公!”

    宁珂嘴里唤着,心里却也清楚,这些世家长者,一辈子为了家族为了权利,别看他们平时如何的慈祥,骨子里都是很冷血的人,一切唯利益为重。如果需要,便是骨肉亲情也可割舍。

    如今卢仲伽话已说的这么重,李慕白会为了杨帆与卢氏失和么?宁珂自己都不信,所以她的脸色已经苍白起来,嘴里唤着李太公,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却在不断向杨帆使着眼色,示意他赶紧逃走。虽然逃走不易,可是……卢老头子就在厅上站着呢,你就想不到抓他为人质?

    奈何宁珂连使眼色,杨帆却还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那儿,明明看到了她的眼神,也不知是反应不过来还是对李太公抱着万一的希望,依旧动也不动,宁珂心中着急,额头都沁出汗来。可她没法喊,一喊出口便也无效了。

    卢仲伽盯着李慕白,缓缓地道:“我孙儿错了,也得将错就错。此人一死,一了百了!我老头子承你这个情,如何?”

    杨帆“嗤”地一声,笑了。他缓缓站起,笑吟吟地道:“杨某平生最讨厌视他人性命如草芥,目高于顶、自命不凡的蠢货!平时见到一个都觉得反胃,今天居然见着一家子,难道是因为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么!”

    独孤宇一个没拉住,杨帆已经从放满酒菜的几案上一步跨了过去:“你那狂妄无知的孙子要杀我,你这暴戾乖张的老混蛋跟别人商量着要杀我,自始至终,你们有没有想过,要问问我本人答不答应?”

    杨帆猛一甩手,便自袖中飞出一物,穿过轩窗,飞至曲江上方,“砰”地一声炸开,如一丛金菊于半空绽放!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