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世家代理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长长的车队回了城,便向各自府邸所在的坊里散去。

    独孤世家的车驾中,头一辆车上,独孤宇正与杨帆侃侃而谈,后一辆车上,宁珂姑娘正在打盹。她蜷缩着身子,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船娘坐在榻边,宠溺地撩开拂在她腮旁的一绺青丝,就像照顾自己年幼的女儿。

    “英雄可以造时势,时势也可以造英雄。很多时候,英雄与时势是相辅相承的,仅靠英雄不行,仅靠时势也不行,英雄是水,时势是形,水与形相互作用,才能激起滔天巨浪,才能咆哮千里。

    就像这一回,二郎自姚州而至蛮州,自蛮州而至潘州,方造成如今南疆这种局势。这其中,土蛮俚僚、御史酷吏还有二郎你的不同作为,共同造出了眼下这个局面,于各方来说,结果也不相同,同样是这个时势,于御史台而言就是灭顶之灾,于二郎而言呢?虽无害处,却也没有多少益处!”

    独孤宇说的很缓慢,言辞条理清楚,透着一种令人信服的味道。他并不是一个蠢才,如果他蠢,就算他是嫡房长孙,也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哪怕背后有他小妹相助。

    世家大族能传承千年,自然有其生存之道,他们尊奉嫡长制度,可若嫡房长子是个废物,那也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

    “原因是这个机遇,二郎并没有抓住,所以很多本来与此事并没有关系的人,反而可以利用这个时势,从中获取利益。诸如二武、二张、太平、世家门阀、权臣贵戚,个个闻利而动,偏偏造就了这一切的二郎,无法从中得到一点好处。

    如陈胜吴广揭竿造反。成就的却是刘邦的霸业和项羽的千古英名。这种情形,自古有之,率先搅起风云者,最后却因种种因由而没落,当年附从其后为其部属的一个小小人物,最后可能恰恰是成就大事的那个人。

    再如我朝,皇太子李承乾与嫡次子魏王李泰争嗣,最终却为高宗皇帝做了嫁衣。刘邦、项羽、高宗这些人是生来就命好,坐在那里不用争不用抢。自有天意把偌大的好处拱手送给他么?

    那只因为,他们能够准确地判断机会、抓住机会,利用时势。不该出头时就韬光隐晦,该出手时绝不犹豫。如此,再得气运之助、时势之助。何愁不能成就大业!二郎是英雄,可惜这大好机会却要与二郎擦肩而过,我独孤世家可以帮助二郎利用时势!”

    杨帆摸摸鼻子,微笑道:“独孤兄说的在下都要热血沸腾了。不过……,独孤兄真的知道我想要什么?想要一起做大事,就得志同道合,才能走的长远!”

    独孤宇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出大概。二郎既与沈沐为友,至少不是女帝忠臣了,匡扶李氏,恢复大唐江山。这应该是二郎的意愿之一吧?这一点,我们的志向是相同的!

    二郎以朝廷命官之身,能够与沈沐为谋,说明你也有自己的追求。或者你热衷的不是权力,可是毫无疑问。你想做的事,需要权力,这一点,只要我们合作,你一样可以距目标更进一步。不!是……近了一大步!”

    杨帆听的暗暗心惊,独孤宇连这都猜测的出来,那别人……

    随即他便想起,独孤世家是关陇集团的一份子,从宁珂姑娘和李老太公的亲近来看,和山东士族走的也很近。反武本就是山东士族和关陇集团的共同目标,他们之间有所合作并不稀奇。

    而沈沐是山东士族设立的外围组织“继嗣堂”的掌舵人,他的主要活动范围就在长安和陇右,独孤宇只要有心,想知道自己与沈沐的合作,并从而判断出一些东西并不稀奇。至于二张乃至二武甚至皇帝,这层窗户纸不捅破,却始终不可能知道的,这才安下心来。

    杨帆与“继嗣堂”的关系是盟友,盟友选择的自由度自然就很大了。尤其是继嗣堂如今一分为二,原本依附于显宗的隐宗独立出来,成了单独的一股势力,显隐二宗明争暗斗,相互牵制。他与隐宗是友,与显宗是敌,这自由度就更大了。

    所以,如果有其他的势力可以合作,可以助他达成自己的目标,杨帆并不介意多结纳一方势力。可是如此一来,与隐宗的关系就不可能还像现在这般密切了,整个关陇集团都已没落,独孤世家能够提供多大助力?这其中的得与失……

    杨帆垂睑沉思片刻,慢慢抬起头来,眼神锐利起来:“独孤兄想要我做什么,又能为我提供些什么?”

    独孤宇紧张起来,他知道,能否说服杨帆,接下来的话将至关重要……

    ※※※※※※※※※※※※※※※※※※※※※※※※※※※※※

    十几头大白鹅步调从容,大摇大摆地走上来,“轧轧”地叫着,严肃郑重,虽然是为了抢食,依旧颇有君子风度。

    很多人都喜欢养宠物,李慕白最喜欢豢养的是白鹅。他穿着一袭葛衣,笑眯眯地抛下手中的食物,拍拍手掌,这才向站立一旁的林子雄问道:“怎么?杨帆被宁珂那丫头截走了?”

    “是!小的到了公孙府上一问才知道杨帆没有回去,不过他的牛车倒是驶回去了,问过车夫才知道,杨帆被独孤世家请去了,说是要帮他诊治。”

    李慕白听自家的晚辈回来,说到杨帆没有随着太平公主一起离开,马上就让林子雄去邀请他,结果林子雄却扑了个空,杨帆根本没有回府。

    李慕白呵呵笑道:“看吧,你还奇怪老夫为何如此看重这个后生。宁珂那丫头,可是长了一双识宝的眼睛啊,她既倾心结纳,这个人还差得了?”

    林子雄陪笑道:“是!小的愚昧,不解太公真意。”

    李慕白摇摇头,走到一旁葡萄架下一张藤椅上坐下,一只大白鹅一拽一拽地走过来,在他的木屐上“梆梆”地啄了几下,李慕白笑着抬了抬脚,道:“去去!”

    轰走了大白鹅,李慕白便躺在藤椅上,闭起双眼,轻轻摇晃着身子,说道:“我们这些世家,各个实力非凡、人脉广阔,可细究起来,和皇权天下比,每一家都是很弱小的,若以一家之力对抗皇权,结果可想而知。

    可是一个家族有了如此庞大的规模,自然就有自己的诉求,以一家之力不足以对抗皇权,又不可能继续扩张下去,行那改朝换代自己坐天下的事,那就只有联合!联合其他的高门世家。

    一个世家不足惧,那么十个百个呢?几十个几百个世家结成同盟,就有了和皇权讨价还价的实力。可这,不是两军作战,也不可能如此的藐视皇权,堂而皇之的告诉皇帝,我们这些世家是一体的,我们要和你谈事情,那怎么办?

    那就只能运用我们庞大的影响力,通过各个层面把我们的诉求隐藏在天下人的诉求之下,反馈到皇帝面前。而要做这些事情,总要有一个人出面来统筹、安排、代理!由他来总结、平衡各个世家的要求,再牵头向朝廷施加影响。”

    林子雄小心地说道:“这些事,现在不是由‘继嗣堂’在做么?”

    李太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是,他们做的并不好!尤其是……,两个混账小子,为了争权夺利,把功夫都用在内斗上之后,几乎再没有对皇朝产生任何影响。”

    李太公在扶手上轻轻拍了两下,加重语气道:“这个人,不一定只有一个人,也不一定一直是同一个人,你明白么?”

    林子雄有些动容,吃惊地道:“难道……太公看中了杨帆?”

    李太公双手交叉于腹前,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缓缓地道:“此时言之尚早。或者,只是让他在这个时候、这件事上发生作用。长远的话,他是否有那个能力,现在还不知道。即便他有那个能力,也依旧不能付以重任!”

    李太公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他终究不是我们的一份子,各大世家岂能接纳?上一次,老夫纡尊降贵,亲自去见他,偏被卢宾之那个混账小子给搅了。三日之后,老夫诞辰,你且下份请柬,叫他来,老夫见见他再说。”

    杨帆听了独孤宇的话,一时目瞪口呆,被他的大胆规划给吓住了,他惊叹道:“这是……独孤兄的主意,还是整个独孤世家的意思?”

    独孤宇这时哪能含糊,毫不脸红地冒领了小妹的功劳:“当然是我的主意!而我,是独孤世家家主,我的意思,就是整个独孤世家的意思,我会倾整个家族之力助你成事!”

    杨帆迟疑道:“恐怕,这不合山东士族的规矩。”

    独孤宇冷笑道:“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山东士族自汉晋至今,破规矩的事儿还少了?”

    杨帆呵呵笑道:“好!独孤兄真的打动我了,不过,我得先见识过你们的能力再说!”

    独孤宇也笑起来:“那是自然!”

    杨帆又道:“我在此地不会待太久,最多一个月,就得返回洛阳!”

    独孤宇欣然道:“时间不是问题,距离也不是问题!何况,小……小兄早就开始着手准备了,或许用不了一个月便见分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