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五百九十五章 考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老太公,杨郎中到了。”

    “呵呵,请他进来吧!”

    杨帆掸掸衣衫,举步走进厅去。

    厅堂很大,这是杨帆的第一个感觉。

    客厅里人很多,这是杨帆的第二个感觉。

    宽大的厅堂上,一张张坐榻、一张张小几,是如今只有达官贵人才会不厌其烦地坚持执行的古老的分餐制。

    每张几案上都罢着丰盛的食物和古老的器具。木胎漆制的羽觞、青铜的酒樽、原木的西樽勺……

    每张几案后面都坐着一个打扮庄重严肃、衣袍式样有些复古的客人,十之**都是老人,最年轻的业已两鬓斑白,和那些古老的酒具很般配。

    这个帝国正由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人统治着,而这些千年世家则是由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们掌握着,无论是他们的智慧、经验还是阅历,都是岁月的积累和沉淀,没有人敢小觑,杨帆并不敬畏他们的地位和权势,但是对这些睿智的长者,他保持了充分的尊重。

    李慕白已经换上了一身寿袍,笑吟吟地坐在上首看着他,杨帆举步上前,用沉稳有力的声音高声向老人祝寿。

    老人们都知道李慕白很欣赏眼前这个后生,有意自沈沐之后再提携一个晚辈。但这需要他们的共同点头,只要他们一点头,眼前这个年轻人马上就可以拥有一笔挥霍不尽的巨大财富和无穷无尽的人脉资源,虽然这份权力还远远不及姜公子。

    ‘继嗣堂’原本并不存在什么显宗和隐宗。‘继嗣堂’是众世家公推出来的世家代理人,是唯一的,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沈沐居然自‘继嗣堂’中拉起一支足以与姜公子抗衡的力量,愣是把‘继嗣堂’的一个外围组织‘暗影’,变成了平起平坐的隐宗,以致‘继嗣堂’一分为二。

    如今他们同意李慕白的提议,愿意于姜公子和沈沐之外再建一支力量,为的是稳定‘继嗣堂’的架构,但是沈沐前车之鉴,他们当然不会给杨帆一支有希望再分裂出第三宗的巨大力量。即便如此,这样的力量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他们虽然相信李慕白的眼光,但是他们也需要对杨帆进行进一步的考量,以确认这个人的能力。而今天,他们只是先见一见这个人。杨帆不卑不亢、中规中矩的表现,给这些老家伙留下的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

    这时,侧门有人蹑手蹑脚地进来,不止一个人,他们赤着双足,分别走向各自的主人,一番耳语之后,老人们看向杨帆的目光便有些怪异了。很显然,刚才发生在花园里的那一幕。他们已经知道了。

    “邀天之幸。老头子已经年过古稀,今年都八十八了,还是活蹦乱蹦的。呵呵,原想着,大寿就不要过了。邀上三五知己喝几杯酒也就算了。可是孩子们不答应,这才叼扰许多亲朋好友。”

    李太公红光满面地道:“这厅里,都是老夫的多年知交,都是些老家伙。二郎的名声,老夫这些位知交好友都是听说过的,你且与大家一起坐坐,大家都想见见你,认识一下。二郎是年轻人,坐在这儿,怕是酒也喝不痛快。一会儿由老夫的几个孙子陪二郎到前面去饮酒,你们自管喝个痛快就是,呵呵……”

    李太公说着,司仪便走到杨帆身旁,引他入座。杨帆的座位在最下首,论年纪,在场这些人里面除了独孤宇,其他人中最小的都能当他爷爷,也没什么不服气的,杨帆到了案后依照古礼一丝不苟地跪坐下来,整理了一下袍袂,这才抬起头来。

    未及寻找独孤宇的所在,也未及打量其他人的模样,杨帆先向李慕白看了一眼,这才意外地发现,宁珂姑娘正坐在李慕白身旁。她穿着一袭长束裹深衣,对襟大袖,外披半臂,那衣服是深青色的,视线角度微微一错,便会发现那衣料隐泛红光,也不晓得是什么质料,倒是给宁珂过于白嫩的脸蛋增添了几分红润。

    她乌鸦鸦的秀发梳着‘惊鹄髻’,酷似一只展翅欲飞的惊鸟,因是尚未出阁的女子,髻下又留了一段发尾披垂于肩后,仿若一只燕尾,显得十分典雅。见杨帆向她望来,宁珂向他优雅地一颔首。

    一个白发老者忽然发问,打断了杨帆与宁珂的眉眼交流:“老夫听说,二郎是交趾人氏?”

    这些人杨帆都不认识,李慕白似也无意引荐,今日本来就是众世家对杨帆的一番考量,重要的是杨帆的表现。杨帆看了他一眼,颔首道:“是!晚辈自幼长于交趾,成年后才入洛阳。”

    交趾从秦代起就是中原王朝的领土,其间虽有反复,但是这些老头子们心中,那里始终是中原王朝的领地,倒没有因此把杨帆当作外国人,只是那里地处偏远了些,难免给人一种未开化的感觉。

    老者点了点头,道:“二郎小小年纪,在京中且毫无人脉根基,短短几年,能有偌大成就,令人钦佩。”

    杨帆与太平公主的韵事传闻,他们是知道的,可杨帆所立的功业都是凭的真本事,便是他真与太平公主有些什么关系,那也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机遇,重要的还是他有那个能力。世家之间为了结盟、联合,还常要通过女子联姻呢,可是谁会把他们的功业归结于儿女联姻的功劳?薛怀义是女皇帝的面首,女皇帝曾两次命他带兵出征,统帅大军数十万,无数名将良臣为辅,他立过什么功劳了?

    所以这些世家长者虽然听说过杨帆与太平公主的事,也相信这是事实,却并没有因此轻鄙他,更没有因此把他的成就归结为一个女人的帮助。如果这些世家长者的见识那种浅薄粗鄙。与市井儿何异。

    杨帆欠身道:“长者过奖,晚辈能有今日,固然有个人的努力,可是也不乏贵人的扶持和立功的机缘。”

    这番对答不但妥贴,而且正合这些老家伙的心意,人在年轻时,常常觉得我命在我不在天,这些世家出身的人有强大的家世背景,就更是如此。

    可人越老,对天地就越是敬畏。就越发觉得冥冥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影响着世间的一切,杨帆这番话结合他们多年的经历,令他们颇为认同。

    众老纷纷点头,李慕白见众人欣赏。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以手抚须,怡然而乐。

    这时,忽然又有一个老者问道:“二郎的英雄事迹,老夫亦有耳闻。诸如在薛延陀智戏突厥大叶护,挑起阿史那、阿史德两族争端;在吐蕃略施小计,挑起吐蕃王和大相论钦陵之间的明争暗斗‘此番王孝杰兵发安西,吐蕃王不肯派出论钦陵,才使我朝顺利得手,而论钦陵因此对吐蕃王更加猜忌。双方已水火不容;再如南疆之行……”

    这些人对杨帆的事迹当真了如指掌。比皇帝知道的还多,听着骇人,说穿了一文不值,杨帆做些事时可没瞒着世家,其中很多事还是世家帮着他做的。比如了解突厥形势、潜入薛延陀。冒充阿史那沐丝,这一路相随的小飞将张义等人就是世家势力。

    再比如在吐蕃离间王相,之前种种准备,包括那作饵的中原商人。也是一个世家子弟,在南疆,杨帆除了在姚州时因为事发突然,只能靠他自己孤军奋战,可是后期就开始有世家参与了。

    这人一口气列举了杨帆生平种种得意之举……

    说是生平或者有些夸张,可杨帆才多大年纪,从一介坊丁小民到如今官居五品,在此期间他所做下的大事,多少人穷其一生也难做下一件,仅凭这些,他就足以笑傲官场了。

    说完之后,这人道:“老夫观二郎一向所为,最擅用智。男儿征战天下,最喜大杀四方、剑扫**,战绩辉煌,彪炳史册。而二郎所为,虽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却声名不显,否则现在早已天下知闻了,是因为二郎当时无兵权在手,无相应实力,不得已而为之么?”

    杨帆知道,这是老家伙们在考量他做事的风格和方法了,便认真答道:“智与力,如果两者我都可以用,都可以达到目的,那么晚辈必然舍力而用智。如果不得已,用智难达目的,晚辈才会选择力。

    原因很简单,杀人一千,自损半百,用力虽是个人成名之捷径,牺牲的却是无数人的性命。一将功成,万骨成枯,而且,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如果能用智慧能达到目的,为何要用武力弄得满目沧夷?”

    另一名老者呵呵笑道:“如此说来,二郎做事,智与力皆可达成所愿时,必选智而弃力了,那么在二郎以为,智是达成目的的最佳手段么?”

    杨帆侃侃而谈道:“晚辈以为,智与力,都只是手段,要达到目的,需要的是文治教化。而智慧,只是文治教化的一种外在表现。汉高祖曾说:‘勇者得天下,谋者治天下’,其实得天下,于武力之上,也需要谋来主导,否则若论勇谁比得霸王之勇,为何得天下的却是刘邦?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温酒斩华雄,驰骋沙场,顿挫激昂,却也不免败走麦城。谋者用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智者如孙膑,金蝉脱壳,智出大梁,于马陵道一雪前耻。

    英雄只是一瞬间事,能成千古功业的,莫不是会借势、会用谋、会用智、懂文治的人。鬼谷先生曾于鬼谷论剑:“匹夫之剑,运如风生,可取人命;将军之剑,攻城掠地,威震四方,但王者之剑一旦用起,可平定诸侯,一统天下。”

    一个白发老头儿突然笑问道:“既然二郎鄙力尚智,尤崇文治。为何在后花园中耻笑那些读书郎是在‘和泥巴’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