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章 困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自李府寿宴之后,只是偶尔去独孤府一趟,其余时间都在公孙府陪着小蛮和阿奴。

    自从杨帆回到小蛮身边,小蛮腹中的孩儿倒不像前几天那么闹腾了,大概是因为老爹回来,老娘开心,心情平稳,他在娘亲肚子里也舒坦了。只是偶尔开心起来,才会再度拳打脚踢的表现一番,以示他的存在。那时候就是杨帆夫妻最开心的时候,他们感应着胎儿的一举一动,会笑得合不拢嘴巴。

    虽说小蛮的临产期已经近了,可是具体时间却还是不能确定,这对年轻夫妻当初浑浑噩噩的,一开始小蛮连自己已经有了身孕都不知道,如今又哪能确定具体的产期。孩子稳稳当当地待在娘肚子里,一时没有了要问世的模样,他的娘亲倒是静极思动了,整天跟郎君腻在公孙府的后花园里也觉无聊,便缠着杨帆带她出去逛逛。

    杨帆看她虽然大腹便便,可走动起来倒还轻便,拗不过她的一再要求,这几天便带着她游尽了长安城。有时,他们会去大慈恩寺、青龙寺,看那西域胡人表演吞剑、吐火,有时会去东西两市采买东西。

    出行的时候,阿奴和小蛮也会像长安贵族妇人一样,戴一顶遮了全身的“羃離”,因为同行的还有一个公孙姑娘,所以没几天的功夫,大慈恩寺前表演幻术的胡人和东西两市卖稀奇古怪小玩意儿的小贩们,便都掌握了一条规律:

    当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陪着三个头戴“羃離”的女子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那个男人会很大方的打赏、会很随意地买一堆破烂,如果那男人不舍得花钱,三个“羃離”女子中身材最高挑的那位姑娘会吼的,所以杨帆很快就成了他们最欢迎的一位客人。

    杨帆带着三个闲极无聊的女人整天东游西逛的时候。姜公子一直住在卢家府邸,闭门不出。

    夕阳西下,姜公子提一壶虾蟆陵的“郎官清”,缓缓走在满地红叶之上。

    满地红叶猩红如雪,白衣飘飘玉树临风,时而他也会举壶酌上一口美酒,修长的背影颇显寂寥。

    因为本属于这座府邸的主人已经携家眷撤回范阳,因此宅中显得非常荒凉,缓缓步于其间的姜公子也尤其显得孤单。虽然他的旁边还亦步亦趋地陪着一个人,可是从他骨子里,依旧透出无尽的孤单。

    亦步亦趋尾随其后的那个人,正在轻声地向他禀报着:“大食宝马咱们今年一匹也没有得到,因为自河中地区而来的马贩。都被突厥十姓部落给劫住了。契丹和回纥给咱们提供普通战马匹的那几家马商,现在与小飞将张义走动越来越近,今年给咱们提供的普通战马较之去年也少了六成,明年……恐怕会更少……”

    那人越说心中便越是恐惧,偷偷抬头睨一眼姜公子的脸色,从侧后方看去,姜公子的脸色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怒意,可姜公子平静时是这样,大怒时也是这样,那人不知道公子现在是否已经勃然大怒。心中更是惴惴。

    姜公子淡淡地道:“大食马能解人语,最受官宦豪门和军中将领喜爱,这不仅仅是一笔收入的问题,也是联系我们与世家豪门和军中将领的一条纽带。断不得!而普通战马……,突厥和回纥那些马商惟利是图。不管沈沐出多少钱,只要我们都比他多出一成价钱,也未必就抢不回来!”

    “是!”

    身后那人见公子没有发怒,暗暗松了口气,可是嘴里却有点发苦。

    安西四镇是东行要道,而沈沐早早就与西突厥十姓部落建立了联系,就连西突厥十姓部落中的突其施部大首领乌质勒能够取代阿史那斛瑟罗,成为十姓部落的真正可汗,都是靠沈沐的资助。

    如今,安西四镇到手,西突厥十姓部落返回故土,回报终于开始了。

    这一项回报就是宝马。

    大食马高大威武,是高门大姓乃至各地军中将领最爱之物,一匹宝马千金难求,可是自西域诸国过来的宝马,都被西突厥垄断,转而入落沈沐的手中。

    不只是马,还有骆驼。

    骆驼是沙漠之舟,沈沐对西突厥十姓部落的投资,使得他现在独占了西域八成以上的骆驼生意。而骆驼不仅是商队通过戈壁和高原荒时脚程最迅速也最安全的代步工具,朝廷的军队重新拓展到安西四镇,影响远及河中地区后,对骆驼的需求量也是与日俱增。

    大食马虽好,可是价格太过高昂,大唐军中是不可能大量装备的,所以普通的军用战马,依旧以蒙古矮种马为主。大唐自己也养马,但所养战马远远不能满足军队的要求,每年需要购入大批战马,来源就是西突厥和回纥。

    而小飞将张义纵横西域做马匪的这几年,不知不觉间就与西突厥和回纥两国最大的几个马匹供应商建立了联系,早在姜公子长安斗法失败,被迫弃经营多年的长安败走洛阳时起,这几个与他合作多年的大马商就倒戈投向沈沐一方。

    正如姜公子所说,这不仅仅是一笔庞大收入的问题,而是通过军马生意,对军方和西域各大势力能够施加的影响和与他们之间建立的密切关系。拥有这些,他才是呼风唤雨的无冕之王,没有这些,他能影响谁?

    姜公子似也知道此事说来容易,挽回实属不易,缓缓行了片刻,又道:“当务之急,是建立我们新的马匹来源,沈沐在西域卧薪尝胆、苦心经营多年,如今风头正劲,一时不可掠其锋芒,那我们就同渤海靺鞨、室韦和奚部落建立……”

    姜公子说到这儿,突然站住脚步,眼神直直望向天空,半晌之后,脸色陡变:“沈沐去了高丽!”

    两人长安一战是为了争权,可对世家来说,无异于同室操戈。斗法之后,世家承认了沈沐的强大和姜公子的失败,但是对沈沐也做了惩罚,直接把他“发配”到高丽开拓商路去了。

    可是姜公子却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杨帆会安心只待在高丽么?他去高丽,究竟是身不由己,还是主动为之?

    想想他当初经略西域时的种种手段,如果说投资于突其施的大首领乌质勒还算是有迹可寻的话,他派张义去做马匪就完全是天马行空了,谁能想到他的真正目的不仅仅是以战养战培养一支私兵,还是籍此同突厥和回纥的大马商建立联系?

    以他一向喜欢把真实目的深藏不露的作法,他去高丽,只怕也是冲着渤海靺鞨、室韦和奚部落等东北地区的强大势力去的。姜公子越想越是惊惧,心中躁热,掌心都沁出汗来。

    旁边那人见他脸色难看之极,小心翼翼地道:“属下立即安排人着手接触渤海靺鞨、室韦和奚部落的大酋首领试试,或者……沈沐未必想得那么久远。”

    姜公子就像脖子生了锈,半晌才艰难地摇了摇,道:“牛马原是我们的一项重要生意,如果要弃了这一门生意,另辟财路,固然容易,可是我们多年辛苦打下的人脉关系就废了,所有因这项生意才联系起来的强大势力,都会断了。”

    他不止脖子像是生了锈,声音仿佛也生了锈,涩得十分难听:“你且试试吧,如果事不可为,那就转向南疆,川马和滇马虽然矮小一些,却有长力,短程不及大宛良驹,远路却还更胜一筹,凭着咱们昔日结下的交情,他们未必不收。沈沐想困死我,彻底毁掉我的基业,不可能!”

    话犹未了,便有一人远远行来,虽不是奔跑,可是步伐迈得极大,速度极快,比常人奔跑还要迅疾几分,一路行来,激得脚下猩红枫叶翻飞不已,倒似他脚下架了一对风火轮,一路行来,烈焰翻腾。

    “公子,洛京以八百里快马送来的急报!”那人到了姜公子面前,连礼都来不及施,便匆匆递上一份密札。姜公子匆匆拆开密札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一双手都有些微微地发起抖来。

    女皇武则天调秋官郎中杨帆入天官衙门,任天官郎中,权知天官侍郎。自武则天登基以后,便按周制把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改为天地春夏秋冬六部。天官衙门就是吏部,隋唐时期,吏部就是尚书省六部之首,杨帆升官了!

    姜公子倒不在乎杨帆升官,也不在乎他从刑部调到吏部,问题是为什么这时升他的官,为什么让他权知天官侍郎,权知就是代理,杨帆代理吏部侍郎,那吏部的吏部司、司封司、司勋司、考功司就全部在他掌握之下,他就有权决定天下文官的任免、考课、升降、勋封、调动等等一切!

    此时此刻,武则天突然把杨帆调到吏部,并且给了他几乎可以在吏部行使的一切权力,目的何在?

    姜公子马上想到了正在朝廷、世家等各方势力紧锣密鼓、兴高采烈、有志一同地大搞清洗的南疆边州,马上想到了所有人都眼红红地盯着的那块肥肉,女皇帝……要把这块肥肉交给杨帆来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