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一十二章 闯,三人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姜公子,被很体面地软禁了。

    他的行踪可以瞒得过别人,却不可能瞒得过七宗五姓这些世家,本来他秘密潜回长安的这层窗户纸谁都不会主动去捅破,但是随着他昨夜对杨帆的行刺之举,这层窗户纸就不能不捅破了。

    刺杀杨帆,本来的确是他解决困境的唯一办法。

    一方面,世家因为显隐两宗的明争暗斗,渐渐感觉到继嗣堂尾大不掉,一定程度上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所以想再树立一个代言人,从姜公子手中分出一部分职权,形成明暗隐三方势力架构。三者互为补充,互为制衡,可以更好地保证继嗣堂的稳定。

    另一方面,皇帝感觉到觊觎南疆这块肥肉的势力太多,她有心借助杨帆来做为分配南疆利益的关键人物,如此一来,既能避免自己与世家门阀之间的矛盾激化,又可利用杨帆与南疆土司酋领们之间的友情来安抚他们,还能最大限度地满足站在自己一边的势力需求。

    两件事作用到一起,杨帆便脱颖而出,成了姜公子的心腹大患。

    杨帆挟势而来,既合皇帝心意,又合世家心意,又是惟一不受南疆土酋抵触的人物,除了让他死,姜公子再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就算他再如何的智计无双,也不可能凭一计之妙同时影响这么多方面的势力首脑。

    杀了杨帆,不管杨帆曾经拥有多么大的优势,一个死人也不可能再对他产生任何威胁。固然,杨帆的死,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但是相对于无可破解的困境,这场风浪他还禁得起。所以刺杀杨帆固然是一招险棋。却也是他扭转败局的一个好机会。

    可是,杨帆没有死!

    如果仅仅是杨帆没有死,那就真如海盗尤浩洋当年贿买的那两个牢头儿一样了,杨帆就算恨他入骨,也得另找机会报复,而他虽然再败一局,要被迫分割出一部分权力给杨帆,但蜇伏起来之后也未必没有机会再伺机反扑。

    可惜,尤浩洋一个自作聪明的举动把他毁了。绑架一个十月怀胎的孕妇。就算是偏帮他的世家也无话可说,这种事情就算真正的山贼强盗,讲究点道义的都干不出来,更何况这些以‘诗书传家、仁义继世’相标榜的世家高门。

    天下不只有山东士族,起码这件事就瞒不过地头蛇关陇世家。此事处断不公的话,山东士族名声扫地,今后再也不用抬头看人了,他们将永远背上这个污点。这个后果太严重,他们承担不起,所以姜公子才会悲凉地说是“天将亡我,非战之罪!”

    杨帆这个苦主。绝不会放过这个挟道义正理反扑的机会。

    关陇集团难得抓到一个压山东士族一头的机会,一定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

    而山东士族也不是铁板一块,这件事不是所有世家的利益得失,相反。处理得当的话,他们将得到一个更好的代言人,还可以理直气壮地剔除他这个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人,又能把卢家的排名往下拉一拉。大家的地位往上升一升,他们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么?

    姜公子心里很清楚。现在用这种不撕破脸皮的方式把他软禁起来,是因为世家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商量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等到那班老头子们商量出一个解决的办法,那时就该对他进行审判了。

    可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姜公子又岂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手里掌握着小蛮和杨帆的孩子,就等于控制了杨帆,也许经此一事,他将声名狼藉,可是至少他还掌握着最实际的利益,他还有一战之力!

    至此,姜公子终于抛弃了他所有的孤芳自赏、自鸣得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辎铢必较的“商人”,他不想等着那帮老头子来决定他的未来,他要离开这里,回到长安,背倚范阳根基之地,手握继嗣堂中完全由他掌握的力量,再回头跟世家讨价还价。

    可是,想走就那么容易么?世家既然直接让子弟们堵了他的大门,又岂会不防备他的逃离。

    姜公子此次带来长安的人,并不都是他的绝对心腹,现在派在外围的那些人就不是,他们之中有些是继嗣堂中别的首领人物的心腹,有的是从各大世家充入的,他们只管听命行事,事实上并不清楚宗主在做什么。

    如今随着各大世家公子的闯入,这些人已经疑惑、警觉起来。那个为小蛮接生的女杀手是清河崔家的人,此刻她就在疑惑地思考:“宗主……究竟在做什么?”

    姜公子身边的人也不是非常可靠了,他想要逃走,就要把这些人也都蒙在鼓里才行,可是想要瞒过这许多人,谈何容易!

    ※※※※※※※※※※※※※※※※※※※※※※※※※

    卖甑糕的小贩站在杨帆面前,汗水在脸上蜿蜒成了几道小溪。

    他跑的很急,心里很紧张,现在压力也很大。

    站他面前的杨帆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可是他就这么在面前站着,那小贩却感到仿佛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岳亘于面前,好象倾倒下来,就能把他压成肉泥,这种心理压力太沉重了,所以刚一站到杨帆面前,他的汗水就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有消息了?”

    杨帆垂着双手站在他的面前,五指空握,仿佛握紧了一口刀,小贩抬起袖子擦了把汗水,结结巴巴地答道:“打……打听清楚了,长安城里……属于卢家的府……府邸一共有十……一座,在城郊有四处别业……”

    “姜公子在哪?”

    杨帆沉声一喝,把小贩吓得一哆嗦,登时也不结巴了,很干脆地答道:“有三处地方!”

    杨帆的眉毛拧了起来,厉声道:“有三处地方?”

    “是!仓促之间,无法确认他的准确所在。我们动用了所有人手,只查到有三座府邸最为可疑……”

    小贩说话时,眼神微微垂了下来。

    他有点心虚,他们已经查到了姜公子的准确所在,但是他们不敢直接说给杨帆听。虽然他们与显宗明争暗斗,但是所有的手段一直都在规则之内,偶尔有些过激的举动,也是在双方心照不宣的情况下进行。

    眼下可不同,杨帆虽是他们的盟友。毕竟是个外人,瞧杨帆这样子,马上就要杀人似的,如果把姜公子的下落告诉他,不管他是带兵去还是单枪匹马杀过去。这事都要闹得不可收拾了,那时隐宗算是从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吃里扒外么?

    不管是杨帆带兵宰了姜公子,还是单枪匹马杀去被姜公子宰了,那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可杨帆明明已发雷霆之怒,他们同样不敢得罪了他。

    两个选择、两个结果,都是他们承担不起的后果。沈沐不在,没人做得了这个主。所以,他说出了三个地方:“兴宁坊、靖安坊和永平坊。”

    三个地方中有一个是真的,这样就不会触怒杨帆。三个地方之中。按照远近的顺序,最远的那一个才是真的,这样就可以给姜公子留出充裕的回避时间。

    如果杨帆不是率着大军去,姜公子不需要回避那也不打紧。这三个地方分别分布在长安城的东、南、西三个地方,全跑一圈等于转悠大半个长安城。这时间足够那些世家站出来调停了。

    他们也算是用心良苦了,可是他们业已知道杨帆如此震怒是因为他的妻子被人掳走,而且他的妻子已经十月怀胎分娩在即,心中难免有愧,哪敢与杨帆对视。

    杨帆心急如焚,倒是没有察觉这小贩心虚的表现,他现在只愁找不到地方,他总不能提着刀满长安城的转悠,见到一户人家就打将进去吧。杨帆又问清了卢氏府邸在这三个坊中的详细所在,牢牢记在心头,才道:“有劳了!”

    杨帆刚刚走到门口,天爱奴就从廊柱上蛇一般滑了下来,她穿着一身青色劲装,袖口裤腿都扎紧着,显然早已做好了准备,恐怕那些很久不再被她带在身上的要命玩意儿这时都已准备齐全。

    阿呶清秀的眉宇间一片煞气,用冷咧的声音道:“我跟你一起去!”

    杨帆点了点头,二人也不说话,并肩向外就闯。

    “还有我!”

    公孙兰芷一身红色劲装,系着红色的披风,肩头扛着她的大剑,从一丛花木后面转了出来,威风凛凛、很爷们地朗声道:“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我!”

    杨帆迟疑道:“公孙姑娘,这是杨某的家事,你……”

    公孙兰芷把大剑往地上一顿,铿锵有力地答道:“小蛮是我师妹,我可不是外人!”

    杨帆长长吸了口气,大声道:“好!那么……你我同去,我们三人,闯一闯他姜公子的龙潭虎穴!”

    公孙兰芷大喜,雀跃道:“我已备下骏马,你们随我来!”

    裴大娘站在长廊一角,一身劲装武服,颈下系了一条黑色的面巾,眼见宝贝女儿跟着杨帆离去,焦急不已,欲待拦阻,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焦急之中有些分神,及至察觉有人靠近那人已经到了身边,裴大娘大吃一惊,霍然转身,就见丈夫公孙不凡一袭青衫,正负手站在旁边凝望着女儿远去的方向,裴大娘松了口气,对公孙不凡道:“郎君,你快劝劝兰芷……”

    “兰芷比你懂事的多!”

    公孙不凡先是冷然打断她的话,沉默片刻,缓缓转过身去,低沉地道:“做错了事,就该全力去弥补,让女儿帮帮你吧,看好她,你们要……平安地回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