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场热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们之中出了内奸,公子必须马上返回洛阳。公子吩咐你做一件事。你……”

    白衣人神情严肃,声音越来越低,身子也向古姑娘凑过去,古姑娘下意识地侧过耳朵,白衣人却突然暴起,一把扣住了她的头顶。

    古姑娘生得珠圆玉润颇有姿色,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可这白衣人却没有一点怜花惜玉的意思,一只手牢牢固定住古姑娘的头颅,另一只手便倏然扣住她圆润小巧的下巴,用力向旁边一掰。

    “咔”地一声,古姑娘的脖子发出一声脆响,她惊愕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那白衣人,一如昨夜的尤海洋,身子已不受控制地软下去。

    “沙沙~~”

    一阵悉索的脚步声传来,白衣人微微一惊,飞起一脚,正踢在古姑娘的心口,把她刚刚软倒在地的娇躯踹进怒绽的一丛菊花深处。

    一个佩剑的侍卫从草丛后面踱了出来,他是巡视各处暗桩的,一见白衣人,不由一怔,他认得白衣人是公子身边的心腹侍卫,飞快地向四下一扫,讶然问道:“竹婷呢?”

    白衣人若无其事地道:“公子有密令,叫她去办事。”

    那人“哦”了一声,道:“我再调个人过来。”

    白衣人冷冰冰地道:“不必了!公子已因急事离开,你们就在卢家等候消息,之后会有人知会你们何时返回洛阳!”

    “是!”

    那人扶剑施礼,白衣人旁若无人地从他面前走开……

    卢府外,慘烈的厮杀还在继续。

    七名武士,已经被杀了三人,剩下四人中两人带伤,可是他们已经杀红了眼睛。只管拼命护着马车向外闯。马车上的车夫也不再挥鞭催马,而是大鞭呼啸,向杨帆等人狠狠抽来,功夫居然很是不俗。

    一个侍卫策马冲进,长刀一横,呼啸着卷向杨帆的脖子,杨帆一个镫里藏身,刀自下而上,斜刺里挑向他的心口。侍卫仰身一避,杨帆一刀贴着他的鼻尖刺空,但二马一错镫,杨帆抽腕沉刀,便了一招拖字诀。刀从他的鼻子、嘴巴、胸口一路划将下来。

    两匹快马全力对冲,速度何等之快,杨帆这一记拖刀虽非劈砍,却比劈砍还要厉害,直接把他开膛破肚了。

    公孙兰芷呼啸一声,从马上跃了起来,凌空一旋。四尺余长的大剑宛如离火烈焰,狂野煞厉,猛地挑开一人手中长刀,刺向架车的马夫。那马夫眼见一柄明显晃的利剑刚猛霸道地劈面刺来,不由怪叫一声,斜刺里向外一栽,整个身子跃离了马车。

    公孙兰芷身往下沉。剑往上停,“嚓”地一声把半个棚车顶盖削了下去。

    “铮铮铮!”

    阿奴与人兵刃交击。声音密如骤雨,时不时还有些飞刀短刺奇门暗器夹杂在她舞动的双手间,令人防不胜防,一个侍卫堪堪躲过她一剑,刚一直起腰来,就见一线寒芒夹着鲜红如火的一团红缨向他喉头射来。

    这人再想仰身避让却已来不及了,眼中看到的时候,那枚暗器已经射到,一支飞镖正钉在他的咽喉处,三寸长的飞镖整个没入他的咽喉,外面只剩下一朵红缨,镖上未开血槽,连一滴血都没有溅出来。

    阿奴随即一扬手,一道闪闪发亮的长链“哗愣”一声掷了出去,一只飞抓牢牢扣在了公孙兰芷砍开的缺口上。

    “嗨!”

    阿奴双腿一挟,用力固定住身子,单臂用力一扯,“轰”地一声,车厢四面的挡板被她一下子扯得四分五裂,车中一条大汉正横刀膝前端坐,骤然车厢碎裂,这人一声怪叫,凌空跃起,人刀合一,化作一道惊雷,狠狠劈向离车最近的杨帆。

    其他几个侍卫同时用力一勒马缰,止住了冲锋的势头,向杨帆、阿奴和公孙兰芷圈拢过来,他们接到的命令是车在则突围,车亡则杀人。如今车子尽毁,第一道使命已经完成,他们只有一件事可做:杀人!

    这场浑战杀到现在,他们也没跑出府门多远,亏得卢家宅院巨大,整面围墙后面都是卢家的庄园,这条巷中没有别的住家,路上没有行人,否则这里杀得惊天动地,只要有一个人嚎叫着跑出去,早就惊动了全坊。

    交手到现在,这些人早知道他们不是这一男二女三个煞星的对手,公子给他们的命令是杀人,如果不能杀人,那就只能被人杀。就要被人杀的人,比杀人的人还凶,他们绝望而疯狂地冲上去,只盼着即便杀不掉对方,也能“咬”掉对方的一块肉。

    李太公、王太公、郑太公三个老头子坐着马车一路飞奔,半路上又遇到了一位崔太公:清河崔。四个老头子跟赛马似的往永平坊赶,等他们赶到永平坊卢家大院所在的巷弄时,杨帆三人刚刚提马冲进卢府。

    一个头上戴着黑色抹额、额头饰金、貌相凶悍的大汉举着一口大刀,恶狠狠看着四个老头儿的车驾,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四个白发老头儿的侍卫大惊,赶紧提马冲到前面,其中一人飞身下马,横刀当胸,厉声喝道:“足下……”

    “咕噜噜……”

    对面那凶神恶煞般的大汉身子一晃,一颗脑袋忽然和着一团血雾掉了下来,咕噜噜地滚到了他的足下。

    这人是被阿奴所用的铎鞘切断了脖子,刃过而头不掉,果然是吹毛断发的一柄神兵利器。

    饶是四个老头儿坐的车子减震性能良好,车上又有异常柔软的坐垫,这一路狂奔下来,也快被颠散架了。车子停下后,他们还跟不倒翁似的在车厢里打晃,一时没有爬出来,要不然这一幕没准会把四个老家伙给吓着。

    他们虽然拥有极大的势力,可是亲自杀人的机会却没有,连亲眼看别人杀人的机会都不多,方才这一幕。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他们被人搀出车厢时,尸体已倒,人首分离,满地是血,一片残尸,就连马车都四分五裂,看着虽然恐怖,却也不如眼睁睁看着人头掉下来吓人。

    李太公长长地吸了口气。稳住心神,脸色凝重地吩咐:“留人封锁消息,其他人等,随老夫进府!”

    立即有人返身奔回长巷尽头,阻止有人进入。另有人下了马,匆匆抬尸体和散碎的车辆抬回卢氏大宅,又匆匆铲来土壤,将那地上血迹盖住,还有人四处张望,看看这条巷子里有没有别的住户、谁家园林中有建在高处的亭阁可以看到这里,以期掩盖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四个老头子闯进卢府。叫人扶着踉踉跄跄直奔后宅,走到一半,就见崔湜、郑宇、王思远、李尚隐等人垂头丧气地走来。

    杨帆带着阿奴和公孙兰芷杀气腾腾地闯到卢家后,崔湜本来还打算多拖他一阵子。免得他追上卢宾宓。虽说卢宾宓跑了,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卢宾宓现在做得越绝,事后来自各大世家的制裁就越严厉。

    可要是让他现在和杨帆一战。不论谁死,这事就没办法和平解决了。一旦事情压不住暴露了,就是皇权和世家一战;事情压住了没暴露,就会造成世家内部大分裂,他还不蠢,很清楚这一点。

    可是,架不住他身边有个书呆子郑宇。

    郑书呆子被杨帆一喝就慌慌张张地说了实话。杨帆刚刚在府门外还拦下了一辆车子,此时两相对照,自然相信了郑宇的话,听说还有三辆马车分向三个方向逃逸,顿时大惊失色,立即追循而去。

    崔湜气得发抖,偏偏郑书呆子还说什么“言不信者,行不果”,“人无信无言”,“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一类的痴言蠢话,崔湜懒得跟他啰嗦,急急忙忙就往前走,想去寻到自家阀主汇报情况,结果遇到了四个急疯了的老头儿。

    四个老头儿一见这班世家子弟,立即站住,七嘴八舌地喝问:

    “卢宾宓呢?”

    “杨帆呢?”

    “谁把谁杀了?”

    “同归于尽了?”

    四个老头说完,同时一窒,然后又同时开口,问的还是同样的问题,问完了同时互瞪一眼,不知该不该重复第三遍。

    好在四人声音有高有低、有粗有细,连着问了两遍,虽是异口同声,那些晚辈还是听清了他们在问什么,他们各自的晚辈也是不约而同,抢着上前回答自家老祖宗的问话:

    “太公,卢宾宓强行冲出了府邸!”

    “太公,杨帆没事,已经追出去啦!”

    “太公安心,谁也没死,卢宾宓已经逃了!”

    “太公,他们两人根本就没碰面啊!”

    几个小的七嘴八舌回答完了,也是同时一呆。

    李太公没好气地叫道:“一个一个问,一个一个说!我先来!”

    李太公说完,抢先踏上一步,开口说道:“老夫……”

    “啪!”地一声炸响,随着“老夫”在卢家后园炸开了花,李太公闻声抬头,眯起老花眼向天空望去,天空中炸开一朵绚丽的烟花……

    林子雄一见那朵烟花,脸色登时一变,急忙附耳对李太公说了句话,与此同时,四个老头子身边有识得那烟花作用的人也都急急向家主说明了一番。几个老头儿陡然变色,异口同声地道:“一定是杨帆,快走!”

    众世家子弟茫然四顾,心中只想:“什么事又跟杨帆有关系了?杨帆已经追杀卢宾宓去了呀。”

    他们一脑袋浆糊,这时也顾不上发问,便急急追着四位老太爷去了。

    热闹!

    卢家现在真的很热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