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二十五章 观音成道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慈恩寺老方丈陪着李慕白先游曲池,再游芙蓉院,渐渐来到大雁塔下。

    老方丈笑道:“好教李老施主知道,韦老施主、裴老施主等人今日也来慈恩寺拜观音大士,他们还在大雁塔上,李老施主可要见见他们么?”

    李慕白哼了一声道:“那几个老家伙,面目可憎、言语无趣。我就不见啦,四处转转,拜过观音大士之后,老夫就回去了!”

    说话间,二人来到供奉观音大士的庙宇中,内中正有一人焚香膜拜,口中祷念着:“南无大慈大悲广大灵感有求必应观音菩萨。”

    老方丈不识得那人是谁,急忙向知客僧使眼色,让他摒退一众香客,给李老太公腾地方,不料那知客僧尚未举步上前,李慕白已然“咦”地一声,笑道:“这不是杨郎中么?你也是我佛弟子么?”

    杨帆祷念已毕,刚把三柱香插进香炉,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说话,扭头一瞧,连忙迎上来施礼:“晚辈杨帆,见过李老太公!”

    长揖已毕,杨帆直起腰来,微笑道:“当今圣上崇信佛教,晚辈想,圣上是有大智慧、大德行的人尚且崇信我佛,晚辈自然也应虔诚信奉!”

    老方丈听了微微露出矜持之色,轻抚胡须微笑不语。

    杨帆话风一转,又道:“晚辈前些时日生了一场大病,如今刚刚病愈,又添了一个儿子,家门有后,今日适逢观音大士出家得道的大日子,所以特来上一柱香。”

    李慕白呵呵笑道:“好!且待老夫为大士上一柱香,咱们一并离开。”

    李慕白上前,跪在蒲团上,默默祷告一阵。点了高香,虔诚奉上,这才起身,又在功德簿上写了几笔,老方丈双手合什,偷眼一瞄,见李老太公出手不凡,好大的一笔香油钱,两道白眉不由抖了几抖,连忙忍住。依旧维持世外高人模样。

    老方丈毕恭毕敬地陪着李慕白直到寺院山门外,这才止步。等李慕白等人离开,老方丈又急急赶回大雁塔。恰见集资捐修大雁塔的几位关陇高门从塔里有说有笑地走出来,连忙高宣佛号迎了上去。

    这几位善信还没捐香油钱呢,老方丈哪能不尽心侍奉着……

    李慕白离开慈恩寺后没有马上就走,却叫杨帆陪着又回到了曲江池畔。

    两人沿着曲池缓缓而行,李慕白问道:“关陇那班人这么快就解决了?”

    杨帆道:“此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南疆这件事,肯定不能把关陇撇开,不分些好处给他们,他们是一定要给大家找麻烦的。”

    李慕白点了点头。

    杨帆道:“可是,这好处又不能尽叫他们占了,僧多粥少。奈何?只好叫他们勒一勒裤腰带,以后有了什么好处,再分他们些也就是了。关陇虽然渐趋没落。可毕竟还是一股极大的力量,如今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本就要联合他们的,这想必也符合老太公您的心意!”

    李慕白又点了点头,扬起眉毛看他一眼。道:“你这么说他们就信了?空口无凭啊!”

    杨帆道:“我说的话,或许他们不信。但是。显宗之主的话,他们信不信?何况,还有独孤世家替我保证。”

    李慕白捻着胡须,淡淡地道:“这是众世家之会,宁珂那丫头一个女子,本不应参与的。何况她身体不好,很少出门,今日却被你请了来,你说由独孤世家作保,莫非就是由宁珂丫头作保?宁珂丫头作保……他们就信了?”

    李慕白缓缓转过身子,一双老眼看定杨帆,微微挑起眉头,道:“你不会假戏真作,真的喜欢了宁珂那丫头吧?”

    杨帆对他知道宁珂参与会议毫不奇怪,对他的推断却有些啼笑皆非,说道:“老太公以为,杨帆不能娶五姓女,就能迎娶关陇世家的姑娘么?”

    李慕白眼珠转了转,说道:“那老夫就不明白了。”

    杨帆伴着他继续往前走,说道:“晚辈说过了,一个,我是以显宗之主的身份向他们保证。再一个,独孤世家为我作保。宁珂姑娘出面,确实与此事有关,详情却不是老太公想像的那样。

    总之,老太公尽管放心,晚辈不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去迎合别人,也没有道理弃强就弱。而且,他们现在关注的就是南疆出现的诸多空缺,这件事,年内就得解决。而没有个三五七年的功夫,晚辈也建立不起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我现在的一举一动,老太公都能掌握,而往长远里看,日久人心自见,老太公担心什么呢?”

    杨帆所说都是事实,李慕白倒也洒脱,“嘿嘿”地笑了两声,负手前行,不再追问。

    取信关陇世家,要把他们拉过来而不是推出去,这是整个山东士族现在对抗女皇时的一条战略,在这个基础上,多多少少得分润一些好处给关陇世家,这一点各位阀主心中有数,所以杨帆对关陇世族的承诺是他们默许的。

    只不过,关陇世家惟因其弱,所以对这次机会看得更重,如果让他们不要狮子大开口,这一点比较难。尤其是山东士族的这场热闹就看在他们眼里,就更加为难。李慕白也是有些好奇,想知道杨帆如何说服他们。

    杨帆故弄玄虚,他也就不问了。要说杨帆身在曹营心在汉,这一点他想都不会想。关陇世家能给杨帆的,永远也不可能超过显宗之主这个好处,杨帆没有背叛的理由,而且他现在可以支配显宗的庞大能量,却不可能把它化为己有,割断它同世家之间的联系,杨帆但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过他们,根本无需顾忌。

    他永远也想不到,杨帆究竟如何取信了关陇世家。杨帆只做了一件事:摒退那些关陇世家长者身边所有的人,包括宁珂姑娘身边的船娘,然后向关陇门阀之主们说清一件事:他和上官婉儿的关系!

    早在独孤世家同他接触,充分表露愿意与他合作的意愿,并着手推动他登上继嗣堂显宗之主的位置时,他就盯上了关陇这支力量。

    如果他能成为显宗之主,他很需要这支外力,他才不愿做老家伙们摆布下的一个傀儡,哪怕只是暂时的。这一点,他和沈沐、姜公子,都是一样的想法。如果他不能成为显宗之主,他就更需要这支力量。

    所以,他早就对独孤兄妹说出了这件事,并请他们出面查证此事。

    上官家族本就是关陇世家的一支重要力量,而且是为了关陇集团的利益败落于武则天之手,现在上官家族还没有平反罪名,但是因为上官婉儿是武则天最为倚重的近臣之一,所以已经获得了一定的自由,和关陇众世家也取得了一定的联系。

    现在的上官世家,根本就是以上官婉儿为核心的,上官家族现在没有家主,上官婉儿就是事实上的家主。女人做一家之主虽然有些别扭,但是上官世家的情况本来就很特别,而且关陇世家胡风犹重,也不是很在乎。

    如果说隶属于关陇集团的上官世家之主是杨帆的妻子,那么他们还有什么不能信任杨帆的呢?杨帆肯把这个大秘密说给他们知道,就足以获得他们的信任了。因此,当宁珂拿出婉儿亲笔信时,大雁塔上登时一团和气。

    你想获得别人完全的信任,就得对别人推心置腹。能留在大雁塔上的人,哪个不是人精?一个个都是千年的狐狸,唯有以诚相待。正因为杨帆祭出了这个大杀器,所以他们的会谈才能进行得这么顺利。

    要知道,就算他们软硬兼施,从这次南疆事件中获得的好处也是有限的,可要是山东士族的继嗣堂宗主是他们关陇的女婿,那么从长远看,他们将获得多大的好处?

    这些世家考虑问题从来都不是以月、以年为单位的,他们传承太久远,考虑的也久远,一些重大举措常要考虑到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后的影响,既然有这么长远的利益,他们当然宁愿在短期利益中让步。

    李慕白走了几步,在江边站住,看着倒映着白云蓝天的悠悠江水,漫声说道:“朝廷的使者马上就要到长安了,你很快就要回洛阳去。出京时,你还是刑部一郎中,回京时……,嘿嘿……”

    李慕白笑了笑,负手转身望向杨帆,道:“你明白,你马上将掌握些什么吗?”

    老头子摆明是个话唠,而且现在谈兴正浓,杨帆当然不会扫他的兴,杨帆“孺子可教”地躬身道:“请老太公指教!”

    李慕白朗声道:“力量!一种很特殊的力量!”

    他傲然乜了杨帆一眼,道:“你同卢宾宓斗这一场,靠智更靠力,你以为他掌握着的是什么呢?是那班来自三山五岳的江湖豪杰、技击高手?错了,大错特错了,说到底,那不过是一群侍卫,最最微不足道的力量,甚至根本称不上力量!你知道你即将接手的真正力量是什么吗?是大音希声、是大象无形、是可以让沧海化为桑田的真正力量!”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