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五十七章 温泉庄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这些天整日待在家里,头几天朋友纷纷登门探望,但是杨帆现在是个闲人,旁人可不是,尤其是军伍中人,想出来一趟并不容易,过了几天杨家也就清静下来,杨帆正好修身养性,陪伴娇妻爱子。

    小蛮仿佛根本不知道丈夫受到弹劾,官位也行将不保,她从来没有问过杨帆一句这方面的事,不过她原本片刻不离的宝贝儿子,现在却交给了奶妈子照看。

    而小蛮,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丈夫身上小说章节。每天她都会精心安排好一日三餐,菜肴连着三天都不带重样的,在这样的深秋时节这可是极不容易的事,这年代没有大棚菜,除了皇家少有人能吃到不应季的菜肴,菜蔬品种的减少使得菜样变化大为不易,足见小蛮的用心。

    其他时间,小蛮会陪杨帆练剑、下棋、聊天,除了杨帆坐进书房,处理那些不像是公务却又明显极为重要的事务时,她才会去陪陪宝贝儿子。

    阿奴也没有向杨帆询问过关于闭门听参的事,这种事她问了也解决不了,只能让杨帆心烦,她只是表现得比平时更加温柔,虽然佳期未至,她和杨帆还没走到那最后一步,但是郎君若想吃吃她的胭脂,占占她的便宜,阿奴也是柔情似水,小意响应。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蛮时常陪伴在杨帆身边的缘故,阿奴大部分时间都不知所踪,杨帆现在虽然去职在家,可他的计划却刚刚开始,能否成功这是最关键的时刻,他整日忙于这些事务,也没有发觉阿奴的异样。

    此刻,杨帆正在书房里忙碌着。

    他的手中有一张信笺,纸洁如雪,隐现桃纹,上面是一行行娟秀的小字。细细嗅之。还有品流极高的淡淡幽香。上面详细记述了女皇这几天的言行举止乃至她的喜怒哀乐,这时婉儿想方设法传递出宫的。

    杨帆被弹劾后,婉儿是最为他担心的,虽然杨帆向她透露过一些消息,她知道让杨帆陷入被弹劾困境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婉儿还是担心。她在女皇身边待的太久了。深知女皇的狠辣,杨帆的玩火之举,在她看来险恶重重。

    婉儿费尽心机把女皇的一举一动传递出宫,以期郎君能准确把握皇帝的想法,应对起来也就更加得心应手。

    婉儿这些记述虽是女皇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其实作用确实很大。历史上很多权臣正是交通内廷,在内廷有了得力的耳目,清楚地了解皇帝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这才趋吉避凶,渐渐成为皇帝不可或缺的心腹臂膀的。

    杨帆另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当然,这些渠道得来的消息不可能比婉儿详细,但是那些资料也足够让他判断出女皇的心态变化。不过这信笺是婉儿的一片情意。他还是很认真、很认真地逐字看完。

    看完信笺之后。杨帆深深地吸了口气,那是婉儿身上的香气。嗅到那香气,他就想到了婉儿那曼妙迷人的**,想到了她对自己的如海深情,还有私相幽会时那抵死缠绵的**……

    回味着那香气,杨帆把信笺凑到火烛旁点燃,眼看着它一寸寸燃成灰烬。

    婉儿送来的消息,和他从其它渠道所掌握的消息大体相似,与他的判断大体相符。他就知道,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把武三思摆在了前面,就等于给自己找了一个最好的肉盾,皇帝根本没办法深究这件事。

    其实婉儿从十四岁就跟在女皇身边,她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这位女皇帝,她早该得出这样的判断。只是这个冰雪聪明的小女子也难免犯了常人会犯的毛病:关心则乱,因为事关杨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危险,她也不敢等闲视之。

    坐在杨帆对面的是上官婉儿的一位本家,从辈份上论,上官婉儿得称他一声堂兄,他叫上官伯龙。

    把消息传出宫廷,婉儿有的是办法,自韦团儿死后,婉儿接掌了团儿的势力,整个内宫几乎就是她的天下,但是……这位内相无孔不入的耳目也仅限于内廷,消息出了内廷再想往外传递就需要有人接应了。

    还有什么人比自己家族的人更可靠么?

    这个年代,是以家族为单位构成的社会基本架构,家族成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算是国法也是极力维护这种制度的,除了造反,其它任何罪行,也轮不到你家族成员去举报,若是举报自家长辈,国法更是严惩不贷。

    这一条,从杨帆先前所处理的那桩婆婆殴死儿媳案就可见一斑,老妪的儿子和孙子,根本不敢举报她。

    同样的,谁敢举报家族成员,那就违背了天下所有人坚持的基本道德,为了避免自己的家族也出现这样的人,为了避免维系家族的根本制度崩坏,一旦出现这样的害群之马,不论敌友,所有人都会唾弃他、排挤他,天下之大,将再也没有他立足之地。

    正因如引,“继嗣堂”的存在才会如此隐秘;正因如此,上官婉儿上次“省亲”时,获悉杨帆以上官家族掌舵人丈夫的身份赢得了关陇世家的信任与支持,喜极而泣的上官婉儿马上把整个上官家族的人脉和势力毫不犹豫地交给了他。

    上官伯龙,就是杨帆与婉儿秘密联系的一条渠道。

    等信笺燃到只剩一点,杨帆松开手,看着它袅袅地飘到地上,燃尽最后一点火光,这才看向上官伯龙,微笑道:“赵乾怎么样了?”

    上官伯龙按辈份是婉儿的堂兄,但是在上官家族,他这一房是偏支,地位不高,所以在杨帆面前他丝毫不敢托大,闻言连忙站起,毕恭毕敬地答道:“赵乾现在名气非常响亮,士林官场,很多人都在议论他,诽谤者有之、赞誉者亦有之,总的来说,还是清誉占了上风。”

    “坐坐坐,伯龙兄不用客气!”

    杨帆请上官伯龙坐下,这才若有所思地笑笑:“这就好。资历、地位。他都够了。唯一欠缺的就是声望,把这个也替他铺垫好,那就众望所归了!”

    杨帆根据婉儿和从其它渠道得来的消息,已经准确判断出了武则天的心态,所以,他现在可以大胆地再压上一枚砝码了。

    杨帆微微思索片刻,对上官伯龙道:“叫他们别一味的弹劾我了。是时候把梁王殿下拉出来敲打敲打了,要不然咱们的女皇陛下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呐!”

    ※※※※※※※※※※※※※※※※※※※※※※※※※

    翌日,官员弹劾的目标和力度开始改变了,虽然弹劾奏章还没有明确指向武三思,但是弹劾奏章中强烈要求查清入选官员背景、打击幕后黑手的呼声越来越高。

    李昭德已经是过街老鼠,李昭德一派的人也正在陆续被清洗。这股风向不用问,是冲着武三思去的。事实上,类似的奏章早就有了,武承嗣岂会放过这个打击同门政敌的好机会?他早就指使人弹劾了。

    但是武承嗣只有在蛊惑百姓请愿、劝进、请皇帝加封号这些方面有所建树,实干能力远不及武三思,这么多年,他在朝廷中也没有建立多大的势力,他的主要人脉都集中在武氏家族内部那些人身上。

    因此。属于武承嗣一派的官员不多。有资格替他上疏言事的人更少,也就无法形成很大的声势。现在突然加入一股生力军,附和他的声音,要求清算左右选官幕后黑手的声音便越来越响亮了。

    三天后,仍在龙门散心的女皇突然召王孝杰、顾自立、杜景俭、周允元、杨再思五位大臣入山伴驾,赐其龙门汤浴,以示圣恩。

    这五个人中,除了杨再思,其余四人都有宰相身份,皇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宰相之争,至此算是尘埃落定了,杨再思胜出!

    也巧,五大臣赴龙门的这天,今冬的第一场雪来了。

    雪不大,连地表都没有完全覆盖住,人马一走,很快就踏出了路的原形,倒是山野间本就是比平地温度低些,又没有车马行人践踏,所以蒙了薄薄的一层白雪,给这灰蒙蒙的山色披上了一层银装。

    五大臣到了山里,先被带到他们的住处,这里处处温泉,虽是初雪寒冬,可在这里却是非常温暖,五大臣因为刚到,急于面见女皇,也没有洗的太久,在温泉里简单地泡了泡,着装整齐,便一起去拜见女皇。

    女皇正在山上那眼温泉处散步,身边只带了婉儿一人。因为这里有一眼极热的温泉,所以这里得天独厚,冬雪季节,这附近却是草木葱绿,热泉涌出来,汩汩向下流去时,泛起缕缕白雾,置身其间,恍如仙境。

    五大臣被内侍引着,踏着积雪,穿过迷雾,渐渐如入春野,对此妙境,心下也是啧啧称奇。不一时转过一丛碧绿,便见武则天正立在一棵花树下与上官婉儿谈笑,五大臣心中一宽:“看来女皇今天心情不错!”

    伴君如伴虎,哪怕他们位极人臣,也不大敢和盛怒之中的皇帝陛下相处。五大臣不敢多看,到了女皇身边,赶紧长揖施礼:“臣王孝杰,见过陛下!”

    “呵呵,众爱卿到了呀。这山间有一眼温泉,是以周围温暖如春,草木旺盛,于这寒冬季节实为一处殊丽妙境。众爱卿为国操劳,多有辛苦。是以朕唤你们来,让你们于这洞天福地,好生歇养一番!”

    “陛下如此关爱,老臣感恩戴德!”

    众大臣纷纷拱手谢恩,武则天微笑转身,从那花树上折下一枝,拿在手上,看着那枝头盛开的梨花道:“此处近温泉,是以草木常青,但节气不对,能够盛开的鲜花却不多。惟独这棵梨树,如此季节,竟然满树梨花,也算一奇了。众爱卿以为,这梨花盛开,意味着什么?”

    杨再思想都不想,马上说道:“大雪纷飞,朔风如刀,此处却依旧梨花盛开,这说明,陛下的圣德连这无心的花木也能感沐得到,所以能逆时而生!虽周文王德及行苇,也不过如是了!”

    四位宰相同时为之侧目,心中暗道:“这位杨仁兄好会拍马屁!”

    “哦?”

    武则天不置可否地瞟了其他四人一眼,微笑道:“四位爱卿也这么看么?”

    杜景俭心中一动,趋身上前道:“谨按《洪范五行传》:‘阴阳不相夺伦,渎之即为灾。’又《春秋》云:‘冬无愆阳,夏无伏阴,春无凄风,秋无苦雨。’如此季节,本该万物凋零、生机枯败,可是此处却梨花盛开。阴阳违时,大悖常理,此乃不祥之兆,臣以为,这……是上天的警示!”

    其他几人听了尽皆变色,武则天却笑容依旧,只把眉头微微一挑,道:“哦?这是上天警示之兆?杜相以为,朕犯下了什么罪过么?”

    杜景俭面色不变,道:“陛下将国事委之大臣,如果有什么不妥,那也是咎在臣下。臣等宰相为百官之首,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遂万物之宜,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亲附百姓,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今上苍有所警示,那是臣等失职!”

    武则天将那梨花顺手抛进温泉水,看着花枝随泉水流去,淡淡地道:“朝廷么,如今确实是乱了些!”

    众大臣心中凛凛,齐齐拱手道:“臣等有罪!”

    武则天又道:“既然乱了,各位爱卿身为宰执,就该及时求治,为朕分忧才是!”

    众大臣再度拱手:“臣等谨遵圣谕!”

    武则天微微转身,大袖一拂,道:“众卿为国操劳,俱都白发苍苍,偶有过失,朕又何忍加罪呢?今见众卿,朕不免就想起了李昭德,李昭德为相,虽有过亦有功。如此大雪寒冬,想他一路奔波去往岭南,必然更是辛苦,朕……心中不忍呐。朕想召他还京做个监察御史,众卿家以为如何?”

    五大臣齐声道:“陛下慈悲,李昭德必深感圣恩!”

    上官婉儿明眸一亮,喜上眉梢:“皇帝这是想告诉文武百官和魏王,要见好就收呀,连李昭德都放过了,还能追着武三思不放么?那么郎君也……”

    想到这一节,婉儿原本略显落寞的脸蛋登时荣光焕发,恰如那枝头新开梨花,粉淡香清,丽如晴雪。却不料武则天脸色一沉,又道:“那杨帆心地品质原也是好的,可这一次,他懈怠职守,确有罪过,不可不予惩诫。就让他……”

    婉儿一颗心又陡然悬了起来。

    武则天似乎也想不好该如何处治杨帆,不惩治他吧,无法向朝野交待。惩治他吧,他又是因为替武家办事捅了漏子,武则天目光一转,忽然看到那眼热气腾腾的温泉,忽然有了主意:“嗯!让他到龙门来,做温泉汤监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