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七十一章 来少卿驾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斛瑟罗看他神色微现惆怅,还以为他是触景生情,自怜自伤。也是啊,这位兄弟年纪轻轻便成了郎将,既而升做刑部司刑郎中,接着又权知天官侍郎,可谓春风得意,前程如锦,不曾想一夜间便沦落如此,做了一个守山养马、种菜看泉的山中小吏。

    斛瑟罗连忙宽慰道:“二郎,且莫伤心。你的事,为兄近日才听说,官场上的起起伏伏,别太往心里去,想想那么多的王侯将相,一夜间便家破人亡,二郎可算是福缘深厚了,你是有福之人呐。

    你看你才多大年纪,今日虽然沦落,来日东山再起,未必无期。再者说,我可听说你在南市坐拥数十家店铺、日进斗金呢,纵然仕途真的无望,你也能做个太太平平的富家翁,这又有何不好?千万不要难为自己。”

    杨帆听得啼笑皆非,他觉得人家可怜,人家反倒觉得他可怜,人各有志,这种事还真是强求不来,何必强要人家按照他的想法活着呢?自家觉得开心就好。

    这样一想,杨帆心里沉甸甸的感觉便轻松了许多,摇头一笑,转而言道:“多谢可汗宽慰,小弟欠缺的,就是你这般豁达的心胸啊!呵呵,可汗今日怎么上山来了?莫非携美上山,想要在这温泉池中逍遥快活一番?”

    杨帆眼尖,已经看到远远还有一行人上山,其中大多都是身姿袅娜的妙龄女郎,虽然穿着皮衣裘服,那身段的优美也不稍减。

    不想斛瑟罗听到这句话,脸上竟然现出一抹窘迫,有些羞于启齿的样子,杨帆不禁奇道:“怎么?”

    斛瑟罗脸色微赧。讪然答道:“实不相瞒,来俊臣如今复得皇帝宠信,今日于这龙门设‘烧尾宴’款待宾朋,以为庆祝。为兄……是来赴宴的。”

    杨帆讶然道:“可汗怎么和来俊臣做起了朋友?此人倒行逆施。满朝树敌。可汗和这种人往来,这可……大大地不妥!”

    斛瑟罗懊恼地“嘿”了一声。道:“你当为兄想跟他来俊臣来往么?不瞒你说,这司农寺管着京郊的几处畜牧场,为兄自长驻京城以来,有些族中子弟不舍不弃。俱都举家随了我来。

    靠着为兄那份俸禄可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可是于耕织一事,我那族中子弟又不擅长,因此我便找到了司农寺,把为朝廷饲养牲畜的事儿给他们揽了下来,现如今他们当着皇差,也算有了一份生计。

    如今来俊臣做了司农少卿。这事该他管着,为兄就想,他既然上任,这个面子总是要给的。便去来府送了些礼物聊作庆祝,礼物送完,我就回去了,原以为此事到此为止,谁知还被他给惦记上了。

    昨晚他的走狗卫遂忠忽然登门,不知怎地听说我府上有从西域买回的数十名细婢,能歌善舞,要我带来龙门为来俊臣庆祝,而且还要我一早就来,一定要赶在来俊臣之前布置妥当,嘿!来俊臣,好大的威风,好大的威风呀,如此驱策,何曾把我当成客人!为兄好歹也是……”

    斛瑟罗说到这里忽然顿住,好像一只撒了气的皮球,黯然摇了摇头,郁闷地道:“不说了,不说了,说起来就一肚子气,今日且应付了他吧,要不然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岂肯与我善罢甘休?”

    “原来如此!”

    杨帆恍然大悟,想了一想,忽尔望着斛瑟罗笑道:“来俊臣如此跋扈,想来可汗心中一定也是羞愤难平吧,可要小弟为你出这口恶气么?”

    斛瑟罗紧张起来,连忙道:“万万使不得,二郎,你如今在司农寺做事,正是他的下属,你千万不要为我强出头。再者,如果为兄得罪了他,那畜牧之事从此不教我的族人去做,我那些族人可就没了活路啦。”

    杨帆笑道:“可汗放心,小弟出马,无论如何也不会教他把这笔帐算在你的头上。”

    斛瑟罗道:“那也不成,你如今如何斗得过他,二郎,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啊,你还是……”

    杨帆笑而摇头:“无妨,无妨,可汗尽管作壁上观,小弟自有分寸!”

    薛汤丞人老成精,二人说话时,他一直站得远远的,这时看二人事情聊罢,才咳嗽一声走上前来,谁料他走到近前还未及说话,又有一名执役从山上跑上来,大声唤道:“杨汤监、薛汤丞,秋官衙门皇甫侍郎上……上山了!”

    李昭德垮台以后,刑部尚书豆卢钦望也受了牵连,被贬到地方去了,太平公主暗中运作,成功地把她的党羽陶闻杰捧上了刑部尚书的位置,作为交换,也是各方势力的妥协,刑部一下子升上来两位侍郎。

    一个是皇甫丈备,一个是刘如璇,两人分任左右侍郎。而陈东则正式替代杨帆,成为刑部司刑郎中。眼下上山的这位就是皇甫丈备了,皇甫丈备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厨子,带了食材,连灶具都带了。

    看来来俊臣是发了狠,一定要在龙门山上办这场“烧尾宴”了,只是他也清楚,这儿的每一棵蔬菜、每一颗瓜果都是属于皇帝的,他来俊臣再如何狂妄,也不能叫人抓他这个把柄,只好把淫威施加在其他人身上。

    看到皇甫丈备,斛瑟罗心中小小地平衡了一些,他这个右屯卫大将军只是挂名儿的,所谓可汗如今也是有名无实,皇甫丈备可是实打实的刑部大员,论官职、论地位、论权力,不比来俊臣差,还不是被来俊臣指使如家奴一般?

    杨帆和斛瑟罗并肩站在山上,看着秋官侍郎皇甫丈备像个伙夫头儿似的,领着那些背锅扛菜的家人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上走。斛瑟罗长叹一声,苦笑道:“本来我对来俊臣如此嚣张还有些心有不甘,如今看来,不能不服呀!满朝朱紫,驱策如狗,如此威风,怕是连魏王和梁王都有所不及,放眼天下,还有谁有这般威风?”

    杨帆双手袖在怀里,微笑道:“至少还有一个!”

    “哦?”斛瑟罗睨向杨帆,眸中满是疑惑。

    杨帆依旧袖手笑望山下,淡淡地答道:“还有一个李昭德!”

    斛瑟罗目光稍稍一凝,杨帆道:“有些人,太接近权力了,久而久之,便以为自己拥有了那权力,孰不知,他的权力只是来自于别人的赋予,如果这权力被人收回去,他马上就会一无所有!”

    斛瑟罗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试探地道:“二郎,你是说……”

    杨帆微笑道:“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说花开到极艳的时候,就该谢了;雪下到最大的时候,就该停了;月满必亏,日盈则蚀,天地间万物莫不是这般道理。李昭德那般威风,还不是盛极而衰?来俊臣……想必也该如此吧,这是天地间的大道理。”

    斛瑟罗如今虽身宽体肥、满面油光,发福发得一塌糊涂,那颗心却比以前更加剔透,哪肯相信杨帆的这番说辞,急不可耐地追问道:“二郎,你我兄弟,有话不妨直说,你……可是听说了什么?”

    在他看来,杨帆也只能是倚仗与太平公主和梁王武三思的关系,听说过什么,凭他是万万扳不倒来俊臣的。

    杨帆向山下扬了扬下巴,笑道:“来俊臣来了,可汗再不去相迎,可要迟到了!”

    “哎哟,真的来了!”

    斛瑟罗赶紧一提袍襟,急匆匆向山下奔去。来俊臣何时倒霉,那都是将来的事儿,只要他还一刻未倒,就得小心侍候着,这货咬起人来可是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

    来俊臣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位朝廷大员,这些朝廷大员无求于来俊臣,来俊臣也不可能给他们什么,他们之所以如此巴结来俊臣,并不是想从来俊臣那儿得到什么,只是希望再有什么风波时,来俊臣能念及今日这段交情,不要胡乱牵连他们。

    司农寺也来了一批人,大司农唐筱晓察觉龙门山上将有一番龙虎斗之后,马上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美其名曰巡视各园苑屯监。但是司农寺里毕竟还有大批留守官员,这些人不能不捧场,尤其是被拨到来俊臣手下听用的明曦和李钧这两位司农令。

    明曦一见薛汤丞,便怒不可遏地训斥起来:“这个杨帆,还有没有一点规矩,懂不懂上下尊卑,来少卿光临温泉汤监,他竟然不来相迎,太不像话了!”

    薛汤丞刻意挺起他那张冻得发青的脸,讪然答道:“杨汤监本来是在山下恭候来少卿和诸位官员的,只是因为右屯卫大将军和秋官侍郎先到了一步,杨汤监陪他们上山安排,以致错过了迎接来少卿和诸位上官的时辰。”

    哪怕人人都明白杨帆就是不想给来俊臣这个面子,薛汤丞也不能直说,这是做人下属的本份,而且这么说来俊臣面子上也能好看一些。

    来俊臣本也没指望杨帆向他低头,倒是听说斛瑟罗和皇甫丈备已经上山了,心中有些好奇。他还以为这两个人没来呢,心中暗暗发着狠,正打算伺机报复。这时听了薛汤丞的话,不禁惊咦一声,诧然看向卫遂忠,他已经猜到,这大概就是卫遂忠说到的办法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