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七十三章 皇室的客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雪原莽莽,杨帆等的人正向龙门走来。

    此时正值新春佳节期间,衙门封了印,官员休沐在家,各行百业也大多停了生意,纷纷走亲串友,所以即便是这条通往龙门的道路一向比较荒凉,现在也时而能看到一些农夫猎户以及走亲访友的百姓,当然还有虔诚的信徒,要不辞辛苦地去龙门上香。

    在这寥落的行人中,有一行人马特别的引人注目。这是几辆双辕清油车,都由雄健的黄膘马驾着,车子大都用了楠木、紫檀等名贵木材,如果有那不懂木材的人看不出这些轻车所用的木料昂贵,也可以从那轻车后梢横木上的填瓦、车厢套围子上的暗钉、帘钩、车辕头的包件等部位的讲究,看出这些车子不是寻常人家使用的,更不要说车队四周还有数十名襕衫卫士,足以证明车中人的尊贵身份。

    第一辆车中只坐了一个人,车窗开着,此刻无风,阳光明媚,雪原映得天地一片明朗,车中人款坐如仪,延颈秀项,皓齿明眸,头上一枝金步摇轻轻摇曳着,摇出无限风情。车行过,行人可以透过车窗看到那车中丽人,宛然如画,此人正是太平公主。

    第二辆车上也端坐着一人,这人却在盘膝打坐,车子在雪原中不时会颠簸一下,但他的身子却一动不动,足见禅功了得。这人是个僧人,看他年纪,不过三十岁上下,相貌英俊,清越出尘。

    从他微微凹陷的眼窝、高挺如锥的鼻梁,还有那微微泛蓝的眼珠来看,貌似还有着胡人血统。这和尚法号惠范,本就出身西域胡商家庭,家资巨万。因生性喜佛,自幼出家,他所在的圣善寺是家里特意为他修建的家庙,所以他虽年纪轻轻,却已是一寺之主。

    同薛怀义那白马寺主不同,惠范和尚对佛法经义是颇为精通的,再加上他生了一副好皮相,所以是洛阳高僧中的风云人物。

    他的两位师兄惠俨和惠棱,是曾经参与过《大云经疏》编撰的高僧。这部佛经解注虽然是为了替武则天登基造势的一部政治宣传品,但是除了一个挂名的薛怀义。其余九人却都是真正的佛门高人。

    《大云经疏》颁布天下,十大高僧得皇帝赏赐紫罗袈裟,惠范因为两位老师兄的缘故也是声名大噪。如今佛教力压道教。在社会各界信徒极众,能得到一位高僧的支持,无形中就掌握了很大的一股力量,因此惠范和尚也就成了太平公主的座上客。

    第三辆车上却挤了三个人,三人年纪都不大。最大的不过二十三四岁,最小的还未及弱冠,却个个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都是风姿极佳的美少年。

    这三人,原本都是破落了的名门子弟。只是承庇祖荫,袭了一个闲职,现如今却不然了。他们如今在吏部、户部和礼部这等重要的衙门里面都担任了一个重要的职务,因为他们的本家兄弟是张昌宗和张易之。

    这三人是张同休、张昌仪、张昌期,都是张家子弟,也是新兴的张党的中坚人物。三人此刻正谈兴正浓,打着窗帘。望着窗外景致,指指点点。谈笑风生。

    第四辆上也是两位士子打扮的年轻人,都有三旬左右,丰神俊朗。其中一人也姓张,与前面车上的张氏三兄弟却不是本家,他叫张说,原籍范阳,世居河东,现为太子校书、左补阙。

    张说可不像那张氏三兄弟一般靠着自家兄弟给女皇帝做面首,凭着裙带关系上位,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才子,垂拱四年的时候,武则天策试贤良,亲任主考,这张说应诏策论是被评为第一的。

    在他旁边那人身材颀长、风采照人,比起张说尤胜三分,乃是张说的知交好友高戬,高戬如今身为礼部司礼丞,也是仕途得意的一位朝廷新贵。

    最后一辆车上也是两个人,这两个人杨帆在长安都曾经见过的,这两位博陵崔氏安平房的子弟,一个是崔湜,一个是崔涤,两兄弟风度翩翩、容颜俊美,比之那张家三兄弟也不遑稍让。

    朝廷中先是因为南疆动荡产生了一次官场大清洗,继而因为纂连耀一案,洛阳城中大批官员落马,也出现了一批官员空缺,崔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所以崔氏兄弟便进京了。

    其实在南疆选官名单上就有崔家的一席之地,这是很正常的,如果这份名单上一个世家子弟都没有,那才会惹人生疑。

    武则天虽然想打压世家,却只想用软刀子割肉的手段来削弱它们,并不愿意与他们公开决裂。女皇虽然果决,却也不愿向一个庞然大物宣战的时候,不留一点退路,所以还是要给世家一点甜头的,叫他们吃不饱也饿不死,不至于铤而走险。

    但是崔湜并不是那份名单上的人,因为他不愿意去。他是博陵崔氏安平房的嫡支子弟,到蛮荒之地做官,治理一群野人?崔湜视如畏途,他的目标在京城,在这繁华之地、武周首都。所以他携弟入京,成功地拜到太平公主的门下,通过她的举荐做了官。

    当然,除了崔湜确有才华,值得招揽,太平公主也未必就没有利用崔湜和博陵崔氏搭上线,建立一种更密切联系的目的,如果能有这样一个世家暗中向她提供支持,对她招揽更多人才显然大为有利。

    否则她空有大唐公主这个身份上的优势,也不可能把那么多的人才拉拢到自己身边,总有些人是不相信遥遥无期的承诺,而是更重视眼前利益的。

    崔涤是头一次到洛阳,而且是头一次受公主之邀出游,是以兴奋不已。同为世家子弟,在骄傲的姜公子眼中,李唐皇室就是一个暴发户,武周皇朝更是一个大笑话,他从头蔑视到脚,根本不放在眼里。

    但崔涤不同,对于太平公主的邀请,他还是很有些受宠若惊的。他甚至在幻想,凭着他的文采和相貌,能不能得到这位美丽的大唐公主的青睐,也许会有机会和她发生一些很旖旎、很香艳的事情。

    当然,现在不成,那位美丽的公主殿下正怀着身孕呢。崔涤所想的与做面首无关,他自信凭他的家世和才华,仕途上一定可以有一番作为,他垂涎太平,并不是想靠服侍女人上位,只因为那是公主。

    一个高贵的女人,他不放在眼里,崔家往来的都是高门大户,高贵的女人他见多了;美丽的女人,他也不放在眼里,他的身边有得是美丽的女人,不管是高贵的、优雅的、妩媚的、清纯的,亦或是风骚无比的……

    可是身份高贵且又美丽妖娆,两种完全无害的物质融合在一起,对他而言,就成了一副强力的春药,令他性致勃勃。

    崔湜并没有崔涤那样兴奋,也没有像他一样想入非非的念头,当崔涤又一次向他提起太平公主的美貌和风采,隐隐露出觊觎之态时,崔湜淡淡地提醒道:“你貌似已经忘了坊间所传的公主与杨帆之间的事了。”

    “我当然没有忘!”

    正在发情的崔涤被他刺了一下,马上不屑地冷笑起来:“公主可以喜欢他,当然也可以喜欢我!公主若是喜欢了我,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你不会以为他掌管着继嗣堂,就有资格对咱们指手划脚吧?”

    崔湜皱了皱眉,不悦地道:“莫非你忘了我们到洛阳来的目的,长辈们对我们寄予了多少厚望?你怎么跟没有见过女人似的!”

    “女人我当然见过,可是没有一个是公主!”

    崔涤年轻的脸庞因为兴奋而有些发红:“大兄,你有没有发现,公主此行所邀的男子,虽然身份各异,可是个个都是才学出众、丰仪俊美,嘿!我看……公主就喜欢容颜俊美的男人!”

    他转了转眼珠,压低声音,用暧昧的语调道:“说不定,他们本来就是公主的入幕之宾!咱们这位公主殿下,只怕不只杨帆一个情人呢!”

    崔湜皱了皱眉,道:“那你还乐在其中?”

    崔涤晒然一笑,道:“我又不是要娶她为妻,她有多少男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宝幄之中,温柔乡里,能与一位美丽高贵的公主解履拥衾、同赴巫山,****、一夕缱绻,你不觉得这是人间至乐吗?”

    “够了!”

    崔湜“啪”地一掌拍在厢壁上:“早知如此,这一回,我就该带阿莅或阿液来,而不是!”

    崔涤见大兄发了火,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行驶中的马车忽然停下,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殿下,已到龙门山下,前方道路无法通行,得步行上山了!”

    “哦?”

    正凝望雪野悠然出神的太平公主攸尔清醒过来,一弯腰就要掀帘出去,坐在车厢侧面的贴身侍女急忙低呼一声:“殿下!”

    太平公主得她提醒,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如今可是一个孕妇呢。

    她懊恼地道:“还得装好几个月呢,真烦!”

    她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让那侍女扶住,再由那侍女掀开轿帘,这才缓缓走出去,脚步轻柔,像是怕踩死蚂蚁似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