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上元大法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上元节到了。

    对皇亲国戚和权贵高官们来说,白天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因为他们要入宫面圣,要参加繁琐的酒宴聚会,而对百姓来说,上元节其实只是一个夜晚,从正月十五到正月十六的夜,一直到天明。

    狂欢之夜,才是上元的真谛。

    不过这一年上元节,他们在白天也有了一个好去处:白马寺!

    几乎每一个洛阳人都已知道,这一天洛阳白马寺将召开一个盛大的法会,前所未有的大盛会。所以从一大早,就陆续有人向白马寺赶去,而这时中外使臣、皇亲国戚、权贵高官们正集中在恢宏壮观的万象神宫里,与他们的女皇陛下一起共庆佳节。

    当杨帆赶到白马寺时,白马寺已经变成了人的海洋,距离白马寺还很远的长街上便已摩肩接踵、挥袖如云。道路两旁挤满了小商小贩,兴高采烈地兜售着生意,今天的生意真的很不错。

    还没走到白马寺山门处,杨帆就看到了一张巨幅画像,那是一尊红色的弥勒画像,整张画布看起来足有二十丈高,薛怀义搞出来的玩意儿永远都要比别人大一些、威风一些。

    忽然,杨帆听到人群中一个高亢的声音喊道:“看呐,看呐,看到了吗?那幅巨佛的画像,听说是怀义大师割破了自己的膝盖,用他自己的血画上去的,以示对佛祖的虔诚。”

    杨帆听了马上转过头去看他,在心里头大骂:“简直是放屁!就像放光一头牛的血,也不可能画出这么大的一幅画像,这是谁在造谣?”

    “简直是放屁!”

    杨帆只是想想,人群中已经有人高声反驳了,大声地讥笑着那个说话的人。

    刚刚说话的人脸红脖子粗地辩解:“是真的。这可不是我说的,是白马寺的和尚说的,不信你们到门口瞧瞧去,他们正在**!”

    “是白马寺的人说的么?那就是薛师授意了。如果是薛师授意……。那么这么丰富的想像力。倒真像是薛师的风格!”

    杨帆想着,不再对那妄语者怒目而视。

    越到白马寺前。人群越是拥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小偷在人群里游鱼似的蹭来蹭去,上下其手。开心地收获着。

    “挤神仙的”泼皮们尾随着大姑娘小媳妇,有人指手划脚地叫人看这看那,籍着手臂的摆动,蹭着女人的手臂和胸部,有人把本来不算大的肚子腆得高高的,努力用他的下体去摩蹭人家的屁股。

    小孩子被父母抱在怀里,大一些的牵在手里。急不可耐地跳着脚,想越过人头看清楚那副巨大的佛像,人贩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巴望着谁家的父母粗心一些。会把小孩子丢在一边。

    乞索儿专挑看着阔绰、相貌也和善的人堵到面前讨要钱财,杨帆眼中时而露出的同情的目光,让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理想的客人,只可惜他们永远也休想靠近杨帆半步,因为在杨帆周围有七八个各色衣着的大汉,把任何试图靠近杨帆的人都挤在了外面。

    沿着白马寺的山墙,里里外外都有许多彩灯,灯与灯之间拉着彩绳,彩绳上悬挂着很多字谜,猜得出正确答案的就喜孜孜地去和尚那儿领奖,指不定什么时候,人群上空就会闪现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铜钱,雨点般落下……

    这是薛怀义效仿武则天搞出的把戏,若非如此,白马寺**会哪能聚来如许之多的百姓。铜钱落地,不管男女纷纷弯腰去捡,这是“挤神仙”的流氓最开心的时候,顺手在那又圆又大的屁股上摸一把,再飞快地弯下腰捡钱,两不耽误。

    也有那逃得慢的泼皮被彪悍的大娘子一把揪住,巴掌像雨点般扇到脸上,还有那一把摸下去,只觉绵绵软软、极富弹性,手感之佳,回味无穷的泼皮陡见心目中的俏佳人回过头来,一张麻子脸吓得他尖叫出声的。

    杨帆挤在人群里,想快也快不得,只好随着人流往前走,一路好笑地看着这热闹的人群。

    终于挤到白马寺门口了,白马寺门口左右各有一位大和尚在讲经布道。

    这年代,和尚利用一些盛大节日在公开场合像跑江湖卖艺似的大声宣讲佛教经义、籍以发展信徒是很常见的事,他们说的也不是枯躁的理论和令人难以听懂的深奥经文,而是一些生动有趣的佛教故事。

    山门左侧的大和尚是白马寺真正的方丈三山大师的关门弟子宏缘和尚,这和尚身材魁梧、声音宏亮,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中,想让人听清他说话,声音不宏亮是绝对不行的。比起他来,站在山门右侧的怀义大师的得意弟子弘六就逊色多了。

    弘六因为和宏缘比嗓门,声音已经完全嘶哑了,他声嘶力竭地重复讲着怀义大师刺破膝盖,以血绘佛像的传奇故事,沙哑的声音完全被嘈杂的游人声浪给压了下去,但是围在他旁边的“信徒”远比宏缘和尚那边要多。

    因为“信徒们”已经发现,这边泼洒铜钱的频率是最高的。

    “弘七、弘七,你顶一会儿,我不行了……”

    杨帆看到弘六忙碌的样子,本想直接走进山门,不去打扰六师兄弘扬佛法的正事,不过他只伫足片刻,弘六就看到了他,弘六就像吃盐吃多了似的,用沙哑的已经没了人动静的声音把他师弟喊上台,便跳下来挤开人群向杨帆走过来。

    “十七……咳咳……师弟,你来啦!”

    “六师兄!”

    杨帆摆摆手,制止手下意图阻拦的动作,主动迎了上去:“哈哈,这儿好热闹!”

    “那是!师父今儿办**会,整个洛阳城都轰动了。等皇帝来了,还有千僧……咳咳咳……”

    弘六的嗓子就像一根拉破了的老弦,颤巍巍的根本让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六师兄,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弘六摆摆手。冲到路边摊子上拿起两个冻梨。

    “大师,你没给钱!”

    “给个屁钱!刚才漫天撒开的铜钱掉你案板上好几枚,全都便宜了你,我在台上看得一清二楚!还要钱。掉钱眼里了你!”

    弘六用着比太监还要太监的声音。才把这句义正辞严的呵斥说清楚。他回到杨帆身边,把冻梨递给杨帆一蛤。咔嚓咬了一只冻梨,把那带着冰碴的冻梨果肉使劲嚼了几口,这才说道:“我的嗓子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杨帆也咬了口冻梨,让那冰凉甜美的汁液沁进喉咙。笑道:“怎么不让师兄弟们替你一下。”

    弘六摇摇头:“大家都忙着,实在腾不出人,七师弟是刚把娘子和孩子送走,刚回来,这才被我抓了壮丁。”

    “娘子和孩子……”

    杨帆窒了一窒,又道:“师父呢,他在哪儿忙着?”

    弘六道:“师父一早就去宫里了。等着陪同皇帝陛下一起赴**会。”

    说话间,经过原本极宽敞的前殿,只见院子里已经搭了四座高台,一座唱大戏。一座在说书,一座在表演舞蹈,一座在干薛大师的老本行:“胸口碎大石,兼卖金枪不倒壮阳药!”

    对这种兼收并蓄的**会,杨帆很是汗了一把,不过看起来效果不错,每座台前都是人山人海,看得津津有味。

    弘六瞥见了杨帆怪异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了没两声又开始咳嗽:“咳咳,凡夫俗子嘛,都喜欢热闹。要不咱们到伽蓝殿去,净光如来转世的河内神尼正在那里为人算前世今生,每一卦至少一百贯,是以那里人不算多,极为清静。”

    弘六说到这里,还向杨帆眨眨眼睛,压低声音笑道:“去算命的以女子居多,其中不乏美人哟。”

    杨帆苦笑道:“算了,我们还是到后殿去吧,一浊师弟在吧?你忙你的,我和他聊聊天。”

    弘六道:“一浊也在忙着宏法,喏,你瞧,他在那儿。”

    杨帆定睛一看,果然看见一座大殿前搭了一座台子,一浊和尚端坐案后,跟个说书先生似的正在滔滔不绝,还别说,身前真围了不少人,杨帆好奇,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便向弘六打个手势,两人也不言语,悄悄凑了过去。

    二人凑近了一听,一浊和尚也在讲故事,宣扬因果报应一类的思想,这思想倒是佛家主张,只是他不只讲六道轮回,而且还具体化了,什么五方鬼帝,地藏王菩萨,十殿阎罗、牛头马面,佛教道教里边的人物被他掺合到一起,居然讲的头头是道。

    杨帆幼年时读过不少书,对佛道两家的事情也略知一二,可他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把佛教传说中的人物和道家传说中的人物融合到一起,居然让他们做了同事,也不知道在中土大地上佛教神系和道教神系的混乱,是不是就是从这位披着袈裟拜太上老君的一浊大师开始的。

    杨帆摇了摇头,对弘六揶揄地道:“算了,一浊师弟正忙着给北阴酆都大帝和地藏王菩萨排座次,就不要叫他了,咱们到后院清静一会儿。”

    目不识丁的弘六关切地道:“好,那让他先忙着,师兄陪你去喝两杯。怎么玉皇大帝还没决定酆都大帝和地藏菩萨谁当老大么?跟如来佛祖商量一下不就成了,都是自家人,可别打起来。”

    杨帆又是一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