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八十七章 恩宠有尽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因为薛怀义精心谋划的一系列准备都已毁在一顿午饭上,一时间弄得薛怀义有些手足无措,原来的打算全被破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变,所谓的**会变成了女皇陛下对白马寺的一次无聊的巡阅。

    女皇在正殿上了香,默祷几句,薛怀义便讪讪地命令僧侣们在宽大的庭院中颂唱《大云经》。

    一些别出心裁的举动要在恰到好处的时刻拿出来,才能起到耳目一新的效果。薛怀义本打算通过一个个惊喜,先把女皇的兴致调动起来,最后再通过声势浩大的“千僧颂”,达到今日**会的**。

    如今没有任何铺垫和埋伏,直接祭出了“千僧颂”,干巴巴的叫人意兴索然。而且“千僧”已经不复存在,现在能光鲜登场的僧侣一共不过两百多人,他们早晨来的很早,早饭没吃、午饭也没吃,一场群殴令他们一肚子气,于是那颂经声也少了些庄严神圣,只剩下催人入眠的嗡嗡声。

    武则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喜悦,也没有不悦,她就只是那么淡淡地看着稽首颂经的僧侣,以致薛怀义几次鼓足勇气想说几句凑趣的话,都没敢说出口。

    就在这时,白马寺外突然传出一阵铿锵有力的锣鼓声,鼓声响亮有力,每一记鼓槌敲下去,随之颤动起来的不只是蒙着鼓面的牛皮,还有人心。

    这种激扬的鼓声一下子吸引了白马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在这个时候跑到白马寺前敲锣打鼓,就已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了,外面有兵丁守着呢,可是那锣鼓声不但响起来了,而且由远而近,越来越近。竟似朝着白马寺里边走来。

    僧侣颂经已经没有人看了,所有人都向外望着,那些颂经的僧侣也停下了有气无力的唱经,扭头向外望去。

    “咚咚咚。锵……”

    锣鼓声响亮有力。充满节日的喜庆气氛,声音越来越近。可是人们还没看到那些敲锣打鼓的人,便看到一个系红抹额、身着七彩画衣,手执一只红绣球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翩跹起舞。舞姿刚健有力。

    那人把红绣球一扬一挥,便有一只金睛银齿、红色鬃毛的狮子从门口跃了进来,锣鼓声变成了大家熟悉的“太平乐”,那狮子郎引着高有丈余的雄狮腾翻、扑跌、跳跃、人立、朝拜,英武之极。

    紧接着,第二头狮子、第三头狮子……,一头头雄狮在一个个狮子郎的引导下进了院子。把那些僧侣都挤到了一边,空出了整个庭院。

    武则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第一个狮子郎,过了半晌,脸上慢慢露出惊讶、欢喜之极的神情。

    那是张易之。张易之头系红抹额、身穿七彩衣,手中一枚红绣球,英姿飒爽,说不出的可爱。

    今天这两兄弟也参加了宫廷宴会,只不过虽然朝野中人人都知道他们是女皇的面首,在这种盛大场合,他们却不能以宫里人的身份参加盛宴,正如他们自己所说:没有名份。

    不过他们还是官,本来就有承荫父祖的闲散官职,得到武则天宠爱之后,他们又不断升官,早就够资格参加宫廷宴会了。不过他们以官身入宫,正式参加宫宴,就不能守在女皇身边,女皇也没办法时时看顾这两个小情人儿。

    等武则天要来白马寺时,这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武则天还以为他们是嫌来白马寺别扭,不曾跟着前来,直到此时才明白,原来他们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武则天固然惊喜,薛怀义却气得脸都白了。他本来就肤色白皙,这时更是惨白一片,全无血色。

    依着薛怀义一向的性子,这时怕不早就攥起钵大的铁拳,冲下场去打人了。可是,今非昔比,他不敢,尤其是正在舞狮的是张易之,尤其是女皇脸上已经露出欣悦的表情。

    上元佳节,普天同庆,他想哄女皇开心,别人自然也可以哄女皇开心,他有什么理由动手打人?

    “五郎在此,那六郎呢?”

    武则天下意识地上前两步,望着那些引着雄狮舞动的狮子郎,一个个的看下去,看得眼睛都有些蓄泪了,也没找到张昌宗,这时候张易之引着一头雄狮越走越近,武则天两旁的女内卫立即踏前一步,还未及阻拦,就被武则天斥退。

    狮子到了武则天面前阶下,开始原地舞动起来,搔痒、抖毛、舔毛,惟妙惟肖,憨态可掬,逗得武则天放声大笑。

    忽然,狮头一掀,一个穿着狮毛衣,脚下一双狮爪状靴子的青年扎着马步,另有一个身穿红色武士装的俊美青年撑着狮头踩在他的腿上,又将狮头向武则天眨了眨金睛,大声对武则天道:“上元佳节,普天同庆,昌宗祝吾皇身体安康、万寿无疆!”

    张昌宗俊脸飞红,额头满是汗水,看得武则天又是心疼、又是欢喜,要不是眼下实在不合适,早就取了手帕上前为他拭汗了。武则天忙不迭道:“好好好!五郎、六郎,你们当真有心了!”

    武则天心花怒放,竟忘了还有许多贵戚朝臣跟着自己,直接喊出了亲昵的称呼。张易之把绣球一举,又对武则天道:“陛下,定鼎长街上,我等还安排了百狮群舞以及鱼龙舞,有请陛下与众位皇亲国戚、文武大臣共赏!”

    “好好好!”

    武则天眉飞色舞地对伴驾众臣道:“摆驾,众卿与朕同往定鼎长街,观百狮舞、鱼龙舞!”

    薛怀义气得鼻孔冒烟,却又不敢发作,只能讪然道:“陛下……是否先听完这千僧……啊不!百佛颂,在禅房歇息片刻再去,贫僧担心陛下龙体……”

    武则天脸色一沉,淡淡地道:“朕身体安康,不需要歇息,摆驾!”

    “皇帝起驾~~~”

    锣鼓声中,九头雄狮由张昌宗、张易之的头狮引领。后面是皇帝和文武群臣,就这么撇下薛怀义,纷纷向外走去。

    薛怀义直挺挺地站在那儿,望着众乱纷芸离去的众人。没有人回头看他一眼。哪怕是嘲讽的眼神或者讥笑的表情。

    薛怀义眼中的神采渐渐黯淡,站在那儿就像一具石雕。远处围廊下,庙里已残存不多的百姓都闹烘烘地跟着去看百狮舞、鱼龙舞去了,只剩下杨帆一个人站在那儿。

    薛怀义众弟子面面相觑,过了许久。弘一才战战兢兢地凑上前,怯怯地道:“师父,咱们……”

    薛怀义一转身,从香案上抄起一部经卷就要往弘一头上砸去,吓得弘一也不敢躲,只是把眼睛紧紧闭上,过了片刻。那经卷未尝砸到他的头上,弘一悄悄睁开眼睛,不禁更是吓了一跳,只见薛怀义一双大眼满是泪水。泪水在眼眶里溜溜儿地打转。

    弘一哪见过薛怀义流泪,吓得他卟嗵一声跪到了地上,颤声道:“师父!”

    薛怀义缓缓低头,看向手中那部经卷,这是他让三山大师等高僧用牛血抄录的一部《大云经》,当然,对外还是说他是用自己的血抄下的,原打算于“千僧颂”后献与女皇的,可惜人家……

    薛怀义的眼泪一颗一颗地落在经书上,把那经文染成了一片红色。

    众弟子都围上来,怯生生地唤他:“师父!”

    薛怀义突然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奋力撕着那经书,把它撕得一片片的,狠狠抛到空中。

    满天经文飞舞,如同片片血蝶。

    薛怀义慢慢向后院走去,肩膀无力地塌下,高大的背影充满了落寞与凄凉。

    弘一爬起来,茫然看着他的背影,弘六在一旁小声道:“大师兄,咱们……要不要过去安慰安慰师父?”

    弘一看了众师兄一眼,众人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薛怀义暴怒时会打人,眼下他的表现前所未有,怕是不只打人那么简单了,这时候谁敢劝他,又劝些什么?

    一只大手拍在弘六肩上,弘六扭头一看,只见杨帆已不知何时走到面前。

    他拍拍弘六的肩膀,对其他几人道:“你们先去墙角那些和尚打发了去,我去劝劝薛师。”

    众弟子喜出望外,他们都知道师父对这个十七师弟最是另眼相待,忙不迭点头答应。

    薛怀义失魂落魄地走进后院,在碑林塔林中间站住,眼神一边茫然。

    杨帆慢慢走到他的身后,在一丈处站定,陪他沉默半晌,缓缓问道:“薛师为何伤心?”

    薛怀义颤抖地道:“我……陪了她十多年,十多年啊!”

    杨帆冷冷地道:“那又怎么样?薛师可曾真正喜欢过她一天?”

    薛怀义霍地转身,眼睛像喷火似的看着杨帆。

    杨帆丝毫不惧,说的话反而更加冷酷:“我还记得,薛师曾经对我酒后吐真言,你厌恶她,极其厌恶那个老妇。你和她同床共榻的时候,一面做出着迷兴奋的样子取悦她,一面忍着恶心与鄙视。如果她不再宠幸你,难道不是一个解脱?”

    薛怀义咆哮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陪了她十多年……”

    杨帆笑了笑,语气更加尖锐:“那又怎样?难道你没有得到什么?薛师当年是什么人,只是一个街头耍把式卖药的,如果千金公主不曾把你引介给她,你现在是什么?还是一个耍把式卖药的!”

    薛怀义好象被空气中一只无形的拳头狠狠打了一拳,踉跄地退了两步,脸色更加苍白。

    杨帆道:“这十多年,你陪着她,得到了无尽的财富、权势和地位,王侯为你牵马坠镫、宰相任你打骂侮辱,你吃亏了么?既然你只是以色相娱人,和她从不曾有过一日真情,那么被人取代,你又何必悲伤难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薛怀义本已激愤得浑身发抖,但他忽然又平静下来,默默转过身,说道:“我知道你想点醒我,我知道……”

    他慢慢仰起头,看着满是青苔的宝塔,沉默半晌,缓缓说道:“让我静一静,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杨帆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当他走到塔林边时,站住脚步,对薛怀义正色道:“如此失宠,于薛师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只要你愿意,从这一刻起,你就可以过上你真正向往的生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