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八十八章 焚心以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吃过晚饭,杨帆一家人也走上街头,汇聚到兴高采烈的人群中。

    杨帆怀里抱着孩子,小家伙强壮的很,脖梗儿已经可以时不时地挺起来东张西望一番,当然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很喜欢舒舒服服地趴在老爹宽厚的肩膀上吐泡泡。

    这孩子似乎把吐泡泡当成了一个游戏,偏偏他老娘还特别喜欢让他干净,整天跟在身边用手绢去擦,越擦小家伙越来劲儿,母子俩这种对抗始终持续着。只有他老爹抱着他的时候最痛快,杨帆从不管他吐不吐泡泡,所以杨帆的肩头现在已经亮晶晶的结了一层薄冰。

    这年头,男人抱孩子的不多,不是男人犯懒,而是下厨、洗衣、抱孩子一类的事情,理所当然该是女人干的,男人如果去做这些事情会被人笑话。

    所以大街上很多领着老婆孩子逛街的,只能是身强力壮的大老爷们游手好闲地走在前面,穿得臃肿不堪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磕磕绊绊地跟在后面,那男人还要时不时地停下来,很不耐烦地等着他们。

    像杨帆这样的就很罕见了,好在大家的兴趣都放在了各式的彩灯上,没人有空闲去笑话他。

    小蛮和阿奴一左一右地伴随着他,古竹婷扮成了一个青衣侍婢,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杨帆刚看到她这副模样的时候很是惊怵,他只知道年轻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化妆的更老一些,可要把一个人往年轻里化妆实在是无法想像。

    但是现在不可想象的事情就发生在他面前,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古姑娘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的证据,直到阿奴在他腰窝里狠狠拧了一下。他才不再看下去。

    小蛮不用抱孩子,就腾出手来,现在她的手里托着一包“炸油锤”,她和阿奴一人手里一根牙签,时不时地扎一块酥脆香甜的“炸油锤”,吃的津津有味,明明她们晚上已经吃的很饱,不知道这又粘又甜的东西为何这么有吸引力。

    “阿兄,今儿的白马寺**会办得如何?”

    小蛮一面东张西望。兴致勃勃地观赏着各式各样的彩灯,一面向杨帆问道。

    杨帆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薛师两次带兵出征么?”

    小蛮睨了他一眼,问道:“记得,怎么?”

    杨帆又叹了口气。道:“如果对手选择不战,薛师……必胜!”

    小蛮乌溜溜的眼珠转了两转,嘴里含着一口“油锤”,腮帮子可爱地鼓着,问道:“如果对手想战呢?”

    杨帆摇摇头,沮丧地道:“结果无法想像!”想着张昌宗兄弟二人把兴冲冲的武则天引走时的场面,就像一记记耳光响亮地扇在薛怀义的脸上。杨帆都替他难过,只希望这薛和尚真的能想通。

    其实以薛怀义现在所拥有的财富和所掌握的权力,已经足以让他富贵一生,如果他现在肯放手。对他心怀歉疚的武则天一定对他会给予补偿,而他对任何人都无害,将来不管政局怎么变化,都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杨帆想不通他有什么愤懑难过的。

    尤其是,他明明对武则天厌恶之极。谁说女人的心思叫人猜不透,薛怀义是男人,可他的心思,杨帆一样猜不透。

    小蛮歪着头想想,眨巴眨巴大眼睛道:“那就是说……今天的**会出了意外了?”

    杨帆笑起来,在她可爱的鼻头上刮了一下,笑道:“我家娘子果然聪明!”

    小孩子已经会学大人了,杨念祖看了杨帆的动作,小屁股马上在杨帆怀里一拱一供的,咿咿呀呀地叫着,看样子是想学他老爹要去刮刮娘亲的鼻头,可惜没人理他。

    很快,杨大少爷的注意力便被一盏走马灯吸引住了,刮老娘鼻头的打算马上被他抛到九宵云外,杨念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转来转去的灯笼,一缕晶莹的口水跟老爹肩头的那层薄冰连到了一起。

    人群中,崔氏四兄弟正信步走来。

    崔涤的不自量力,令太平公主深感厌恶,崔湜从接下来和太平公主的几次接触中感觉到,他这位九弟已经彻底失去了太平公主的赏识,想让太平公主举荐九弟作官的希望已经为零,所以他马上写信把另两个兄弟叫进京,打算以量为胜。

    临近上元佳节,崔液和崔莅两兄弟终于匆匆赶到洛京,汇合了崔湜和崔涤。这两兄弟刚到洛阳城京一天,还没来得及去拜会太平公主。适逢上元,四兄弟就一起出来逛街观灯了。

    崔湜走着走着,忽尔驻足道:“十一郎,今夜上元,灯市如昼,何不以这上元夜为题,做首诗来,让众兄弟品评一番?”

    他唤的十一郎是崔液,在崔氏众兄弟中,若论才学,崔液是其中佼佼者,而且这位十一弟性情也很沉稳,只是兄弟们序齿,他比崔涤小了一些。崔湜原打算先和九郎崔涤入仕作官,等这位十一弟再大些,再为他谋一个官身也不迟。

    现如今崔涤令太平公主极端生厌,已经失去了入仕的可能,他就开始考虑崔液了。崔液能诗擅文,性情沉稳,而太平公主又最喜欢能诗善赋之人,崔湜这时让兄弟作诗,也是对他存了几分考较的意思。

    崔家几兄弟都能诗,但是要做到几步成诗、无需修改的境界,这几兄弟中只有崔湜和崔液两人做得到。都是自家兄弟,也无须谦逊什么的,一听长兄吩咐,崔液便一边缓缓前行,一边蹙眉思索起来。

    崔液走了几步,忽尔击掌欣然道:“有了!”

    崔莅和崔涤齐声道:“十一弟,快快吟来!”

    崔液摇头晃脑地道:“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夜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

    说到来字,崔液大手一挥。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他这一挥手,就险些打中一人脸面,亏得那人动作极为敏捷,“啪”地一下就扣住了他的手腕。

    崔液扭头一看,就见一个青衣小帽家仆模样的壮汉正收手退开,后面施施然地走上一人,怀里还抱着个孩子,笑吟吟地对他道:“长街上人来人往。崔公子切勿挥斥方遒呀!”

    崔湜愕然道:“杨郎中!”

    杨帆笑道:“如今杨某连汤监之职都被停了,郎中什么的可就更谈不上了。”

    崔湜苦笑道:“杨……二郎说笑了。”

    崔涤是情敌相见,份外眼红,却不想想人家太平公主何曾正眼看过他,这情敌之说也不知是从何而来。一见杨帆,他便脸色一沉,对崔湜道:“大兄,那边的灯轮甚是华美,我们去看一看吧!”

    崔湜脸色一沉,对崔涤正颜厉色地道:“九郎,过了上元。你就回家去吧!”

    崔涤一呆,怔道:“大兄,怎么了?”

    崔湜冷冷地道:“我是你的大兄,出门在外。凡事自当由我安排,需要理由么?过完上元,你立即返乡!”说罢,崔湜丢下不知所措的崔涤。向杨帆长揖道:“二郎,舍弟年轻识浅。有所冒犯,还祈见谅!”

    杨帆抱着孩子,直勾勾看着他的身后,也不知有什么东西看得这么入迷,根本就没接他的话碴儿。崔湜心中一阵羞愤,暗道:“我已代自家兄弟向你道歉了,这还不成么,纵然你是显宗宗主,也不能对我如此狂妄吧?”

    但他随即就发现不对,向自己身后怔望的不只杨帆一个,越来越多的游人都停下脚步,向远处望去,有些正与他同向而行的人也察觉了别人的异样,纷纷扭过头来,崔湜下意识地扭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远处,如同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火焰冲天而起,足有百丈之高,这大火抢去了上元夜一切巧尽心思的灯轮、灯树、灯柱的光彩,就像天神手中的一支火炬,光辉闪闪,刺破了夜空。

    那火光初时还有些黯淡,片刻功夫就映得全城一片通红,崔湜不禁失声叫道:“皇宫!那里是皇宫!”

    不错,那火光起处,正是皇宫!

    ※※※※※※※※※※※※※※※※※※※※※※※※※※※※

    皇宫里面,最雄伟最巨大的“天堂”已经变成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

    这“天堂”是全木制结构,里边又悬挂了无数写着经文的布幔,一点就着。天堂里供奉着以武则天的容貌为原型建造的一尊坐佛,佛像巨大无比,举世无双,仅仅一根小指上就能站立十多名壮汉,由此可见其巨大无朋。

    可是这尊大佛也是以木制漆金的,如今这尊大佛也燃烧了起来,如同一座万丈金神,火光冲宵。

    薛怀义一手提着酒坛子,一手擎着火把,望着熊熊燃烧的“天堂”狂笑不已。

    今天在白马寺,他遭受了莫大的羞辱,独自在塔林中默默地坐了好久,他不得不承认,杨帆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虽然锋利如刀,却是切切实实地切进了他的心里。

    他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嫉妒、没有理由发火,从他第一次以身体侍奉女皇,他就应该有被抛弃的觉悟。何况,这么多年来,他已经获得的一切已经足够补偿他所付出的一切。可他就是不甘心,没有理由,不甘心就是不甘心!

    尤其是,哪怕是金银满堂,哪怕是爵至国公,他觉得自己其实依旧是一无所有,他唯一拥有的就是面子,哪怕只是别人表面上恭维和敬畏出来的面子。

    但是,现在随着他的失宠,这一切也在迅速失去。他不甘心,他还想挽回,所以他在塔林里痛骂、哭泣、自怜自伤,等他把伤口舔好,他又臊眉搭眼地回来了,厚着脸皮参加宫廷的赏灯晚宴。

    往年,这个时候是他最风光的时候,他负责制作宫中的彩灯,负责引导女皇观灯,他就坐在女皇的御座之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可这一次,他的座位排得远远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靠近女皇一步,张昌宗和张易之已经取代了他的地位。

    更叫他无法忍受的是,别人也都把他当成了一团空气,甚至当他主动放下身架,堆起笑脸向别人敬酒时,那些原来对他阿谀奉承,恨不得把他当亲爹供奉的人,居然也冷冷淡淡,有些人只顾拍手大笑,假装没有看见他在敬酒,有些人只是端起酒杯虚应其事地举一下,便无所谓地放下。

    他终于明白: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在自取其辱!

    自斟自饮、酩酊大醉的薛怀义不知不觉便离开了那热闹的人群,没有人在乎他的离去,曾经被人前呼后拥的他,分明还看到坐得离他很近的那些人,脸上都露出了轻松了的笑容,这些人原本都是想巴结他都排不上号的人呀!

    不知不觉中,他就来到了“天堂”,这是他为了讨好武则天而建,那里边供奉的大佛就是以武则天的容颜为原型,如今这座通天宝塔般的巨殿在燃烧,里边的巨佛也在燃烧,他心中好不通快,一切的愤怒与嫉妒,如今都付之一炬了。

    大火熊熊,有那飞溅起来的火苗在空中飘舞着,竟然一直飘到北市上空才熄灭,整个洛阳城都沐浴在这通天大火之下,红光直冲云宵。天津桥头都被照得如同白昼,无数的百姓拥挤在那儿,惊骇地看着这壮观的大火。

    “看呐!看呐!大佛的鼻子着火了!”

    “看呐!大佛的手臂掉下来了!”

    火苗因为大佛的分解,化成了更加绚丽的的火焰。

    天空中正刮着北风,北风把那高达百丈的火苗稍稍移动了一下,前面的“明堂”,史上最壮观、最恢宏的天子大殿“万象神宫”,突然也燃烧起来,天津桥头又是一片惊呼:“天呐!万象神宫也起火了!”

    薛怀义被滚滚热浪灼着倒退了几步,怔怔地看看熊熊燃烧的“天堂”,再看看刚刚着火的“明堂”,好象酒意突然清醒了一些,他踉跄地退了几步,忽然把酒坛子一扔,火把也像咬手的毒蛇似的一丢,便慌慌张张地推开呆若木鸡的宫娥内侍,一溜烟儿地逃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