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六百九十一章 作死不觉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一早,御史台的徐有功、张易天,工部的李霁宵、华星凡、户部的楚逸、陈义天、礼部的胡祥晖等纷纷上书,这一次他们弹劾的范围已经从河内老尼一个人扩大到了什方道人和胡人摩勒三个人。

    什方道人利用为天子寻不老药的机会在地方上如何作威作福、如何收受贿赂,怎样帮助大批用金钱买通他的商人逃避税赋,并且无偿调用官驿车马代运货物,如何干涉地方司法……

    胡人摩勒如何干涉户部和工部事务,如何在收受贿赂后迫使户部把去年受灾严重的地方改为轻灾、轻灾地区改为重灾,结果未受灾的地方得以减免税赋、受了重灾的地方税赋不减、赈济全无,灾民饿死无数。如何在工部负责的几项大工程中上下其手……

    这些也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并非御史台捕风捉影的弹劾,武则天越看越怒,立即下令把胡人摩勒也抓起来,同时派人出京,去抓捕还在地方上逍遥快活的什方道人。所抓的人全都交给了来俊臣。

    来俊臣一有整人的机会就会精力充沛到可怕的地步,三天三夜不睡觉也能精神奕奕。

    自打接了这件差使,来俊臣精神抖擞,连家都不回了,整天就住在府尹衙门里,在他高效的破案速度和打击扩大化的破案风格之下,姜公子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最后的经济来源,就被来俊臣像刨树根似的,一根接一根地刨断了。

    正月十六的一场熊熊大火还没有烧尽,薛怀义的酒就醒了。

    他惶惶不可终日地在方丈禅房里躲了整整三天,破天荒地没有再喝一滴酒,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以为是皇帝派人来抓他了。

    一班弟子们虽然不知道这位护国法师究竟做了什么,但是薛怀义那副风声鹤唳的样子他们却都看在眼里,为了不让薛怀义继续一惊一咋的,整个白马寺后院都成了禁区。任何人都不许进入。保持绝对的安静。

    可是异样的安静,却令薛怀义更加的惶惶不可终日。直至五天之后。他才终于得到解脱。五天后,关于明堂和天堂起火的原因终于向天下人公布了,火因是几个修缮天堂的工匠把几匹麻布摆到了火源旁边,而照看天堂的宫娥和太监们又怠于职守!

    这些可怜人都被判处极刑。这件事就如此结束了。与此同时,朝廷宣布了重修明堂和天堂的计划,这次又增加了铸九鼎和铸十二生肖神的打算,而整个工程,依旧由薛怀义负责督建。

    薛怀义接了圣旨之后,一个人呆呆地在禅房里坐了许久。那场通天大火,泄去了他的愤怒。却没有提高他的智慧,思来想去,他终于想通了:“这是皇帝对他的补偿!皇帝感觉到了他的愤怒,所以用这种近乎讨好的手段来取悦他!”

    这个跑江湖卖药的汉子从来没有看过史书。他不明白历史上的那些君王们想要铲除一个人时,常常会对他温情脉脉、大加封赏,表现得比平时更加信任、更加恩宠。

    在他想来,如果皇帝要杀他,只是一句话的事儿,皇帝既然没有这么做,而且把这么一个肥差交给了他,那就是原谅了他的过失,并且试图挽救他们之间的关系。

    仔细想想这几天的惶恐不安,薛怀义忍不住想要笑话自己:“是啊,整个天下都是女皇的,只是烧了两间房子而已,女皇能怎么生气呢?对一个富拥四海的君王来说,两座宫殿也叫事儿吗?”

    薛怀义兴奋起来,几天不曾饮酒,嘴里都淡出鸟儿来了,他马上吩咐大排筵宴,召集一干亲信弟子胡吃海喝起来,大醉酩酊之际,他还忍不住把明堂和天堂大火的真相炫耀地向他的弟子们说了出来。

    在他看来,这是他男儿气概的体现。他知道因为他的失宠,就连一些依附在他身边的弟子背后都在对他说三道四,他用这件事向所有人宣告:“皇帝对我宠爱依旧!不管我惹出什么祸事来,都不会惩罚我!”

    ※※※※※※※※※※※※※※※※※※※※※※※※※※

    随着皇帝的震怒,已不需要杨帆安排人弹劾那三个神棍了,朝中永远都不乏体承上意、落井下石的人,揭发三个神棍的人越来越多,不但弹劾他们狐假虎威的种种违法事迹,对于他们所谓的“神通”,也开始有人用大量事实进行揭发。

    错过了最好的逃脱时机的河内老尼被抓进了大牢,那些想依托于她,逃漏税赋的妓女统统没为了官奴,分别发配到各处服役,连司农寺也发配了二十多个妙龄女郎来,负责编草席子。

    突然分来这么多明眸皓齿、体态妖娆的女子,对那些一直在司农寺司竹监的蔑匠们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对此,龙门温泉汤监的伙计们就很是不满,如果给他们分几个来,说不定他们还有机会偷看漂亮女人洗澡,分给司竹监真是暴殄天物了。

    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河内神尼并没有算到自己的这一大劫,她落到了来俊臣的手里,这位神尼被来俊臣的残酷手段吓坏了,事实上她并没有见识到什么,她仅凭以前听说过的有关来俊臣的一切,就已经吓坏了。

    当她被关进大牢,并且得知此处是来俊臣的地盘之后,立即解下腰带上吊自杀了,生怕迟了一步就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河内神尼死得如此干净俐落,倒把晚到一步的来俊臣给郁闷坏了,他本想利用河内神尼多咬几个大臣进来的,抓大官这案子才有份量。

    紧跟着,什方道人和胡人摩勒也被朝廷通缉了。

    胡人摩勒竟然逃了,这得感激河内老尼,她失去皇帝的信任,并被勒令返回河内的时候,她就派人通知了摩勒,她知道自己失去了皇帝的信任。那么本就不太被皇帝看重的摩勒也前景堪忧。

    他们三个人只是临时的骗子组合,如今大难临头,自然各奔东西,可是不管是出于过往的交情。还是担心摩勒落马后再供出她的什么事来。她都需要知会摩勒一声。

    摩勒当时虽未犯案,却比她还要小心。听她弟子传话,让自己尽快逃走,他连那辆七宝马车都舍弃不要了,趁着当夜依旧没有宵禁。他匆匆收拾了一些细软之物,连夜就逃走了,等唐纵赶到他的住处已是人去室空。

    什方道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在外面逍遥了大半年,所到之处如王侯一般,荣华富贵、财帛女子,无不尽情享用。如此过了大半年,也该回朝缴旨了,这才恋恋不舍地回来。

    他一路还盘算着,见了皇帝就说炼制长生不老药的药材还缺几味主药不曾找到。等开了春再继续南下逍遥,谁曾想还没到洛阳城,就被朝廷派来缉捕他的人生擒活捉了。

    什方道人这个江湖骗子也光棍的很,一听此案是由来俊臣负责,他就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活下去,为了少受折磨,还不如早早自己了断。

    在这一点上,他这个跑江湖的可比刘思礼、纂连耀那两个当官的要清醒多了,刘思礼和纂连耀相信了来俊臣的鬼话,为了活命,不知攀咬了多少故旧好友,结果等到咬无可咬的时候,还是被来俊臣推出去砍了头。

    不过因为河内老尼的自缢,派去捉拿什方道人的人加强了看管,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自杀,便假意温顺,使看管他的人渐渐放松了警惕,等到把他押到洛阳附近的偃师时,什方道人才找到机会成功自尽。

    三个主犯逃了一个,死了两个,这令来俊臣异常愤怒,什方道人和胡人摩勒都没有什么弟子部下,而河内老尼所谓的弟子都是青楼妓女,而且大多是半掩门儿,所以才想托庇在河内老尼门下逃漏税赋,这些女人压根没接待过大官巨绅,如何扩大他的战绩?

    这时候,洛阳府司户参军李镜突然如有神助地冒了出来。

    洛阳府很少有人知道李镜有个堂兄是太平公主府的管事大太监,毕竟自家出了个阉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李镜不仅油滑狡诈,而且颇有能量,所以才能从一个贫家子而入仕,直到成为洛阳府的司户参军。

    李镜向来俊臣提供了很多重要信息,来俊臣按照李镜提供的情报,果然陆续抓出了许多依附三神棍大肆敛财的大鱼,虽然这些所谓的大鱼对来俊臣来说还只是小鱼小虾,因为他们大多不是官场中人,但是在洛阳府,这些人也算是财大势雄很有地位的人,比如洛阳最大的济春堂药店,分号都开到扬州去了。

    来俊臣眼下正缺人用,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很有破案天赋的属下欣赏极了,很快他就对现任的洛阳府录事参军事李颇离暗示了一下,李参军马上乖乖找个缘由送礼托人调离了原任。

    一直以来,托人送礼往高处升、往好地方升的常见,平调到小地方的却少见的很,李参军偏就弄了这么一出,以致很多人都认为他一定是在原任上捅出了什么大篓子,或者索贿受贿什么的被人抓住了把柄,才用这种方法避祸。

    一般来说,官场之中,除非生死大敌,鲜有赶尽杀绝的。如果对方主动服软主动让位,你还不依不饶,那就不免要让其他同僚齿寒了,所以这种手段是避祸的最佳方式。可怜李参军何曾被人抓住什么把柄,只是来府尹想让他走,他不敢不走罢了。

    随后来俊臣马上亲自请旨,任命李镜为洛阳府录事参军事,统辖六曹,成为洛阳府自府尹、少尹之下,实权在握的三把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