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零五章 缘份天注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任威送来的消息一喜一忧。

    那一喜是卫遂忠终于动了心思。

    杨帆授意他的人把王夫人自缢的真相传播开来,并制造各种流言,对卫遂忠不断施加心理压力。再利用卫遂忠对苏九娘的信任,通过为苏九娘赎身、成全她和卫遂忠,并赠给他们一笔足以安稳度过下半生的钱财为条件,让苏九娘说服卫遂忠,如今终见成效了。

    外有更得皇帝宠信的张氏兄弟算计,内有知道他一切腌臜事的卫遂忠反水,两相一凑,杨帆就不信扳不倒来俊臣。可那一喜之下,还有一忧,那一忧就是……貌似李昭德又要倒霉了。

    这条消息还不算太详尽,是新任洛阳府录事参军事李镜送来的。

    李镜通过河内老尼、什方道人和胡人摩勒的三神棍事件,向来俊臣提供了大批托庇于三神棍羽翼之下,逃漏税赋、公为私用的人员名单,不但借着来俊臣之手,剪除了姜公子在洛阳的最后一支力量,而且得到了来俊臣的信任。

    正因如此,李镜才提前获悉了来俊臣目下的打算,只是详细内容李镜还没有打听到,毕意这事来俊臣用不上他,不会对他交待太细,若是刻意打听,会引起来俊臣疑心。从现在获悉的情报看,只知道来俊臣要对付李昭德,而理由则是他保举的契丹首领孙万荣反了。

    朝廷制度一直就有连坐株连之制,虽说没有秦国时候那么严厉,但是一个官员保举推荐的官员犯罪,他是有连带责任的。这也是五品以上官员都有举荐权,但是官员们并不敢随意举荐的原因。

    如今孙万荣反了,就算来俊臣不去刻意找李昭德的麻烦。他也该承担责任的。不过,他已经倒了大霉,大多数官员不会做那赶尽杀绝之事,那会影响自己在官场中的形象。而且,李昭德的保荐还有特殊原因----孙万荣是番官。

    契丹诸部落依附于朝廷,朝廷对他们施行的本就是羁縻之策,哪个部落实力强大,朝廷就给哪个部落的首领更高一些的官职,从而笼络他们不生是非。这是大唐建国以来一直的国策。

    李昭德是宰相,这种事当然要由他衡量之后向皇帝谏议。这本就是李昭德在宰相任上该做的事,只不过……他收了礼,这事就说不清了:你之所以推荐孙万荣,究竟是出于稳定边疆的考虑。还是一己私心?

    李昭德收受的礼物,包括一条海龙皮的裘袍,一斛珍珠、一匣人参,还有四匹宝马,说起来以他宰相的身份,这份礼物也不算十分贵重。

    李昭德在宰相任上时,已经成了匡复李唐的大障碍。如今只是一个监察御史,已经与人无害,杨帆难免生起些恻隐之心。

    杨帆思量一番,吩咐道:“想办法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李昭德知道。让他早作防备吧!卫遂忠那边,还要加紧笼络,防止他有所反复。等他心意确定,我们这边就开始整个计划。铲除来俊臣!”

    任威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杨帆刚把那两份密报销毁。三姐儿便在书房外脆声唤道:“阿郎,郭使君与夫人接阿奴姑娘来了!”

    杨帆一听,连忙整理一下袍带,吩咐道:“速速打开中门,我要亲往迎接!”

    郭敬之要从渭州任上调到别处,特来回京述职,正赶上过节,就在京中多留了些时日。此时,郭敬之的老母已经去世,郭敬之不用再把妻子留在家乡侍奉老母,所以全家都要跟他同去上任。夫人固然要随行,因为他那兄弟天生有些憨气,独自留在老家掌不了门户,也一起带了来,如今正好作为娘家人。

    因为郭敬之把夫人也带了来,杨帆忙使人把小蛮找来,夫妇二人联袂相迎。中门大开,杨帆夫妇一路前行,刚刚迎到门口,就听一声大叫:“俺家表妹呢,咋还不来见我,我去找她!”

    杨帆一脚迈出门槛,恰见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迎面走来,后边又有人喊:“二郎不可,给我站住!”

    杨帆一瞧这人,壮得如一头牯牛一般,粗眉大眼,五官端正,倒端地是一条大汉,只是憨态十足,少了份机灵沉稳,杨帆心中一动,暗想:“莫非这就是阿奴说过的那位郭家二郎郭少凡?”

    杨帆笑吟吟地拱手道:“可是郭家二郎当面?”

    那大汉一愣,上下看看他,纳罕地挠着后脑勺道:“你是谁,你咋认识我呢?”

    这时站在阶下的郭敬之夫妇快步走了上来,郭敬之打个哈哈道:“想必这位就是二郎了?哈哈,有劳杨家娘子一并出迎,惭愧惭愧。”

    郭少凡继续挠后脑勺,更加纳罕:“大哥,你咋还不认识我了呢,还想必啥呀,我就是二郎!”

    郭夫人向若兰啼笑皆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娇斥道:“一边呆着去!”

    郭少凡把嘴一撅,小声地道:“当着我大哥还这么凶我,母老虎!”

    这时,杨帆正在打量郭敬之,只见这位刺史大人身高九尺,紫面长髯,方面大耳,尽显福态。身材魁伟、体魄健壮,若是把那豹眼换了丹凤眼,头上再扎一顶绿头巾,手里提一口偃月刀,倒蛮像汉寿亭侯关羽的。

    杨帆心道:“这就是郭刺史?不愧是大汉阿陵侯的后嗣,当真威风凛凛,好一条大汉!”

    郭敬之也在打量他,杨帆只着一身常服,月白色绣竹纹的一袭长袍,头上用玉冠髻挽着如漆的头发,齐眉勒一条青玉色的抹额,身材颀长如玉树临风,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那双眼睛清澈如水。

    郭敬之见他如此人品,也是暗自折服,心道:“这就是显宗新任宗主了,人品风度丝毫不逊于卢宾宓,比起卢宾宓那拒人千里的冷傲,更加叫人喜欢亲近些。”

    二人各自想着。手下却不怠慢,杨帆先施一礼,含笑道:“使君、夫人,杨某与拙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在他们互相打量的时候,向若兰也在一旁瞧着,先看小蛮,瞧她容颜娇媚、体态妖娆,姿色不逊于义妹阿奴。不由暗暗点头。

    小蛮看她大袖襦衣,玉色罗裙,秀项颀长,五官精致,一如那细颈瓶儿中的兰花般迷人,举手投足。端庄优雅,也不由得暗暗折服:“不愧是世家之女,豪门贵妇,这般气质,当真不俗。”

    向若兰再瞧杨帆,看他人品相貌,心中欢喜:“难怪义妹对他痴心一片。倒真是一表人才。如今又是显宗宗主,配得上我那义妹,两家结了亲,显宗和隐宗的关系也不至于像以前一般剑拔弩张!”

    向若兰越想越是欢喜。笑着说道:“你我两家,马上就是实在亲戚,何必如此客套。”

    郭少凡这时才醒过味儿来,“啊!”地一声道:“你是杨帆?你就是我妹夫?哈哈。我也叫凡,你也叫凡。咱们可真有缘份!”

    向若兰没好气地道:“胡说甚么,杨家二郎比你还要大些,要称兄长!”

    郭少凡兴高采烈地道:“不是这么算的,不是这么算的,阿奴是我表妹,就算他现在八十岁了,也得叫我表兄,我比他大,哈哈哈……”

    小蛮“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连忙让开一步,向里让客:“使君、夫人,郭家二郎,请厅中叙话,咱们就不要在这门口儿站着了。”

    一行人热热闹闹往里边走,郭少凡忠心耿耿地扮演着娘家哥哥的角色:“这位小娘子好生漂亮,你就是杨二的夫人吧?我可跟你说,阿奴是我妹子,嫁到你家来,做了你的妹子,你可不能欺负她,你欺负她我可不答应……”

    这一下,郭敬之的脸也黑了:“二郎,闭嘴!”

    郭少凡梗着脖子跟他大哥叫板:“大哥,你说的是杨二郎还是郭二郎?你要说的是郭二郎,那我就闭嘴!你要说的是杨二郎那我就不闭嘴!”

    郭敬之以手抚额,头痛不已。

    小蛮眼珠一转,忍着笑道:“阿奴常常念叼你们呢,尤其是郭家二郎,想念得紧。二郎可要去看看阿奴么?”

    这郭少凡要说他傻,却也有些小心眼,一听小蛮这话,可不计较她说的是杨二郎还是郭二郎了,马上满口答应,小蛮便道:“管家,引二郎去见阿奴姑娘!”

    郭少凡欢欢喜喜地跟着杨府管家去见他小表妹了,引开了这个浑人,宾主双方这才入座,开始谈起婚礼细节。

    杨帆知道郭家是太原世家,且与隐宗关系紧密,郭敬之也知道他是显宗宗主,说起来在即将形成的亲戚关系之外,早就算是一家人了。不过,这一家人并不和谐,因为显宗和隐宗曾经的明争暗斗,有些事现在就不好说。

    一个势力集团的恩怨和势力纠纷,不是这个势力集团的领袖个人就可以决定和左右的,有些东西得等杨帆和沈沐见个面,双方磋商解决后才能真的没有后患。沈沐如今还在新罗没有回来,作为隐宗的一员,郭敬之不好与杨帆有太多接触。

    杨帆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只与郭敬之谈及婚礼,不该触及的话题两个人都很默契地回避了。等他们这边商量已毕,小蛮便陪着向若兰去接阿奴,杨帆又亲自把他们送回了住处。

    说来也巧,郭敬之一家人进京后,租住的是武三思家的一幢空宅子,正是当年阿奴和杨帆为了计诱柳君璠,冒充敦煌豪门时租的那幢宅邸。

    当时,阿奴只是为了向杨帆报恩,并未向他透露过自己的真正身份。而杨帆身负血海深仇,化身一介坊丁四处寻找仇人,也无暇顾及成家立业。他们都不曾想到,缘由天定,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

    当杨帆和阿奴下了车,看到那幢大宅时,下意识地便向对方看去。

    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那一笑,若冰雪融尽,朔风已停,春意徐来,花开正妍,心中存下的一切坎坷与磨励,尽数发酵,化作一杯醇郁香浓的美酒!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