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一十章 反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魏王武承嗣的书房中一片静谧,武承嗣阴沉着脸色,瞪着跪在面前的卫遂忠,冷笑道:“你说来俊臣要罗织罪状,告本王谋反?”

    卫遂忠垂首道:“是!”

    武承嗣身形一探,追问道:“你是来俊臣党羽,为何对本王泄露这个消息?”

    卫遂忠双手伏地,恭声答道:“蝼蚁意图撼树,下官不愿与其同死!”

    武承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坐直身子:“来俊臣得以回京,是孤王保他,孤王对他有大恩,来俊臣为何欲对本王下手?”

    卫遂忠答道:“来俊臣被贬同州时,不只一次求托于殿下,殿下虽然应承,却始终不曾予以援助……”

    武承嗣脸上一热,他收了钱没办事,自己自然清楚。

    卫遂忠道:“来俊臣对此早已怀恨在心,发誓报复!后来,他虽得以还京,但是重获陛下宠信,靠的乃是破获纂连耀、刘思礼谋反一案之功劳,殿下并未帮忙,所以……,来俊臣此人只记仇,不记恩,刻薄寡恩,素来如此!”

    武承嗣想了想,看向侍立于一旁的凤阁舍人张嘉福。多年以来,这张嘉福已成了他手下第一谋士,素来信重:“嘉福,你觉得可能吗?来俊臣欲告本王、太平公主、太子旦、庐陵王显谋反,除非他疯了!”

    张嘉福小心地道:“殿下,来俊臣做事,一向就比较疯的!不过,对他没有好处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张嘉福转向卫遂忠,沉声问道:“来俊臣为何不惜与满朝为敌,告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人他都告了,为何独独不告梁王?内中还有什么隐情,说!”

    卫遂忠身子一颤,结结巴巴地道:“殿下明鉴!那来俊臣,不知从哪里听说,皇帝已暗定皇储为梁王殿下,是以揣摩上意,想要……想要把对梁王不利的所有人一网打尽,以此邀宠于梁王殿下!”

    武承嗣听了大吃一惊,变色道:“皇帝已决定武三思为皇储,此言当真?”

    卫遂忠苦笑道:“如此重要的大事,下官怎么可能知道呢?下官只知道,因为张昌宗、张易之兄弟与梁王走动越来越密切,是以来俊臣有此判断,至于他做此判断的真正依据是什么,下官实实不知!”

    武承嗣不安起来,顿时如坐针毡。

    张嘉福见状,对卫遂忠摆摆手道:“你且回去,来俊臣若还有什么事差遣于你,只管一如既往小心应承着,随时来向王爷禀报。你既决心投效王爷,王爷一定会保你平安,便是保你仕途前程,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卫遂忠连忙应是,再度叩谢,悄然退下。

    卫遂忠一走,武承嗣便对张嘉福急道:“嘉福,你看皇帝已定下皇储一事,是真是假?”

    张嘉福道:“二张与梁王,近来确实走动密切,不过要说皇帝已经决定立梁王为皇储,却没有什么可信的迹象。或者……,在皇帝心中,已经开始倾向于梁王,是以二张先行交好,来俊臣不可能尽知其中详情,才会做此判断!”

    武承嗣一阵气涌,急剧地咳嗽了几声,这才喘息道:“不可能,不可能!若是如此,来俊臣买好于武三思,一旦事成,前途无量,卫遂忠是他党羽,为何出卖于他?”

    张嘉福道:“皇帝就算有心立武三思为皇储,也未必就肯狠下心来将这么多亲人一举铲除,来俊臣这是一招险棋,他还从来没有一举告发过这么多天子近臣,卫遂忠心存疑虑也属正常。再说,卫遂忠现在对来俊臣,未必就没有戒心!”

    魏王高高在上,来家那点狗屁倒灶的事是不清楚的,张嘉福便把卫遂忠醉闯来府,辱及王氏夫人,使其自尽的事情说了一遍。武承嗣听了,对卫遂忠投效自己的动机倒是不再怀疑,却也更加相信皇帝已经决定立武三思为太子,惊慌地道:“如此说来,皇帝欲立武三思为太子非常可信,本王该如何是好?”

    张嘉福道:“殿下莫慌,此事未必已经决定,不过……咱们倒是可以试一试!”

    武承嗣道:“如何相试?”

    张嘉福道:“来俊臣意图对大王不利,无论如何,是要铲除他的。大王不妨借此事,联络所有将被来俊臣举告的皇亲国戚,合力弹劾来俊臣,告倒了来俊臣,便去了一个威胁。由此事,也可观察陛下心意!”

    武承嗣若有所悟,道:“你是说……”

    张嘉福道:“若皇帝力保来俊臣,便说明皇储已定的消息是真的,大王便该早作绸缪。若是皇帝肯杀来俊臣,便说明皇帝没有立梁王为太子的打算,就算有,也是皇帝有此意向,决心未定,大王联络各方势力,群起反对,皇帝对此决定也要重新思量!”

    武承嗣深以为然地道:“所言有理!事不宜迟,本王马上去见太平,共商此事!”

    武承嗣一面心惊于有疯狗之称的来俊臣惦记,又焦急于皇帝是否已决心立武三思为太子,立即摆驾去见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闻讯也是“大惊失色”,马上与他合议,决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消灭来俊臣,同时籍此强烈反弹,向皇帝施加压力,迫使她打消可能的立武三思为太子的打算。

    武承嗣为了自身的安全,更为了皇储的归属,头一次和李唐残余携手合作了,在他这个带头大哥的掩护下,短期虽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从长远来说,但凡李唐一派,不管是太平公主门下,忠于太子的大臣、还是倾向于庐陵王的官员,都将有一个更宽松的发展环境。

    李唐的势力进一步复苏了,就像春天郊野里蓬勃的野草。

    ※※※※※※※※※※※※※※※※※※※※※※※※※※※※

    “高公公,这边请!”

    高力士点点头,随着那个殷勤的小内侍继续向前走去。

    如今的东宫,就是一座比冷宫还冷宫的所在,太子李旦和他的儿女们都困在这个大院里,虽然没有人堵上宫门,可那里有一道无形的宫门。除了盛大庆典,皇帝需要她的儿子和孙子们出来充充场面,其他时候,他们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守地这座荒凉的宫殿里。

    看守这座冷宫的宫娥太监,没有任何油水可言,久而久之,对这位太子和皇孙们愈加的懈怠不恭,高力士一路走去,只见青砖缝里都长出一根根野草,却根本没人清理。

    高力士入宫虽晚,却是高延福高公公的义子,再加上杨帆曾向上官婉儿介绍过他,请婉儿在宫里对他予以关照,宫里的太监都是最势利的角色,他们知道这位小内侍是高公公的义子,上官待制也对他青睐有加,自然竭力奉迎。

    “太子,高公公巡视东宫来了!”

    那东宫太监丝毫不把太子和皇孙们看在眼里,也不通报一声,就大剌剌地闯了进去,神情倨傲。

    太子李旦正和几个儿子在用午膳,午膳很简单,菜肴都是干菜、咸菜,一家人在宫里关久了,神情举止都有些木讷,对那太监的无礼毫无反应。

    “岂有此理!”

    太子和皇孙们没有说话,高力士倒怒了。

    “太子爷和各位皇孙当面,你个奴婢敢这么无礼!”

    高力士一声怒叱,骇得那东宫太监连忙仆倒在地:“是是是,高公公息怒,高公公教训的是!”

    高力士往李旦及众位郡王桌上一看,更是怒发冲冠,太子和皇孙们的饮食如此简陋,明显是被这些内侍们给克扣了供应。

    武则天防儿如防贼,不想他沾染权利,却也不至于在供应规格上大肆削减,就算是在冬天,太子也应该有青菜供应的,何况如今已是春天。

    如今宫里就算有点地位的太监和女官都吃上了韭菜、蒜苗等养春气的菜肴,而堂堂太子和诸多的郡王皇孙,居然还在啃咸菜。

    高力士自己就是由富而穷,家道中落,所以最恨势利小人,一见他们如此苛对太子,自然怒不可遏。

    那东宫内侍不知道这位高公公为何大发雷霆,只管一个劲儿地认罪,高力士把他怒骂一顿,喝斥出去,这才整一整衣衫,上前大礼参拜:“奴婢高力士,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各位郡王!”

    李隆基如今已是十三岁的少年,在东宫软禁了这么久,他的锐气却丝毫没有被磨砺掉,高力士怒斥东宫内侍的时候,气得脸都红了,李隆基冷眼旁观,见他绝非佯腔作势,对这个小太监不禁暗生好感。

    李旦见高力士跪倒参见,有些惶然地站了起来,讷讷地道:“这位公公,可是……可是母皇有旨意给旦么?”

    高力士见这殿中根本没人侍候用膳,那引道的内侍被他斥退之后,大殿里就只剩下太子和几个皇孙,便没有要求太子摒退左右,而是从袖中摸出一道密信,膝行上前,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李旦。

    李旦和这几个儿子困在东宫相依为命,早就没了皇家那许多严瑾的规矩,而且李旦平时有事,也根本没有什么人可以商量,真正可以放心的心腹就只剩下这几个儿子,是以李隆基几个人都拥到了李旦身边,一起看这密信。

    李旦这位皇子出生时,武则天已经极为强势,在这位强势的母亲身边长大,李旦和李显兄弟二人远不如他们的两位兄长,二人都是一样的性格懦弱。被软禁东宫的日子里,李旦就像一只惊弓之鸟,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心惊肉跳。

    如今展开这封密信,一看是胞妹太平写的,内容不出所料,又是有人意图加害与他,骇得李旦没等看完,便双膝一软坐了下去,倒是李成器、李隆基等皇孙,一个个气得小脸通红。

    李成器强忍怒气,自父亲手中一把抢过密信,与兄弟几个继续看了下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