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一十七章 黄獐之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周军来说,黄獐谷简直就是噩梦之地。

    号角声中,无数的骑兵在山谷中展开了近身肉搏,周军的缓进阵列因为前方的停止和战斗而变得混乱不堪,而在这狭窄的阵地上,自幼生长在马背上的契丹人显然拥有绝对的优势。

    他们就像在草原上猎杀无数的黄羊一般,挥舞着刀剑,从周军队伍中凿穿而过,兵锋不止,只管向前,蝗虫一般蜂拥而至的后续人马紧随其后,继续砍杀着周军将士。

    山口处的狼烟涌起的时候,埋伏在山腹处的孙万荣遥见远处狼烟升起,大喜之下,一跃而起,厉声喝道:“进攻!”

    山上密林中的确埋伏不了千军万马,但是孙万荣只带了少数的骑兵,其余人都是步卒,这些步卒要隐藏在密林中却是易如反掌。

    葫芦肚似的宽阔谷地,的确不宜对周军发动猝袭,但是这些与天争食的牧族却自有他们的办法。

    一个个用藤条捆扎成的巨大笼球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跳跃着,活泼地撞进山下的骑兵队伍中,笼球中塞满了枯枝败叶,有些还浇了燃油,推下山之前契丹人就点燃了笼球,轻而富有弹性的笼球如果没有阻挡,足以从这一侧山坡一直滚到对面山脚下。

    浓烟起,火焰起,浓烟迅速封锁了整个山谷,千百个着了火、冒着烟的笼球推入峡谷后,整个山谷浓烟滚滚,五步之外难见人踪,那些战马被火苗一烫、被浓烟一熏,惊慌厮叫,乱踩乱蹦,周军不战自溃。

    随即。无数的契丹人披着兽皮,持着猎弓,密密麻麻地冲到两侧密林前,用弓箭向那些逃出烟火阵的周军和在浓烟中偶尔露出身形的周军射去。

    与此同时,埋伏在更远处,人含草、马衔环,肃然候命的两千八百名契丹铁骑也沿着一面林木比较稀疏的山坡冲了出来,他们冲向周军骑兵的后阵,将他们截住。死死困在这山谷之中。

    此处山谷虽然宽阔,八百骑也足以组成四道阻击阵地,而剩下的骑兵已经反向驰去,把烟火中挣扎的周军远远抛开,直扑还在数里地外急急行进的周军步卒。

    山谷中的火势其实不算厉害。真正致命的是弥漫不散的滚滚浓烟,这么浓的烟火,本就足以致命,识得各种草药的契丹人又在笼球中加了许多有毒或者辛辣刺鼻的草药,燃烧起来,熏得人泪流不止,咽喉肿痛。呼吸困难。

    人尚且如此,马匹更加难以忍受,人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努力保持镇定,但是马不行。即便是训练有素的战马,有的马惊了,乱踢乱踏,厮咬乱撞。继而带动更多的马炸了营,不算契丹人的箭雨攒射。光是被惊马踩踏踢撞致死致伤的士兵就不计其数。

    曹仁师眼见如此情形,禁不住捶胸顿足,痛悔不已。忽然一枝冷箭射来,一箭将他的头盔射落,一缕发鬓散落开来。身边的亲兵大惊,连忙以骑盾掩护,大叫道:“大将军,快往回冲吧!”

    曹仁师拔出佩剑,大吼道:“退不得,往山上攻,唯有占领此处,方有一线生机,杀!”

    老将军说罢,身先士卒,发了疯似的向山坡上冲去。

    他现在不冲也不行了,滚滚浓烟中,除了身边这些亲兵,他根本看不见别的人,如何实施指挥。

    虽说军中除了旗帜,还有鼓乐可以传达将令,可那些东西只能表达简单的将令,诸如进攻、撤退或者原地布防,无法传达复杂的命令,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连声乐队都找不到了。

    曹仁师率领自己的亲兵,披头散发,挥剑猛冲,恍如着了魔一般。

    其实并非没有周军想到应该逃出浓烟阵,向山坡上发起冲锋,可是浓烟的边缘恰恰是契丹人箭矢重点招呼的地方,他们冲出去一个,就会招来一箭,冲出去一群,就会招来一片箭雨,大队人马在混乱之中各自为战,根本难以形成有效攻击。

    曹仁师冲出浓烟,山坡上一个契丹兵立刻举弓向他瞄准。

    “且慢!”

    在大唐做过多年质子的孙万荣只看一眼,就从曹仁师的披挂上认出这是一位品秩不低的将军,立即下令:“此人要活的!把他抓起来!”

    马上就有几个契丹兵向山坡下冲去,曹仁师冲出烟火阵,先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努力睁开熏得红肿流泪的双眼,还没看清外面情形,一条套马索就从半空落下,准确地套在了他的身上。

    “你给我过来吧!”

    抓着套马索的契丹人用力一扯,还没立足脚跟的曹仁师就踉跄着撞开自己的亲兵,向敌人一方撞去。

    司农少卿麻仁节此刻正由几个亲兵护着,在人群马群中跌来撞去,一路高呼着:“曹将军!曹大将军?”

    笼球渐渐烧尽,浓烟渐渐稀薄,可是被惊马践踏、被浓烟熏得难以视物的周军,还能有几人挥刀作战呢?

    ※※※※※※※※※※※※※※※※※※※※※※※※※※

    马桥手中的横刀已经砍得卷口无刃了,如今所用的是被他劈手夺来的一口契丹人的长刀。

    他一路往回闯着,也不知道已经砍死了多少人,他已血染征袍,身上有敌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还有战友的血,追随在他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可前边还是无边无沿、令人绝望的契丹骑兵。

    也多亏得此处敌我混杂,只能肉搏无法放箭,否则马桥也早已横尸当场,根本不可能冲杀到现在。

    马桥正率队前冲时,隐隐听到一阵号角声,扭头再看,林中寂寂,却又没了声息,马桥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有几个士兵也说他们听到了。

    正在疑神疑鬼之际,谷口用以通知孙万荣发起攻击的狼烟涌起,马桥一见便知不妙。但是当他挥军赶回谷口时,更是呆若木鸡。

    无穷无尽的契丹人,就像暴雨将至急急赶回巢穴的蚂蚁,浩浩荡荡地涌向山谷,当他赶到谷口时,契丹大军还在向山谷中涌去,他们只是随意分出一队人马,就形成辗压式的攻击,向他们包围过来。

    “旅帅。我们快走!”

    马桥手下的兵士惊慌大叫。

    “不能走,杀回去!”

    马桥拔刀出鞘,眼中迸出凶狠的目光。

    周军陷入埋伏,实则与他这个马前卒没有太大的关系,可他依旧自责。认为是自己的疏忽才使袍泽们陷入重围,如今袍泽正在浴血,他如何能退?

    马桥举起长刀,义无反顾地冲向敌阵,如同择人而噬的一头猛虎,叱喝连声,战马长嘶声中。凶猛冲前!可是杀到现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陷入重围的袍泽还一个也没见着,倒是周围的契丹人越来越多。

    “旅帅。我们退吧!至少,要有个人去卢龙报讯啊!”

    一个断了一臂的士兵刚刚说罢,就被契丹人一杆长枪捅了个透心窟窿。

    “我们走!”

    刚刚因为战马战死,从敌人手中夺来一匹马的马桥情知再冲杀下去毫无意义。只得领着不足二十人的残余人马含恨往回冲去。

    ※※※※※※※※※※※※※※※※※※※※※※※※※※

    行军大总管燕匪石和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率领府卫和辎重兵,始终保持着距前方主力两天路程的速度向北行进。

    这一天。兵至唐山,大军在此扎下营来。

    这是一座镇子,本名大城山。当初李世民东征高丽,回途时经过此处,爱妃曹氏不幸病逝,李世民思念爱妃,将此山赐唐姓,从此这里就叫唐山了。

    李多祚率本部禁军精锐,负责押送粮草,管带辎重兵。

    粮草是军队最重要的物资,监押粮草的从来都是身经百战、沉稳谨慎的将领,从这一点上来说,让李多祚押运粮草并没有错。

    不过,军中也有派系之争,曹仁师、张玄遇等人都是向武氏靠拢的将领,因此更得重用,而李多祚虽对朝廷忠心耿耿,从无任何不忠之举,但是对于武氏的拉拢,他却始终若即若离,并不热诚。如今武氏在军中最具实力,对他有所排斥,让他押运粮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只是驻扎一晚,而且此处并无敌军威胁,李多祚还是对军粮做了认真的安置,营中做好防火安排,外围兵马驻扎,形成拱卫阵形,这才往中军大营去见行军大总管燕匪石。

    两人刚刚聊了几句,便有中军侍卫匆匆进入禀报:“大总管,前路军送来急令!”

    ……

    军队驻扎下来后,各营人马又在大总管总的安排之下,进行本部的详细安排。

    别驾史睿是一员老将,对于宿营驻扎各种事务非常熟悉,杨帆不甚了解这些行军打仗的事务,自然委之贤良,全盘交由史睿负责,而他自己则跟在史睿身边,一边看一边听,暗自揣摩,对于军营驻扎的种种安排,倒也略有所得。

    军营驻扎完毕,杨帆便约了史睿和云孤帆等几名部属,一同到了河边。

    军营驻扎,必选有水之地,而他们的营盘所在地,又离这条河水最近。

    一路下来,风尘仆仆,几人都是一身一脸的尘土,河边已有许多士兵脱得赤条条的在河中洗浴了,杨帆几人也不计较将官身份,也想脱得光洁溜溜,下去洗个痛快。不料,杨帆刚把衣袍脱去,赤条条一丝不挂地还没走到河里,远处便有军鼓咚咚擂响。

    史睿侧耳一听,惊道:“点将鼓!大总管点将,出了什么事了?”

    杨帆在军中这许多时日,点将鼓他倒是听得出来,点将鼓,鼓响三通,鼓停而未至,斩!

    杨帆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又把衣袍穿起,飞也似的冲回自己的营帐,史睿和云孤帆等人料知此时点将,必有大事,赶紧趁着将令未下,跳下河去,匆匆洗涮一番。

    杨帆回帐披上战甲,又急急奔往中军大帐。

    大帐中,众将林立,杨帆赶至喘息未定,燕大总管已升帐点卯,众将一一点齐,燕匪石便高声宣布:“本总管刚刚接到前军统帅张玄遇将军的消息,我朝廷大军已与契丹叛军接战,一战即大败敌军!”

    帐中众将闻听,轰然一声,各有喜色。

    燕匪石脸色不变,厉声又道:“然敌众溃散,已逃向营州方向,围剿殊为不易,曹大将军、张大将军已率所部掩杀过去。张大将军急命我部官兵,弃辎重、抛疲弱,三军尽发,全速前进!若前路军追杀至营州而我军未至,军将皆斩,兵不叙勋!”

    帐下众将闻言心中凛然,燕匪石肃然传令:“现在,本总管命令:除李多祚将军一部押运粮草殿后,其余各部将士立即备齐五日口粮,马上出发,及时参与围剿,有所延误者,统兵将官就地处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