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三十一章 刺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色深沉,一灯如豆。

    杨帆在灯下小心地把金疮药洒在伤口上,又换了一条全新的白叠布。这匹白叠布用沸水煮过,质地已经不再那么硬,将伤处不紧不松地层层缠好,包扎结实,他才吹熄了灯,枕着双臂往席上一躺。

    镇上那家药店所有的药材不管有用没用的,都已被费沫抄了来,所以杨帆得以用上了上好的金疮药,而不必嚼一堆草药泥敷上去。

    白天的时候,契丹人一直在忙着准备转移的事,他们住在山里,除了用作燃料的木材不愁,就没有一样东西不缺乏的,所以所有能搬走的东西,他们都努力搬上了车,包括一口口铁锅。

    整个白天,院子里都乱糟糟的,杨帆懒得再到院子里去晒太阳,只管在房中歇息,断断续续地打了几个盹儿,晚上便不太困了。

    杨帆枕着双臂,静静地琢磨:“伤还没有养好,现在逃跑的话,顺利逃脱的可能太小,既然如此,不如暂且虚与委蛇。”

    自从救了费沫性命,费沫越来越不把他当敌人看待了,这是个好兆头,等身体养好了,纵然需要从深山里逃脱,也比现在更有把握。

    只是,失踪这么久,‘继嗣堂’那边固然是一团糟,更糟的只怕是家里了。朝廷不缺一个杨汤监,太平有家国大业的重担在肩,纵然伤心,也会很快振作起来,可是小蛮和阿奴一定经受不起这沉重的打击。”

    杨帆吁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腰带,他在腰带里。已经用炭条在一条白叠布上写下了自己的消息,只等明天离开的时候,再找机会丢给镇上的百姓。

    布条上面许下了厚利,捡到它的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肯把它送到官府里去,家里人就有希望知道他还活着的消息。

    “就怕是个不识字的人捡到了,拿回去洗一洗……,嗯!那个医士。他肯定是识字的,明天临走的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到他家里去转转……”

    杨帆刚刚想到这里,忽地听到一阵隐约的叫喊声。

    “走水啦!走水啦!”

    “车子着了!”

    “有人逃跑!”

    旋即又有无数的牛哞马嘶和骡子驴的叫声响起。

    杨帆连忙坐起身来,摸到拐杖站起来。

    他刚刚站起,就听院中一声轻微的闷哼,以杨帆超卓的耳力,还隐约听到了利器入肉的“噗嗤”声,杨帆暗自一惊,急忙向门前走去。拐杖落地时也特地使了柔劲。避免发出“笃笃”的声音。

    杨帆刚刚走到门口。便察觉门前光线一闪,似有人来,杨帆急忙一侧身。避到了墙边。

    几乎与此同时,一条人影单刀藏于肘后。飞快地闪身进来。

    冲进来的人是张书豪,后院的大火已经点燃,喊叫声四起,只要稍迟片刻,杨帆就会醒来,虽说他的腿受了伤,还是尽快下手为宜,是以张书豪一步跨进房门,拔腿就奔床榻。

    “砰!”

    杨帆抡起拐杖,狠狠一击敲在了张书豪的脑袋上,然后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前倾的身子倒拽回来,扯进自己的怀里。同时拐棍利落地向前一挑,搭住了钢刀,避免钢刀落地的声音。

    这人既然对契丹人发起攻击,他不认为会是自己的敌人,但是他更不认为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向来人解释清楚他是什么人、他为什么和契丹人在一起等等啰哩叭嗦的问题,先把人敲晕再说。

    杨帆刚刚扶住张书豪,就叫外面又是一声闷哼,随即有人低喝:“快些,记着把杨帆的人头割下来!”

    杨帆心中登时一凛,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伙本以是突袭契丹人的刺客,目标居然是他!这怎么可能?他已然落进契丹人手中做了俘虏,究竟是什么人不惜以对契丹人发动偷袭的手段,必欲致其于死地?

    这时,后院的喊杀声越来越响亮了,整个庄园到处一片人喊马嘶的声音。

    “快!迟则……”

    梁爽结果了另一角的一个暗哨,便拔步赶来接应,他刚向房中急促地喊了一声,便有一条人影从房中张牙舞爪地扑了出来。梁爽大骇,挥刀一劈,“噗”地一声,钢刀便自那道黑影胸前划过,鲜血喷溅。

    杨帆脱手把昏迷的张书豪当成暗器扔了出去,随即一手抄起钢刀,一手架起拐杖,便向门外冲去。梁爽刚刚一刀把张书豪劈到一边,眼前寒光一闪,又是一道刀光当面劈来,杨帆出手了。

    杨帆二话不说,当头就是一刀,只是他没有奔着梁爽的要害,而是劈向了他的肩头,他还想留个活口。梁爽大吃一惊,急忙侧身一闪,杨帆右腿有伤,行动不够利索,伤处牵动,动作一缓,被他逃过了一刀。

    梁爽大惊道:“你还活着?”

    杨帆冷笑道:“杨某的命不是那么好收的!”

    说话间,二人手中刀“当当当”一连碰了三记,火花一闪,杨帆看清了梁爽的模样。

    当日费沫把本地士绅集中起来时,杨帆并未认真看过他们的模样,后来在费沫所居的这所院落里梁爽也很少被允许过来,杨帆也没有见过他,因此即使看到了他的样子,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杨帆正想逼问对方来历,从院外陡然闯进六七个契丹大汉,个个手持兵刃和火把,头前有人高喊:“大头领,大头领,后院……咦?”

    一见廊下正有人交手,那些契丹兵大吃一惊,立即围了上来。

    杨帆一见,心中电闪,陡然大喝一声道:“快!这些人想行刺费大头领!”说罢,左脚一踢,正踹在张书豪的臀部上。将那尸体贴地踹了出去,“嗤溜”一声,滑到费沫居处门前两尺远处才力尽停下。

    随即,杨帆强忍痛楚。站定身子,右手拐杖毒龙般探出,疾撞梁爽的下阴,而左手的钢刀更快一步。斩向梁爽的脖劲。事已至此,活口是不能留了,只能让他发挥点别的作用。

    梁爽挥刀斜劈,“铿”地一刀将杨帆的手中刀架开,胯下随即一阵巨痛,痛得他连呼吸都停止了。

    杨帆的左手不如右手利索,他刻意以左手刀为诱饵,那拐杖化作一条棍影,结结实实地抽在了梁爽的下体上。

    梁爽只觉一阵蛋疼。他真的很蛋疼。因为他的蛋碎了!

    最毒的蛇也有七寸。练了铁布衫的人也有罩门,再坚强的男人这个地方挨上重重一击,也会暂时丧失所有的力气。

    梁爽佝偻着身子。两颗眼珠都凸了出来,他丝丝地吸气。却连气都吸不进去,随即他就解脱了,杨帆紧跟着又是一刀劈下,把他的头和那痛楚的源头分割了开来,梁爽重重地跌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终于不疼了!

    杨帆对冲到面前的契丹兵道:“快去看看费大头领!”

    那些契丹兵一见刺客已经被杨帆杀了,赶紧一窝蜂向费沫的住处赶去,乱吼乱叫地道:“大头领!大头领!”

    “我在这儿!”

    费沫听见自己人的呼喊,这才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

    外面喊声扬起,继而院中发出刀剑碰撞的声音时,正酣声大作的费沫也被惊醒了。

    他屁股中箭,一直是趴着睡的,杨帆现在是行动不便,他现在是行动不得,一听动静急急一个翻身栽到了榻下,屁股一碰,痛得要命。

    费沫不敢声张,急忙从枕下抽出刀来,就往那儿一趴,一旦有人冲进来,那也只好忍痛拼了。苦等半天,终于等来了救兵,费沫不想让手下人看见自己的糗状,忍着痛又爬回榻上趴好,这才扬声呼喊。

    几个契丹兵打着火把冲进房间一看,就见费大头领一手持刀,乌龟似的趴在榻上,威风凛凛地喝问:“歹人可都杀了?”

    几个契丹兵异口同声地道:“大头领,咱们出去再说!火快烧过来了!”

    ……

    天亮了,契丹人收拾行装,开始离开镇子。与此同时,驻扎在涿鹿和周边村镇的契丹兵也都开始整队出发,一边行进,一边汇合。

    昨夜发生在镇上的暴动,很快就被平息了,试图冲出庄园的人一个也没跑掉,逃得最远的一个只是逃出了庄园,被乱箭射杀,而庄园中那些庄丁则被暴怒的契丹人斫为了肉泥。

    不过他们造成的损失可不小,庄园整个儿不见了,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白地,还连累了附近的几户人家。

    从全镇搜刮来集中到庄园里的粮食和布匹、衣物、被褥大部分都被烧毁了,只有前院的十几车财物抢救及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毁,不过那些车子被拉着上路时,偶尔还能看见有的车上冒着阵阵青烟。

    费沫趴在一辆大车上,车上支了个简陋的棚子,他旁边坐着杨帆,杨帆腿上的箭伤也在昨夜的激战中迸裂了。

    杨帆问道:“这个庄园是范阳卢氏的别庄?”

    费沫道:“不错!他奶奶的,范阳卢氏,果然不愧是北地霸主,家里几个庄丁,居然就有这么大的胆子!”

    杨帆暗暗吸了口气,他终于明白了。

    费沫愤愤地骂了一阵,忽又看向杨帆,问道:“你为什么救我?”

    杨帆沉吟片刻,道:“我希望你们的声势能闹得更大一些,你们闹得越凶,对匡复李唐的大事就愈加有利。如今太子被任命为元帅了,这是个好兆头,不过……还不够!”

    费沫乜着他道:“我呸!我费某有那么重要么,你救了我两次,除了这个理由,就没别的了?”

    杨帆失笑道:“还有什么?你是贼,我是官,你不会认为我是拿你做了兄弟吧?”

    费沫大笑起来:“我说,你干脆留下,当我的军师,如何?”

    “我不干!”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报答么?”

    “你奶奶的!”

    费沫悻悻地骂了一句,闭上嘴巴继续扮乌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