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三十六章 前门狼未退,后门又进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费沫挠着头,检视着简陋仓房里的药物:“药材不是很全呐!”

    “知母、芦根、生地、连翘、黄莲……,就这几样。”费沫捡出几样药材,对杨帆道:“我给你煎一服吧,吃了看看效果再说。”

    费沫其实只是识得药性,知道哪些药材能治哪些病,既不会诊脉看病,也谈不上什么成方,纯粹是个“蒙古大夫”。

    杨帆道:“瞧你这粗手大脚的样子,我还是自己煎吧。”

    他抢过药包,顺手把放在门边的药缶也抄走了。

    他没想到,阿奴和古竹婷竟然到了他,竟然找到了这里,可是大喜欲狂的他,马上就听到一个让他心惊的消息:阿奴病了。

    阿奴和古竹婷一直紧蹑在契丹人后面,入山之后,前方有大队人马走过,两个人要跟上去也很容易,转悠了一天左右,两人都迷失了返回的路,她们也不在乎,只管追着大队人马前行。

    等契丹人回到深山老巢扎下营来,她们便开始寻找杨帆的下落。

    这一路上,两人身上没带多少食物,虽然凭她们身手很容易捉到一些林间小兽,可是追踪契丹人的过程中又不敢生火,只能寻摸一些野果充饥。等契丹人回到他们的营地,两个人偷偷从契丹人那儿偷点东西,这才得以饱腹。

    契丹人的营帐扎得漫山遍野,布在外围的警哨主要是防范大队官兵的偷袭,虽然这种可能非常之小,但不得不防,因之防线并不紧密,凭她们的身手很容易潜入。但是她们想从那么多散处的茅草屋中找出杨帆的所在可就难了。

    两人在契丹人营地外围的山阴处一个洞穴中暂时寄身,晚上休息。白天潜入契丹人的营地寻找杨帆,一连找了三天,今天古竹婷终于找到了杨帆。

    本来依照她们的计划,找到杨帆后三人便离开这里,虽然山高林密,也总有走出去的时候,三人相互扶持,逃脱的可能将大增。

    可是从前天晚上开始,阿奴便有些不舒服。身子低热不止,到了昨天上午发展成了高热,跟生了疟疾似的直打摆子,有时还会胡言乱语神志不清,这可把古竹婷吓坏了。

    到了晚上。阿奴高热渐退,有些清醒过来,听说古竹婷为了照顾她一天都没有去找杨帆,阿奴不禁着急,再三催促之下,今天古竹婷只好舍了她,继续来寻找杨帆。可是今儿早上起,阿奴的体温又升上来了,只是没有昨日那般严重。

    这个时代,有个头痛脑热的可不是可以随意视之的小毛病。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演变成性命之忧,杨帆听说之后,马上就想到了费沫这个“蒙古大夫”,只好匆匆去找他拿药。

    虽然费沫已经承诺会放他离开。也表现得像是一条汉子,可是杨帆现在的处境不同。防人之心不可无。阿奴和古竹婷都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儿,万一对方真动了什么歪脑筋,那可是送羊入虎口了,所以他不敢透露阿奴和古竹婷的存在。

    阿奴寄身的山洞在山阴一侧,在契丹人营地的外面,这一面靠近一片陡峭坡地上的丛林,丛木茂密,大概只有蛇才能从缝隙里钻过去,因此这一侧防范松懈,这里既无法狩猎又没有什么可以采摘的东西,所以普通的契丹人也很少出现在这里。

    杨帆本来就身手高明,又有古竹婷这样的匿踪高手引领,两人很容易就穿过了契丹设在外围的游哨,悄悄转到山阴,进入那个山洞。山洞里潮湿阴冷,山阴一面的山洞更冷,刚一进去,就有一股透骨的寒意。

    洞穴中生着一堆火,火苗已经很微弱了,火堆上方一根还保持着粗大树干形状的火烬隐隐泛着白中透红的光。火堆旁边有一堆毛皮,那是古竹婷从契丹人那儿偷来的一张狼皮褥子,还有几张羊皮袄。

    杨帆看到羊皮袄上露出一堆凌乱的头发,急忙把药材和药缶交到古竹婷手上,快步赶过去。

    “阿奴!”

    杨帆柔声唤着,轻轻掀开羊皮袄,阿奴蜷缩在羊皮袄下,已经恢复了本来容颜的脸蛋气色极差,她的嘴唇已经皲裂,苍白的唇失去了血色,可两颊却一片潮红,手还没有触及,就有滚烫的感觉。

    她大概又已烧得人事不省了,根本不知道杨帆到了身边。

    古竹婷轻轻叹了口气,把药缶放到洞穴一侧的石壁下,成串的冰冷水珠便不断地落进药缶,她又到洞穴外面砍伐了两棵小树回来,用剑将小树劈碎,架到火堆上面,火势熊熊燃烧起来,烧得树枝“噼啪”直响。

    看着阿奴憔悴的样子,杨帆把她的头抱在怀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阿奴悠悠醒来,呻吟般呢喃:“古师,你……回来了,找到……他了么?”

    杨帆连声道:“找到了,找到了!阿奴,我就在这里!”

    说着说着,他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大颗大颗地落在阿奴皲裂的唇角。

    阿奴此时的意识显然比平时要迟钝许多,她昏昏沉沉的,意识半醒半迷,听到杨帆的话,她无力地张开眼睛,定定地看了杨帆半晌,眼神中才蓦然露出一抹惊喜,紧紧抓住杨帆的衣衫,叫道:“郎君!郎君?”

    杨帆望着她那双红肿的眼睛,用力点头:“是我!是我!我就在你身边!”

    “郎君!”

    阿奴紧紧扑到杨帆怀里,哽咽的泪水如泉般涌出:“郎君无恙,我……我好开心!”

    杨帆失踪的这些日子,她是最苦的一个人,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无时无刻不在受着折磨,以行善炼尸为手段,的确是让她最快获得杨帆消息的方法,可也等于让她时时刻刻都陷在惊惧、悲伤之中。

    她的精力、体力早就透支了,完全是靠着精神力量在支撑,让她继续坚持下去,当她终于找到杨帆的下落,看到杨帆还好端端地活着,那股精神头儿一懈,早就该崩溃的身体和精神便再也坚持不住了。

    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是焦虑紧张的精神和疲惫不堪的身体为了自我修复做出的一种反应。此刻她就在杨帆怀中,她尽情地哭泣,泪水打湿了杨帆的胸襟,而随着泪水的涌出,她的精神、气色竟也奇迹般地好转起来。

    这一切,令不知情为何物的古竹婷暗暗称奇,在她看来,阿奴此刻虚弱的程度,没有十天半月的休养休想好转,可是杨帆一来,她居然这么快就好转了,她的眼睛明显有了神采,脸上灰败的气色也焕发了,原本虚弱的连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身子居然能够坐起来。

    奇迹!

    简直是奇迹!

    “宗主是人参娃娃转世么?”

    古竹婷在一旁瞪大眼睛瞧着,只觉得杨帆比那缶里煮着的难闻的药材还要神奇一万倍,不知道如果把宗主塞进缶里煮一煮的话,会不会包治百病。

    “郎君,我们快些离开吧,万一让他们发现你已失踪,定会到处搜索!”

    阿奴又哭又笑地和杨帆说了好多,说的话杂乱无章,上一句还在说这个,下一句便又说起了别的,这么久的思念和痛苦,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了,但是随着思绪渐渐清晰,她终于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得马上离开!”

    杨帆轻轻摇了摇头,道:“你现在的情况,怎么能离开?你先安心养好身体再说。你放心,我救过他们一个首领的性命,所以他们现在已不把我当成敌人看待。他们本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就放我离开的。”

    杨帆叹了口气,搂着阿奴的身子,轻声道:“朝廷又吃了败仗,契丹人打算打回老家去,建立他们的根基之地。自太宗、高宗以来,朝廷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国朝如今就像‘天堂’里的那尊大佛呢,看着金碧辉煌,内里空空如野……”

    阿奴茫然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杨帆叹息道:“我不是神仙,我能怎么办呢?”

    他怜惜地抚摸着阿奴的秀发,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柔声道:“我和你……回家去!”

    此时,武周朝的准驸马爷武延秀已经带着大批和亲财物从南面赶到了突厥汗庭黑沙,可是朝廷第三路讨逆大军再度大败、连当朝宰相、兵部尚书王孝杰都阵亡的消息也从东面传到了突厥汗帐。

    默啜没有想到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唐竟已衰败若厮,在一个小小的契丹手中竟然一败再败,默啜的贪心陡然大增,本来令他很满意的议和条件,现在在他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默啜立即翻脸,声言他要嫁女嫁的是李氏皇族,而非武氏。突厥不承认武周政权,他拘押了武延秀,效仿契丹人,打起了“奉唐伐周”的口号,出动十万铁骑,因为契丹造反,原本作为屏障的河北东部边防已然一片空虚,突厥人就从这里杀了进去。

    突厥武力远胜契丹,而且他们已经懂得使用各种攻城器械,在他们的进攻下,静难、平狄、清夷诸军一触即溃,妫州、檀州、定州、赵州等地相继失陷。继契丹和奚族之后,突厥也杀进了这片烽烟四起之地,肆意劫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