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三十七章 窥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余富,再抱坛子酒来!”

    齐丁吩咐了一声,便有一条大汉晃出了棚屋,摇摇晃晃地向不远处一幢大型的茅草屋赶去。

    天色已经很晚了,整个山中营地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有这座契丹将领们日常会议的所在还火光熊熊,棚屋中央燃着一堆篝火,上面架着一口大锅,锅中沸水滚滚,浓郁的肉香弥漫得很远。

    在议事棚屋的周围还建有十几座大型棚屋,有的用来储粮,有的用来储放衣服和被褥以及其他各种物资,还有一座专门储放掳来的美酒。

    棚屋都没有锁,也不需要上锁,而且没有人看管,整个营地是封闭的,没有外人,族人也不会有谁敢来窃取。

    余富喝得头重脚轻,一把拉开棚屋的门,摸黑便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是几排堆得高高的酒坛子,不用点灯他就知道位置,酒兴正酣的余富顺手一划拉,摸到了一坛子酒,便兴冲冲地抱起,转身走了出去。

    杨帆站在夜色中,暗暗惊出一身冷汗。

    刚刚余富差点儿就摸到他的身上,杨帆情急生智,顺手抓起一只酒坛子递了过去。好在那余富刚由光明处进来,两眼一抹黑,再加上喝得有点儿多了,还以为是自己从一堆酒坛子上摸了一只。

    余富出了棚屋,用脚一勾,把棚屋的门又关上,便哼着山歌奔了棚屋。杨帆暗暗吁了口气,候他脚步声走远,也从棚屋中悄悄钻了出来。

    他今晚来,其实是到隔壁棚屋搜罗补品的,虽然大多数药材他都不认识,但是从小练武。为了打熬筋骨、壮大元气,师傅可没少给他弄些补药壮身,这些药材他都认识。

    阿奴的病一半是心病郁结,一半是身体憔悴,终于知道杨帆安然无恙后,心病已不药而愈,但身体的虚弱可不是精神力量就能恢复的,杨帆见她身体虚弱,肉食没胃口吃。喝粥又补充不了多少体力,才想着给她弄点补品回去。

    补药到手,杨帆又想到用酒可以帮助药力的发散,于是又钻进了放酒的棚屋,悄悄灌了一水囊。此时东西到手。他正想离开,看了一眼那座火光熊熊的棚屋,忽然有些奇怪的感觉:“这些契丹人今夜只是寻常的饮酒聚会么?”

    杨帆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平时从未见他们深夜不眠,众多首领在此聚会,若说是为了庆祝,今儿下午他们已经公布了消息。整个营寨都欢庆过了,难道是酒兴未尽?

    杨帆心中微微生起一抹疑虑,下意识地便向那座棚屋掠去。

    棚屋里,齐丁坐在上首。费沫和几员将领分别在他左右,每人面前都有一盆子手抓羊肉、野菜干果和糍粑等食物。费沫抓着一块肥美多汁的羊肉,正张口大嚼,嚼得两颊油乎乎的。满手都是油脂。

    余富回到屋中,拍开泥封。揭去封盖,给每个大首领面前都倒了一大海碗,最后剩下一点酒底子,美滋滋地回到自己桌前,见桌上已经无肉,便拎着盆子去沸水锅里又捞了几大块。那羊肉还没完全煮熟,一口下去,血丝殷殷,他也啃得津津有味。

    齐丁坐在上首,候着一名兴高采烈的将领高声唱完了歌,举起酒碗喝了一大口,便高声道:“各位,都静一静!”

    屋中乱烘烘的,又过了片刻才静下来,齐丁道:“天佑契丹,无上可汗虽然回到了天神的殿堂,可是我们还有大元帅,我们依旧战无不胜!唐军这一败,再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同我们抗衡!”

    众将领立即鼓噪起来,齐丁双手一按,沉声又道:“大元帅已经传回命令,命我们从深山里把全族迁出去,迁到营州西北四百里处的‘老鹰嘴’,在那儿依据险要建造咱们的城池。大家今儿喝个痛快,明天开始准备,后天一早启程。”

    齐丁又灌了一口酒,道:“大元帅现在还没有回来,他打算趁胜再打几仗,既然咱们要建城了,现在这些财物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再掳夺些来东西才成。”

    余富大叫道:“齐大哥,我原以为大唐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他们如此不禁打,简直是一群土鸡瓦狗,他们如此不济事,咱们怕他何来,何必跑到‘老鹰嘴’去筑城呢,费时费力的,不如打下一座大城,咱们占了就是!”

    余富一说,马上就有几位大头领响应,齐丁瞪了他们一眼道:“不可轻敌,曹仁师那一路大军若非轻敌,岂能轻易被我们杀掉?你知道大唐的江山有多大吗?大唐还有得是兵马,只是分散驻扎在各地,抽不出来。

    凭我们现在的力量,虽然打痛了他们,可要说跟他们正面对抗,还远远不及。尽管朝廷接连折损了几十万兵卒,只要他们想打,依旧抽得出兵,可咱们哪怕只死掉三五万兵士,还有人么?”

    余富冷冷地瞪了这些头脑发热的将领们一眼,又道:“咱们劫了一城的粮草,几乎就够咱们全族人吃上一冬天的。可这些粮草对大唐来说,算是多大的损失?咱们这些粮草要是毁了,咱们全族人就得忍饥受冻,而朝廷再抽调足以供应数十万大军的粮食,也易如反掌!

    论家业,人家比咱们厚多了!就算他们是个败家子,祖宗给他们挣下的这份家业,也够他们好好败上一阵子的,可咱们的底子太薄,一次惨败都禁受不起,岂能不慎?”

    众将唯唯,这才想起大唐的家业有多么庞大,他们虽然打了几次胜仗,眼下也不过是才有勇气决心建立自己的根基之地,这城都还没筑起来呢,要说彻底打败大唐,实是遥遥无期,不禁沉默下来。

    齐丁虽不希望他们过于狂妄,却也不想打击士气,见他们有些沉默,又哈哈一笑。给他们打气道:“大秦当年强大吗?大汉当年强大吗?大隋当年强大吗?再强大的帝国,再庞大的江山,就像这草木,总有寿尽的一天。

    大唐也不例外,咱们今日比他们弱小,可是咱们可以一步步壮大,他们在那老婆子的折腾下,正在一步步衰微,上天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给你机会,就看你抓不抓得住!咱们现在是弱了些,可咱们有帮手,狼多了,老虎也要逃之夭夭。”

    费沫瞪起眼睛道:“齐大头领。你说的是奚人么?奚王狡黠,每战必定观望咱们的胜败再做行止,而且奚人的武力也实在是弱,只能小打小闹,牵制一下武攸宜,到现在都没兵发河北,汇合咱们作战。靠他们?”

    齐丁得意地一笑,摇头道:“不不不,奚人无能,可突厥人呢?”

    他诡秘地扫了众人一眼。透露道:“大元帅已决定联合突厥,共同对付大唐。”

    众将领耸然动容,他们的牧地毗邻突厥,没少受突厥人的欺负。之所以一直没和突厥人有大的冲突,主要原因是他们也是游牧。而且生活水平比突厥人还糟糕,突厥人实在没兴趣打他们的主意,因为没什么好抢的。

    但是两族之间偶尔会因为草场和水源发生争斗,一次次争斗的结果,让他们很清楚,突厥人的武力比他们要强大的多。两族虽然关系不睦,可是现在共同面对大唐这个敌人,那就是最渴望的盟友了。

    众将领一听喜出望外,纷纷问道:“此言当真?”

    齐丁肯定地道:“那是自然,大元帅派人捎信来,吩咐我带领全族迁回营州筑城。来人是大元帅心腹,他说,大元帅正准备派人去突厥,向默啜可汗请求联盟,只要突厥人与我们合盟,哈哈哈……”

    “干杯!”

    “干!”

    众头领勇气倍增,纷纷捧起酒碗来。

    躲在暗处的杨帆暗暗吃惊:“朝廷疲弱,如今应付一个小小契丹都如此吃力,如果再让契丹和突厥联合起来,突厥与吐蕃还有联系,而奚人也将因为胆气大壮,到时候……,幸亏南疆之乱已经被我平息,否则整个帝国,周边各地将一齐发难了。可即便南疆不乱,如果吐蕃、突厥、契丹、奚族联手,也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啊!”

    杨帆忧心忡忡地退了开去,好在这是在契丹人的深山老巢里,根本不虞会有奸细,杨帆这个唯一幸存的俘虏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了,四周根本没有派人看守,否则杨帆现在魂不守舍的,身形不够灵活,难保不被发现。

    他痛恨武则天为了个人权利害子杀孙、将当初济济一堂的忠臣名将屠戮得寥若晨星,他痛恨武氏专权,将那么多没有带过一天兵的武氏族人安插进军队,把持了军权,这么多年来,军心士气、武备操练,全搁下了。

    若非如此,曹仁师何以成为主将,李多祚这样战阵经验丰富的将领只能在后营管辎重;若非如此,王孝杰在前方奋勇厮杀,副元帅逃之夭夭,致使三军混乱,连主帅都被挤落山崖;若非如此,何以会出了武攸宜这么一个统率十数万大军剿匪,却始终不敢与敌一战,甚至不敢与王孝杰南北呼应主动出兵,只是一味缩在城池之中的奇葩?

    杨帆痛恨这一切,所以想推翻这一切,他从不认为这江山天下、万千黎民,都只是武媚娘攫取权利的一只筹码!

    国与国间的战争,他无力应对,即便他能说服七宗长老,动用继嗣堂的全部力量,也不可能取代国家的作用。但他是唐人,契丹与突厥一旦合盟,奚族和吐蕃也会气焰更盛,而南疆也难保不会有人趁机发难,大唐即将成为一群虎狼扑食的肥肉,他如何能够坐视,这个联盟……绝不可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