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五十六章 消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数千毡帐、数万牧人,仅仅是扎营就持续了两天半的时间。

    第三天下午,默啜的汗帐才姗姗赶到,巨大的汗帐一直扎到傍晚才完成,当可汗的大旗竖立起来时,天色已一片昏暗。

    里里外外的人还在忙碌着,可汗的寝帐里安设了一张堆满了丝绒的大床,旁边要构筑取暖的炉灶,可汗众多的妻子们也在指挥着奴隶安排着她们自己寝帐里的一切。

    汗帐分为前后两部分,前一部分作为议事大厅,这一部分已经完成了,不管是外部的搭设,还是内部的建筑。

    汗帐有三分之二埋在地下,地下掘了一个大坑,为了防止松软的沙壁坍塌,周围和地面还铺上了一层羊粪,它除了固定墙壁的作用,还能大幅提高帐内的温度。

    在完成这一切后,汗帐才搭建起来,四周挂上既有装饰效果又能隔寒保暖的挂毯,地上铺上松软的毛毯,汗帐只露出地面不过一人高的高度,帐顶同样铺满了羊粪,因此一进帐中,与帐外的奇寒简直如同两个世界,温暖如春。

    默啜穿着松软的袍子,盘膝坐在案几前。

    穆恩、朱图、契比克力、苏牧木等几位重要头领不知何时已从自己的部落赶来,分别坐在他的左右。

    “哗啦!”

    后帐传出一声器皿碎裂的声音,然后便是一阵呼啸的鞭笞和痛苦的央求哀告,可敦鞭笞着、怒骂着、咆哮着,有个笨手笨脚的奴隶打碎了她的东西,从她斥骂的话语来看,应该是把她的夜壶打碎了。

    默啜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早习惯了在各种嘈杂混乱的环境下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契比克力带来了他的斥侯。自从接到默啜可汗的命令,他就以最快的速度派了人潜入河北道。

    “小人到了河北道后,认真打探了许久,所经过的城池都很安定,所有的城池照常开关城门,并没有闭城严禁出入,只是为了提防契丹探子,加强了盘问和检查,幸好小人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又有从边军那儿高价买来的‘过所’,所以没有引起他们的疑心。”

    默啜无心听他如何辛苦、如何冒险,截断他的话问道:“可有契丹人的消息?”

    那斥侯道:“李尽忠之死,在河北已是尽人皆知,哪怕是一个街头玩耍的小儿。你若问他,他都知道李尽忠死在李多祚大将军之手,是在马城之战中矢而亡的。契丹人的确在马城大败,据说死了三万余众……”

    默啜眉头一挑,道:“据说?”

    斥侯苦笑道:“是!小人不可能穿过层层防线赶到马城了,的确是听人说的,不过小人一连走过三个城池。城中百姓都是这么说的。另外,小人还在其中两座城中看到了大批契丹俘虏,加起来至少有六七千人。”

    穆恩抚着胡须,沉吟道:“契丹人骁勇。且俱是骑兵,生擒不易。而且他们两次重挫周军,双方仇深似海,一旦打了胜仗。周军是不大会要俘虏的,杀俘是很正常的事。这种情况下若有六七千名俘虏。那么伤亡过半就是可信的!”

    默啜点点头,垂下目光思索片刻,又扬眸问道:“你说……如果去马城一带,需要越过层层防线,又是怎么回事?”

    斥侯道:“小人扮成铁器贩子,要雇人往千金冶交易,结果那些车马行都告诉我,现在根本过不去,周军已经布下层层防线,把契丹人团团围困起来。小人不放心,特意试了试,结果往东只走出两百多里,便再也难以寸进,有‘过所’在手也不成。

    小人灵机一动,买了些酒食,请那设卡的小校吃酒,询问他何时才能往千金冶做生意,他告诉我,武攸宜的北路军已推进到卢龙山、石城一线,娄师德推进到玉田一带,而沙叱忠义则陈兵于雍奴、黄庄洼一线。

    他告诉我不用着急,契凡人随时可以被歼灭,只是天寒地冻,守则容易,如果进逼,容易让契丹人借机突围,因此现在只能稳扎稳扎,层层推进,最迟开春以前,契丹人必定覆灭!”

    默啜“啪啪”地三击掌,唤出一个侍卫,沉声道:“去后面告诉可敦,速把我珍藏的河北道地图取来!”

    听着后面丝毫不减的叫骂声和鞭笞声,默啜又一皱眉:“把那个笨手笨脚的奴隶处死就是了,不要影响本可汗议事!”

    侍卫连忙答应着退下。

    武周一方基本上没有突厥人的地图,他们的部落平均半个月转一次场,根本没有定居地,地理上也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标志的地形地貌,费尽气力绘制的地图都没有一个半吊子的向导管用。

    而突厥人则不然,对他们而言,汉人的山川、道路、城池,都是固定的,千百年来一直不变,河流也很少改道,汉人地区的地图对他们才是真的有用,虽然他们的地图和李多祚的地图一样简陋,不过还是标注了明显的山川河流以及城市的名字。

    羊皮地图很快取来了,后帐也停止了鞭笞打骂和叫饶的声音。

    地图摊在案上,默啜仔细地看了一阵,道:“李多祚本人应该还在马城、千金冶一带!武攸宜的大军到了石城,娄师德到了玉田、沙叱忠义陈兵于雍奴、黄庄洼……”

    他摊开地图的时候,穆恩和契比克力等人就挤到了他身边一起看着,这时萧牧木伸出粗大的手指,在地图上一圈,沉声道:“三面重兵,一面大海,四周只有湖泊、山峦,没有一座大城,契丹人被困死在这里了。”

    塞尔柱道:“如此看来,契丹使者说了假话,他们是想要我们兵出河北,利用我们为他解围!”

    默啜脸色阴晴不定,思忖半晌,问道:“还有一个武懿宗。他手中有十万大军,他在哪里?”

    斥侯道:“武懿宗陈兵于怀安、涿鹿、飞狐一线。”

    默啜一低头,马上就在地图上找到了这几处地方,因为他上一次兵出河北时,就是从怀安和飞狐两地分兵袭入的,所以对这里的位置尤其熟悉。

    默啜冷笑起来:“唐人对我们不放心呐,摆了十万兵在这里,防止我们趁火打劫!”

    十万周军,如果是打野战的话。并不放在默啜眼里,不过要是守城,那就令人头痛的很了。虽说武懿宗这位骑猪将军是主帅,他的逃跑主义早已名扬在外,但是如果武懿宗得到了大周皇帝的死命令。坚决不许他再退,那么凭这十万人守城,默啜可没有把握打下来。

    朱图道:“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用来围剿契丹人的兵力已经足够了,所以武懿宗这十万人才摆在这里作为预备队,向西可拒我入侵,向东可随时赴援!”

    默啜缓缓地点了点头。

    塞尔柱迫不及待地道:“可汗。那我们该怎么办?”

    默啜微微眯起了眼睛,悠悠地道:“明日,召契丹和周人的使者到我的汗帐来,你们也来。商议出兵!”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帐外传来,那个不幸打破了突厥皇后尿壶的可怜虫,在寒风中咽了气……

    ※※※※※※※※※※※※※※※※※※※※※※※※※

    翌日一早,杨帆看到可汗的大旗扬起。马上就来求见了。

    默啜正在用早餐,听说武周使者主动求见。颇有些诧异,忙叫人把杨帆唤进来一问,杨帆义正辞严地谴责了一番默啜拖延执行承诺的态度,顺道儿抱怨了一番他们的饮食和住宿条件太差,实在叫人吃不消一类的话,最后坚决要求默啜马上派人护送他们返回河北道,他们受够了!

    默啜笑容满面地道:“贵使不要急,调兵遣将,需要时间嘛。你们中原人调动一次兵马,快则半月一月,慢则三个月半年,我草原上的健儿纵然拖累较少,又不需要大量的补给,也不可能说走就走!

    本可汗这些天一直在做准备,马上就可以发兵了。呵呵,一会儿本可汗就要召集各部首领在此议事,他们都已奉本可汗之命赶到了,贵使介时不妨旁听一下!”

    默啜说到这里,忽然话题一转,道:“对了!契丹人也派了使者来,所言与你颇有不同啊,一会儿,你们不妨当堂对质,非如此,是不足以说服我的族人出兵的!”

    默啜说这句话时,瞬也不瞬地盯着杨帆,观察着他的神情变化。

    杨帆面不改色,毫不客气地道:“可汗的试探很没意思!这次你们的部落转场,寻找冬窝子的时候,曾有一批人疯了似的跑来向我们挑衅,那时我们就知道契丹人也派了人来,这件事相信你的部下不会不禀报于你。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有什么好对质的?契丹人是我们朝廷的附庸,是叛逆,可汗如今已与我朝和亲结盟,应该斩杀契丹使者,表明自己的立场,而不是让他来跟我们对什么质,他们没资格!

    还有,无论可汗是否决定发兵,我们都打算回去了!没有贵国,我们一样能消灭他们,虽然要困死他们需要耗费更多的钱粮,不过我们还耗得起!贵国各部首领如果不愿发兵,那么可汗也不要勉强,如此一再试探,无趣的很!”

    默啜笑容可掬地道:“不不不,本可汗当然是相信你们的!否则岂会同意发兵呢?契丹人的谎言,本可汗其实早就看破了,一会儿召集各部首领的时候,我会替你们说明此事的。哈哈哈,贵使还没有用早餐吧,来来来,不妨与本可汗一起用膳!”

    默啜吩咐人在旁边的矮几上为杨帆端上一份与自己一样的早餐,杨帆满脸不愉,不情不愿地走过去,在贵客的位置上坐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