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六十九章 芳心可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就像是一床刚刚絮了新棉的被子,柔软的覆在你光溜溜的躯体上,叫人情不自禁地打起哈欠,有了睡意。

    春风熏得游人醉,便是这般滋味了。

    杨帆和阿奴、小蛮带着两个孩子去洛水河边春游,很快便“巧遇”了出宫省亲的上官待制,于是两处并作一处,帐围子连起来,占据了洛水河边最宽敞、风景最优美的一处所在,足有两亩方圆。

    这样的时刻,两个孩子是最高兴的,他们光着小脚丫踩在细沙的地面上,清楚地感知着这个世界,只是跑了两圈,那只和他们一般笨拙的小狸猫就滚了一身的沙子,两个小家伙自然也不例外。

    小蛮没去管他们,由着他们去疯。因为一家之主杨大人说了,人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童年,这段时光的快乐如果失去了,以后再也不可能找回来,不要总让他们按照大人的想法这样那样,像个小老头儿似的。

    帐围子就设在洛水河边,家人挖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沟渠,把清澈的河水引了进来,但水面上并没有酒觞飘流,在沙地上还放了一只投壶,那才是小蛮和阿奴喜欢的节目,她们正在兴致勃勃地投箭。

    她们两个玩不来太平公主所喜欢的那种诗签游戏,而这投壶则不然。投壶放得位置很远,普通人是投不进去的,两个女人正在较量腕力和眼力,她们投壶的劲道,足以把这投箭当成暗器使用。

    帐围子深处,铺着一卷灰黄色的驼毡,驼毡压倒了一片野草,青草味儿散发出来,坐在毡上。鼻端就能清晰地嗅到青草的芬香,迎面就是河上吹来的清爽的风,非常舒适。

    婉儿微笑着看了眼刚刚输了一箭正举杯饮酒的小蛮,又怜爱地看了眼那两个疯玩疯闹的小家伙,眸中满是艳羡。

    她从小充没于宫廷,从小看着别人的脸色生活,在她而言,最奢望的就是现在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最渴望的就是一个属于她的家庭,可这一切现在都还无法实现。虽然她现在也坐在这儿,并得到了这个家庭的认可,可她还不是这个家庭的一员。

    “你见过太平了么?”

    婉儿把痴痴的目光收回来。温柔地瞟了一眼身旁的杨帆。

    杨帆微微摇摇头:“我昨天才回来,还不曾见过她。”

    婉儿问道:“她也没有主动寻过你?”

    杨帆目光微微一凝,问道:“出了什么事?”

    婉儿浅浅一笑,妍若春花:“没甚么事,只是……凤阁舍人韦嗣立正准备上一道奏本……”

    杨帆听懂了婉儿的弦外之音。不动声色地道:“哦!这个人……是太平的人?”

    婉儿嫣然道:“天下奏本,都须经过我手,与太平呼应的主张,一次两次或是巧合,次数多了,他是谁的门下。其实不难猜的。”

    杨帆笑了笑道:“幸亏天子已经老了,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细节,要不然……”

    婉儿听出杨帆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诮。却不知道他讥笑的究竟是谁,眸波不由闪了一闪,又道:“他打算上的这道奏本,是要请天子对垂拱以来经来俊臣、周兴等人诬判的案件予以平反,犹生者官复原职。已死者赦免家人赐归故里。”

    杨帆断然道:“这不可能,案子是周兴、来俊臣一班人办的。可幕后真正的主使却是今上,许多人之所以受到惩办,关键不在于他们是否被诬陷,而在于是天子想要把他们踢开、踩死!”

    婉儿微笑着,一副智珠在握的安祥,仿佛胁侍于佛前的观音:“这道奏本上面,还附了一件事,恭请天子整顿国学,禁止权贵子弟今后不经科举而荐举入仕。”

    杨帆一怔,哑然失笑道:“这么说,刚刚那件事只是用来跟皇帝讨价还价的了,这件事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杨帆思量片刻,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她是想……,太平难道不晓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么?”

    婉儿悠然道:“或许不是不明白,而是急于有所得的时候,总是不好把握其中的分寸。”

    杨帆眉头一皱,担心地道:“你都一眼便看穿了她的目的,此举用心,能够瞒得过皇帝?”

    婉儿大发娇嗔,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我都一眼看穿了她的目的,帆郎觉得人家本来很笨吗?”

    杨帆笑道:“怎么会?我家婉儿最是冰雪聪明,我只是觉得……天子虽老,也不是那么容易哄骗的。”

    婉儿拍开杨帆不规矩的大手,向追逐着小猫在沙滩上疯跑的杨念祖和杨思蓉呶了呶嘴儿:“有孩子在呢。”

    杨帆没趣地道:“他们那么小,懂什么。”

    婉儿没理这个不要面皮的男人,继续说道:“递交天子的这道奏本,打算上固然是这么一个打算,做法上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我之所以知道,不是因为我看出来了,而是太平使人主动告诉我了,因为她需要我的帮助!”

    杨帆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从这句话里,他忽然品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太平公主想让这道奏本得以通过,必须得对婉儿坦诚相告?因为她需要得到婉儿的帮助?

    那也就是说,今时今日的上官婉儿,已经不是昔日只与一班词臣在史馆里吟诗作赋、无忧无虑的上官待诏,她已经能够影响或者左右一些政令的发布或否决,她必然已经掌握了相当有力的一股力量。

    而太平公主把扩充势力的目标转向了国学,那就说明,她在朝廷中已经拉拢了相当庞大的一股势力,否则即便皇帝肯整顿府学,她也只是为他人作嫁衣,她自己没有充足的人手、没有足够的权力,就不可能把持国学中的那些职位。

    同时。这也说明,朝中势力已经被瓜分一空,没有新的资源可供发掘了。

    二张党、梁王党、魏王党、相王党、庐陵党、太平党,还有……婉儿党!

    杨帆自河北回来以后,才决心发展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唯其如此,才能如臂使指。但他忽然发现,朝中已是朋党林立,所有的一切,都已被瓜分一空。连点渣子都没剩给他。

    幸好……他的目标在军队,而军队中除了武氏家族,别人能够染指的还不多。而且他想要的也只是能四两拨千斤的那股力量,最核心的一股力量,否则在这么多强有力的对手竞争下,恐怕他什么都得不到。

    其实,还有一件事杨帆没有想到。或者他是不愿去想。

    婉儿本想点一点他,但是看到他沉思的模样,本已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有些事,即便本来就是那样,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也难免会有一种不同的味道。她是个聪慧的女子,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打算怎么做?”杨帆沉思半晌,才缓缓转向婉儿。道:“你要帮她么?”

    婉儿清澈的目光凝视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说出来,是因为我听你的,不然,你以为我组建自己的势力。究竟为了什么?”

    杨帆心中一热,轻轻握住了她的一双柔荑。这一次,婉儿没有躲避。

    四手相握,仿佛他们的心也融在了一起,能够清楚地感应到彼此的心跳。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两个人静静地感知了许久,杨帆才不舍地打破了这种两心相知、两心相依的宁静:“你不要插手,天子老而弥姜,虽然她的精力大不如前,却还没有糊涂到那种地步。以她一向强硬的性格,即便是她自己愿意去做的事情,照样不想是因为受到别人的左右或者影响,她喜欢掌握一切。”

    婉儿温顺地点点头,柔柔笑道:“不用对我解释那么多,你只要告诉我行或者不行就可以了。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夫,也是我的天,我不听自己男人的,还能听谁的呢?”

    杨帆听得荡气回肠,情不自禁地想要拥抱她,这一次却被她羞涩地推开了。女人都是天生的政治家,有些事,她可以做,但是绝不肯让别人看到。

    她举手把鬓边一绺发丝优雅地掠到耳后,微笑道:“不过,人家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呢,没想到郎君对陛下的性情揣摩的也是这般透澈,太平虽是陛下的女儿,却还不及郎君了解她的母亲!”

    杨帆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能把武则天的心思揣摩得如此透澈,其中有“观天部”那班老家伙的分析,却也不无他自己的认知。所谓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或者杨帆心里是早已把武则天当成了他最强大的对手吧。

    婉儿道:“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会规劝她不要轻举妄动。如果她一意孤行,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杨帆点点头。

    婉儿吁了口气,又道:“郎君此番回来,今后有什么打算?”

    杨帆道:“我想……重返百骑!”

    婉儿的眸子蓦然一亮,欣喜地道:“重返百骑?太好了!郎君重返军伍,就可以避开险诡莫测的政治风浪了。”

    杨帆笑望着她,促狭地笑:“就没有别的好处了?”

    婉儿俏脸一红,羞羞答答地垂下头去:“而且……婉儿也能常常见到郎君了。”

    杨帆忽然苦恼起来:“宫闱中戒律森严,看得到却吃不到,那怎么办啊?”

    “去你的!”

    婉儿满脸红晕地啐了他一口,薄嗔道:“当人家是个荡妇么?”

    她轻轻低下头去,修长的玉颈轻折,如一只临水自照的白天鹅,又似一朵含羞低头的水莲花,深情款款地道:“人家只要能常常看到你的样子、听到你的声音,便心满意足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