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七十四章 金蝉脱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过伏牛关,出鲁阳关,一个阵容庞大的“马戏团”一步步南去,朝着南阳走了下去。

    杨帆和百骑、内卫的人就混在这支马戏队伍里。

    当日出了宫门以后,杨帆一行人先是跟着如眉大师一直赶到她在南城的宅子,这才重新整合队伍,从侧门离开,与早就等在那里的另一支队伍会合,出定鼎门,向南而去。

    这支队伍是一支马戏团,以表演幻术为主,班主就是当初“继嗣堂”从长安请进洛阳的那位幻术大师。

    杨帆当初本想请他出面戳穿河内老尼、什方道人和胡人摩勒这三个神棍的骗术,不想薛怀义的一把火惹得武则天勃然大怒,因之迁怒于吹嘘自己能知过去未来的河内老尼,对三个神棍下手了,

    这一来就不需要杨帆再动手了,姜公子依附在三个神棍名下大肆敛财的一众生意因为三神棍的垮台都被朝廷抄没,姜公子功败垂成黯然北上,在虎牢关被杨帆杀死,这位幻术大师始终没有排上用场。

    后来杨帆付了他一笔钱作为赔偿,不再约束他的举动,老头儿干脆用这笔钱雇佣了一些人,和几个徒弟在洛阳设场卖艺,一时间在北西南三市和温柔坊众妓家,他们的表演成了很受欢迎的节目。

    不过他们在洛阳待了已经有一年了,幻术节目的更新不可能那么快,因为没有新的节目,生意已经就渐渐差了,他们正打算再换个地方。杨帆想要找个名目掩护他这批太过显眼的手下去房州,便想到了他们。

    两下里一拍即合,听说只要带着杨帆这些人一同离开,而且是去房州。那么一路的吃穿住宿全由杨帆包了,额外还要再付他一笔钱,那位老班主都不问他这些人究竟什么底细,马上爽快地答应下来,于是杨帆这些人就成了幻术团的一员。

    这一路下来,经过南阳、登州、谷城,如此庞大的队伍,路过这些城池时,如果连一场表演都没有,就算别人不会发觉。惊觉宗主已经“翘家”的“继嗣堂”却一定会发现他们的异常,于是杨帆只能勉为其难地允许这老班主在所经城市逐一表演一番。

    杨帆走时写下的那封密信交给了小蛮,杨帆特意嘱咐她要等傍晚再交出去。等到夕阳西下,小蛮才把信交给“继嗣堂”派在杨府负责保卫的人,那人看完密信。马上派人去宫门前向任威报讯。

    任威带着几名侍卫在宫城前望眼欲穿地等着,根本不知道杨帆早就在他面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直到杨府来人捎来口信。任威才知道被宗主放了鸽子。

    任威回到杨府看罢杨帆留下的信件,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带着信再去向“继嗣堂”的人汇报,等那边做出反应时,杨帆早已消失在洛阳城外。

    ※※※※※※※※※※※※※※※※※※※※※※※※※※※※※

    杨帆一行人风餐露宿赶到房州,老班主很有经验地寻了一处宅院租下。准备翌日再到街头卖艺。他们租的是一个破落户的宅院,宅院不小,房舍也多,只是年久失修。过于破败。有些房舍已经缺瓦裂缝的,如果赶上下雨,保不齐就会外边下大雨、里边下小雨。

    不过这样的地方租金非常便宜,他们这么多人,如果住客栈的话,哪怕是最便宜的客栈,每日的开销也不小,那就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了。

    杨帆安顿下来之后便和古竹婷离开了,他们知道软禁庐陵王的具体所在,但那毕竟只是纸上的一个名字,毫无具体印象,如今到了这里他们需要了解详细一些,也需要了解一下对庐陵王的看守情况。

    武则天对儿子的不信任和对武氏一族的放纵,使她现在有点作茧自缚。

    武氏一族的党羽和耳目充斥于朝野上下,尤其是军队之中武氏族人更多,但凡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根本就瞒不过他们。这一次杨帆突兀地调走一些人,同样不可能瞒过他们。

    只是因为事情做得隐秘,百骑的人被调走时又异常迅速,他们一时摸不着头绪,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被女皇派去了哪里,想要查清楚要费些功夫。

    另外就是派在庐州软禁庐陵王的这哨人马,这支人马当然也是属于武氏家族的人。以前的时候,越是用这样的人,武则天才越放心,但现在恰恰因为这个原因,给杨帆的行动制造了很大的障碍。

    他不可能大模大样地赶去庐陵王的住处宣读圣旨,然后促请庐陵王李显返回洛阳。如果他有圣旨在手,那些守军固然不敢造反也不敢阻拦,但是他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飞报给武家家族知道。

    不管是武三思还是武承嗣,只要是任何一个武氏家族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杨帆一行人都休想太太平平地返回洛阳,除非他带着一支大军护卫。可是如果真的带上一支军队,谁能保证这支军队中的每一个士兵、每一个将官都可靠呢?

    依据宫中的记载,软禁庐陵王李显的所在是竹山县。而房州下辖四县,治所原本是在竹山县,但是贞观年间已经迁到房陵县。幻术团此刻在房州治所房陵,他还得赶去竹山才行。好在两县相隔不算太远,他在这里与这些江湖艺人分手,被人发觉的可能性非常小。

    杨帆和古竹婷出去逛了一圈儿,找了当地人仔细打听了竹山那边的情形和前往的路径,便匆匆返回来,准备安排自己的人化整为零陆续出城,分别赶赴竹山县,大家在那里汇合,再研究同庐陵王取得联系的手段。

    不想二人刚刚回到租住宅院的那条巷子,就见前面人山人海,许多人围在那儿看热闹。杨帆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赶紧加快脚步,拨开人群到了近前一看,不由暗叫一声苦也。

    就见张溪桐、越子倾、张奇、田彦、魏勇五人正赤手空拳地被几十个手持铁链腰刀的公人围在当中,有捕役上前套上锁链拘捕他们,或许是因为他们之前受了杨帆的严令,杨帆眼见他们跃跃欲试的,却终究没有反抗。

    杨帆一见不妙,赶紧挺身而出,向那些公差捕快们抱拳揖礼道:“各位公爷,有事好说,不知我这些兄弟出了什么事情?”

    说话间他才发现地上还躺着几个人,看那着装打扮,颇像坊间的波皮。他们正在地上挣扎呻吟不止,杨帆方才被人所阻,视线受到影响,竟未看到他们。

    一个班头儿模样的人扭过头来,冷冷地问道:“他们是你的兄弟?”

    杨帆连忙点头道:“正是,这位公爷……”

    那班头儿把八字胡一翘,冷笑道:“好得很,一起绑了!”

    “哗愣”一声,一套锁镣就套在了杨帆的脖子上,杨帆愣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班头儿噙着冷笑道:“出了什么事?到了牢里再说吧!”

    躺在地上呻吟的那几个泼皮中的一个抱着小腿惨嚎道:“姐夫,姐夫,我的腿好象断了,你可得为我作主啊!”

    “闭上你的臭嘴,到处给我惹事!”那八字胡狠狠地训斥了他一句,对一名手下道:“你去,弄几辆车子来,先把那几个混蛋送去救治,一应费用都先赊着,记在这几个人身上。”

    那个捕头答应一声,举着量天尺像轰苍蝇似的赶着人群:“闪开闪开,都散了都散了,房陵县办事,闲杂人等回避!”

    “把这些人,给我押回衙门!”那八字胡喝斥一声,便背着双手,哼着小调离去。

    杨帆见古竹婷想要有所行动,急忙用眼神制止了她。

    在小地方不需要有什么人命大案,殴打公差这件事就足以成为轰动四乡八里的大事件,如果他们今天把这些公差摞在这儿,马上就得成了本地名人,怕是要寸步难行了。

    “发生了什么事?”杨帆又向那几个惹了祸的百骑问道,几人之中魏勇年纪最大,杨帆就是问他的,魏勇还没答话,一个捕快便虚扬腰刀,喝道:“闭嘴!不许说话,有什么事,回衙门里说去!”

    杨帆无奈,只得闷闷地闭了嘴巴,由这些捕快押向县衙。

    他们这些人中,不要说杨帆和魏勇是京城的官员,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百骑侍卫、一个普通的梅花内卫,也能吓得这些小地方的捕快屁滚尿流,奈何他们身负要务,不能轻易暴露身份。

    在别处不可以暴露身份,在房州就更不可以了,百骑中人秘密出现在房州意欲何为?这儿可关着一位皇子呢,两件事一联系,恐怕真相马上就要被聪明人猜到了。杨帆只好耐着性子打算等弄清楚原委再说。

    他们一行人被押到房陵县衙后,也没请县太爷升堂问案,便被直接关进了大牢。房陵县的大牢不大,一共就四间牢房,犯人也不多,就最里边一间牢房里关着两个蓬头垢面、形容枯槁的半百老头儿。

    杨帆六人被塞进了同一间牢房,牢头儿把牢门一锁便扬长而去。

    杨帆这才微带怒意地扫了他们一眼,冷冷问道:“谁能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