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八十一章 舌灿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还为自己三言两语就摆平了一个少不事的女孩而得意,全未想到刚刚还娇怯怯的小白兔会猛然化作一只雌虎。最

    不过,这女孩毕竟不曾练过武功,再加上身上蛇毒未清,影响了动作的速度,她虽然行动果决、出手狠辣,以杨帆的身手,还是来得及反应的。

    杨帆急急一侧头,石头贴着耳朵闪过,在他颈上刮出一道血痕,一石砸空的九彩儿“哎哟”一声,重重地撞在杨帆的背上。

    杨帆一个转身便抓住了她的手臂,九彩儿反应很,手中石块又迅急地向他脸上砸来,却被杨帆一把抓住,狠狠夺下她手中的石头扔到了地上。

    九彩儿一脸惊愕,似乎根本没想到这个人竟有这般好身手,杨帆目光一厉,真的怒了:“你做什么?”

    “你……你根本不是什么采药人!”

    九彩儿定了定神,冷笑道:“走南闯北的采药人,会有你这般细皮嫩肉?”

    杨帆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皮肤虽不粗糙,不过距细皮嫩肉似乎还有些距离吧?

    九彩儿仇恨地瞪着他:“你心怀不轨,想打我的主意,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哼!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得多了!”

    杨帆心中先是一讶,继而想到这女孩让他都有些心猿意马的美貌,便释然了。

    他松开九彩儿的皓腕,把她向外一振,冷冷地道:“这里四野人。如果我想打你主意,你还不是呼天不应。只能任我摆布?愚蠢!”

    九彩儿踉跄了一下,腕上细嫩的肌肤处已被握出五道瘀青的指痕,她轻轻揉着手腕,泪光涟涟地道:“你……你真的不是想打我的主意?”

    杨帆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刚刚走出两步,心中一动,忽然又站住了脚步。慢慢转过身来。

    九彩儿大张着双眼,正望着他离去,一见他回头,立即瑟缩地抱紧双肩,慌张退却道:“你要干嘛?”

    她退了两步,慌乱中脚下一绊,“哎哟”一声就仰面跌倒地柔软的草甸上。裙袂飞扬,两条雪白的秀腿,顿时逸出一线春光。

    九彩儿忙不迭收拢裙子,手忙脚乱地遮盖自己的双腿,殊不知那副模样,反而易勾起男人的欲火。

    杨帆之所以转身。是因为他忽然想到了这少女意中说出的一句话:“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得多了!”

    一个年方二八的妙龄少女,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而且因为怀疑杨帆方才对她有过有辱清白的举动便动手杀人,她在这山上的境遇一定很不好。杨帆正愁在这山上不易找到庐陵王。如果能够把这个少女争取过来……

    杨帆向她微笑了一下,柔声道:“你放心。我不是想动你怎么样。来,这边坐!”

    为了让她不再害怕,杨帆没有走得太近,而是在旁边坐了下来,双手抱膝,做出一副谈天的模样。

    九彩儿小心翼翼地缩回秀丽的双腿,双手拢住裙子,明媚的大眼依旧充满警惕地看着他。

    杨帆道:“你家还有什么人,你在这山上……很受人欺侮?”

    九彩儿睇着他,一脸不信任的表情,犹豫着不敢说话。

    杨帆鼓励道:“方才的事,我不怪你,我只是想听听你的事情,哦!你知道,我是个修道的人,修道者先修德,修德则需一颗仁心,如此方能成人成己。你有什么苦处,可以说给我听,或者……我可以帮你。”

    九彩儿嗫嚅地道:“你……你救我一命,都要谋取报酬。”

    杨帆哈哈一笑,道:“两码事,这完全是两码事,索取报酬,不是为了图你这颗珠子,而是不愿让世人养成不劳而获的习惯,那就有违我等修道人慨施援手的本愿了。如果你确实遇到不可解决的难题,我自然不会因为有没有报酬而决定是否相助。”

    说着,杨帆从腰间摸出那颗小小的珠子向她递过去,九彩儿犹豫了一下,怯怯地伸出手。阳光映在她的小手上,有一种半透明的质感,珠子准确地落在她的掌心,阳光一照,霞光隐现,却还不如她绵绵如玉的手掌动人。

    九彩儿接过珠子迅速收起,似乎有些相信杨帆的话了,眸子亮了一下,露出些希冀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道:“你……你真的可以帮我?”

    杨帆颔首道:“当然!你不也说,我细皮嫩肉的不像个药师么?呵呵,小丫头,你居于山林,少见世面了。这天下间的修道者不全是苦修,这天下的药师也不全是沐雨栉风,在下生活优渥,自然不是那些游方道人可以比得,这一次若不是为了炼制金丹,我也不会辛苦跋涉。

    实不相瞒,家师乃长安太清宫观主,曾尊比王侯。当今圣上虽宠信佛教,使我道家略显势微,然我太清宫毕竟是先帝赐建,未受波及。太清宫底蕴深厚,观宇之华丽不亚于王侯府邸,且在长安信众甚多,财雄势厚,我是家师空舟道人最宠爱的关门弟子,如果我想救助于你,却也不是难事。”

    杨帆胡说八道,眼都不眨,说得有板有眼,连他自己都信了。

    九彩儿听他说完,明媚的大眼睛眨了眨,迅速蓄满了晶莹的泪水,低泣道:“奴……奴家的爹爹本是此地军中的行军司马……”

    杨帆道:“哦!如此说来,姑娘也算是官宦家的小姐,失敬,失敬!”

    九彩儿黯然摇头,泪珠儿终于顺着白皙如玉的脸颊流下来:“奴早已算不得官家小姐了。奴的爹爹,在奴家六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娘亲辛辛苦苦拉扯着我,只过了三年,也一病不起。娘亲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就是那颗珠子……”

    九彩儿侧过脸儿去,轻轻拭了拭嫩颊上的泪水,幽幽地道:“娘亲过世以后,奴就被叔父和婶娘收养了。叔父对奴家虽然颇为照顾,婶娘待奴家却不好,奴只得小心翼翼过活,生怕惹了婶娘生气。

    如今,奴渐渐长大,邻里间一些男子,欺负奴家没有爹娘庇护,常常……常常想占奴家的便宜,奴小心提防,每次出门,都得再三小心,生怕被人盯上。谁知道……谁知道……”说着说着,九彩儿忽然埋首膝上,啜泣不语了。

    杨帆只道她是后来不慎遭人玷污了,想到这般明净暇的一个美丽少女被人凌辱,如同一件精美绝伦的瓷器,就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打碎,心中也是一种黯然与遗憾。

    却见九彩儿埋首哭泣半晌,红肿着双眼抬起头来,泪流满面地道:“谁知道叔父他人面兽心,竟也对奴家起了垂涎之意。幸好……幸好他欲对奴家施暴时,婶娘回家来了,奴才逃过一劫。救了奴家的,反而是一向视奴家如眼中钉的婶娘,你说好不好笑?”

    杨帆默默不语。

    九彩儿轻轻拭泪,幽幽地道:“叔父有些惧内,婶娘在家里,他是不敢打奴家主意的,是以从那以后,只要婶娘出门,奴家就得赶紧跟着出去,可是到了外面,又怕邻里间那些心怀歹意的人算计,这片林子……就是奴的藏身之所,奴……只有在这儿,才敢放心地喘气……”

    杨帆听她一句句把那不堪的处境哭诉出来,肺腑都要炸了,若不是此刻身负重任,他真想扮一次游侠儿,替这少女把她猪狗不如的叔父婶娘给宰了。

    “待我接了庐陵王离开时,或可把她也一并带走,以她的姿色与声音,送她到如眉大师门下,想必二十年后,又是一个大供奉!只是,联系庐陵王事关重大,这九彩儿天生丽质,常常遭人觊觎,以致养成了不轻信他人的习惯,我的目的却不能马上说与她听,得让她加信任我、依靠我时,才好借助于她!”

    想到这里,杨帆安慰道:“九彩,不要哭了,你的处境确实可怜,也着实堪忧,家里要防内贼,出门要防外贼,唉!如今你既孤苦伶仃一人,想必这叔父的家,你也是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九彩儿用力地点头。

    杨帆慨然道:“我若带你走,你肯么?你放心,我自有去处安顿你,让你衣食忧,自由自在,而且那个地方,你不用担心有人打你主意。”

    九彩儿定定地看着他,眸中闪烁着一种奇异的神彩。

    杨帆忽然想起方才的误会,忙解释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打你的主意。这里寂静人,我若心存歹意,现在想做什么不就做了?我不是歹人,你尽管放心!”

    “嗯!”

    九彩儿有些羞涩地低了下头,又复抬头一笑,脸上犹有泪痕,这一笑似梨花带雨,份外迷人:“人家……人家已经想清楚了,方才也是因为刚刚苏醒,头脑还有些不清楚,又见马桥哥哥在人家身上……,所以误会了哥哥,哥哥莫怪奴家……”

    这哥哥叫得那叫一个甜,饶是杨帆的定力也是心中一荡,暗叫:“亏了亏了,真不该冒用马桥的名字,这么甜丝丝的一唤,可便宜了那个呆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