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九十一章 真真假假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显急步走上去,一把抓住九彩儿的削肩,震惊地道:“真的是你!裹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四下的人都惊讶地向他们看过来,连古竹婷也暂时停了手,不过大家的神态并不特别惊讶,包括杨帆在内。因为九彩儿是从黄竹岭带出来的,庐陵王这些年来一直也关在黄竹岭,认识一个住在黄竹岭的女孩儿不是很正常么?

    杨帆心中疑惑的是:“裹儿?九彩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么?”

    但是,紧接着九彩儿的一句话,就让全场所有人都石化了。

    九彩儿同样满脸的震惊与困惑,失声叫道:“阿爹,你怎么在这里?”

    阿爹?这一句出口,所有人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杨帆吃惊地看着九彩儿,瞳孔蓦地缩成了一线针芒:“她是庐陵王的女儿?李裹儿才是她的本名?她怎么……她究竟说过多少谎话?”

    杨帆想起两人相识以来种种,想到她说的什么亡父亡母、什么叔父婶娘,再看着那张稚纯娇美仿如天上仙子的无瑕容颜,脑海里一团混乱,他无法相信,可眼下的一切让他不能不信。

    他不明白这位庐陵王的女儿究竟想要干什么,自己和她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两个人今后又该如何相处,她对自己到底有什么用心,她说过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一句真的?

    “爹爹,你怎会在此?”

    李裹儿没有回答庐陵王的话,而是急切地反问。她现在也是一脑袋浆糊,当日黄竹岭上,她和杨帆半斤八两,杨帆瞒过了她。她也瞒过了杨帆,以致今日突然见到父亲,李裹儿也是满腹疑云。

    李显迟疑了一下,有心把真相告诉女儿。但杨帆一再叮嘱过他,因为事关重大,切切谨慎。他离开黄竹岭的事,韦氏就坚持不准他告知儿女,他也不蠢,岂能不知此事的利害。裹儿年轻识线,知道真相后万一路上不小心露了口风怎么办?

    李裹儿一见李显迟疑,也顾不得一旁杨帆疑惑的眼神和众多内卫及百骑惊讶的目光,扯着李显的衣袖撒娇道:“哎呀。阿爹。人家可是你的亲生女儿。有什么事情爹爹连女儿都要隐瞒么?”

    李裹儿一撒娇李显就没辙了,只好说道:“好好好,为父告诉你。事情是这样……”

    李显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对她说了一遍。这才关切地问道:“裹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的娘亲和兄弟阿姐们呢。他们可好么?”

    李裹儿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雾气氤氲,迅速凝成了汪汪泪水,忽然向前一扑,一把抱住李显放声大哭起来。

    李显急了,深山苦困十六年,他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妻子和儿女,在他心中,他的亲人已经重于这人世间的一切,一见李裹儿大哭,他只道消息泄露,一家人遭了毒手,不由心中一沉,急急追问道:“裹儿,你快说,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李裹儿哽咽道:“阿爹放心,家里没有事。”

    李显心思一宽,一见女儿哭得梨花带雨,真是好不心疼,连忙抬起衣袖帮女儿轻柔地拭去泪水,问道:“那你哭什么?”

    李裹儿抽抽答答地道:“裹儿去竹林采菇,恰好遇到这位壮士。”

    李裹儿看了杨帆一眼,又对李显道:“女儿不慎被毒蛇咬了,是这位壮士救了女儿性命。”

    李显一听自己最宝贝的七女儿竟被杨帆救过一命,心中感激莫名。虽然说赦他还京的决定是他的母后做出的,可具体负责此事的毕竟是杨帆,人在危难之中,对向他伸出援手的人是最怀感激的。

    如今听说杨帆不只是救他全家脱困的大恩人,还是他女儿的救命恩人,李显忙不迭整束一下衣冠,向杨帆郑重地一揖,感激地道:“杨校尉对我李显一家,恩比天高!如此高义,李显……铭记在心!”

    杨帆赶紧还礼道:“王爷言重了,这是微臣应尽之义!”

    说到这儿,杨帆飞快地瞟了李裹儿一眼,眼神稍稍一碰时,李裹儿恰好收回目光,举袖拭泪

    李显又回头看看李裹儿,疑惑道:“后来呢,你怎会出现在此?”

    李裹儿道:“女儿也不知杨恩公身负拯救父亲离开的重任,向恩公问起名姓来历,恩公不知女儿身份,自然不会说出真相。只道他是来自京城,上这山上采药。女儿听了顿时动了心思……”

    李裹儿道:“爹爹和母亲困居深山,饱受欺凌恐吓,过得苦不堪言。女儿想,父亲当年犯了大错,受到祖母惩罚,让爹爹在黄竹岭修身养性、反思己过,这才是祖母本意。爹爹是祖母的亲生儿子,祖母断然不会对爹爹不利,也不会如此苛待爹爹,定是那些下臣假传圣意,狐假虎威。

    女儿想,如果我能让杨恩公带我离开,来日去到京城见过祖母,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面禀祖母大人,这些欺主的恶奴一定会受到法办,爹娘的日子一定会好过一些。女儿还会告诉祖母,爹爹这些年来已经悔过,而且非常思念母亲,祖母心软,说不定就会让爹爹回到京城,膝前侍奉,以尽人子之孝道。”

    “女儿,爹爹没白疼你,你真是爹爹的好女儿啊……”

    李显听得老泪纵横,一把抱住女儿,老怀大慰。杨帆看着李裹儿真情流露的模样,一股寒气却是陡然从心头升起,上至泥丸下至涌泉,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寒气嗖嗖的感觉,好象进了冰窖一般。

    李显欣慰地拍了拍女儿的后背,对杨帆道:“杨校尉慎重小心,虽是为了我的安全。可是我女儿也随我前来的消息,实无必要隐瞒我的。”

    李裹儿赶紧道:“阿爹,你误会杨恩公了。我当时不知杨恩公上山的本意,又怎会对杨恩公说真话呢。其实我是编了一套谎言……”

    李裹儿把她对杨帆说过的话对李显又说了一遍,脸红红地一吐舌头,羞怯地低头道:“当时也是没有法子,人家不知道他就是为了救爹爹来的。生怕说出真相让他害怕,不敢帮我,所以就想骗他带我离开,出了黄竹岭再说。”

    李裹儿说到这里,款款走向杨帆,俏俏地福了一礼,含羞带怯地道:“杨校尉,大恩公,裹儿不知你的底细。真实身份实在不敢对你言明。所以利用了你。还请恩公你千万莫要见怪。”

    “啊……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杨帆还了一礼,心里又迷糊了:“难道她说的是真的?这样的话。倒也说的通。不过……又何必献身于我……,不对啊!”

    杨帆神志陡然一清:“不对!我说我是长安人氏。就算带她走,那也是去长安,她一个弱女子,生得又是这般美丽,如果没有我的帮助,她怎么去洛阳!”

    杨帆转念又一想:“或许真如她所言,她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先离开黄竹岭,到了长安再想办法去洛阳?”

    这个想法只在杨帆心里打了个转,终究未敢确定,他现在看着李裹儿似真似幻,如在云端,真是搞不懂她的心意了,

    这样的女子,他以前从未见过,眼界高远的太平公主、熟谙政局的上官婉儿、女中诸葛的独孤宁珂,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可那些女子是在她们擅长的领域展现她们的智慧,而眼前这个小女子与那些女人截然不同。

    她有没有那样的大智慧杨帆不知道,她现在所展示的是随机应变、见招拆招的手段,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杨帆最是擅长,他用这本事挑起过吐蕃内乱、也用这手段让突厥为他退兵、为他出兵,更曾让他化险为夷过,可眼前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啊!

    “原来如此!”李显听了向杨帆歉然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事,脸色不由一变,失声道:“哎呀!裹儿,你这般走掉,你母亲不知你的去向,家里岂不乱成一团糟?”

    李裹儿回身挽住他的手臂,娇憨得意地道:“女儿才没有那么笨呢,当然在家里留了话,我刻在榻前的墙壁上了。不过,人家可没说要上京城寻祖母,那时人家还不知道爹爹要被救走,以爹爹的胆量,女儿若说了实话还不吓坏了你?”

    李裹儿格格一笑,因为自己的恶作剧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调皮地道:“所以人家留话说,认识了一个修仙学道的世外高人,要跟着他出家修仙去,再也不回黄竹岭啦。”

    李显嗔怪地点了点她的鼻尖,说道:“你这小丫头,从小就鬼灵精,主意最多!哼,看你把爹爹说的如此不堪,爹爹的胆子真就是这么小么?”

    李裹儿嘻嘻一笑,扭动着娇躯不说话,看样子是默认了自己的说法。

    杨帆没有让这副天伦之乐的场面继续下去,他的脸色已经慢慢地变了,变得非常凝重:“小郡主!”

    李裹儿出生时,父亲就被踢下了皇位,准确说来,李显现在是庐陵王,她就是郡主。不过她在山上十六年,自打出生从没有人唤过她郡主,所以听了杨帆的称呼,她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杨帆接着道:“小郡主既然平素常在寨子里走动,那么……如果小郡主突然不再出现,会不会引起寨子里的人怀疑?”

    这一回李裹儿才听明白是对她说话,她和李显互相看看,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他们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杨帆一看就知不妙,立即沉声道:“消息一旦泄露,我们想平安返京只怕是难如登天了,这一路上刀光剑影是在所难免!王爷,请你马上易容,咱们尽快上路!”

    李显听了也顾不得再与女儿说话,急急去林中方便了一下,便赶回来让古竹婷为他修饰容颜,其他人则急急搭上马鞍,收拾行装,准备赶路。

    众人都在忙碌,杨帆和李裹儿便被冷落在了一边,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瞪圆了眼睛:“你说谎!”

    二人一怔,又是异口同声地道:“你骗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