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七百九十二章 针尖对麦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杨帆嘴角微微噙着冷笑,道:“不错!我是骗了你,我骗你的只是我上山的目的和身份,原因你很清楚。可你为何骗我?”

    李裹儿俏丽无双的脸蛋上也是笼着一层寒霜,冷笑道:“对!我是骗了你,我骗你骗到把自己的身子给了你,让你杨大校尉吃了大亏了,是不是?”

    杨帆紧张地四下看了看,低声道:“小声些,你想让所有人都听见?”

    李裹儿扬起尖尖的下巴,道:“怎么啦?你害怕?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丢人,你一个男子汉怕了?”

    杨帆一双剑眉微微一皱,沉声道:“你不要试图用胡搅蛮缠转移话题!”

    李裹儿漂亮的大眼睛恨恨地瞪着他,道:“那你说,我骗你什么了?”

    杨帆道:“身份……”

    李裹儿抢着道:“我刚刚已经说出原因了,你还要我再重复一遍么?”

    杨帆的思绪有点乱,他想了想,决定把整件事情从头如捋一遍,他是真的被这个如雾的女孩弄得云山雾罩,有些搞不清状况了。

    “在山上,你中了蛇毒,我救你性命,你为何恩将仇报,反要杀我?”

    “救我不假,可我醒来时,你的手在哪儿?我怎么知道你是在搜东西还是想占我便宜?你凌辱我,我不该杀你?噢……对了对了,你说是为了拿报酬,因为你们修道人不想世人养成不劳而获的习惯。现在知道你的身份了,这是假话吧?你说,当时是不是真的在占我便宜?”

    李裹儿突然找出了疑点。洋洋得意,步步进逼。

    杨帆狼狈地退了两步,他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因为别的事情总有说的清的时候。即便说不清,总有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会相信你,站在你一边。唯独牵涉到女人的话题,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那是说也说不清、越描越是黑的结局。

    好在李裹儿也不想声张,杨帆退了两步,定一定神,这才说道:“没错!那个理由当然是骗你的,可我也不是想占你便宜,我为什么去你腰间摸东西?很简单!我上山是一个机密,如果是寨子里的人救了你会把你丢在那儿一走了之?

    消息传开,别人马上就知道是有外人上山了,那不就打草惊蛇了么?若要我见死不救。我做不到。可救了你又不能暴露自己。我才想到偷你点东西,这样一来我再溜掉,你醒来就可以怀疑是寨子里的人干的了。顺手牵走了你的财物,自然不能留下当恩人。”

    李裹儿眯着一双清光潋滟的大眼睛。做出一种很可爱的冷笑,依旧是有点萌音:“对呀对呀,于是你把我的身子偷走了!哼哼,这要是让我爹知道,杨大校尉,你死定了!对了,你连名字都还没有告诉我,马桥哥,大混蛋!”

    杨帆面对她的蛮不讲理有点气极败坏:“我说你讲点道理成不成?明明是你故意勾引我!”

    李裹儿理直气壮地挺起酥胸:“那你就要?”

    杨帆欲哭无泪:“苍天在上!我……”

    李裹儿撇撇嘴道:“苍天?我还大地呢,我就问你,你我各执一辞,说出去,别人信你还是信我?”

    杨帆张口结舌,彻底呆在那里。

    在这种事情上,再无辜再强势的男人都是弱者!

    李裹儿细长的眉妖娆地挑起,用戏谑而狐媚的眼神睇着他:“怎么?没话说了?”

    杨帆的声音突然冷下来:“在你我之前,你真是处子?”

    李裹儿退了一步,大眼睛里迅速溢满了委屈的泪水:“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

    杨帆开始咄咄逼人地反击了,他冷冷地道:“不是我不信你,而是你让人怀疑。我不是头一次接触女人,你的反应,还有没有落红的事,不能不叫人怀疑!”

    李裹儿又退了一步,眼中的泪更浓了,正有蓄成一汪泉眼的趋势:“我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知道!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样,我堂堂王女,会轻易许身于人?”

    杨帆话锋如刀:“不好意思,郡主殿下,你就是轻易许身于我了!”

    李裹儿愤怒地道:“那是因为我贱!”

    李裹儿的声音拔高了些,远处忙碌的人虽未听清二人在说什么,还是有人回头看来。

    杨帆急忙道:“你小声点成不成?”

    李裹儿放低了声音,凄楚地道:“因为我喜欢你,成不成?你以为我在山上是什么?是囚犯!我不想这么说,我想走出去,你是我唯一的希望,恰好你长得又不太令人讨厌,我把自己给了你,只是希望你能履行承诺带我离开,我伤害了你么?我哪来的罪过?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

    李裹儿话锋渐厉,又一步步反击回来,泪水也终于控制不住,顺着娇嫩稚美、不可方物的脸颊淌下来。

    杨帆轻轻摇头,道:“有人说:男人喜欢漂亮脸蛋,女人喜欢甜言蜜语。所以,女人化妆,男人撒谎。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漂亮的女子,你撒谎又是为的什么?”

    李裹儿气得浑身都发起抖来,痛心地看着他,绝望地道:“无论我怎么说,你都不相信我,是不是?”

    杨帆道:“也许我常常骗人,但我现在不想骗你,我实话实说,对你所说的我半信半疑!”

    李裹儿愤懑地道:“我就住在那山上,看到的永远就是那么一片天、就是那么一群人,我的身份比他们都高,也比他们都低贱,所以,别的可能我不懂,但我看得懂那里的人,懂得他们的心,我知道在他们眼里,我们一家人比他们都要惨!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短短几十年的时间,我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我想笑就笑,我想哭就哭,我想爱的就爱,而不是在他们面前永远都要谨小慎微、处处顾忌,活得比地洞里的老鼠还要可怜!

    你说我骗你,对!我为什么骗你?就为了这个原因!我用我的身子,换你一臂之力!你哪里吃亏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是绑了你,还是杀了你?你可以选择不要,但你要了我了,不是吗?那你又凭什么鄙弃我,凭什么?”

    杨帆脸上木然一片。

    李裹儿流泪道:“你不屑我?可笑!我没缠着你,你就当这是一场交易好了!事实上,这场交易,我赔了!因为我不知道你上山就是为了救我父亲,否则我安心等在山上,用不了多久我也一样可以离开,你对我的帮助根本没有意义!”

    杨帆的声音很冷,冷冷地道:“你说的很对,如果这是一场交易,那我的确不需要质问你什么,你也不用向我证明什么!一场交易,好得很!郡主请擦干眼泪吧,我不想有人看见,毁了郡主的清誉!”

    杨帆返身就走,走到一旁的战马旁,整了整马鞍,双手一扳马鞍,一个腾身跃上了战马。

    “站住!”

    李裹儿低叱一声。

    杨帆没有说话,只是一拨马头,冷冷地看着她。

    李裹儿咬牙切齿地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你个占了我便宜还卖乖的忘八蛋!”

    杨帆板着脸,跟蹦豆儿似的吐出两个字:“杨帆!”

    双腿一踹马镫,杨帆挺拔着腰杆儿,在李裹儿的目送下向前走去。

    李裹儿慢慢转过头,唇边忽然掠过一抹狡黠、得意的笑,这一幕,恰被为庐陵王修饰好容颜,前来促请郡主换装的古竹婷看在眼里。古竹婷远山般的黛眉微微一颦,随即恢复了从容,淡淡地道:“郡主,请易容更衣!”

    ※※※※※※※※※※※※※※※※※※※※※※※※※※※

    “跶跶跶!”

    马蹄轻快,一匹膘厚毛亮的赤红马,在数骑侍卫的前呼后拥下回到了黄竹岭。

    马上坐着一个身穿葛黄袍的大汉,头戴一顶折上巾,浓眉阔口、身材魁梧,肩挎长弓,箭壶中零落地插着几枝箭,随着马身的起伏在箭壶中晃动不止。

    肥厚的马股上驮着几只长羽极为漂亮的野雉,还有几只野兔和竹鼠。随着马匹的奔跑,这些染了血的猎物也在马屁股股上轻轻跳跃着,好象活了似的。

    “旅帅回来了!”

    “贾叔回来了!”

    寨子里的人纷纷向这身穿葛黄袍子的大汉打招呼,军中将士自然称他旅帅,军户们在此住了十多年,这军营早就变成了半军事化的民居山寨,那些妇人孩子见了他却像乡里人一样称呼。

    贾星骑在马上,腆着一大蓬络腮胡子,得意洋洋地向一路所见的人点着头。

    今日出猎,斩获颇丰,贾旅帅得意的很。

    想当初,他也是军中一员悍将,若非如此,也不会让他担负监守庐陵王这样的重任,只是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再加上岁数渐渐大了,终究比不得当年,大腿上的肌肉当年一绷硬如磐石,如今却已渐显松驰,小腹原本平坦结实,如今也有了赘肉。不过,比起大多数同龄人,贾旅帅依旧算是一个极强壮的汉子,看起来也颇有纠纠武风。

    “叫刘家娘子来,咱们这寨子里,数着那娘们儿烹制的野味最可口!”

    贾星一拉马缰,缓了速度,抚着大胡子对亲兵吩咐道:“把夏队正他们几个找来陪我吃酒,还有裹儿,这样的野味儿,少了那丫头的歌喉妙舞、丽色佐酒,那就无趣的很了。这叫咋说来着?对对对,秀色可餐,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