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二十九章 千骑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爹爹!”

    杨念祖穿着开裆裤在花丛中一阵扑腾,嘎嘎笑着胡闹。以他这副模样,一只蝴蝶也别想逮到,好在有桃梅和三姐儿帮忙,两位姑娘捉了只蝴蝶弄得半死不活,丢在花瓣上让他亲手抓到。

    抓到蝴蝶的杨大少爷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而且有着强烈的表现**,蝴蝶到手,马上转身向他老爹报功,吼得中气十足,说得字正腔圆,经过小蛮的反复纠正,这货终于会喊爹爹了。

    “嗯!念祖好样的,真厉害!”

    杨帆躺在摇椅上,向儿子翘了翘大拇指。他在外面龙精虎猛,一回了家就像被人抽去了骨头似的,就喜欢这么懒洋洋地躺着。

    他的贴心小棉袄正饶有兴致地打扮着她的老爹,杨帆的嘴唇已经被她涂成了红唇,脸蛋上两酡紫红,那是思蓉用红色花瓣揉碎了用汁液涂的,他的头上还戴了四五朵各式各样的花,大的如碗口,小的如酒盅,都是他的宝贝女儿胡乱插上去的。

    此时的杨帆被打扮得就像一个媒婆儿,思蓉还不罢休,正采摘了鲜花,继续打扮老子,力争把他扮得倾国倾城。

    曲池边、假山侧、长廊之下,小蛮和阿奴一着暗红一着水绿,双双倚着栏杆,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池里抛洒着鱼食,引得那锦鲤腾跃上下,水花哗哗,一边看着花丛中的父子三人。

    小蛮道:“郎君做下这桩大事,一定会升官的吧?眼看着该去宫里见驾了,你瞧他,毫不在乎的样子。”

    阿奴道:“这有啥稀罕的?我看呐,郎君现在还真不在乎朝廷给的官儿,现在有这官身约束着。有些事他便做不得,有些谱儿他便摆不得,不然呐,胜似王侯一般,岂不比现在快活?”

    阿奴说着不觉便想到了姜公子,郎君今日取代的正是姜公子昔日的地位,如果不是现在做着官,处处需要小心在意,他的排场可不比王侯更胜一筹么?而且还不需要伴虎般侍奉一位君王。何等逍遥自在。

    小蛮摇摇头,道:“郎君素有大志,这个官儿现在还丢不得。对了……”小蛮丢尽最后一把鱼食,拍拍素手,向阿奴问道:“你有没有发现古姑娘有什么不对劲儿?”

    阿奴奇道:“古师有什么不对劲儿了?”

    小蛮道:“自打这次跟郎君出去。回来我看她瞅着郎君的眼神儿就不大对劲了,那样子,恨不得把郎君一口吞下去似的。”

    阿奴红了脸道:“尽瞎说,说得古师跟深闺怨妇似的,才不是这回事儿,你别胡思乱想。其实是这么回事,这次古师立了大功。郎君无以为报,便答应替她向崔家提出,让她一家人脱离奴籍,古师感激涕零。所以才有所异样。”

    “是这样么?”小蛮眼珠转了转,“哼哼”地道:“我就怕这恩报来报去的报不清楚,最后报到床上去。”

    阿奴“噗哧”一笑,调侃道:“这是在说你自己么?”

    小蛮一听也红了脸。急急辩解道:“才没有!我是……我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阿奴还想取笑两句,忽见长廊尽头人影一闪。忙道:“好啦好啦,别闹啦,古师过来了。”

    两个小妇人赶紧止了打闹,作出一副正经模样。古竹婷走到她们身边,好奇地看了眼她们故作严肃的古怪模样,说道:“大娘、二娘,时辰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唤阿郎更衣,准备入宫见驾了?”

    ※※※※※※※※※※※※※※※※※※※※※※※※※

    杨帆收拾停当,入宫到了武成殿外,还没进门,就看见武三思从里边出来。杨帆连忙避让道旁,躬身施礼道:“杨帆见过梁王爷!”

    武三思一见是他,不由又想起了他在龙门追在自己屁股后面辩解,一口咬定龙门上的庐陵王确系伪装的事,偏偏自己当时自作聪明,结果让那李显轻而易举地进了宫。

    对于杨帆,他已心存谅解,方才进宫去,他的姑母就曾当面敲打他,说派杨帆去接庐陵王是她的主意,而且把杨帆的生死与庐陵王的安危绑在了一起,在皇帝有言在先的情况下,除非杨帆决心赴死,否则不可能去向他通风报信。

    但是,不管如何,杨帆毕竟有负于他,之后虽然向他言明了真相,偏偏他又未予采信,这个脸面丢得太大了,让他实在放不下身架来跟杨帆平心静气地说话,是以只是重重一哼,拂袖而去。他是王爷,而且是武氏王爷,不管是他做错了还是他误会了杨帆,都不可能向杨帆低头。

    杨帆望着他的背影苦笑了一下,举步向武成殿里走去。他当然不奢望现在就能修复与武三思的关系,不过有他在龙门埋的那一笔,和武三思的关系至少不会进一步恶化,如何修复……慢慢来吧。武家一日不倒,这条大腿就还有抱的价值。

    杨帆到了武成殿上,目光微微一扫,见婉儿正俏立在武则天身旁,心中不由一宽,不管如何,今天不会如上次那般摆出杀人的阵仗来了。

    “臣杨帆,见过陛下!”

    “嗯!”

    武则天淡淡地应了一声,问道:“碰见梁王了?”

    “是!臣于殿外,刚刚见到梁王。”

    武则天笑了笑,道:“朕刚才召梁王来,向他说明了委派你去接回庐陵的经过,叫他不可见责于你,改日梁王家宴,朕让他请你去,介时,你敬杯水酒,稍作歉意也就是了,免得他心里头还不痛快。你放心,有朕给你做主呢。”

    杨帆连忙欠身道:“谢陛下!”

    武则天道:“不过,要说起来,这件事还真该理论个清楚。杨帆!”

    “臣在!”

    “梁王于你有知遇之恩,理当报答。可你又是朕的臣子,理应忠诚于朕,如果两者所命有所冲突时,你该听从何人所命?”

    杨帆毫不迟疑,马上答道:“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臣,理应效忠于皇帝!”

    武则天目光一凝,又追问道:“如果来日,皇帝不再是朕呢?”

    杨帆吃了一惊,隐隐觉察,要答是新皇帝恐怕是不妥的,可如果说效忠的不是新皇帝,那么就推翻了自己方才所作的臣应忠君之理论,这里边似乎有个填不上的坑儿,不可回答。于是,忙做惶恐状道:“陛下身体康健,极寿无疆,何出此言?”

    武则天也不再追问,只是呵呵笑道:“这句话,原本就不该让你答的,朕就不难为你了,但须记住……”

    武则天神情一肃,一字一句地道:“朕在一日,惟忠于朕。做得到,富贵荣华!做不到,身败人亡!”

    杨帆忙也凛然答道:“陛下教诲,臣铭记于心!”

    武则天忽又若有所思地道:“听百骑和内卫的人讲,此次你们从房州回来,一路历尽艰险,还出了内奸?”

    杨帆知道她必已向百骑和内卫的人了解过经过,因此也不多作解释,只是道:“是!”

    武则天喟然道:“朕以尔等生死与庐陵生死绑作一体,想不到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敢背叛朕,财帛名利迷了心窍,哪还有什么忠义可言,心中哪还有半分敬畏?”

    她悠悠叹息一声,突然又问:“如果朕现在授权你另起炉灶,单独招募一支人马,以千人为限,你能做到个个忠诚,绝无内奸吗?”

    杨帆微微有些惊讶,眼见武则天正紧紧地盯着他,一时无暇多想,马上答道:“不能!”

    这个回答大出武则天预料,武则天眉头一蹙,道:“不能?”

    婉儿也关切地瞟了他一眼,生怕他所答拂了圣意。

    杨帆肯定地道:“是!臣不能!臣相信,天下间也无人能够做到!”

    武则天大为不悦,淡淡地道:“说说理由!”

    杨帆道:“如果是三个人,臣能!五个人,臣也能!二十个人,臣或者勉强也能做到!一百个人,就已绝不可能了。正所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都有他的想法、他的追求、他的愿望,志趣性格各不相同,要让所有人面对任何诱惑都齐心协力,不为所动,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何况是一千人……”

    武则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杨帆已经说开,也就顾不得了,继续说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陛下雄才大略,开国之主,想必对这句话的道理,比臣要理解得透澈百倍。

    如果陛下命臣组一支千人新军,臣不能保证其中每一个人都绝对的忠诚,也没有必要确保其中每一个人绝对的忠诚,只要其中绝大多数忠诚那就够了,正如这一次保护庐陵王回京,内奸就在其中,可他无法对庐陵王下手,最终还被我们加以利用。”

    武则天沉默半晌,忽然呵呵地笑起来,回顾婉儿,自嘲地道:“这番道理,其实朕早就明白的。偏偏人老了,心性却天真起来,竟然想做一件不成能的事情。”

    她摇了摇头,又对杨帆道:“你对朕能坦率直言而非巧言搪塞,朕很高兴。原打算让你白手起家,另练新军,如今想来,确是多此一举。兵丁募自民间,有心人就不能从中招揽一二么?反是新军均需从头练起,战力难以保证。

    这样吧,朕就把百骑交给你,你以百骑为班底,再行选募,进行扩充,易‘百骑’为‘千骑’,给朕做一个‘千骑将’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