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四十章 秀才遇见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素来软刀子最难对付,杨帆虽在文官衙门待过,可他在刑部时,借着对付御史台的外部矛盾很容易地就化解了来自内部的攻讦,之后担任吏部郎中,因为他所负责的事情太过敏感,整个朝廷方方面面都在盯着他,也没有人敢捅冷刀子下绊子。

    这件差使还没办完,杨帆就用自污的手段下台了,所以他真正跟文人交锋的时候并不多,他的对手要么是御史台那班披着文官袍服的泼皮无赖,要么是世家豪门这些自重身份的贵介公子,再不然就是喊打喊杀的契丹突厥,从未领教过这些恶心人的文人阴损功夫。

    今天杨帆首度出马,便碰了一脑袋的软钉子,有火无处撒、有气无处发,又没有合适的手段针锋相对,杨帆郁郁地出了户部,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走不多远忽然看见刑部的大门,这六部本来就是挨着的,杨帆看看时辰还早,干脆拐进了刑部,去探望探望刑部这班老友。

    陈东正在户部司批阅公文,听闻杨帆到了,马上迎出门去,拱手笑道:“二郎,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你可有日子没回来转转了,听说你现在已经荣升归德中郎将,辖制羽林卫中最精锐的‘千骑’,恭喜呀!”

    杨帆苦笑一声,摆手道:“你就不要调侃我啦。再这么下去,不用人家说,我这个中郎将就干不下去了。”

    陈东大为惊讶,道:“这话怎么说?凭你的本事,还整治不了那班兵痞?来来来,快进房去,咱们坐着说。”

    陈东把杨帆迎进签押房,二人落座。杨帆便恨恨地把他在户部碰的软钉子对陈东说了一遍。

    陈东听了捧腹大笑:“哈哈!原来诡计多端、无往而不利的二郎也有这般吃瘪的时候,真是好笑,这事儿说给孙宇轩听,一定笑死那厮了!”

    杨帆怒道:“你可真够朋友,看我这般作难,你还笑得这么开心?”

    陈东道:“我为何不开心?想当初,那满朝文武束手无策的御史台一般泼皮酷吏,都在你二郎手下栽了大跟头,今日户部小小伎俩。偏生弄得你毫无办法,这叫什么来着?哈哈,对了,这就叫大象吃狮子,狮子吃大虫。大虫吃豺,豺吃狼,狼吃狗,狗吃猫,猫吃老鼠,老鼠吃大象!”

    陈东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从袖筒里摸出一方手帕。轻轻拭了拭眼角。杨帆听他这么说,不由双眼一亮,急忙道:“陈郎中,且莫忙着取笑。你不知此事于我有何等重要。听你这么说,莫非我该有办法应付他们的?”

    陈东笑指他道:“户部难为人,也不只你一家,换了旁人。或者是没有办法的。只好忍气吞声,上下打点。四方求援,就是如此,要让户部那班人不再为难你也不容易,可这事对你来说,却是再容易不过啊!”

    杨帆若有所悟,道:“你是说……,我这‘千骑’乃是奉圣谕组建,让我向皇帝诉告?”

    杨帆想了想,便摇头道:“不妥,不妥!皇帝开口,当然能解决了这个问题,可皇帝也好、手下的兵将也好,必然因此看轻了我。而且,这么一件事自己都沟通不好,还要求皇帝出面,试问这样的将军谁干不了,又何必委我组建千骑。”

    陈东道:“当然不妥,不仅是不妥的问题,而且是……你就算找了皇帝,也无济于事。”

    杨帆这才大吃一惊,失声道:“你说甚么?找了皇帝也无济于事,这怎么可能?”

    陈东道:“这怎么不可能?你去找皇帝,皇帝召户部询问,好!换作我是户部郎中,我二话不说,马上答应,在皇帝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一定竭力配合,尽快办成此事。没问题了吧?没问题咱们就走,回去计付粮饷去。”

    陈东笑微微地道:“等我回了户部,便做出要拨付钱粮的意思,请你列出一个详表来,往来公文、纸墨笔砚、马草口粮、各项消耗,俱都列具明细,再有将官月饷几何、士卒军饷几何、吃喝拉撒各个方面,你都一笔一笔地给我报上来!

    我秉公办差,没问题吧?谁能挑我的不是?接下来你就回去等信儿吧,你总得给我时间核实估算吧,我先拖你几天,让你一趟趟的往户部跑,捱到快发饷的日子了,我才告诉你这儿签名糊涂,那儿厘分不清,发回重新罗列。

    你就算连夜赶工再做出一份合格的来,那也没问题,我叫你列这么细做什么来的?就是为了找你毛病,这一项我们户部觉得不在核发之例,那一项计算的数字似乎有出入,咱们就扯皮吧。

    你有本事就继续去找皇帝,好歹你也是起居八座、威震一方的大将军,你丢得起那个脸你就去,我们可不是不给办,而是不合规矩不能办,皇帝也挑不出我的错来,你能把我怎么样?等你多找几次皇帝,你在皇帝面前就得落下一个无能的印象,你不找皇帝,咱们就这么拖着,这时候早就过了发饷的日子了,到时看是谁两头受气头顶冒烟儿!”

    杨帆听了,一股寒气从脚底一直窜到头顶心,冷嗖嗖的。

    陈东似笑非笑地道:“二郎啊,这只是我随口就说出来的办法,真要整治你,我还有得是叫你无话可说的手段,在这公门之中,你待得时间还是短呐,不晓得这软刀子杀人,都是不见血的!”

    杨帆吸了口气,起身向陈东郑重地行了一礼,道:“是!杨帆的道行到底是浅薄了些,还要请陈兄指教!”

    陈东赶紧起身还礼,搀起杨帆道:“使不得,使不得,二郎这般大礼,陈某可受不起。其实,比这户部手段更加刁钻的,你杨二郎应对起来都是游刃有余呀。这一次,你真的是当局者迷了。”

    杨帆疑道:“此话怎讲?”

    陈东道:“因为你以前面对的,要么是高高在上不屑这般龌龊手段的大人物。要么是直来直去真刀真枪的酷吏强贼,你晓得对付他们用什么手段。现在呢,你是真把他们当了斯文体面的官宦,只想跟他们讲道理,却不知这班人黑起心来,比那泼皮无赖还要下作,你如何赢得了他们?”

    杨帆若有所悟,迟疑道:“那么……我该怎么做?”

    陈东恨铁不成钢地道:“我的二郎,你怎么还不明白?你现在是兵啊!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你一个大头兵,不跟他们讲拳头,偏要顺着他们的规矩去讲道理,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哈哈!我明白了!”

    杨帆拳掌相交,一抹喜色掠过眉梢。

    这一次。杨帆真的是身在局中而不自省了,头一次以军中将领的身份和这些专门玩心眼的文官们打交道,在人家的主场,按照人家设定的规则,顺着人家给他埋的坑去较量,他岂能不败?

    这场官司打到御前他都有理的,问题是他要是去御前告状。先就落了下乘,对方怕是早就对此做了准备,到时便有一万个理也理论不清。既然明明是户部刁难,他便闹大一些又何妨。真要闹到御前,也得让对方去闹,那才掌握主动。

    杨帆茅塞顿开,哈哈大笑道:“陈郎中一语惊醒梦中人。杨某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便回去安排!改日我在‘千金醉’设宴相谢。定要找两个艳丽的胡姬给你陪酒,哈哈,我先走了。”

    陈东大喜,‘千金醉’的酒好,那儿的胡姬更好,可惜的是,‘千金醉’的酒贵,那儿艳美妖娆的胡姬价钱更贵,以他的俸禄,平时也不大舍得去的。陈东忙不迭追出门口,依依不舍地向杨帆招手道:“二郎,一言不定!一言为定呐!”

    ※※※※※※※※※※※※※※※※※※※※※※※※※※

    “公厨”伙食,六部公认最好的就是户部。

    户部管钱粮,有六部里头最有钱,户部尚书和侍郎的公餐比之政事堂的宰相们也丝毫不差,至于下面的差官衙役的伙食,也可以比得上其他衙门郎中员外郎一级官员的伙食了。

    这日晌午,早早的“公厨”里就飘出了饭菜的香味儿,今日炖的有鱼还有鸡,肉香扑鼻,散衙的钟声一响,各部各部的官员小吏们便纷纷赶往“公厨”。

    当官的走得慢条斯理、极其斯文,他们是不怕饭菜被打光的,他们那一份儿厨子早就给盛好了,而那些差官衙役们则行色匆匆,唯恐去晚了就只剩些鱼头鸡脚

    最先赶向“公厨”的一班差官衙役眼看就要进了膳房,忽听远处一番叫骂叱喝,众人驻足向远处看去,这里是衙门,谁敢在这里大声喧哗,言语还……如此粗鲁?

    户部里边不要说书吏、计史、典事、掌固,便是那些胥徒差役,也都是知书达礼的文化人儿,自然不屑。众人抻着脖子往嘈杂处一瞧,就见一个守门的差役踉踉跄跄地从府衙门口逃了进来,口中大叫道:“不好啦!军奴闯衙……哎哟……”

    话犹未了,他就一跤跌在地上,一群军汉跟疯牛似的跑进来,甩开大脚丫子乱烘烘地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户部众差官目瞪口呆中,就见那群军汉骂骂咧咧地跑到他们面前,晃开膀子把他们挤到一边,便一窝蜂地闯进了公厨,留在他们鼻端的,只有一股股浓烈的汗酸汗臭味儿。(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