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四十三章 不要武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武懿宗得到裘侍郎送来的消息,不禁勃然大怒,他没想到杨帆竟敢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户部,武懿宗冷笑着对裘侍郎道:“你回去告诉安尚书,明日一早,本将军就带兵到户部去,那班兵痞不来便罢,如果来了,我就用他们的人头洗涮你们户部所受的耻辱!”

    裘侍郎担心地道:“这样会不会事情闹得太大了?”

    武懿宗晒然一笑道:“不过死几个小卒,算甚么大事?便是闹到御前,也不过受皇帝责斥一句。你不要忘了我金吾卫是干什么的,掌京城日夜巡查警戒,他们敢袭扰户部,本将军便斩了他们,杨帆又能说甚么?”

    裘侍郎连连点头道:“如此就好,那我就照此回复安尚书了。不瞒王爷,如果您再不出面,安尚书那里是真抗不住了,如今户部已经沦为六部笑柄,偏偏这事儿又不好主动张扬。那就拜托王爷了,裘某告辞!”

    裘侍郎匆匆赶回去向安尚书汇报,安尚书听说明日一早武懿宗要带兵来为他主持公道,这才安下心来。

    翌日一早,那班兵痞又来了,守门的差官早就吸取了教训,这班军爷可是连尚书大人都敢揍的,谁敢拦他们?

    在守门差官讨好的笑容中,一班兵痞闯进户部便分头行动起来,有人闯去公厨,吩咐厨子多做些好吃的,量要加大,因为晌午还有一帮没饭吃的兄弟要过来用餐,不听话要挨揍。

    有人闯进各处公房,捡那能换钱的东西抄了就走,说要变卖了抵充军饷,谁敢拦阻就要挨揍。这些人摆明了就是明抢,奈何安尚书理亏在先,还真不敢较真。动手不是对手。讲理的话,只有一个去处。因为这支军队太特殊了,不管是兵部尚书还是政事堂的宰相们全都管不到“千骑”头上,要打这场官司,只能到皇帝跟前理论。

    安尚书不管是到了兵部还是政事堂,凭他的身份和资历,都能无理讲三分,唯独在皇帝面前底气不足。如果不是因为托请他的人是武懿宗,他根本不会找这么一个难缠的对头。

    郑郎中正在房中批阅公文,两个大兵便闯了进来。郑郎中一看,马上从腰间摸出钥匙,愁眉苦脸地道:“这房里值钱的东西实在不多了。那边有一摞空白纸张,两位可以拿走,还可换些钱使,唔……这是库房的钥匙!”

    两个大兵嘿嘿一笑,道:“算你识相!”

    一个大模大样走过去抱起纸张。另一个走到桌前抄起钥匙,一瞧郑郎中面前还有一方砚台、一盒印泥,忙也顺手抄走,四下看看,又从郑郎中悬在空中的手里夺走了那枝毛笔,这才大模大样地走出去。

    “砰!”郑郎中重重地一拍桌子。愤懑地吼道:“这个活没法干了!”

    “嗯?”刚刚走到门口的一个大兵站住脚步,拧起粗重的眉毛回头看他,郑郎中赶紧陪笑道:“本官不是跟你说话!”

    “哼!”

    那兵丁大模大样地离去。郑郎中恨恨站起,悲愤地道:“裘侍郎揽的这差使,那‘千骑’是天子亲军,也能随意摆布的?现在可好,咱们户部任人来去。束手无策,那位河内王又言而无信。不肯出面,我去找安尚书!”

    郑郎中袖子一甩,愤然走了出去,片刻功夫就听郑郎中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优雅柔和,非常斯文:“诸位,诸位,库房在那边,你们要讲道理,不可以对本官动手喔……”

    ※※※※※※※※※※※※※※※※※※※※※※※※※※

    武懿宗爽约,实在是情非得已,其实一大早他就带了人马全副披挂地准备赶赴户部来撑场面了,可是当他跨马提刀赶出大营的时候,赫然看见武三思伫马营外,正对他怒目而视。

    武懿宗大为纳罕,连忙迎上前去,探问堂兄来历。武三思把他劫回金吾卫大营,单刀直入地问道:“我问你,户部有意刁难‘千骑’,可是你的主意?”

    武懿宗有些讶异,瞧堂兄这副模样,似乎甚是不喜,难道替他儿子出气也不应当?

    武三思见他迟疑,冷哼道:“户部侍郎裘零之的儿子,娶的是你武懿宗的女儿,户部是没有理由刁难‘千骑’的,若非是你出面,我想不出户部有为难‘千骑’的理由!”

    武懿宗讪然一笑,道:“堂兄英明,呵呵,这事儿……的确是小弟的意思。”

    武三思道:“你与‘千骑’有何过节,为何与杨帆为难?”

    武懿宗叫屈道:“堂兄,这可是你冤枉我了,我与那杨帆有甚么过节?我这么做还不是替你那宝贝儿子出气么?”

    武三思一愣,迅速明白过来,沉下脸道:“是崇训找到你了?”

    武三思在案上重重地一拍,骂道:“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枉费我的苦心教诲!”

    武懿宗不以为然地道:“堂兄,谁不曾有过少年时候?心中所爱为人所夺,少年意气如何忍得?我看,崇训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对。”

    武三思怒道:“你呀,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崇训不懂事,你这个做叔父的也跟着胡闹。‘千骑’是什么你不晓得?‘千骑’居然发不出饷,这事儿真要闹到皇帝面前,不是成了大笑话?

    你当这是千里之外的某一路边军,你想怎么敲打,他也奈何不得你?常在御前行走的人,皇帝倚为最重要心腹的武装,你户部说没有军饷可发,这么愚蠢的理由奈何得了他吗?

    杨帆就是纵兵为匪大闹户部了,户部又能如何?名不正言不顺、理不直气不壮,还不是任由人家欺负,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吗?”

    武懿宗挠了挠头皮,讪讪然无以为对。

    武三思道:“昨日户部那桩大笑话,已经满城传遍了。上上下下,除了咱们那个姑母,已是无人不晓。我琢磨着。再有一两日,只要消息传到二张耳中,便连姑母也知道了,到时候倒霉的未必是禁军。”

    武三思滔滔不绝,见武懿宗又拿出了“骑猪将军”本色,闭口讷舌,不言不语,武三思便放缓了语气,道:“懿宗,看眼下形势。姑母传位于子的心意是定了,京师禁军多在咱武氏族人手中,姑母这个时候扩百骑为千骑。目的何在,不是昭然若揭吗?

    夜晚时候,戍守宫城的唯有羽林,而羽林之中以千骑最为重要,禁军虽在咱们武氏手中。边军、府军、天下民心,却在李氏手中,如果姑母殡天,我们武氏意欲有所作为时,这千骑就是关键!

    李氏有千骑在手,倚宫城之坚可以守。仗千骑之捷可以撤,守可候勤王之师,撤可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再号召天下兵马勤王。欲谋天下,这千骑十分重要啊,此时我施以恩惠招揽尤恐不及,你这不是逼他倒向李氏么?”

    武懿宗那颗猪头哪里想得到这些东西,听武三思一一分析。不禁讷讷地道:“这……我怎知堂兄有这般打算?这些时日也不闻你们有所来往,那千骑成立堂兄也没有插手。我还以为堂兄早与杨帆决裂了。”

    “真是个猪脑袋!”

    武三思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道:“插手千骑?千骑是姑母最贴身的一支武装,你想插手其中,你要干什么?你看那千骑到现在郎将之位还空着两个,满朝文武、皇亲贵戚,可有一个人找到杨帆,试图为子弟谋划?大家都由着他去折腾,没有一个人敢沾边。偏是你这个混……”

    武三思缓了口气,自得地一笑,道:“幸好姑母还以为因为杨帆护庐陵返京一事使我深怀怨愤,姑母不想替她掌持亲军的杨帆倒向任何一方,却又不希望杨帆与任何一方彻底闹翻,这手心手背的也真难为了姑母。

    过两日,我要召开家宴,这是姑母特意提出来的,我正好光明正大地拉拢杨帆,当然,表面上,我跟他还不能显得太近乎,到时候你也去,由我来从中斡旋,化解你们之间的这段芥蒂。”

    武懿宗迟疑道:“我今日……”

    武三思道:“你今日怕是想到户部寻杨帆晦气吧?不许去!这件事就此罢休,再不得与杨帆为难!”

    安尚书前后两番被那群大头兵折腾,已然丢尽了脸面,而原本答应现身相助的河内王武懿宗又爽约不来,安尚书一怒之下,马上吩咐户部郎中曹涵全额拨款,不得克扣千骑一文。

    裘侍郎还想替亲家努力一下,深受其害的户部上下尽皆对他冷颜以对,根本不睬他的主张,裘侍郎登时成了万人嫌了。

    消息传到千骑,那些负责扮兵痞闹户部的千骑将士们深感遗憾,这两天在户部吃得好、玩得好,爽快的很,如今户部服软,没了这个由头,以后哪有机会耀武扬威于户部,对那班尚书侍郎们大声咆哮、对那些差官衙役饱以老拳呢?

    怀念啊!

    杨帆知道他跟户部的这个梁子从此算是结定了,可问题妙就妙在他是军人,安尚书管不着他。安尚书唯一能挟制他处就是粮饷,可是作为天子亲军,杨帆已经表露了他们有恃无恐的态度,在这一点上户部显然不能对待普通军队一般任意拿捏。

    除非安尚书调去做兵部尚书而杨帆又调出千骑,安尚书才有可能报这一箭之仇。可杨帆调出千骑的概率实在不大,真要等他调出千骑时,怕是已经升到连兵部尚书也不能轻举妄动的大将军了。

    再者说,把安尚书从一个管钱粮的尚书调去做管兵马的尚书,这可能也是微乎其微,这个仇,他怕是没得报了。(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