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五十六章 崔太公的算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候在书房里的是一个身着月白道袍的青年人,清瘦出尘,两眼有神。老管事正在书房陪他叙话,忽见杨帆开门进来,老管事连忙唤了一声:“阿郎!”随即便向那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家阿郎。”

    杨帆目注那位白袍人,缓声问道:“足下从清河崔府来?”

    青年人浅笑着向他拱了拱手,风度翩翩地道:“清河崔林,见过杨将军。鄙人在清河时,常听老太公提起杨将军,老太公对杨将军赞誉有加,常谓曰后生可畏。今见将军,果然丰神如玉、气宇不凡,崔林得见将军,幸甚,幸甚!”

    杨帆笑道:“崔先生真是客气了,鄙人在长安时曾有幸面聆崔老太公一番教诲。如今算来,已经有两年不曾见过崔老太公了,老太公可还安好么?”

    崔林道:“承蒙动问,老太公康健如昔,身体安好!”说着自袖中取出一封信来,对杨帆道:“鄙人此番赴京,是为备考秋闱的。老太公特意着我捎来这封书信,今与将军结识,今后正好走动。”

    杨帆心道:“博陵崔、清河崔一向暗中较劲,争夺崔氏第一大姓的位置。如今博陵崔有崔湜、崔液等四兄弟同时入朝为官,声名鹊起,清河崔氏怕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杨帆想着,便请崔林入座,当着他的面打开了书信,书信一抽,随着信纸便有一张盖着鲜红大印的契书跃入眼帘。杨帆先是一喜,展开一看却又一呆,急忙再去看那崔家老太公书信,看完不禁哭笑不得。

    原来,他派人送信给崔家,说是古竹婷姑娘为他立下大功无以为报。恳请崔老太公为古姑娘一家脱籍。崔老太公如今让崔林捎回来的却不是脱籍契书,而是一份转户契书。

    崔老太公把古竹婷父母兄弟一家人的奴籍全部转到了杨帆的名下,这份契约是崔家在当地官府办的“过书”,有这份过书在手,古竹婷一家人就是杨帆的奴隶了,想杀想打还是想给他们抬籍变成良家子,悉从尊便。

    崔老太公这么做看似无聊了点儿,杨帆既已提出这个要求,当然是要为古姑娘一家脱籍的。但是崔老太公反正是要卖他人情的,何不卖的更漂亮点儿?中间走了这么一道看似无用的手续,古竹婷一家人就成了原杨氏家奴得恩主释还,抬籍为良民。

    这么做,就坐实了杨帆对古家人的恩情。以前终究差了一层。崔老太公千年世家,底蕴深厚,不差古家这么一房家奴,可对杨帆来说,这却是邀买人心、培植亲信的重要一步,毕竟古家脱了籍也是要生活的,而这一家人从小学的就是打打杀杀。他们成了良民能干什么?杨帆有如此恩德与古家,还怕他们不誓死效力么?

    崔林笑吟吟地看着杨帆,对他几度神态变化毫无讶异,显然信中的意思他是早就清楚的。杨帆看罢了书信。轻轻吐出一口浊息,对崔林拱手道:“老太公隆情厚义,杨某感铭于心!”

    本来这份人情他就是欠定了的,这一下更是无可推脱。如今崔林赴京。以崔家的雄厚底蕴,只派这么一个子弟赴京。显然对他进士及第是信心十足。崔林一旦进士及第,必然入仕,那时杨帆还能不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为他上下打点谋个要职?

    不过由此也可看出,如同博陵崔重点栽培崔湜,这崔林怕就是清河崔老太公重点栽培的人了,不出所料的话,他必是出身清河崔氏嫡宗长房,三五十年之后,就是理所当然的清河崔氏家主,如今二人都是正当年少,早早结下交情,以后不就是一辈子的莫逆之交?

    杨帆收好书信细细攀谈,果然不出所料,崔林正是清河崔氏嫡房长孙,一叙年齿,杨帆二十七岁,崔林二十四岁,两人当即改口,以兄弟相称。杨帆欣然道:“贤弟赴京可有住处?为兄西厢有一处客房倒还精致。”

    崔林已经知道杨帆做了归德中郎将,现在长住千骑大营,不能每天回来,家中只有女眷,他一个青年男子哪有住在人家的道理,便温煦地笑道:“崔家在东都置有宅子,管事家丁一应俱全,就不在兄长府上叼扰了。”

    崔林说着,便欲起身告辞,杨帆道:“怎么就走?便不在府上住下,为兄也该置酒备宴,为贤弟接风洗尘才是道理。”

    崔林道:“实不相瞒,小弟还有长辈在洛阳。今日到洛阳,听说兄长正好在府上,生怕来日扑一个空,所以小弟就先到了贵府,如今事情办完,得回去拜见长辈,长辈知我今日到京,不好劳长辈久等。你我兄弟今后要打交道的机会还长着呢,却也不差在今日。”

    杨帆听他在京还有长辈,这倒是不可轻慢的理由,忙亲自把他送出府门,候他车马离开,这才回转府内。杨帆摸摸怀中那封书信,大步流星奔了阿奴所住的院落,过了曲池长桥,跨进院门,恰看见古竹婷正在院中林荫下练功。

    也是最近杨帆在军中时长在家时短,来阿奴院子的次数就少了,古竹婷根本没料到这个时辰他会闯进来。要有人来也只能是他,这后宅除了他也没有男人了,当然勉强要算的话,杨念祖那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也算一个。

    是以古竹婷的打扮非常随意,乌油油的头发只以细红绳儿系成一束马尾,穿一袭银白色短褂细绸细裈,腰扎一条红腰带,仅是这身打扮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可是她此刻正在练柔骨功。

    她单足稳稳地立在地上,整个腰肢向后弯去,另一条腿以劈叉的方式反折,却与立地的那条腿并齐,头藏在两腿中间,细细的小腰儿弯到了极点,这一来绷得最紧、线条最明显的就成了裆部。

    杨帆推门入院,恰看见她如此这般立在院中,一双完美无暇的**绷得笔直,臀股曲线优美,胯部却正竖在上面,三角线条紧致明显,蛤肉般的一痕诱人凹陷……

    杨帆只看了一眼,就触电似的跳转了身子,古竹婷也看到他了,吓得急忙放开反绷的一条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她这么倒弯着身子,脸庞本来就红,这时更是火烧云一般全然不见了本来颜色。

    “宗……阿郎……怎么……”

    杨帆赶紧道:“对不住,对不住,因为有个大喜讯,一时得意忘形忘了敲门,真是对不住。”

    古竹婷一听便释然了,也对,任谁听了这般喜讯怎还记得那许多规矩?只是……只是方才那副样子,细绸衣衫绷在身上,曲线毕露,形同**了,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一念及此,登时又是一阵脸红耳热。

    “你……你转过来吧,没事了!”

    古竹婷结结巴巴地说,杨帆一转身,就见古竹婷方才反弹的太剧烈,细绸小袄从腰带里绷出来,小袄掀起,露出一截细白圆润的小蛮腰,古竹婷看他眼神,低头一看,窘迫不已,赶紧把小袄塞回腰带,可这向下用力一扯,衣襟绷得太紧,又衬得胸脯浑圆高耸,异常突出。

    杨帆见她一脸糗态,忍不住“噗哧”一笑,古竹婷被他一笑,心中更窘,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杨帆赶紧打岔道:“古姑娘,阿奴在哪里?”

    古竹婷红着脸道:“她在屋后。”

    杨帆道:“好!我有件事正要与你说,咱们屋里谈。”

    古竹婷很是纳罕:“他不急着去见阿奴,要与我说什么?”

    心中纳罕,却不好问出来,古竹婷答应一声便往堂屋走去,那一双银白细绸的细裈裹束着她比例修长、笔直浑圆的双腿,瞧着当真养眼。杨帆不好多看,很君子地抬高了目光,瞧见她的耳垂颈后依旧是红的。

    二人进了堂屋,杨帆便从怀中取出那份“过书”,递给古竹婷,微笑道:“你瞧瞧!”

    古竹婷接过一看,顿时呆住了,恰如杨帆刚刚看见此物时的表情。

    杨帆笑道:“崔老太公这么做是为了卖我一个人情,我倒不好不领。崔公子已经说了,你的父兄全家已经整顿行装,不日就会赶来洛阳。到时候我去衙门给你们脱籍,这份‘过书’且收在你手里吧。”

    古竹婷大喜过望,翻身又要拜倒在地上,被早有准备的杨帆一把扶住。

    杨帆笑道:“好啦,不要拜来拜去的了。‘过书’你且收好,等你一家人到了,如果对今后已经有所打算,你愿意和他们在一起便一起去。如果对以后还没有什么打算,我会帮你一家人安排些营生。”

    古竹婷热泪盈眶,感激涕零地道:“阿郎恩德深厚,奴家粉身碎骨亦难还报。奴家……奴家情愿给阿郎为奴为婢,作牛作马,以报答阿郎恩德之万一。”

    同样一句话,不同的人说,那是有不同的含义的,一个待字闺中、容貌姣好的女子这般说话分明就是有了托付终身之意,不然她这“马”又如何作,“牛”又如何当呢,可杨帆似乎不解其意,只是促狭笑道:“怎么,刚刚解了奴儿身,又要心甘情愿做人奴么?”

    古竹婷粉脸娇红,却不好去分辩自家本意,心中不由气苦:“阿郎怎地就这么笨?”转念一想:“不对!阿郎莫不是故作糊涂,其实是嫌弃人家姿色平庸、年纪又大了些?”这样一样,登时便自怜自伤起来,本就蓄在眼中的泪,也真个流了下来。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