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招蜂引蝶 第八百五十九章 大阅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醉枕江山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金吾卫大将军帅帐内,河内王武懿宗、临川王武嗣忠对面而坐。

    沉默许久,武懿宗双拳紧握,向案上重重地一捶。

    武嗣忠叹口气道:“大兄,算了吧。说起来,咱们也不算是败在他的手上,谁让他搬出了姑母呢。这个时候,咱们要是还不识相,那就自取其辱了。”

    武懿宗冷然一笑,撇嘴道:“这算甚么,识时务者为俊杰?”

    武嗣忠摊手道:“不然大兄有何妙计?”

    武懿宗沉默片刻,道:“罢了,你那里不要再为难他了,否则你我兄弟真个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武懿宗说到这里,复又冷冷一笑,道:“过了这一关就算完了?姓杨的,你落了我武懿宗的面子,咱们以后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

    武嗣忠性格没有那么跋扈,有心劝止兄长,可他知道这位兄长的脾气,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重重地一叹。

    千骑大营,杨帆的帅帐之外。

    那位看管武库的队正又到了帅帐前,鬼头鬼脸地往里探看。帐外两名亲兵笔直而立,目不斜视。任威慢悠悠地从帅帐里踱出来,一眼看见是他,便很不耐烦地问道:“江队正,你有什么事吗?”

    江队正点头哈腰地道:“军器监新制了一批甲仗武器,盔甲、弓弩、斧钺、长矛、横刀、短矛、连锤、戎帐,乃至马具、钳锯等物都已换了,你看要不要禀报将军一声,去验看一番。”

    任威不以为然地道:“就这事儿啊?中郎将正召集众将商议要事。无暇理会这点小事儿,你先回去吧,待我禀报将军,回头派个小校去点收一下就是!”

    任威说完。不待江队正回答,便转身向帐内走去,江队正陪着笑,笑得很苦。当他转身离去时,听到有人嗤笑一声,不屑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扭头看时,两个军卒依旧笔直地挺立于帐前,目不斜视,竟不知是何人发话。

    大帐里面,杨帆倒真的是在召集诸将议事。

    杨帆端坐帅帐之后,左手一方“惊虎胆”,右手一本厚厚的书册。帅印和盛放令箭的方形盒子分置帅案两端。

    长史许良居于侧坐。随后是两排座椅。分别是黄旭昶、楚天歌、马桥、黎大隐、陆毛峰、吕颜、高初等人,个个身着戎装,正襟危坐。内中尚有一张坐椅空着,那是后军郎将独孤讳之的座位。该员尚未到任。

    杨帆轻轻翻着手中的书册,沉声道:“陛下已经颁布旨意,同意大阅!本帅自礼部、兵部借来有关会典礼制的书册,大致总结了一下,皇帝大阅,检阅内容主要有军容、军技、军学、军器、军阵、军律、军垒各项……”

    杨帆自称本帅倒不是僭越,他在外面对别人要自称本将军,可是在一军之中,尤其是升帐点将的庄重场合,主将就是要自称本帅的,意为一军之统帅,倒不见得非得是朝廷任命的元帅。

    杨帆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一下,抬头向下一扫,问道:“诸位将军,何人参加过大阅?”

    众将领面面相觑,天子登基以来,还从未搞过大阅,就连天子阅兵称为“大阅”,他们都是听杨帆说了才知道,这些将军们大部分都是字都不认识的大老粗,哪懂这个。

    杨帆皱了皱眉,道:“一个都没有吗?”

    陆毛峰迟疑着拱手道:“回大帅,末将十七岁入伍,迄今为止,不曾参加过大阅,不过高宗年间,北衙禁军尚受南衙辖制时,末将曾经受过政事堂众相公和兵部检阅!”

    杨帆大喜,总算有个参加过检阅的了,要不然他只好照着会典胡乱摸索了,这个陆毛峰除了当肉盾还有这般用处,倒是始料未及。

    杨帆欣然道:“当时陆将军在军中任何职务,可曾主持过所部兵马的操演?”

    陆毛峰讪讪地道:“呃……那时候,末将还是军中一名伙长,不曾主持兵马操演,只管听令行事,带好本伙十名士兵就好。”

    黄旭昶、楚狂歌、马桥三人忍不住“嗤嗤”地笑起来,笑得陆郎将脸庞一阵胀红。

    杨帆把手边的“惊虎胆”重重一拍,厉声喝道:“本帅帐下,谁敢放肆!黄旭昶、楚狂歌、马桥,站立答对!”

    私下里,他们是兄弟相交的,可公众场合就得有点规矩,三人见杨帆声色俱厉,并无半点通融的意思,顿时暗暗警惕,收起怠慢之心,笔直地站起。

    杨帆看了他们一眼,冷哼道:“陆郎将好歹是参加过军阅的,虽说没有主持过所部军演,可是涉及到每一名士兵、每一伙士兵的训练和规矩,是一清二楚的。你们三个有什么好笑?好好听着!”

    杨帆训完了三人,才转向陆毛峰,和霭地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陆郎将向本帅和众位将军介绍一下那时情形。”

    陆郎将受宠若惊,忙仔细回想着,把他当初参加检阅前所受的种种训练和准备一一禀与杨帆,杨帆一面听着,一面急急翻阅会典操册,逐一对照。陆郎将当初军衔太低,涉及到全军层面的东西他就不清楚了,他所讲述的都是具体到一兵一伙的要求。

    许良在一旁奋笔疾书,将陆郎将所言一一录下,杨帆则逐项对照,听陆郎将介绍了一阵,心中渐渐有了谱。陆郎将所介绍的东西,同会典操册上面的东西并不十分一致,可见这东西也不是完全遵照操册会典的规定来进行的。

    所谓因地制宜、因时制宜,适当的变通是可以有的,不过大的步骤没太多变化,尤其是涉及到“礼”的部分更是不厌其烦。所谓礼多人不怪,大人物来阅兵,更是要突出大人物的地位,在礼字上要下大功夫。

    杨帆把握了其中要点,心便不慌了,待陆郎将将他所经历的兵部阅兵仪式说罢,杨帆胸有成竹地道:“陆郎将所言本帅已一一记下,既然众将都未参加过大阅,那么今日也不必议下去了,本帅会参照操典,结合陆郎将所言,拟出一份详细的大阅规矩,各位将军介时依据操演便是!”

    杨帆缓缓站起,帐中诸将见状同时起立,甲胄摩擦“铿”然一声。

    杨帆道:“陆郎将!”

    陆毛峰忙跨出一步,抱拳道:“末将在!”

    杨帆道:“陆郎将曾参与军阅,本帅便点你为阅兵官,与许长史一同,为本帅参赞!”

    陆毛峰听了又是感激又是得意,连忙大声道:“末将遵命!”

    ※※※※※※※※※※※※※※※※※※※※※※※※※※

    兵器有了,甲仗有了,皇帝要至千骑阅兵的圣旨也有了。

    自女帝登基,还未曾有过大阅,近几年来她深居简出,更是很少走出那宫阙之外,而这一次却想到千骑大阅,虽说大家早就知道千骑在北衙禁军中地位也最是超然,如此恩遇隆重,还是令得各卫禁军眼红不已。

    千骑卫的将士官兵既兴奋又紧张,很快他们就开始为大阅做准备了。

    校场上那座点将台正在筑成一座阅兵台,因为是皇帝阅兵,阅兵台以黄土砌成,如同一座祭天的祭台,宏伟高大、异常壮观,踏阶而上的部分才铺以平整条石。这座高台怕不高有十余丈。

    要筑这么高的一座高台,耗时可不少,而它只能有一次,最初将领们颇为非议,杨帆只说了一句话,他们就憬然而悟,再无怨言了。

    杨帆说:“君不见‘天堂’之高、‘明堂’之美、天枢之高耸入云、九鼎之神圣壮观么?”

    众将领虽说大多都是不识字的,可谁说不识字就不明白事理?皇帝是好大喜功的,这么做正是投其所好,让皇帝居于如此高台之上阅兵,那多能显示她崇高的权威?为了皇帝阅兵,大家累死累活的所图者何?不就是皇帝的欣赏和青睐么,有此机会,为何不用?

    兵士们操演,军技中一条少不得力气,这下子大家不用拎着石锁抛来抛去的了,有那力气,筑阅兵台吧。

    逐渐堆高,渐渐成形的极其宏大壮观的阅兵台上下,人如蚁附,校场上也有许多光着膀子的军汉,推着各处搜刮来的石辗,平整着校场的土地。

    千骑将士都是从各路禁军中选拔出来的杰出人力,不管是攀爬、器械、军容、军器还是军阵都很快就达到了要求,现在只是精益求精,诸如军阵的摆布、军伍的齐整,务求一亮相就给人一种震撼的效果。

    可是……,即便这些从各路禁军中选拔出来的精锐,也有碰到难题的时候,那就是军律。《擅兴律》、《垂拱律》、《捕亡律》、《宫卫令》、《军防令》、《兵部式》、《兵部格》……

    自郎将、旅帅、队正、伙长,各级官佐每天逼着那些士兵背诵这些条例,起床背、吃饭背、出操背、筑台背、平整校场背、操演军械背、睡觉之前背、就连茅厕门口都安排了人反复重复同一条律令,加深他们的印象,还是没用。

    那些卖起力气龙精虎猛的士卒一背起军律来就咬牙切齿、头痛欲裂,好象听到了紧箍咒的孙猴子,才两天功夫,逼他们背军律的将校和被逼着背军律的士兵全都筋疲力尽,开始有抓狂的迹象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